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破法劲
    破法劲的无形劲气顺着于初的手臂,一钻进他的身体,就化为无数游丝,在他身体里面乱钻起来。

    于初试图用后天真气抵挡,运起后天真气,想要将这无数游丝从身体里面逼出去。但那游丝遇到后天真气,反而切入进去,开始分解他体内真气。

    “不好!”于初脸上变色,连忙坐了下去,调集全身真气抵挡。那游丝又突然涌动起来,冲击着他的身体,似乎随时都要爆体而出。

    “小贼可恶!竟敢用穿山蝎的剧毒伤害老夫。就算要死,也要拉你同死。老夫舍弃多年的破法劲,打进你的身体,把你的身体引爆,看你死不死?”那老者一脸怨毒,盯着于初,狞笑起来。

    “于初,于初。你还好么?”周冲听了那老者的话,暗叫不好,忍不住呼叫于初。

    于初正在苦苦抵御破法劲的波动,哪里能听到外面的话?

    破法劲化成的游丝冲进他的身体之后,迅速分散到全身各处,开始涌动起来。于初感觉自己的身子,竟然开始膨胀。

    身体里面,那些游丝像水一样开始沸腾了。

    感觉上,每一次沸腾,自己的身体便膨胀一下。随着一次一次膨胀,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肿了一样,越变越大,随时都欲爆破开来。

    周冲看到的情景和于初感觉到的并不一样,在他看来,于初的身体并没有变大,但是身体之中,真气却在急速流动。皮肤之下,一条条经脉膨胀开来,像是有一条条小蛇在里面飞速穿行,突然变小,又突然变大。

    于初神色痛苦,忍不住呻yin出声。

    “于初,于初。”周冲又叫了两声,于初充耳不闻。

    “桀桀!”老者的笑声听起来充满阴森之意,恨声道:“他听不见的,破法劲正在冲击他的经脉,再过一会,他的身体就要爆炸了。哼!一个后天二重的小辈,也敢伤害老夫,不把他千刀万剐,算是便宜了他。”

    周冲望了他一眼,“你已经中了穿山蝎的剧毒,又强提真气,自己也活不久了。”

    “你说的不错。”那老者语气冰冷,“所以老夫在临死之前,要先杀死你们。”

    周冲闻言微微一惊,向那老者望了一眼,见他兀自坐在地上,神色憔悴之极,似乎随时都欲死去,这才放心了些,“杀死我们?你是在开玩笑吧?现在的你,还有能力杀人?”

    那老者阴笑一声,“你们能够借助外力,为什么我就不能?”

    说着伸手入怀,在怀里一摸,摸了一瓶药粉出来。那药粉是绿色的,拔开瓶塞,一股恶臭立即从瓶子里散发出来,扩散到空气之中,让人闻之欲呕。

    周冲伸长鼻子一闻,疑惑道:“是百蛛毒?”

    老者一怔,忍不住称赞,“不错,没想到这种边疆蕞尔之地,也有你这种见识的弟子。”

    周冲谦虚道:“前辈谬赞了。”

    那老者点了点头,突然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何门何派?”

    周冲道:“晚辈周冲,长空门。”

    “长空门?没听说过。”老者摇了摇头,望向周冲,“如果是在以前,冲着你这份见识,老夫非收你为徒不可。但是现在,没机会了。”

    周冲疑惑:“前辈为什么这么说?”

    “嘿嘿!小子,你一再拖延时间,是在等老夫身上的毒性发作,是么?”那老者立即识破了他的心思,一语道破。

    周冲被对方识破心思,不由有些尴尬。

    那老者却似乎不甚在意,接着道:“告诉你也不妨,因为你就要死了,你们每一个人都要死了。”

    周冲还指望着何元易能够及时清醒过来,听那老者这么说,继续想办法拖延,“我不明白,前辈一身伤势,丝毫不比我们的人轻。在这种情况下,还想杀死我们,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那老者道:“老夫以前,从没修炼过毒功,也没饲养过毒虫。自从被卓振宗关在这个地方,十几年来,每天和毒虫为伴,想不和虫毒接触都难。闲着无事,只好抓一只两只毒虫过来,研究毒虫毒性。十几年下来,用毒之术固然突飞猛进,自己也染了一身的剧毒。”

    “有了这一身剧毒,就算被穿山蝎的毒尾击中,毒性相克,老夫也没那么容易死去。小子,想必你也发现了,老夫中了穿山蝎的毒之后,支撑的时间比一般人久的多。”

    周冲忍不住点了点头。

    那老者继续道:“这百蛛毒,如果用在别人身上,只会把人毒死。用在老夫身上,就不一样了。老夫身上早就潜伏了各种毒,毒性相互克制,达到了一个平衡,才能不发作。中了穿山蝎的剧毒之后,如果再服用百蛛毒,这两种毒,都是至阴之毒,却又相互冲突。相互冲突之下,必然打破老夫体内潜伏剧毒的平衡。平衡一旦打破,百毒齐发,老夫会加速死亡,但在死亡之前,身体潜力也会被激发出来。利用这段时间,杀死你们,并不困难。”

    说到后来,语气越来越冷,脸上的恨意也越来越浓。突然拿起装有百蛛毒的小瓶,将粉末全部倒进嘴里。

    片刻之后,那老者七窍再次有血液流出。只不过,这一次流出来的,却是黑色血液。血液中伴随着一股难闻的腥臭,比百蛛毒粉末的气味还要难闻百倍。

    “嘿!”那老者一运力,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前辈,你真的要杀我们?”周冲大惊失色。

    “废话!”那老者语气阴冷,挣扎着向前移动一步,“我说过了,你们都要死,谁都要死。”

    周冲接着劝解道:“但是,前辈,我们对你非但无仇,而且有恩。现在,你就要死了,你死了,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行踪泄露,被卓振宗知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杀我们?”

    “巧语花言!”老者脸现怒色,忍不住吼道:“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小鬼,老夫怎么会死?你们害死老夫,老夫岂能让你们活命?”

    “前辈,你怎么不想想,我们为什么会和你动手?”周冲继续劝解,拖延时间。偷空向何元易看了一眼,何元易还在昏迷之中,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再看白素心,白素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昏迷过去了。不由大急。

    不经意的向于初看去,不知什么时候,于初体表的波动,居然消了。坐在原地,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脸色红润,呼吸平稳。

    周冲猜不到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心中狂喜。唯恐那老者看出来,脸上丝毫不动声色。

    那老者浑没发觉,咬牙切齿,恨声道:“小鬼,任你说什么都没用,老夫一生睚眦必报,只有我杀人,没有人杀我。如果不是你们,老夫岂会死在这儿?”

    周冲继续道:“前辈这话就不对了。如果不是前辈要杀我们,我们岂会反抗?说到底,还是因为前辈恩将仇报,才酿成如此后果。”

    “小子,你敢批判老夫?”那老者勃然大怒,“我先杀了你再说。”

    说完迈动脚步,向周冲走了过来。他伤势沉重,走的很慢,好长时间才踏出一步。但就算这样,还是一步一步向周冲靠近过去。

    周冲勉露微笑,继续道:“前辈就算杀了我,也无法改变自己恩将仇报的事实。”

    那老者怔了一下,嘿嘿冷笑,一脸不屑的样子,“恩将仇报?老夫一生,行事我行我素,想杀谁就杀谁,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恩。”

    再次向前迈出一步,“再怎么拖延,你也一样是个死。”

    周冲悄悄的于初瞥了一眼,于初坐在原地没动,还是没有站起来的迹象,眼看那老者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心里焦急。

    那老者终于到了他三步之内,一只手掌缓缓抬起,想要强提真气,将他一掌击死。

    “咦!”周冲突然死死盯着那老者身后,神色惊讶,大叫道:“白师姐,你醒了?他要杀我,快救我。”

    “桀桀!”那老者阴笑道:“这种伎俩,也敢对老夫使用,老夫岂会上你的当?不过,你中了我的百毒软功散,我就算给你机会,回头看看,又能怎样?”

    说着故意回头看了一眼。

    周冲借着这个机会,使出全身的力气,突然向地上一滚,压在老者的脚上,向他腿上滚去,想要将老者滚倒在地,再趁机滚开。

    但他中了百毒软功烟,全身的真气一丝也使不出来,这一滚之下,反而被老者双腿反弹回去。

    老者就势一脚把他踢开,一脸嘲讽之意,嘿嘿而笑,“自作聪明!有何用处?”继续向周冲走去。

    周冲忙道:“前辈,我知道一件法宝的秘密,我把这个秘密告诉前辈,前辈饶我一命怎样?”

    “老夫就要死了,要法宝何用?咦!不对,小子,你是在帮别人拖延时间。”那老者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环顾四周,一眼看到不远处坐着的于初。

    忍不住全身一震,“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拖延时间,原来是为了这个小贼。奇怪!他被我破法劲打入体内,怎么没爆体而亡?”

    眼看于初端坐于地,似乎从来没受过任何伤害,顿时急了,忍不住向于初走去,还没靠近,便强提体内残余真气,浊浪掌一掌拍出。

    暗暗庆幸:幸好发现得早,不然就麻烦了。

    一掌拍出,浊浪掌的掌力向于初击去,眼看就要击中于初的身体。

    “于初,快躲。”周冲心焦不已,却帮不上忙,急得大叫。

    于初哈哈一笑,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老鬼,想要伤我,哪有那么容易?”

    紧跟着一掌拍出,只听见‘嗤’的一声轻响,无形劲气涌出,迎向老者的浊浪掌。

    这一掌,竟是那老者的破法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