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3章大结局
    以下是:<strong></strong>为你提供的《》小说(作者:张某某 第213章 大结局!)正文,敬请欣赏!</br></br>    吴杰瞪大了看着萧尧,因为面前这小子现在所说的话里面一半的话都被他给猜对了!大龙哥确实没有找到足够的玉石矿脉,但是却发现了与原来玉石矿脉很相像的矿藏,利用这畜藏,就可以发动起很多的设备,从而成为新的能量来源点!但是现在供大龙哥生存下去的玉石却很少了,所以他们必须尽可能地多找到一些玉石!

    而这个蓝蝴蝶,则是大龙哥心头唯一的牵绊,其实很早就发现了蓝蝴蝶的踪迹,但是一直没有打算对蓝蝴蝶下手,直到现在,大龙哥方才下定决心,打算杀死蓝蝴蝶,因为她的存在很有可能会对他的将来造成威胁!

    没有想到,对于这些事,面前的这个小子竟然都知道!

    “我想我说到这里,你心里应该已经非常明白了,其实对于大龙哥这些年他所做的一切我们心里都清楚的很。”萧尧勾着唇角笑道,“你的同伴,也就是那个叫做什么赵航的家伙,在多哥的时候已经被我给杀了,所以我不介意多杀你一个人。”

    吴杰头皮一炸,这个时候他终于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这一刻是那么的清晰无余,面前这个男人就像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地狱使者一样,对于他们所做的事知根知底,从而开始宣判他们死刑了!

    “对你而言,我还有利用价值,如果你不杀了我,我可以帮助你从大龙哥手里面抢回许多的东西!包括飞船,再包括玉石!”吴杰还在做他最后的挣扎,其实这个时候他只是想自己能够活下去而已。

    “我刚才说过,对于伤害我女人的家伙,我会让他后悔来过这个世界,而现在,该是你后悔的时候了,”萧尧面无表情地一笑,手掌突然伸出掐在了吴杰的脖子上,吴杰瞬间窒息,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虚化,最终变成了一摊灰尘!

    后悔吗?没有!因为萧尧根本就没有给吴杰后悔的机会!

    “老公,对不起。”乔伊榕扑到萧尧跟前,抱住萧尧泪水满颊,她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差一点无可挽回的错误,她根本不应该再多吴杰心存幻想,那个男人在自己全家失火被烧成灰烬的时候毅然决然地抛弃自己,即便他是被逼的,可是却已经无法挽回他骨子里面的畜生行径。正如他刚才说的,他根本就从来没有爱过自己,而她,竟然仍然抱持了一种幻想!也就是说,刚才那一刻,她已经在精神上出轨了!

    萧尧抓握住乔伊榕的小手,把她紧紧搂在怀中,笑道:“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爱过他,一个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地就忘记自己的初恋情人呢?更何况吴杰是那么的出色,只是他选错了路而已,不过现在我却很庆幸他选错了路,因为这样,你才来到了我的身边。其实我也知道,我这个人不懂浪漫,但我保证,等这一次事情做完了,我会让你们几个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请相信我。”

    “尧,我们相信你。”其他三女纷纷拥上前来,幸好萧尧的怀抱够宽广,不然真没办法把她们四个全部都揽在自己的怀里。

    ------

    京南市城南铜厂,这是一个非常不惹人注意的废弃铜厂,早在十几年前,这座铜厂就被热衷于开挖矿脉的林氏家族给放弃了,因为开挖这座铜矿没有给林氏家族带来任何实际性的效益,当然,更没有得到他们理想当中的玉石矿脉。

    一天的时间,在康总理和沈老爷子陈老爷子的安排下,张子炀这种变态特种兵再一次被召集了起来,不过这一次的任务相对而言却要轻松许多,至少对于他们这些变态而言是轻松的,因为任务是在国内!

    康总理曾经发过誓言,说等到多哥的任务一完成,他们这些特种兵可以有权拒绝国家的征召,不过这一次康总理却是打着萧尧的旗号来征召这些人的,出其意料的是,这些懒惰无比的家伙们竟然一口答应了,迅速地就从全国各地赶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康总理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世事苍凉啊,自己每次请他们办事的时候都要带着威胁,而这一次,他们竟然主动申请过来,看来对于他们而言,萧尧的名字可比自己这个名字要重要的多了!不过康总理却又觉得很安慰,至少有一点可以证明的是,他们这些小子们之间的感情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厚的多!

    在陈谦的调动之下,大片的警力在忽然之间出现在了城南,迅速地对城南进行了控制,那些受到了大龙哥蛊惑的九龙会成员们纷纷被抓,锒铛入狱。

    国家在这一点上是丝毫不含糊的,他们绝不能允许有人在他们的国土上带走这么多的人!哪怕这些人曾经犯过罪!而大龙哥的目的却很明显,利用这些人回到原来那个世界,进而再次开战!他找到了可以代替玉石的矿脉,所以他相信他到了那个世界之后一定会成功的!

    而在这个世界,所有的武器都被国家政府控制,林龙这个抱有野心的人根本没有能力发挥,因为根本不适合他。而另外一个世界的美好也深深地吸引着他再次回到原来那片土地,他可以在那里征战天下,一统世界!

    当萧尧和张子炀一行人以一种天神降临的速度来到大龙哥面前的时候,大龙哥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的速度会如此的迅速!更没有想到,他们这些人竟然会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r者说,林龙/根本没有想到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华夏国政府的注意!他的行事一直都很低调,他只是想低调地带着一帮人离开这个世界,那就足够了,可是现在,似乎都已经晚了。

    “林龙,好久不见了。”萧尧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林龙,此时的林龙坐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对于萧尧等人的到来也只是惊讶了片刻,过了半晌之后就恢复了。

    林龙端坐在办公椅上,对于萧尧竟然能够喊出他的名字实在感觉到很是诧异,“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我非但知道你的名字,而且还知道你是林焕的弟弟,至于你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我基本上已经了如指掌。”萧尧道,“这些年来,你所做的事一直都很低调,基本上没有对其他人造成过什么伤害,而你唯一错误的地方,就是被吞噬了你的神智和心魂。”

    “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林龙不屑一笑,“你带了这么多的人来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劝你束手就擒,回头是岸。”萧尧淡淡地说道。

    “你觉得我会被你给吓到吗?”林龙不屑地笑了起来,“上一次,真后悔没把你给杀了。”

    “你觉得自己现在后悔还有用吗?”萧尧冷然道,“有句话我想提醒你,你的帮手赵航和吴杰都已经死了,另外九龙会也被政府给查封了,铜厂周围的所有人,都被抓捕了起来,现在的你,只剩下了孤身一人。你觉得你现在再做无畏的抵抗还有意义吗?就算还能回到那个世界,你也绝不可能会在那个世界称雄称霸,做回一个普通人,现在是你唯一的机会,也是你仅剩的机会。”

    “哈哈哈!唯一的机会?仅剩下的机会?”林龙突然仰面狂笑,“小子,你可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今天既然走到了现在这一步,你觉得我还会回头吗?想要抓我?你觉得你们够格吗?哈哈哈!”

    “林龙,我们劝你最好不要做什么无畏的抵抗,否则的话,我们手中的枪会瞬间把你射成筛子!”张子炀平举着手中的枪械,直指着林龙。

    林龙眼神一冷,“你认为我会害怕你们手中的枪械吗?”

    “看的出来,你已经突破了淬体。”萧尧说道。

    “小子,算你识相,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林龙嘴唇一翘,笑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全国各地拜会,在四大门派换了不少的身份去学习各种武修,如今已经满师了,你觉得就凭你们这些人,能够奈何的了我吗?”林龙这一刻已经下定决定把面前这些人全部都杀死了,即便不能带那么多的人回到那个世界,就凭着他现在的这一身武修,到了那个世界之后依然可以再从头开始的,只有在乱世之中,他才有可能证明自身存在的价值,所以林龙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回到原来那个世界!

    “我记得我的岳母蓝蝴蝶说过,你是个长相非常出色的男人,现在看来,现在你的样子不过只是一张面具罢了。”萧尧说道,能够用不同的身份在四大门派里面学习武修,这个林龙还真不是一般的有耐心,为了能够重返那个世界,他确实足够疯狂。而现在的林龙只是个长相平淡无奇的男人,也就是说,现在的他并非是他本来的面目。

    林龙笑了笑,手伸到自己的下巴处往上一拉一撕,一张完美无瑕而又俊朗无比的面颊出现在了所有的人面前,“披着这张面具已经有十多年了,今天终于有机会摘下来了。”视线中的林龙跟蓝蝴蝶差不多年纪,而果然如蓝蝴蝶所说的那样,他确实很俊朗,甚至与明浩比起来,他的相貌都相差不到哪里去,这确实是个讨女人喜欢的男人!

    而他这么多年来竟然能够忍受着平淡,披着这张面具过了这么多年,足够说明他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其实他跟蓝蝴蝶在某一层面上更像是同一类人,为了能够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这也是他们最为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方!

    林龙把面具往桌子上一丢,缓缓站了起来,“既然你们已经看到我的真面目了,那么就该死了。”说着,林龙缓步而来。张子炀朝身边的人看了一眼,几人点点头,同时扣动了手中的枪械!他们所用的这些枪支并非是一般的枪械,冲劲十足,打在人身上足实好受,然而这些从枪膛里面喷射出去的子弹并没有对林龙造成任何的伤害,甚至连在林龙的身上留下伤口的机会都没有!

    “我靠!这不会是真的吧?这货真的不害怕子弹?”张子炀诅咒一声,就看到萧尧朝着他们点头示意,让他们朝后撤退。

    林龙掸掉身上的子弹,看着没有移动半步的萧尧笑道:“小子,怎么?难道你想留下来挑战我吗?”

    萧尧笑了笑,点头道:“正巧我的妻子也教导过我武修,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咱们可以好好地切磋切磋,因为我妻子的父母当年就是用这种武修击败了四大门派的高手的。”说话之间,萧尧的手伸到了背后,从他的后背上拔出了两把剑出来。也是在这个时候林龙才意识到萧尧身后背着的奇怪东西原来是两把剑!

    萧尧把两把剑平放在自己的手掌中心,“这把叫做鸣凤剑,这把叫做啼凰剑,双剑合璧,杀人于无形,林龙,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投降不投降?如果现在后悔的话,你只需要坐十几年的牢就可以过回普通人的生活了,至于那艘飞船,我是不可能让你开走的。”

    “你觉得我会后悔吗?”林龙冷笑,“蓝蝴蝶那个贱人倒是运气好,找了你这么个女婿,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恋旧,早些时候杀了她们母女!”

    “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飞船,还有玉石,你一样都不能拿走。”萧尧道。

    “我带着它们离开,好像并不妨碍这个世界的和平和正常秩序吧?”林龙闷哼道,他已经很低调了,真搞不懂为什么这小子为什么要跟自己对着干!

    “虽然你没有妨碍到其他人,但是我还是不可能会让你走的。”萧尧道,“你的人差一点杀死我妻子,这个帐需要有人来负责,另外,这艘飞船也是我岳母离开这个世界的唯一途径,你认为我会让你离开这里吗?”

    “既然如此,那么废话少说,动手吧!”林龙已经不打算再跟萧尧商量下去了,突然往前纵来,“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你学到的东西多,还是我学的东西厉害!两把剑就想杀了我?我连枪都不害怕,你觉得我会害怕两把破剑吗?笑话!”这些年来,林龙潜伏在四大门派修习了不少四大门派的功夫,可谓集合了四家的所长,因此这一攻击过来,气势凶猛无比!瞬间,整个房间里面似乎都充斥了一股气场,这种强大的气场让里面的桌凳全部开始挪动起来!

    萧尧双手持剑,这一次他没有让梦儿一起跟着过来,但是自从突破淬体之后,他的学习能力就进入了超强的状态,他本来已经学会了阳剑,因此对于阴剑的招数我上手的更快,双剑合璧,他现在一个人可以完全的使出来!

    面对冲击而来的林龙,萧尧毫不畏惧,双剑使出,瞬间就把林龙绕进了一个大网里面,而带着能量点的两把剑更是力量无敌,很快就在林龙的身上划开了几道血口!

    林龙惊愕无比,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把破剑竟然可以划破自己的皮肤!给自己的身上造成了伤害,要知道,就算是子弹也别想对他造成伤害啊!他这两把剑怎么那么古怪?

    “这两把剑到底是什么剑?”林龙往后一撤,不敢再马虎大意了。

    萧尧笑道:“这两把剑是我岳父岳母当年行走江湖所使用的两把剑,曾经让四大门派闻风丧胆,这剑法的名字叫做莽山剑法,我想,如果你修炼武修,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

    “莽山剑法?”林龙全身一僵,他当然听过这个名字,在四大门派,里面的弟子一直都以练习破解莽山剑法的招式为容,而莽山剑法之精妙却不是所有人都能破解的,但不管怎么样,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总会有人想到一些破解的法子,“不可能!莽山剑法虽然神奇,但是杀伤力远远没有这么大,这两把剑竟然可以划破我的皮肤,确实不是一般的剑!”

    萧尧神秘一笑,“那是因为,这两把剑都被我灌输了能量点,所以自然可以对你造成伤害!”

    “原来你也是个主神高手。”林龙道,不过跟着又愕然起来,“不对,主神所控制的能量点只能对自身的武修有帮助,根本不能伤害人!”这也是这个世界上所有武修者所公认的理论,另外还可以起到一些愈合自身的功效,但是主动攻击对别人造成伤害,这个理论却是闻所未闻!所以当萧尧说出那邪的时候,林龙的讶异程度可想而知!

    “你的不可以,我的却可以。”萧尧得意地笑了,正是因为他的主神可以利用能量点对外物造成伤害,成就了他的不同寻常,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哪还能成为这本书的主角呢?

    “不可能!”林龙爆喝一声,直觉萧尧是在咋呼自己,跟着再一次冲击而来!这一次他几乎使出了他所学过的最厉害的招数,这个招数几乎融合了四大门派武修所有的优点,相信面前这小子一旦被打中的话,必死无疑!

    然而神奇的事再一次的发生了,萧尧的莽山剑法很顺利地就成功避开了他的攻击,跟着一剑在林龙的脖子上留下了刀痕!

    林龙的脖子处瞬间往外喷出血液!但很快林龙自身的能量点便起到了恢复的功效!可是他远远没有想到的是,萧尧突然把双剑擦在身后,跟着一把上前,掐住了他的脖子!

    林龙脖子上原本已经愈合的伤口再一次撕裂下来!

    “你……”林龙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瞪着面前的萧尧,却看到萧尧朝着他邪恶一笑,“单纯比能量点的话,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只是你一直执迷不悟,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是你却没有把握住,对不起,你必须死。”言罢,漫天的能量点瞬间从萧尧的手中冲扑到林龙的脖子处,这些带着强烈破坏力的能量点很快击溃了林龙的自身防御系统,下一刻,林龙的伤口越来越大,喷出的血液也越来越多,林龙张大了眼睛,喉咙里面发出咳咳的声音,他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等待他的是死神的宣判。

    林龙并没有痛苦太久,因为萧尧的能量点来势汹涌,根本不是他所能够抵抗的,很快,林龙便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对于林龙的死,萧尧感到很是惋惜,如果他能够回头,本来不应该死的。而他唯一做错的事就是派吴杰去杀人,所以他这个幕后主使者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

    对于萧尧没几手就解决掉了林龙,张子炀等人都是一副无可奈何而又折服的表情,一个个在心里面咒骂着萧尧的变态,与这货比起来,他们这些经常被称之为变态的家伙可就黯然失色多了啊!

    在铜厂的地下室,很快就发现了那艘飞船,本来按照规矩,这艘飞船理应上交国家的,但是康总理等人并没有强行要求,而萧尧则让人把这艘飞船成功地运到了长东村的庄园里面去。

    同时还从铜厂里面找到了一些玉石,但是这些玉石并不是纯正的玉石,上面的能量虽然充沛,但里面却带了污浊的能量,蓝蝴蝶在看到这玉石之后立即就打消了回到原来世界的念头,因为林龙花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只找到了这些玉石,足够说明一件事,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他们原来那个世界的能量玉石,这样即便她还能够回去,又如何呢?

    对于蓝蝴蝶的决定,所有人都觉得非常的开心,尤其是蓝欣,母亲总算明白了,就算回到原来的世界那又如何呢?而她也终于可以跟一大家子的人安安静静地生活在一起了!

    政府方面给予了萧家很大的照顾,因为萧尧帮助政府解决了许多隐藏在暗中的危机,这些危机一旦爆发,可能就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而这些事现在都已经成功地被解决掉了,都是萧尧的功劳。

    因为这样,萧尧被特聘进了华夏龙组,这个华夏国最神秘的组织,是所有特种兵们都想进入的组织,能够进入到这个组织,就意味着这一辈子都会辉煌腾达了,对此萧尧感到很是无奈,面对康总理沈老爷子几个人的苦口婆心,萧尧最终只能答应他们。正是因为这件事,导致他每隔个几个月可能就要到外面出一次差,虽然不至于九死一生,但任务有时候还是非常危险的,好在这个时候的萧尧主神又更近一步了!自然也就不需要过多的担心了。另外就算出了事,不是还有秦天天这个鬼医嘛!

    又是半年时间过去了,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就在这一天,让萧尧最为兴奋的一件事终于来临了,萧家的庄园最终终于竣工了!走进这座庄园,你会发现,仿佛走进了一座天堂。这座庄园集合了所有人的想法,而由乔伊榕付诸实施的。而最终无论是面积还是风格方面都比刚开始的时候要丰富上许多,这也是让萧尧最为满意的!

    在竣工的这一天,萧尧喝了不少的酒,举杯畅饮,毫不顾忌,最终连什么时候喝醉了都不知道,但是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一件让他头疼的事情发生了,萧颖这丫头竟然趴在他的身上,全身光溜溜的,而他同样也是同样一副德行,更夸张的是,他们的身体竟然仍然结合在一起。萧尧头疼无比,最终还是着了这丫头的道了。

    接下来的一幕可谓更加的狗血了,老妈竟然冲了进来抓奸,逼迫萧尧签下了一份不平等条约,这辈子必须一辈子都爱慕萧颖,不得对萧颖又任何的偏袒。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萧尧根本防不胜防,只好把被子盖在身上,然后很无可奈何地签署下了协议。

    “你们继续,回头给我生个大胖孙子。”收好协议,萧母乐呵呵地走了。

    “哥哥,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女人了,你一定要好好爱我哦,不然的话,我会用剪刀剪掉你下面,让你一辈子做不成男人。”萧颖趴在萧尧的肩膀上,乐不可支地对着萧尧的耳朵吹气。

    萧尧咬牙切齿地瞪眼道:“死丫头,现在我的清白可被你毁了,我记得昨天晚上送我回房的是伊榕,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没有啊,你看错了吧?扶你回房的那个人是我才对啊。”萧颖眨了眨眼睛,笑道,“你一回到房间,就对我动手动脚,我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对手呢,很快就被你压倒在床上,然后你就开始对我做那件事了,可疼死我了,要说清白被毁,也应该是我被毁了才对啊?你干吗露着这么一种表情看着我啊?好像什么都是我故意做出来似地,我可是女人耶,你觉得我会对你做那种事出来吗?再说了,我连怎么做都不知道呢。”

    “你这丫头。”萧尧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当然知道这丫头所说的都是信口胡诌的东西,没想到她倒是厉害,竟然能够劝说的动老妈帮她的忙,而且其他女人似乎都被她给收买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以后可就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啊。”

    “我干吗要后悔啊?我那么爱你,早就希望发生这些事了呢。”萧颖忽然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哥哥,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够像爱其他女人那样爱我,好不好?”

    “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萧尧无奈地道,他实在做不到曾经一直被自己视为是妹妹的女人当成是自己的女人,即便可以,他也需要时间去适应。

    “好,我就给你这个时间。”萧颖叽咯一笑,忽然感觉到下面出传来了坚硬的感觉,她小脸儿一红,趴在萧尧的耳畔边上,“哥哥,昨晚都是我一个人吓弄的,疼死我了,哥哥,你能不能动一动?”

    “以后还是叫我的名字吧,也许我会适应一些。”萧尧苦笑。

    “不要,我就喜欢叫你哥哥,我爱的人就是哥哥,他们都叫你老公,只有我一个人叫你是哥哥,这不一样,所以我还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我也叫你老公或者是名字,那岂不跟她们也是一样的了?我不要,我就要叫你哥哥,叫你一辈子哥哥,谁都不能阻止的了我。”萧颖倔强地摇头。

    “好好,你爱叫什么叫什么。”萧尧抱好萧颖的腰,“颖儿,我要动了。”

    “嗯……”

    ------

    小半个月后,萧家的庄园开始热闹起来了,因为萧尧要结婚了,当然了,根据华夏国的法律萧尧只能娶一个女人作为自己的妻子,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萧尧本来打算移民到国外,然后把她们一并全部娶回家的,但所有女人都不同意,表示她们做华夏国人已经做习惯了,根本不愿意移民。而她们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协议,一致的认为应该给乔伊榕一个婚礼,她们就当伴娘好,也算是结婚了。

    萧尧真搞不懂这些女人的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对于她们的要求他自然不会拒绝。另外萧尧此前没结过婚,对于结婚其实也还是非常向往的,他曾经策划过要给乔伊榕一场完美的婚礼,那个时候他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只会有乔伊榕一个人。所以既然她们要求自己跟乔伊榕举办婚礼,他很自然的也就答应了他们。

    受邀的宾客很多,上到康总理沈老爷子等人,再到t市还有生化县的领导们,再到商业上面的朋友,甚至是卡斯罗多哥分公司的老总玛丽也赶了过来。

    方洪鑫罗一通作为萧尧的兄弟,全权负责了这一次婚礼的初期准备工作,而张力包子他们则陪着萧尧去置办婚礼的东西。

    光是买新郎礼服,就花费了两天的时间,而这些都是那些女人一起陪着他去买的,换衣服试衣服直接让萧尧差一点精神崩溃,这哪里是结婚啊,分明就是打仗嘛!

    而新娘服装就更夸张了,因为根本不是乔伊榕一个人买,其他的女人虽然嘴上说不结婚,但是每个人都挑选了一套自己的婚纱和礼服,而萧尧作为她们的男伴,则必须要给她们每个人穿着的衣服打分,当然了,人一漂亮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是非常好看的,所以萧尧对于她们所选的服装根本没有任何意见,每个人都是十分!无语的是,这些女人根本不那么认为,就算是对自己要求一向不高的徐梦儿在验纱的时候都选了又选,更不用说其他的那些女人了,以至于萧尧直接坐在凳子上看她们换衣服看睡着了。

    而婚纱店的老板在看到萧尧竟然陪着这么多的女人验纱,当即好奇无比,走到萧尧身边小声地问道:“兄弟,你不会是guy吧?”

    “为什么这么说?”萧尧好奇地问道。

    “这么多美女都拉着你过来给她们选服装,还叫你老公,我不知道咱们华夏国什么时候可以允许同时娶几个女人啊。”店老板好奇地说道,“其实我也是同志,咱辽以认识一下,交个朋友,有空常来玩。”

    萧尧浑身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谢谢,我不需要。”

    “切,讨厌。”店老板斜眼瞪了一眼萧尧,扭着屁股走了。

    买婚纱,用了足足三天的时间,而拍婚纱照的时间就更长了,本来萧尧和乔伊榕才是主角,可是其他女人总是蹿出来影响镜头,这让婚纱影楼的摄影师差点儿崩溃。一般情况下,拍摄婚纱的时候都是情侣们率先崩溃,摆动作摆的手脚全身都抽筋,而这一次,却发生了不同的情况,摄影师抽搐了。

    还好,萧尧给出了五倍的价格,这才让摄影师的心情好了一些。

    五天拍摄完婚纱照,五组婚纱照足够让所有看到这虚纱照的人羡慕嫉妒恨,而照片上面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她们五个本来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这化了淡妆,更是让人几乎喘息不过来。

    而婚纱照里面唯一不和谐的也就只有萧尧这条虫子了,和周围的环境和美女比起来,萧尧的存在简直就是在这美好的风景上泼了一些恶心人的东西,影楼里面的每个人看到照片的时候都有相同的想法。而最让这些摄影师崩溃的是,在几年之后,照片上的男人又出现了,他还是来拍婚纱照的,以前那五个女人还在,只是又新增加了三个美女!那个时候他们才知道,照片上面的这些女人虽然美,但都是为了这个不出色的男人而生的!

    婚礼隆重举行,萧尧曾经的策划终于在庄园里面的露天广场上得到了印证。萧尧曾经在江滨镇联系过一家小报记者,让她为自己录制一些视频,当年那个头发乱糟糟的女记者到底叫什么名字萧尧早就忘了,但当他联系到她的时候,她竟然仍然在做这些事,萧尧当即又给了她五十万的现金,最终视频在婚礼举办的前一天送来了。

    视频其实是求婚的视频,出现在头一幕的则是萧尧手捧着鲜花朝乔伊榕表白的视屏,他在里面说了很多感动人的话,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乔伊榕激动地泣不成声。而头一幕结束后,后面就开始出现许多陌生人了,但他们所说的话却都是一样的,“伊榕小姐,嫁给萧尧吧,你会幸福的。”视频上面有时间,从大前年开始就开始录制了,一直到现在,一共露入了数万人在其中,当然了,在婚礼的时候不可能一直这么播放下去的,但这个视频足够宝贵的了,这不是浪漫还是什么呢?

    康总理亲自主持婚礼,他站在高台上,郑重地问着两人,“萧尧,你愿意娶乔伊榕为妻,一生一世都爱她,无论是疾补是贫穷,都矢志不渝吗?”

    “我愿意。”萧尧郑重地回道。

    “乔伊榕,你愿意嫁给萧尧为妻,一生一世爱他,无论疾补是贫穷都矢志不渝吗?”

    “我愿意。”乔伊榕点头。

    “既然这样,那么我宣布你们二人从现在开始正式成为夫妻,一生一世相亲相爱,举案齐眉,相濡以沫。”

    “我反对!”突然,底下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我也反对!”

    “我……反对!”

    “既然大家都反对了,我也反对!”

    底下的四女同时上台,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竟然也换上了婚纱。

    “好你个负心汉,你和伊榕姐领结婚证我们忍了,但是婚礼上面为什么没有我们?我们坚决反对!”

    “对,反对!就算要结婚,一起结,而且刚才那个视频,我们请求重新录制,需要带上我们的名字!”

    “对!”

    “姑奶奶们,你们不早说?”萧尧苦笑。

    “还用我们说啊?你自己脑子长着干吗用的?”四女齐声瞪着萧尧。

    “……!”萧尧无语。

    婚礼不得不延期举行,直闹腾了一个多月,这一抽礼才算结束。

    五个月后,蓝欣为萧尧诞生下了第一个宝宝,是个男娃子,带把的,这把萧尧乐惨了,不过就在蓝欣分娩后的第一时间,秦天天和刘心仪夫妇就像是鬼魂一样抱着孩子来到了萧家庄园,跟着把他们的儿子秦超浩留了下来,之后绝尘而去,废话根本不多说一句。要知道,这时候的秦超浩刚刚满周岁啊!

    秦超浩,这个名字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秦天天的父亲名叫秦浩,而秦天天一直认为自己已经没救了,所以只能指望自己的儿子比自己更有出息一些,所以在他第一个儿子生出来之后,就取了名字叫秦超浩。

    狗血无比的是,蓝欣觉得这个取名字的方法格外有意思,于是给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取名为萧胜尧。

    又是几个月时间过去之后,萧家迎来了爆发,其余的四个女人几乎是同一个月为萧尧生下了孩子,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这可把萧尧乐坏了。萧家再一次添丁,这可真是光宗耀祖啊!

    而随着萧家的越来越鼎盛,方洪鑫和罗一通也纷纷生下了他们的孩子,张力和杨欣,包子和甄甄,卢琪琪和小马……

    三年后,明婷终于让明氏家族剩余的产业重新活络了起来,而欠下的债也终于还清了,这其中少不了萧尧的帮助,这个出色的女人开始频繁地出入萧家庄园。

    韩小雅,黄薇薇,还有一直被萧尧视为妹妹的唐诗纷纷在萧家庄园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这样的人生,显然是每个男人最愿意看到的。

    而黄薇薇的母亲钱心雪也经常出入萧家,后来乔伊榕终于透露了当年发生的事,原来萧尧的第一个女人是钱心雪!钱心雪的丈夫早在两年前就被贪污罪被处以极刑,在进了萧家的庄园之后,萧尧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注意起了这个女人。现在的他是女人不愁多,对于太太团们一致认定可以收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了。

    -------

    十年后。

    法国巴黎。

    埃塔酒吧。

    三个华夏国少年出现在了这家酒吧,在酒吧的门口,一大帮手持着枪械和砍刀的人把大门口堵的严严实实的,酒吧里面喝酒的人看到这些人,一个个都躲了起来,脚下跟筛糠似地发抖着!这些是可是这一片附近**骷髅帮的人!杀人的时候从来不眨眼睛!

    而他们的出现却并没有让这三个华夏国少年动摇半丝,他们该喝酒的依然孩子喝酒,十三多岁的少年本应该还在学校念书,而他们稚气的脸上此时却出现了与常人不同的成熟气质。

    三个少年都无比的帅气,其中留着一头长发的少年脸部糅合了明浩的俊朗以及马雨榕的坚韧,他正是明浩的儿子明思过,明浩这个曾经的浪荡公子爷在那一天之后终于悔过自新,最终与马雨榕修成正果,现在明浩正在卡斯罗集团的房地产工地上做一个普通的电焊工,当年萧尧就是干这个出身的,而明浩现在走的路与萧尧当年走的一模一样。

    经过这十多年的发展,华夏国的房价一路飙降,卡斯罗财团通过不断地拿地建房,建设了不少的廉价房,这锌子只卖给那些普通的百姓,卡斯罗财团对于买房人的资格审定很严格,需要查清楚对方到底有没有房产之后才会卖给对方。

    而卡斯罗集团这样的做法无疑等于是在挑事,许多当地政府抬高地皮价格,企图吓退卡斯罗财团,然而庞大的卡斯罗财团根本毫不顾忌这些,他们用天价拿了地,又以超低价格卖房,而且有质量保证!这对于那些唯利是图的房企而言是最致命的打击。因为如此,大批的房企先后倒闭,卡斯罗财团斥资买下了许多烂尾楼重建。

    在十多年后的今天,房价已经不再是老百姓们见面之后就聊的话题了,他们现在更喜欢聊的是天气,是某些体育比赛,是如何的调休休假,是如何去养生,如何去保护身边的环境……

    明思过嘴角一勾,唇角浮现的幅度让人着迷。

    “这事自然还是我来。”另外一个少年低低笑道,放下了酒杯,看着面前的一帮人笑道,“你们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我觉得吧,你们最好一起上,不然的话,你们会后悔的。”

    “臭小子,你少嚣张!兄弟们,咱们一起上,干死这几个混小子!”带头的大汉一声呼喊,操着手中的砍刀冲了上去。

    少年从凳子上跃下来,冷然道:“有枪不用,够傻/逼的,既然是傻/逼,那么就去死吧。”少年鄙夷一笑,突然手中多出了无数的银针,瞬间,直飞面前的所有人,冲进来的这些人根本没做任何的反抗,全部倒地。

    “记住了,见到阎王的时候跟他打声招呼,就说是我秦超浩送你们下来的。”少年抿唇一笑,回到了座位上,端起酒杯喝了口酒。

    “嘭!”突然一声枪响,但是子弹却没有打到任何人,没有谁看到,秦超浩身边的那个少年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刀,在没有回头的前提下,把刀扔出,将那子弹粉碎了无数片后把后面开枪的人给钉在了墙上。

    少年嘴角抬高了,浮现了一股神秘的笑容,他端起酒杯喝下了杯中的最后一口酒,道:“明天我去一趟英国。”

    “英国?”秦超浩微微一愣,跟着笑了起来,“为了那个皇家小公主?”

    “等了三年了,她已经十八岁了,该长成熟了。”萧胜尧抿嘴一笑,“我这人最讨厌别人欠我的东西不还,她既然不还,只能我自己亲自去找她了,我妈追的紧,要抱孙子,我打算造个人给我妈玩玩。”

    “兄弟,那个小公主可不是好惹的啊,不过还是提前预祝你顺利播种,干杯。”明思过举起酒杯,将杯中的酒饮尽。

    秦超浩嘴角一勾,笑了。

    萧胜尧大步走出酒吧,一脚踢飞挡在他面前的一根大汉,双手插在裤袋中,渐渐地消失在了街角的尽头。

    这是属于他们的时代,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开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