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四章久违的陈思思1811
    以下是:<strong></strong>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久违的陈思思(18:11))正文,敬请欣赏!</br></br>最快更新!

    ()

    “江宁,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吗?你可以不原谅我,但是你的孩子怎么办?你让他长大之后我怎么跟他说他爸爸是谁?”

    沈红玉心若死灰,看着江宁背影悲戚的喊了一声。

    江宁冷然回头道:“孩子我可以带走!”

    沈红玉连连摇头:“你太残忍了,孩子现在就等同于我另一半生命,你带走了我怎么办?”

    “那你认为不残忍的办法是什么,留下来陪着你跟孩子?”江宁看着沈红玉,眼神稍稍复杂,但旋即就变得有些漠然,他跟沈红玉两年前缘分就尽了。

    “不,不,我不是这样想的,我只想你能经常来看看他,看看他就好了,你不知道他有多可爱!”沈红玉语无伦次道,她自然希望江宁陪着她跟孩子,但是沈红玉知道这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唐小蝶也怀孕了,在江宁心里,或许现在的一百个沈红玉都未必及得上唐小蝶一人。

    江宁脑袋纷乱无比,如果只是一个沈红玉他自然能狠下心来,但沈红玉竟然生了个孩子,这孩子的样子一时间就在他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让他极为难以释怀。

    “妈妈,妈妈!”孩子大约是刚刚能说话,喊得有些含糊,但是却很清晰,na声na气,显然是无意识的喊出声的。

    “小朔,小朔,妈妈在这!”沈红玉慌忙擦了擦眼泪,回到孩子身边,抓着他小手满脸的慈爱,宛若变了一个人。

    “呵!”江宁脸上苦笑,这孩子长大之后大概会像自己以前恨江汉昭一般恨自己吧!

    江宁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去的,知觉ing神不振,复杂无比,他可以将孩子带走,但似乎又不合适,而且沈红玉也绝对不肯让他带走。

    坐回了车子中,江宁微微有些疲倦,他本来以为这次来江北市会很轻松的解决一些问题,然后就回a市,但事情的变故出乎他想象的复杂,相对而言公司的事情倒是变得次要了,他怎么都想不到沈红玉会有孩子,而且孩子都是自己的,这让他本来已经下定决心跟沈红玉毫无干系的心思隐隐波动不已。

    雨,忽然又下了起来。

    整个街上只有江宁一个人的车子还停在医院门口,在庞大的雨幕中显得有些单一。

    电话于此同时也响了起来,楚胖子从他来江北市已经打了不下十个电话。

    “哥们,宴会完了吗?兄弟可是在这里摆了一大桌,邀请了你以前认识的那些老职工专门宴请你的,今晚不醉不睡!”楚胖子声音略显激动,可以理解,毕竟他跟江宁算是最好的朋友,而且一分开就是两年没见面,别说楚胖子,江宁心里都有些热乎。

    江宁没有喝醉,却不介意去再补一顿,喝醉再说,况且这也是江宁之前就答应楚胖子的事情。

    答应了一声,江宁抑郁的心情稍微被冲淡了了些,跟江琳打了个电话,然后径直将车子掉头消失在雨幕之中。

    沈红玉从医院三楼看着江宁车子离去,无力的坐倒在了孩子床上。

    此时小朔却是已经睁开了圆滚滚的大眼睛,黑眼珠如墨玉一般,天真无暇的看着沈红玉,展开了双手。

    “妈妈,抱抱!”一岁多的孩子并不理解大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很单纯的寻求温暖。

    保姆这时也走了过来,弄了na粉准备喂孩子。

    她心里暗暗猜测,刚才离去的那个男人一定跟小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绝对不会让小姐变化的这么大,要知道自己家小姐无论见任何人都是有理有据,从没有如此失态过。

    沈红玉随手接过na壶,道:“我来吧!”

    保姆u言又止,这孩子从请了她当保姆以来,一直都还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只是沈红玉叫他小朔,保姆也就这么叫,却从来不知道孩子姓什么?

    “怎么?还有事情吗?”沈红玉对保姆印象感官都不错,这人勤快而且对小朔特别好,所以沈红玉隐隐拿保姆当成一家人看的,而且她以后注定工作会很忙,这保姆对于孩子的成长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哦,没事的,小姐!”保姆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所以赶紧回过神把na壶给了沈红玉。

    先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发现已经退烧了,沈红玉眼神中有些欣慰,慈爱的把孩子给弄在床上的na嘴拿掉递给保姆,然后哄着孩子喝na粉,天下最伟大的母爱,却是永远都不会过时,哪怕沈红玉心里恨极了这孩子那个不负责任的亲爹。

    “你以后就叫江朔吧!”沈红玉也不管孩子听不听得懂,随口轻声道。

    保姆心里暗暗惊讶,原来孩子的爸爸是姓江。

    ……

    江北有不夜城,而不夜城中自然也有不夜的酒店,黎光酒店就是不夜城中最高的建筑,处于三才区,也是整个江北市的中心。

    即便已经是凌晨,不夜城中却依旧热闹非凡。

    江宁感到酒店中的时候随意跟服务员打了声招呼,服务员就领着他往包房中走去。

    陈思几年不见,成熟韵味更重,此时一身普通的牛仔格子衬衫,看上去随意而雍容,自然而然才是最美。

    菜上了满满一桌,好酒好菜,却是没人动筷子,楚河是这次的发起人,请的也都是江宁当初在江北市比较熟识的那几个手下,所以听说是等江宁,个个都是兴奋不已,哪儿会有等的不耐烦的说法。

    “别着急啊,你们江总就快来了,现在你们江总身份可是非同凡响!”楚胖子满脸的自豪傲娇,显然江宁也是让他可以吹嘘的对象了,而且他这两年公司交际方面都是进步极大,没少受江宁的影响,别人知道他是江宁朋友,多少都会给面子。

    几个已经是金领级别的女人此时也个个都是双眼望眼u穿的看着门口,自从楚河说江宁一会就到,这帮人便没人不是心里痒痒。

    楚河看了看表,脸上坏笑,肥硕的身躯有些颤颤的站了起来,道:“这家伙懒散ing格还是没变,说是一点钟过来,这都一点半了!!”

    但他嘴上责备,心里却不会这么想,他知道江宁来江北市注定很忙,能第一时间答应跟自己见面已经是挤出来的时间。

    看了一眼陈思,楚胖子微微叹气,这女人虽然成天嘴上说要自己帮她物se男朋友,但是她对江宁的那点心思楚河怎么可能不了解,而且这几年相处,楚河跟陈思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陈大姐,一会你心上人就要出现了,准备怎么表白?”楚河打趣的看着陈思。

    陈思被众人异样的目光看的别扭,眉头微挑道:“人家现在不定还记不记得我,提这个干什么?”

    确实,虽然时有联系,但陈思根本就不会妄想江宁会想念自己,那家伙美女环绕,都应付不来,又怎么会想念自己这个在她女人堆里显得比较普通的一个。

    而且陈思这几年也想的开了,既然喜欢过,那就是不用后悔的,偶尔同床的感觉还不错,不需要渴求什么?她不缺钱,也不缺物质生活。所以放开来的陈思洒脱的让人很是侧目,似乎比以前更有魅力了。

    “陈思姐这么漂亮,江总怎么都忘不了的。”有人真心道。

    陈思确实是公司里最为漂亮有能力的女人,因为看开了很多事情,所以脾气现在变得很是开朗,要不这些属下也不敢跟她开这种玩笑。

    “她最好忘不了我,这样我还能有点优势,到时候玩腻了,狠狠一脚踹开,多酷!”陈思笑着说。

    众人一阵大笑。

    “确实是很酷!”就在这时,服务员领着江宁走了进来。

    江宁因为感觉到了这儿的轻松气氛,情不自禁的接了一句,还对陈思眨了眨眼睛,心里却是暗暗感慨,两年了都,这女人确实一点都没变老,也是一朵奇葩了,还是如当初那么耀眼美貌。

    “哇!江总来了!”众人顿时站了起来惊呼。

    楚河一愣,顿时就扑了上去,已经接近两百斤的体重如一座山一样,蹬蹬蹬的脚步声震得酒店都有些晃悠。

    “你大爷的,没事就玩失踪,再忙回来看看又有什么?”楚河忍不住抱住江宁,在他背上狠狠拍了一下。

    江宁对于楚河的意义是大学的全部意义,也是初入社会的依赖,感情之特殊可想而知。

    江宁褪下了面具,嘿嘿笑着将楚河一把抱了起来,笑道:“现在都像猪一样,看来这几年过得不错!”

    楚河其实看上去不是特别显胖,只是浑身肉比较结实而已,但众人依旧是看着毫不费力就把楚河抱起来的江宁,先是惊异,接着起哄道:“在一起,在一起!”

    楚河慌忙推开江宁,指着一帮员工道:“瞎起哄什么,你们老板娘听到了看不炒你们鱿鱼!”

    楚河说完嬉皮笑脸的看着一个容颜端庄清秀的女人对江宁道:“怎么着,两年没见我都结婚了,你也得加油了,这你嫂子,叫童佳佳。”

    江宁打量了一下,隐约记得好像是公司里早一批的管理,不过心里倒是欣慰,这女人看上去端庄懂事,长得也是不错,跟楚胖子很合适,而且看两人恩爱表情,显然关系也是极为不错的。

    “弟妹,你得小心你们家胖子,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这货就这么没脸皮!”江宁自然不会理会楚胖子自封为的嫂子,反而是笑着开了个玩笑。

    童佳佳笑着说:“江总,你就别欺负我们家胖子了,他可没少讲你以前是怎么欺负他的!”她心里也是极为开心,而且气氛使然,她平时不怎么喜欢热闹的ing格也是有说有笑。

    楚胖子有些得瑟道:“江宁,一直以来跟你一起我都是被女人无视的角se,如今怎么样,总算找到一个无视你的老婆,哈哈哈,真爽!”

    江宁微微一笑,很喜欢这里无拘无束的气氛,就连刚才被沈红玉弄得抑郁的内心都渐渐转好。

    “江总,来晚了,得罚三杯,自罚三杯!”不知道谁起哄,员工顿时随声附和,说来也是奇怪,本来以为江宁现在地位超然,他们都以为自己放不开,但楚胖子带头放开之后,他们就完全的放开了!

    江宁响应民意,果然将一**茅台倒了三杯酒。

    楚胖子吓了一跳,道:“哥们,不要命也不是这样来的,大家跟你开玩笑的,意思下就好了!”

    楚胖子知道江宁这两年之所以消失是因为病情,所以当然不敢让江宁这么喝。

    陈思也一把夺过他酒**道:“没事竟逞能!”江宁来了后她一直都没怎么说话,此时却是忍不住脾气上来了。

    “是啊江总,跟你开玩笑的!”众人这时也纷纷阻拦,江宁这种身份只要是将酒杯沾一沾嘴都算给他们面子了,谁还能真让江宁喝三杯不成。

    童佳佳看着陈思,心里暗暗好笑,道:“陈总不是说不关心人家嘛?怎么这会去夺人酒**!”

    陈思瞪了她一眼,并没有回话,干净漂亮的脸上有些理所当然道:“怎么说都认识几年了,最次也是朋友了,关心朋友怎么了?”

    江宁笑着看陈思说话,等她说完了这才看着大家道:“没办法啊看来是,那就喝一杯!”

    本来是有小杯的,但江宁却用了喝果汁的那种大杯子,一口气灌下了一杯,众人不由拍手叫好!

    江宁却是没半点反应,随意就坐在了陈思身边,他今天确实是想喝醉一次来着,毕竟很久没感觉到这种真实的职场气氛。

    细细打量着陈思,这女人廋了很多,但眉宇间的韵味确实更足,身材笔直修长,即便是坐着,依旧是遮盖不住她身材。

    气氛随着江宁的一杯酒变得热烈了起来。

    不知道谁提议的真心话大冒险,顿时将气氛带入了另一个阶段,虽然问题都不过分,但大家确实是玩疯了。

    楚河也喝的七八分醉了,童佳佳不时的阻拦他继续喝酒。

    “江总,你喜欢不喜欢陈姐!”一个员工大着胆子问玩输了的江宁。

    陈思装作不在意,却是掩饰的喝了一杯啤酒。

    江宁摇了摇头!

    陈思顿时心揪了起来。

    江宁却是这时候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喜欢!”

    陈思却是心里暗暗甜蜜,表面上却是没有丝毫表露,只是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跟一众员工说的很是火热,心里不由感觉很安心顺意,原来所有的借口终归只是借口,她还是很在意从男人嘴中吐出来的那简单几个字。

    这帮人多少知道些分寸,并没人会问太过分的问题让江宁回答,倒是给自己的一些同事问的问题刁钻无比,甚至让一对恋人公然接吻。

    江宁不知道什么时候脑袋也有些发沉,这种感觉最好,什么都不用想太多。

    他心里还是有些纠结沈红玉的那个孩子,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解决才是最好。

    陈思似乎看出他有些心事,不由道:“你们江总也累了,我先送他回去,你们先喝着!”

    江宁微微点了点头。

    楚胖子暧昧的看着陈思道:“理解理解!”

    “死胖子,你想哪去了!”陈思脸上一红,刚才说的话确实是冲动了些。

    众人一阵笑声,自觉的没有跟上去,虽然有心相送,但是不必当两人的灯泡,分寸还是有的。

    “你是刻意没有喝酒,专程送我的吧!”江宁摇了摇头,其实只是头部有些昏沉而已,离醉的距离还有些远,其实就算陈思不说,他也绝对不会喝醉的,他现在身份特殊,需要时刻保持清醒状态,因为他太清楚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

    “想得美吧!”陈思白了他一眼,接着关心道:“没什么事情吧!”

    江宁随意进洗手间先洗了把脸,然后才笑着摇头道:“你看我能有什么事情!”

    “没事更好,你自己回去吧,我连送都不用送了!”

    江宁自然不是傻子,随意拉住她的手,陈思的手依旧柔软修长白皙,摸着很舒服。

    “都出来了,不送也得送!”

    “太霸道了吧!”

    “霸道,还有更霸道的!”江宁笑了笑,忽然抱住了陈思,紧紧的,让陈思先是感觉一慌,接着才左右看了看着急道:“发什么神经,这儿是酒店走廊,很多人的。”

    “也是,得找个房间!那咱赶紧走吧!!”他话里意思很是明确,让陈思顿时心跳加速,并没有反对,反而是心里隐约期待,两年,对于一个熟透了的女人实在是太过漫长了,特别是跟江宁不止有一次交集的陈思。

    江宁并没有开自己的车子,坐上了陈思的车子任由陈思开去哪里。

    他坐在副驾驶席上,随意躺在了陈思圆润修长的大腿上,脑袋虽然发沉,但感觉极为舒服。

    陈思虽然穿的不是大少,但也紧紧一个衬衣而已,被江宁呼吸的温度扑在小腹上,顿时浑身感觉都热了起来,极度不安分,而且更让陈思受不了的是她浑身隐约已经有了些反应,身下有些a意,生恐江宁不老实的时候发现了。

    d*^_^*w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