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雷雨夜
    这般漆黑的夜,这般的绝世美人就在身边,在**与**不如之间,李牧选择了做**,伸出**之爪覆盖在那身边的丰盈之上。

    可是转瞬间就听到唐惜恩的怒喝和一股强大的电击瞬间袭遍全身,忍不住惨叫出声。

    “你再敢乱来,别怪我不客气。”唐惜恩举了举手中的电击棒,随着她的手指按下形状,上面发出霹雳啪啦的声音,还有一些电光火花。

    “你这女人,怎么什么时候身上都带着电击棒?”李牧苦笑道。

    “那是因为世上的男人都是像你一样的**,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再敢乱来,就不是电一下那么简单了。”唐惜恩冷声道。

    李牧沉默下来,房间又陷入了黑暗中,唐惜恩还有些忐忑,紧握着电击棒不敢入睡,等了一会儿见李牧没再有什么不轨的举动,这才松了一口气。

    轰隆隆!

    雷电通明,树枝摇晃的影子映在屋里像是乱舞的妖魔一般,唐惜恩惊叫一声,一下子转身抱住李牧,害怕的卷曲在他身上。

    “不要害怕,有我在。”李牧伸手去搂住唐惜恩的细腰,只是才刚刚搂住,就顿时感觉身上一阵电流通过,再次惨叫出声。

    “你给我老实一点。”唐惜恩抱着李牧咬着嘴唇说道。

    “唐总监,你太过分了,为什么你可以动我,我却不能动你。”李牧大声的抗议。

    “少废话,你不怕被电就碰我试试看。”唐惜恩抱着李牧,身子有些颤抖的说道。

    感受着唐惜恩身上的女人香,还有那丰满柔软的身体,想象对方现在的模样,却不敢乱动,李牧真是又悲又喜。

    唐惜恩似乎非常害怕打雷,每次雷声一响,唐惜恩就越发的抱紧李牧,身体也颤抖的厉害。

    “你怎么这么害怕打雷?”李牧觉得唐惜恩有些不对劲,一般女人虽然害怕打雷,也不会害怕到这种程度。

    “我父母死讯传回来的那个晚上,就是这样一个停电的雷雨夜,我一个人在家里,躲在床上,觉得好害怕,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唐惜恩喃喃说着,连声音似乎都在颤抖着。

    李牧微微一怔,虽然看不见唐惜恩现在的模样,可是那在他怀里如猫咪一般瑟瑟发抖的身体,却让人忍不住生起怜爱之意。

    本来心中产生的各种绮丽幻象,也被这怜爱之意所代替,轻轻揽住唐惜恩的肩膀,温柔地说道:“有我在身边,你就安心……啊……”

    李牧又惨遭电击,唐惜恩声音轻颤的说道:“你别以为可以趁机占我的便宜,我才不需要你们这些臭男人可怜……我……”

    “啪!”李牧翻身压住唐惜恩,制肘住她拿着电击棒的手臂,李牧虽然不怎么锻炼,毕竟还是一个男人,力气也不是唐惜恩能够抵挡的,更何况唐惜恩现在还处在心理阴影的状况下,根本不是李牧的对手,在黑暗中纠缠了几下,就被李牧夺过了电击棒。

    “我真想硬上你,你真以为这东西有用吗?”李牧说了一句,直接把电击棒丢到地上,把因为心理阴影,再加上现在发生的情况而恐惧到了极点的唐惜恩抱入怀里,在她耳边柔声说道:“不要害怕,安心的睡觉吧。”

    唐惜恩开始的时候身体颤抖的厉害,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的颤抖渐渐平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李牧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因为爬山实在太累的李牧,没多久也进入了梦乡,等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有晨光照射了进来,山里的空气带着草木泥土的味道,显得格外清新。

    李牧低头去看,看到唐惜恩似八爪鱿鱼一般缠在他身上,波浪般的黑色长发映衬的皮肤雪白滑嫩,闭着的眼睛上面天生的长睫毛十分好看,在秀发衬托下脸部曲线完美的让人无法移开眼睛,小巧挺翘的琼鼻下面,是一张诱人的红色美唇。

    目光再往下移,衬衫也许是因为昨天与李牧的纠缠,上面的两颗钮扣都崩开了,露出两个雪白浑圆,又细嫩到了极点的伟大半球,看的李牧眼睛都直了。

    如此诱人的尤物在怀里,李牧这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哪里忍受的住,低下头轻轻在那红唇上面轻吻了一下,然后是优美的下巴,粉嫩似天鹅般优美的颈子,再往下落在了那嫩白的惊人的半球之上,那种似乎要埋入棉花团中似的触感,让李牧情不自禁的用力吮吸了几下,伸手想要把阻挡着他继续往下探索的衬衣解开。

    “不要得寸进尺。”唐惜恩闭着眼睛说道。

    李牧顿了一下,可是美食当前,又是早上男人血气最旺盛的时候,哪里说停就停的下来,大手一挑,又弄开了唐惜衬衣上的一粒扣子,然后大手滑进了**里面,一手握住了一团滑嫩细腻的大白兔。

    唐惜恩顿时睁开眼睛,想要挣扎起来,李牧却一下子吻住了唐惜恩刚刚仰起的小嘴,贪婪的吮吸着那香嫩软滑的红唇。

    唐惜恩开始还挣扎着想要推开李牧,可是被李牧攻破了牙关,吸住了小舌头之后,整个人就软了下来,一只手也柔柔的搂着李牧的背,有些忘我的回应着李牧的吻。

    李牧一手揉捏那极品滑嫩软弹的大白兔,一边贪婪的吻着唐惜恩,几乎要把唐惜恩吻的透不过气来,小鼻子里面也传出**的奇异声音。

    放过唐惜恩的小嘴,李牧想要含、住那被大手玩弄的大白兔,可是却突然惨叫一声,整个人都猛的缩成一团,像是虾子一样。

    唐惜恩一手抓着李牧的两个小伙伴,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痛的直冒冷汗的李牧:“便宜占够了没有?”

    “唐总临,唐大姐,唐女王,放我一马吧,我再也不敢了。”小伙伴被当成了人质,是个男人都没有抵抗能力,李牧只能求饶。

    “我要是那么容易就被男人弄上手,也轮不到你在这里欺负我了。”唐惜恩放开李牧的小伙伴,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道:“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当是对你昨晚的奖励,你不许对任何人说,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唐惜恩不是一个会给男人机会的女人,昨天晚上竟然会有雷雨,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否则她就算死也不可能让李牧有机会占有她,可是因为她的心理阴影,昨晚李牧确实有机会占有她,可是李牧的举动,让唐惜恩心中生出些许异样的感觉,所以刚才才会让李牧占了那么多的便宜,否则以她的性格,李牧亲她第一下的时候,她就已经被惊醒了,也不可能让李牧做出接下来的那些事。

    如果昨晚李牧真的强行占有了唐惜恩,以唐惜恩的性格绝不会破罐破摔,也不会忍气吞生,必然会和李牧鱼死网破,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李牧和唐惜恩走出木屋,站在山顶打量四周,根本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别说吕老爷子,连熊孩子都没有半个。

    “我们现在怎么办?”李牧问道。

    “看来吕老爷子应该是出门了,我们先下山把这手铐弄开,再去找吕蒙问清楚老爷子去了哪里。”唐惜恩说道。

    两人下了山,问了不少人,终于找到了一个锁匠的电话,打电话请那锁匠过来帮他们开锁,那锁匠大爷一边开锁一边还教育李牧和唐惜恩:“现在年轻人,就爱乱玩,好好的不行吗?非要玩那些花样,连手铐都敢用,那像我们以前,处对象的时候,连拉个手都不敢,结婚前都没有亲过嘴。”

    李牧和唐惜恩都有些尴尬,终于打开了手铐,送走了那位锁匠大爷,两人才松了一口气,没有那么尴尬了。

    再次来到宝方堂,这次不仅见到了吕蒙,还见到了吕蒙的爷爷吕老爷子,原来他昨天就已经到城里来了,并没有在山上,李牧和唐惜恩正巧没有碰上。

    开始的时候,吕老爷子见到唐惜恩还挺高兴,毕竟是亲戚关系,吕老爷子还热情的招待了唐惜恩和李牧,可是当唐惜恩说出自己想请吕蒙去整容医院工作的时候,吕老爷子顿时火冒三丈的拿着扫把,把唐惜恩和李牧赶了出去。

    “对不起,我爷爷他脾气不好,你们还是快回去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好几个医院的人都被我爷爷给赶走了。”吕蒙送两人离开,苦笑着说道。

    “没关系,其实是我们不好,气到了爷爷,你快回去看看爷爷吧,他老人家年纪大了,别出了什么事情。”唐惜恩说道。

    吕蒙笑道:“他老人家虽然已经八十出头了,不过身体比一般的小伙子还强,没有事情的。”

    唐惜恩有些失望的离开,这一次恐怕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吕老爷子看起来是铁了心要让吕蒙留在古城里面继承宝方堂。

    “惜恩,如果我能够说服吕蒙,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一直在旁边沉思着没有出声的李牧突然开口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