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三章 对拼
    “哈哈!”于初闻言大笑,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一样,“想要杀我,就凭你们几个?哈哈,来吧,我等着你们。”边说边把闪电叉随手一挥,就在刚才,在说话的那段时间,于初其实就已经将一瓶天地灵液服用了下去,这个时候,之所以和对方几个人废话,其实不过是想要寻找机会,伺机突破而已。此时,在听了这几个修仙者的话之后,又感觉此时的自己,大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因此毫不犹豫的,一挥手中的闪电叉,直接又是一道闪电链,直接就向这四名修仙者击打过去。而这四名修仙者,显然在此之前,并没有意识到于初说打就打。不过,就算是这样,这四个修仙者,也不是毫无防备,只见四个修仙者同时大喝一声,四个人竟然同时出手,利用秘术神拳,硬接于初的闪电链。显然,经过了刚才的那一次袭击,虽然哪一个修仙者,侥幸逃得了性命,但是于初闪电叉闪电链的威势,依旧是震慑住了这几个修仙者,以至于此时,这几个修仙者,谁也不敢大意,看到于初攻击,很干脆的四个人同时出手,同时硬接于初的闪电叉攻击,而于初在看到这种情景的时候,却只是冷笑而已,显然,这四个修仙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攻击,到底是怎么回事,以至于丝毫没有犹豫的出手攻击。而这个时候,于初的出手,在实际上,其实只是试探而已,自己晋升到先天三重之后,使用闪电叉,究竟能够发挥多大的威力,自己心里,其实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只不过,凭着想想。觉得,这个时候利用闪电叉,如果只是两个修仙者出手硬接的话,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不过。自己想要利用闪电叉,一下子就击杀两个修仙者,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甚至,还很有可能因为对方两个人同时出手。而导致最终一个人都无法击伤。当然,在正常情况下,如果只是两个修仙者,联手对抗于初的闪电叉的话,如果不是像之前,那个修仙者似得,将自己的所有手段,同时使用出来,只是简简单单的利用秘术神拳硬接,最终的结果。则是多半会被于初击伤,甚至击杀都不是没有可能。但如果这两个人,手段比较多,又有符篆护身的话,那么于初将对方击杀的可能性就相当低了,甚至还有可能连将对方击伤都未必可以做到。不过,这些都只是于初的猜想而已,事实是怎么回事,于初并不知道,以至于在面对着这种攻击的时候。经常无法确定,自己究竟能够对对方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以至于很有可能出现误判断。这种误判断,对于于初来说。则是相当致命的,一般情况下倒也好说,但是万一遇到的对手,比较强劲,又或者形式比较险恶的情况下,那就相当危险了。因此此时。于初就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看看对方四个人,对上自己的闪电叉,究竟是不是能够轻易抵挡下来。按理,一般情况下,于初觉得,自己的闪电叉,全力一击的话,对上三个先天五重初期的修仙者,如果这五个人都不适用特殊手段的话,利用秘术神拳硬接,也就是上品秘术,在这种情况下,于初觉得,自己的闪电叉,经由先天三重的自己施展出来,多半能够和对方的实力差不多,属于谁也无法胜过谁的那种,自己固然不能够把对方怎么着,对方三个人联手,也同样的不能把自己怎么着以至于这种战斗,对于于初来说,如果以后再次遇到三个先天五重初期的修仙者的话,一旦确定了对方没有特殊手段,于初就可以全然不惧。因此眼下的试探,可以说是相当有意义的,不过,更加重要的却是此时的于初,地形比较特别,而且对方的四个修仙者里面,其中的一个修仙者,此时已经在自己的攻击之下,受了一些不轻的伤,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对方四个人联手,对于自己来说,就算是有所不如,也不会遭受太大的创伤才对,更不用说,自己还修炼了金鼎功,有了这种玄术的防御,很有可能,对方的伤害,根本无法伤害到自己。因此此时,所有的一切原因综合起来,才是于初最终下定决心,肯在和对方战斗的时候,尝试一下的根本原因。因此此时,于初在毫不犹豫的打出闪电叉的一击之后,这四个修仙者,也是在同一时间,就打出了自己的秘术神拳,用来硬接于初的攻击,刚才的一次攻击,已经让这四个修仙者大体上知道了于初使用闪电叉的威力,究竟有多强,这个时候,当然更加的丝毫不敢大意。甚至,这四个修仙者,基本上也知道,如果只是两个人联手的话,只怕还真不是对方使用闪电叉的对手,三个人联手,倒是能够和对方一战,但想要战胜对方,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真正想要战胜对方,就必须是四个人联手,四个人联手,才有可能击败对手。不过,同时,在于初对这四个修仙者攻击的同时,这四个修仙者的内心当中,也是突然间的,猛然一阵欣喜,毕竟,这种攻击,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直以来,他们都期盼着和于初一战,但于初一直避而不战的态度,却是让她们束手无策,在加上对方想尽一切办法的偷袭,这么一来,更是让这四个修仙者人人自危,任何时候,都找不到和对方战斗的方式,甚至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因此此时,于初主动掀起战斗,这四个修仙者,顿时一阵狂喜,狂喜之余,同时出手,更是谁也不肯有丝毫手下留情,竟然是在片刻的时间之内,四个修仙者,同时使用了全力,全力进攻于初。而于初,在这个时候,在承受四个修仙者的同时攻击的时候,却是脸色微微一变,这四个修仙者的实力,的确不低,尤其是在联手的情况下,看来自己的闪电叉,一时之间。还真的不是这四个人的对手。这一点,只看看攻击的气势,就可以看出来了。而于初的攻击,是闪电链成形之后。直接冲着四个修仙者飞了出去。这四个修仙者,却是同时出拳,四个拳头,凝聚成四个极大的拳影,四道拳影。直接轰击向于初的闪电链。这种气势,一看之下,就是已经凝聚在了一起的气势,凝聚在一起,威力大大增加。只是片刻之间,两种攻击,就已经撞击在一起,而在此时,在这种攻击的情况之下,于初和这四个修仙者不由自主的被彼此打出的反击之力。震得向后退开。只是显然,在这一次的战斗当中,于初所承受的伤势,显然更加严重,以至于整个人迅速向后飞了出去,只不过,幸好他的背后,乃是石壁,同时,于初又修炼了金鼎功。因此整个人的身子,被石头挡住了。只是就算是这样,依旧有几片石头,直接被于初撞碎。向地上摔落下去。而最终的,于初依旧是停留了下来,只不过却在同一时间,吐出来一口鲜血,显然,这四个修仙者的攻击。实在是过于强大,以至于就算是使用闪电叉,于初都不是这四个人联手的对手。不过,那四个修仙者,此时显然也不是十分好受。在和于初的闪电链相撞的同时,这四个修仙者的拳影,倒是略胜一筹,抵挡住了于初的闪电链,以至于四个人并没有遭受太大的伤势,只是被迫向后退了一步而已。不过,就算是这样,那道闪电链所带来的威势,却是依旧击打在这四个人的身上,他们固然是不怕闪电的的威力,但闪电击中在身上,却也依旧让这四个人全身焦黑。与此同时,早先受伤了的那个修仙者,却是和于初一样的,吐了一口鲜血出来,其他人在于初的攻击之下,还可以硬撑,但这名修仙者,却是早先受了伤,以至于这个时候,在硬挨了于初一记闪电叉的情况下,最终还是忍不住吐了口血。但是紧跟着,这名修仙者就迅速取出一枚丹药服用。这名修仙者的丹药,当然无法和于初的天地灵液相比,充其量,只不过是顶级的百草丹而已。这种百草丹,价格虽然不便宜,但和灵丹相比,却是显然还差得很远。甚至和此时的于初的天地灵液,也没有办法相比,因此在服用了之后,这名修仙者的状态,在短时间内,也照样没有见到好转多少。倒是于初,在停下来之后,迅速移动神游灯,让自己整个人,再次进入石壁当中,一旦进入石壁之后,倒是立即就将自己整个人防护了起来,让外面的几个修仙者,根本无法攻击到自己。而这时,于初才取出一瓶天地灵液,再次服用了。天地灵液服用之后,迅速冲刷着于初的身体,将体内的伤势,迅速恢复。而外面的四个修仙者,此时显然无法看到于初的情景,以至于一个个脸色都变得阴沉起来。其中的一个修仙者,还是忍不住看向刚才受伤的那名修仙者,询问,“你感觉怎么样?伤势是否严重?”另外的一名修仙者听了之后,立即回答,“还好,我没事,那姓于的,所受的伤势,肯定比我更加严重。刚才咱们联手,那姓于的的闪电叉,威力就发挥不出来,而我只是被闪电链电了一下,旧伤发作而已,其实刚才并没有受伤。”所谓旧伤发作,指的不用说就是之前,于初那一下偷袭,其他人来不及救援的情况下,这名修仙者所受的伤势。

    而后来,在四个人联手的情况下,于初的闪电叉的攻击,倒还真的没有让这名修仙者承受太大的伤势,至少,这种伤势对于其本人来说,还可以承受,不至于因为这一次战斗,就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而此时,其它的三个修仙者听了之后,则是显然松了口气。这三个修仙者,倒不是在乎这一个修仙者,尤其是另一个同为夺元宗的弟子,只怕更是巴不得这名修仙者去死,只不过,现在的情景却是,在面对着这样的攻击之下,由于于初过于强大,以至于不得不依靠这名修仙者罢了。否则如果只剩下三个人的话,那也不用去追踪于初了,即使是追到了,也断然没有办法击杀对方,甚至,一个不小心,其中的一个人,再次被对方偷袭,或者死亡的话。那么剩余的两个修仙者,只怕也是一样要死在于初的手里,因此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其它的三个人。都不希望这名修仙者出事,在听了这名修仙者的话之后,三个人同时点头,其中的一个修仙者甚至嘱咐,“你好好休息一下。迅速恢复,我们为你护法。”这名修仙者,显然也是担忧,于初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偷袭,以至于这个时候,竟然甘愿为另外的一个修仙者护法,要知道,在当前的环境里面,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凶兽,甚至随时都有可能遭遇于初的偷袭的情况下。留下来等着这个修仙者恢复,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耽搁的时间越长,肯定是越危险。不过,此时为了自己的安全,却也是完全顾不得这一点了,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尽快让这名修仙者恢复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同时,这名修仙者。在听了这人的话之后,倒也是立即就觉得对方言之有理,因此丝毫也不耽搁的就直接坐下,再次服用了一枚百草丹。就开始运功恢复起来。而剩余的三个修仙者立即就是十分警惕的守护着这名修仙者,在其四周开始警戒起来。显然,此时这三个修仙者,谁也不敢大意,一方面固然是在防范于初的攻击,另一方面。却是在担忧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凶兽,要知道,如果此时,于初出现的话,以他们三个人的实力,联手对敌,也不过是和使用闪电叉的于初战斗一个平手而已,因此如果只有于初一个人倒也罢了,如果于初到来的同时,还有其它的凶兽出现,那么对于这三个修仙者来说,就危险了,甚至应接不暇。除非他们能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解决到来的凶兽,否则一旦自己和于初僵持起来,战斗在一起,那么其它凶兽趁势出手,对于他们来说,则是绝对的危险,甚至就算是凶兽的实力不强,也差不多照样可以对于他们造成极大的威胁了。而此时,于初倒是在石壁当中恢复了之后,当然没有立即就从石壁中出来。同时,不得不说的是,在使用天地灵液的情况下,于初的恢复速度,显然要比那一名修仙者的恢复速度快得多,甚至都不需要坐下之后,运功恢复,等一段时间,等到天地灵液彻底散发之后,就差不多已经将自己的伤势,冲击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于初的恢复,自然也是差不多了。而在恢复了之后,于初只是稍微一个犹豫,就从另外的一个方向,直接向石壁上方走去,有着神游灯的情况下,一次次的向上跳跃,对于于初来说,就是向上去的最好的办法,因此此时,对于于初来说,当然丝毫也不为难,只是短时间内,就已经从石壁内部,向上走了大约十几米的样子,之所以要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当然是因为于初本人,也在防范那四名修仙者,刚才一击之后,显然,自己一个人,还无法是对方四个人的对手,以至于在一击之下,就算是利用闪电叉,自己依旧是受了伤,而那四名修仙者的情景,于初其实知道的并不是十分清楚,倒是可以想见的是,就算是对方受伤,只怕也不会有多么严重。毕竟,刚才于初可是亲眼看到,在一击之后,对方四个人只是稍微向后退了一步而已,因此就算是受伤,多半也只是那名已经有伤的修仙者受伤,至于没有受伤的修仙者,此时受伤的可能性则是不大。以至于在明明知道这些事情的前提下,此时的于初,则是丝毫都不敢大意,在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先从石壁里面,直接向上走去,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防范对方的偷袭,此时的于初,也在担心万一对方在事后刻意守在刚才自己进入石壁的地方,等到自己一出现的时候,就立即出手攻击,只怕自己也是根本抵挡不住,最终,被对方击杀的可能性都是有的。因此此时的于初,自然是根本不打算冒险。甚至根本不打算有丝毫的冒险,就直接向石壁上方走去。到了石壁上方,料想对方在这个地方,也是很难偷袭到自己,于初才从石壁中出去,向下以及向外张望,而这么一看之下,倒是立即就发现了对方的四名修仙者,这四名修仙者,此时的行动,显然是比较古怪,其中的一名修仙者坐在地下,另外的三人,守在他的旁边。这种情景,于初只是略微一看,就已经瞬间明白了,知道对方多半是在运功疗伤,而再知道这一点的前提下,于初却是忍不住一声冷笑。显然,受伤的这名修仙者,此时的于初,差不多也已经看出来了,知道是刚才自己偷袭的时候,被自己击伤的那名修仙者,那么此时疗伤,就算是刚才四个人联手硬接自己的闪电叉的时候,没有受伤,那么也是在自己刚才偷袭的时候受了伤,以至于想到这种结果,于初更是不由得冷笑。

    既然这样,自己倒是可以给这四个修仙者制造一点麻烦。想要在自己面前疗伤,于初又怎么肯给他们这样的好机会?要知道,一旦这名修仙者的伤势恢复,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是自己再想对他们动手,都不容易了,毕竟,眼下其中一个人受伤的情况,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更加不用说,此时此刻,这名修仙者正在疗伤的情况下,其它的三个人,全部都围在他的身边,以至于让这四名修仙者,此时连三个人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毕竟,既然是守护这名修仙者疗伤,那么这三个人,肯定是不能够随便移动,在这种情况下,于初的偷袭,可以说是更加简单,甚至都不用担心对方敢追过来对自己动手,以至于想到这一点,于初的心里,也就变得更加轻松起来,突然间的,仰天大笑,那三个修仙者,听到于初的笑声,在吃了一惊的同时,忍不住同时抬起头来。此时于初的大笑,当然不是因为过于开心二笑,而是想要利用这样的笑声,来干扰这四个修仙者,尤其是正在疗伤的那名修仙者的心绪。就算未必是一定能够成功干扰,但只要有那么一丝丝可能,于初自然都不会随便放过,甚至,只要能够成功干扰到对方,那个时候,对于于初来说,就绝对是好事,至少也是让对方的疗伤不会太过顺利,要知道,运功疗伤的时候,无论是谁,都是害怕被干扰的,而这三个修仙者,在听到了于初的笑声之后,忍不住同时向于初的方向抬头看去,一看之下,顿时满脸怒色。此时的于初,竟然直接从石壁上,抓起一把碎石头,向着下方扔了过来,对于这四个修仙者来说,扔碎石头这种方式,显然并不能对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过,这种扔碎石头的态度,却是让他们心中十分恼怒。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于初这么做,并没有存着想要用一把碎石头,就伤害到他们的心思,只不过是想要利用这种方式,激怒他们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