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三十一章确切的想法
    而那个妖修对于此时这个姓吴的的回答,显然是极为满意,尤其是对方所说的要给与那个炼气士一定的打击的那么一番话,显然是最为让妖修满意的内容。因此这个妖修在听了这么一番话之后,顿时忍不住道:“不错,你的这个说法,倒也合情合理,在那个时候,对于你来说,的确是应该这么做,毕竟,那个炼气士,一直以来,对于你们的威胁都是挺大的,而对于你们来说,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就更加的应该给予那个炼气士一定的打击了。”而那个姓吴的,在听了妖修的这么一番话之后,却是明显的松了口气,显然,这个姓吴的,自然也是知道,自己这么一番话说出来之后,必然是能够获得这个妖修的支持,甚至非但能够获得妖修的支持,甚至从对方的支持当中,自己还可以知道一些别的东西,或者说获得一些别的东西。而所有的这些,不用说在叠加起来之后,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些其它的东西,这些东西,对于自己而言,显然是有好处的。是的,对于此时的这个姓吴的来说,面对妖修的时候,说出一些和炼气士有关的事情,激起这个妖修的同仇敌忾之心,其实还是有好处的,至少是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甚至,通过这种方式也是可以让自己知道,紧跟着,这个妖修会针对这些,做出一些什么。而妖修的所有的做法,不用说紧跟着都是对自己十分的有利的,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因为这个妖修在面对所有的事情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根据这些,意识到一些别的内容。而所有的一切,不用说在接下来,自然是能够给这个姓吴的带来好处。此时,在听了这个妖修的一番话之后,这个姓吴的,不自觉地就从内心当中,感觉到了微笑起来。是的,这个姓吴的,瞬间感觉到了微笑起来,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一切,此时看起来对于他来说,还是很有意义的,当然,这种意义,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其实也是要从另一方面来进行考虑,甚至,从另一方面来说,所有的结果,对于他来说,都是希望能够促进自己,至少是给自己带来好处的结果。至于无法给自己带来好处的结果,这个姓吴的是断然不会在意的,不要说这个姓吴的不会在意,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在意,甚至所有的事情,在发生了之后,只怕每一个人立即就会想到一些其它的打算。或者其它的做法。而所有的做法,此时看起来,又或者说此时连接起来,都开始产生了一些其它的用途。至少是在这个姓吴的看来,或者说其本人的真实目的,最终都是希望所有的一切,都能够给自己带来好处。当然,最终是否能够带来好处,则是根本都不是这个姓吴的能够确定的。但即使是根本不能够确定,这个姓吴的,也是断然希望,所有的结果,都是对于自己极度有利的。如果不是对于自己极度有利的,只怕这个姓吴的本身,在面对这些的时候,根本都不会去想多余的事情,而此时,在看到这种结果的同时,那个妖修却也是按照这个姓吴的预先想到的结果,就开始执行起来,这个结果,不用说自然是令这个姓吴的感觉到了十分的开心。不过,开心归开心,这个姓吴的是断然不敢把自己的这种反应表现出来,让妖修看到的,一旦让妖修看到自己的表现的话,紧跟着,不用说这个妖修必然会因为自己的这种做法进而十分的震怒,而一旦妖修震怒,接下来对于这个姓吴的自然是十分的不利。所以,此时的这姓吴的,虽然在说着一些什么,但是显然,其本身对于妖修还是相当的忌惮的,接下来却是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同时,让这个姓吴的庆幸的是,所有事情,似乎也是按照自己的打算在进行着,这个结果,同时也是让这个姓吴的给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但是同时,这个姓吴的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意识到了一些别的问题,这些别的问题,不用说,在此时,就再一次的产生了一些其它的内容,这些所有的内容,此时叠加起来,自然也就造就了一系列的问题的产生。不过,对于这个姓吴的来说,此时只不过是暂时没有意识到这些巨大的问题罢了。而那个妖修,倒是紧跟着便对这个姓吴的道:“接下来呢,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主要是在当时,既然你们明显的是在针对那个炼气士,同时也是因为那个炼气士本身对于你们的威胁,想要对对方做些什么,接下来,你们又究竟做了什么没有?”显然,此时的这个妖修询问起来,就是想要从对方的口中,知道更多的东西,同时,也是希望,那个姓吴的真的对炼气士做了一些什么。当然,他倒是不指望着这个姓吴的能够把炼气士给怎么着。毕竟对方和炼气士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这么大的实力差距,若说能够对对方做些什么,这个妖修本身,都不会这么认为,最重要的却是,在所有的事情发生了之后,这个妖修其实更加的希望,这个姓吴的在那个时候,针对炼气士,是不是做了一些什么。而所做的这些什么,是不是能够对自己产生一些启发。是的,此时的这个姓吴的,最为确切的想法,是想要知道,那个妖修是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对自己有所启发。甚至知道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对于自己有利。当然,如果对于自己没有什么好处的话,这个姓吴的估计也是根本都不指望了。但是对于妖修而言,有没有好处却是无所谓的,重要的只是这个姓吴的所做的事情,在对付炼气士的时候,是不是有效。这一点,就实在是太过重要了,而一旦对方对付炼气士的时候,能够产生效果,或者说有效的话,接下来不用说自己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会产生一些其它的心思。

    因此此时妖修在将这么一番话询问出来的时候,内心当中,其实是相当的期待的,就是十分的期待,这个姓吴的接下来的回答,能够给自己带来一番惊喜。不用说,这种惊喜,接下来自然是会给这个姓吴的带来一系列的好处,甚至,紧跟着,这个姓吴的接下来做的事情里面,只怕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到这个妖修。如果,只是说如果,如果这个姓吴的,在之前做的事情里面,能够对这个妖修起到一定的作用的话,接下来不用说,这个妖修必然是能够利用这些事情,紧跟着处理其它的对于自己有利的事情。至少是在对付炼气士的时候起到一些借鉴的作用,而这些借鉴的作用,如果不能够生效倒也罢了,一旦能够生效的话,紧跟着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也就容易处理的多了。所以,此时的这个姓吴的看来,所有的事情,对于自己有关的,此时都是一些不错的事情,同时也是不错的选择,在利用好这些事情,或者说这些做法的基础之上,接下来自己就可以利用这些所有的事情,进一步的知道自己紧跟着应该怎么做。所以,此时的事情,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的,而那个姓吴的显然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至少是没有意识到,整个事情给自己能够带来的结果,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这个姓吴的都不知道,所有的事情是不是对于自己有利。是的,这个姓吴的此时对于妖修的做法,只是感觉完全的莫名其妙,跟本不知道此时的妖修将这么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意思。而那个妖修,不用说也是根本没有和这个姓吴的解释的打算。只是自顾自的将自己想要知道的内容询问出来,让这个姓吴的回答。而与此同时,对于那个姓吴的来说,在面对所有的这些事情的情况下,显然也是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至少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更好地面对这个妖修,因此此时,在听了对方的一番话之后,这个姓吴的立即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在紧跟着的事情当中,这个姓吴的便道:“前辈,在当时,对于我们来说,在面对那个炼气士的时候,本身的想法可以说是相当的简单。”而妖修听到这儿,却是忍不住哦了一声,紧跟着便示意那个姓吴的继续往下说。那个姓吴的听了之后,立即就继续往下道:“前辈,在那个时候,由于长期以来,那个炼气士对于我们的威胁,再加上对方始终都是想要杀死我们灭口,所以在当时,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的想法,都是十分的简单,至少是在面对对方的时候,我们的想法,十分的简单,那就是既然是对方想要击杀我们,我们就算是不能够反抗,但是同时,也绝对不能够什么都不做。”“是的。”此时,即使是这个妖修,在听了姓吴的的一番话之后,都不能够不承认,对方所说的话,十分的有道理,在那个时候,即使是自己,在遭遇了这么一件事情的时候,只怕也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是的,同样的选择,在当时,对于这个姓吴的他们来说,在面对妖修的威胁的时候,最主要的要做的事情,不用说肯定是在当时,面对那个妖修,采取针对对方的方式,希望能够将对方给击杀。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将对方给击溃,至少是保住自己的生命,不要让对方击杀。所以,此时的妖修在听了这个姓吴的的这么一番话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的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在当时,对于这个姓吴的来说,当时的那种做法,怎么都是无可厚非的,就算是换成自己,只怕也是同样的做法。所以,这个妖修在听了这么一番话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一点,这一点,在这个时候,就显得异常的管用起来。不过,能够想到归能够想到,是不是能够针对这些事情,做出相应的布置,或者说做出相应的选择,才是此时这个妖修最为在意的事情。毕竟,在那个时候,如果这个姓吴的仅仅只是想到了这么一件事情对于自己十分的有利,但是有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针对这么一种做法的话,这种行为本身的,都是绝对要被这个妖修鄙视的。

    因此在听了这个姓吴的此时的这么一番话之后,这个妖修很快就做出询问,“在那个时候,针对这种做法本身,你们又做了什么?”而那个姓吴的闻言顿时忍不住的苦笑了起来,其实当时的那种做法,他并不是很希望被妖修知道,因为担心妖修因为当时自己对炼气士那么做了之后,进而怀疑到自己是不是对他也会有同样的想法。而一旦自己对她本身也有同样的想法的话,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处境本身,必然就危险了。甚至非但是危险,简直就是极度的危险,所以,此时的这个妖修在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另外的一种想法,那就是在当时,自己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是不是有着别的办法,能够应付这个妖修一下,不过,在想了一段时间之后,结果却是让这个姓吴的失望了。因为这个姓吴的最终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好的办法,能够应付这个妖修,以至于此时,在这个时候,姓吴的顿时忍不住就是从内心当中叹了口气,紧跟着却是不得不回答妖修的问题,直接道:“前辈,在那个时候,我们最确切的想法,其实是找到机会,将那个炼气士给击杀。”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