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0青儿的身世
    情况危急,条件有限,顾不得哪么多,虞进只能草草给青儿包扎一下。  `

    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不仅身上有伤,现在情况也不容乐观,火烧起来了,可是救兵却迟迟没来,腹地不比边境,反应没那么快,再说就是来了人,人少也不顶用。

    按大明军制,一个卫所满员也就一百二十人,卫所成为初期,人员和素质还有保证,到了后面慢慢腐朽,人员、编制、素质、装备等都严重不足,贼人有二百多人,体形彪悍、装备精良。

    一句话,人少了是送菜,人多了就得向上级请示。

    这是虞进和青儿心情低落的原因,因为援军一时指望不上。

    虞进和青儿感到心灰,而程老鲨和周奉则感到暴怒。

    为了这场设伏,二人足足提前筹备了一个月,暗中征集船只、分批把手下运进来、沉船的位置、埋伏的地点、截断援兵等等,然而,一切都很顺利,包括最后成功击沉楼船,可偏偏走了重要人物,也是这次袭击的目标人物。

    就差最后一步没完成,那就是失败。

    程老鲨坐在最大的船上,一脸阴沉,额上的皱褶成了一个“川”字,身边的人都知道,大当家的心情很差,快要飚了。

    “大当家”一个赤着上身汉子在程老鲨所坐的船舷出现。

    “找到没有?”程老鲨冷着脸问。

    “回大当家的话,五当家来回找了十多遍,还用网拖了三回,没有动静。”

    程老鲨当机立断地说:“放弃河道,所有人上山搜,给我放箭,给我烧,无论什么方法,就是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给我找出来。”

    运河不是大江大河。说到底就是一条蓄水用来航运大水沟,水流不急,河底也相对开阔,找人很方便。 `c om折腾了这么久,有遗漏的机率很低,没多少犹豫,程老鲨决定放弃河道,集中力量搜索岸上。

    一声令下。一众贼人纷纷弃船上岸,动更大规模的搜索。

    就在贼人大肆搜索时,虞进突然感到有热气喷在自己的脸上,接着一股幽香扑来,还没有回神,耳边突然传来青儿刻意压低的声音:“虞进。”

    那红唇快贴到自己耳边了。

    “青儿姑娘,怎么啦?”虞进小声地问道。

    青儿再次贴在虞进耳边说:“刚才你替你包扎时,神色很不对,应是我问你什么事才对。”

    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锐,虞进当时惊愕的神色中。还带有一丝丝畏怕,青儿第一时间就感觉出来,不知为什么,青儿很在乎虞进的态度。

    虞进摇摇头说:“没什么,你不要多想。”

    “你肯定有事瞒着,看这情形,说不定今晚我们都要死在这里,这个时候还有必要遮遮掩掩吗?”

    这青儿就这么在乎自己的感受?

    虞进看了看,周围到处冒着火光,成群结队的贼人正在四处搜索。眼看离自己越来越近,也不知能不能捱过今晚,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一直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青儿的身世。一直是个谜。

    去本司胡同购奴婢,无意中把这尊“大爷”请回家中,然后就一直跟在自己左右,这妞不仅容颜、气质绝佳,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弹指神通,最令虞进吃惊的是。她与锦衣卫指挥使的关系不错,就是锦衣千户宋晨曦,也对她避如蛇蝎。

    宋晨曦算是名门之后,作为朱希忠的心腹,他绝不是绣花枕头,在乾清门之变中就可以看出他的战斗力,打起架来那是一个猛,好像凶神下凡一样。`

    就是这样一个人物,看到青儿,就像老鼠见了猫。

    虞进一直很好奇青儿的身世背景,无意中也试探了很多次,可是青儿非常精明,一次也没上当,对宋晨曦旁敲左击,可是这位宋千户也是守口如**,事至今日,青儿还是一个未确定因索。

    青儿没有直接回虞进的话,反口问道:“那你猜到什么,或者,你又知道多少?”

    “猜不到”虞进无奈地说:“以前没知什么,不过,刚刚知道一点,不过这让我更糊涂了。”

    有背景,不用到锦衣卫中任职吧,再说还是到本司胡同中做一名任人鱼肉的奴婢,有实力是不错,但再有实力,也不会让宋晨曦那样忌惮,也不会让朱希忠那样对她刮目相看。

    虞进能猜到的,青儿是某位大人物的女儿,喜欢刺激什么的,就到锦衣卫中胡闹,从她有一手弹指神通来看,有可能她有一种侠义的精神,可有侠义精神也没必要进锦衣卫啊。

    锦衣卫,那是皇帝亲军,可不是那些想进就进的编外部门。

    虞进怎么也想不明白,到最后,不想了。

    在这里也好,反正对自己没有恶意,还帮自己把府里府外打理得井井有条。

    “哦”青儿一脸从容地说:“是我脚上纹身吧,刚才你帮我包扎时,一看到那纹身明显神色不对。”

    “没错”话说到这里,虞进也否认,点点头说:“在余姚时,我无意中在一处林子里睡觉,突然被一阵搏杀声惊醒,睁开眼一看,现一名蒙面女子和几名锦衣卫在搏斗,那蒙面女子武艺高强,把锦衣卫的人都杀了,毁尸灭迹后,又把一样东西放在树上的鸟巢上,而当时,我就在附近。”

    说到这里,虞进指了指青儿小腿处的蝴蝶纹身说:“巧合的是,当日我无意中看到,那女子的脚上,也是这个位置,刚好也是有这个蝴蝶纹身。”

    一下子把心里的疑惑都说出来后,虞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难怪温胜可以找回他的印,原来是你在助他。”青儿突然自言自语地说。

    虞进心中一凛,果然是青儿干的。

    “你,你是锦衣卫的人,为什么对自己人下手?”虞进有些颤地说:“这是不是关系到派别站队的问题?”

    青儿自言自语,也就是变相承认是她下的手,大水冲了龙王庙,其中肯定有什么矛盾,虞进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站队问题。

    一些大的团结或组织,往往有多股势力,为了争权夺利,彼此间倾轧并不是什么新闻,锦衣卫组织那么庞大,有争名夺利也很正常。

    听到虞进的话,青儿好像想到什么,脸上出现一丝难以描绘的愁容,原来一直平静的呼吸声也变得凌乱起来,明显是想到什么不堪回的往事。

    虞进感受到她的变化,并没有去催她,而是静静的在一旁等着。

    没多久,青儿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说吧,其实,我的名字叫朱慕青,朱希忠是我爹。”

    什么?

    青儿竟然是朱希忠的女儿?

    虞进突然感到内心天雷滚滚,这,这什么可能?

    “那你为什么要进本司胡同?温胜是你爹的心腹,你为什么跟他作对,还杀了几个自己人?”

    哪个狠心的父亲,会让自己女儿做这种危险的工作,还是混在本司胡同,要是传出去,堂堂国公的脸面往哪儿放?这不科学啊。

    以后要不要嫁人?

    要不是确认青儿还是处子之身,虞进还以为青儿是朱希忠的姘头,一个身绝机密组织,然后被上司潜规则的女子。

    青儿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我娘出自官宦人家,可惜受到族人牵连,被打入奴籍,还被卖入青楼,然后被我爹看上,暗中差人给她赎了身,那时他还没成为国公,只能偷偷在外面置了宅子养了起来,这才有了我。”

    “后来东窗事,被现在那位国公夫人知道,大闹了一番,为了顺利当上国公,他狠心抛弃了我娘,让人放了火,我娘就这样葬身火海,而我作为他的女儿,留下了性命,前提是永世不能登入朱家半步。”

    顿了一下,青儿咬着牙说:“他看不起我娘的身份,不仅没把我娘纳进府,为了他的脸面,还狠心杀了我娘,我偏偏就进本司胡同,看他怎么办?”

    怎么办?找我扛啊,虞进心里无奈的哀号道。

    终于明白了,又是一出豪门狗血孽债,那朱希忠生性风流,作出抛妻弃女的举动。

    难怪青儿不给脸面朱希忠,难怪宋晨曦那么怕青儿,难怪朱希忠把的离岛的收益给青儿打理,又难怪青儿在锦衣卫的身份那么特殊,原来都是风流惹的祸。

    朱希忠对那位被烧死的女子无情,但对自己的骨肉还是爱护的,青儿对父亲又爱又恨,最后走上叛逆的道路,宋晨曦对青儿这样怕,那是因为他知道这是上司的女儿。

    虞进犹豫了一下,接着小声地问道:“那你夜闯浙江锦衣卫百户所,针对你爹的心腹,是不是温百户做了对你娘不起的事?”

    “没错”青儿咬牙切齿地说:“当日是他把我骗走,然后对我下手。”

    自己一直还奇怪,温胜的能力不差,又是朱希忠的心腹,为什么流放到哪么远的地方,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当日百户所被刺,大印被盗,事后,温胜也是一直暗中低调处理。

    现在想来,温胜可能猜到行凶人与青儿有关,所以行动起来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