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性的折磨
    第三章性的折磨

    所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几个月的假期一晃就过去了。少华接到他所在大学

    的通知,叫他急速回校,准备被派遣到苏联去学习。我们只得依依不舍地匆匆惜别

    ,几个月间频繁的心灵与肉体的相濡以沫,不用说当时我们是多么的难舍难分。我

    们指天誓地、海约山盟,相期在不久再重逢,缔结百年之好。

    我也到了开学的时候,只好回了体育学院。之后,我们鸿雁不断,诉不尽相思

    之情。每次来信他都一再要我安心等他回来,重温旧梦。但是尽管纸短信长、情真

    意切,他信上热烈的言语虽然能安慰我的心,却满足不了我的肉体。我当时正处在

    十八岁的妙龄,又是精力旺盛的年代,是青春年少有血有肉的女人,在尝到性交和

    淫欲的甜头以后,我对性的渴求便一发不可遏止。我的阴部向往的可不是他的书信

    ,而是他那根强硬粗大的阴茎的激烈冲刺。多么希望他能够马上回到我身边,再给

    我一轮让我发狂的性的满足啊!

    每当我想到这里,我的阴户就禁不住激烈地热痒。真难以忍受这煎熬的时光啊!

    可能我这种感觉也是每个少女青春期对性的急切需求的正常表现吧,这种忍受

    可真不是个滋味啊!

    真想和我表哥少华见上一面,用他强壮的身体来温暖我,用那有力的双臂拥抱

    我,再用他那铁棒似的阴茎使劲地再插进我发痒的阴道几下,也想用我的舌头来尝

    一下他特有的口水,让他在我细嫩的双乳上吻个够,让他的大手在我光滑白嫩的美

    臀上抚摸不停。

    在这些日子里,我每天晚上都难以成眠,使我胡想一通忍受着性的饥饿,由于

    性的刺激,渐渐的觉着我的阴道里发干,有时多么想能有一个小伙子快来进攻我这

    无人开耕的“荒草地”呀,让我亲口尝几滴那奶露般的精液。

    我自已不止一回的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自我欣赏我那雪白娇嫩的肉体,和抚

    摸我那可怜巴巴的没人爱抚的紧闭着双唇的阴户。

    我躺在床上,把两条大腿分开,用手摸着那肥嫩丰满的阴户,性,动时,我就

    用两个手指插进阴道里,来回抽送,磨擦着那狂痒的阴道。不一会儿就会流出很多

    白水来,就这样来解脱性的需要。

    有时性欲很强烈,阴蒂充血涨得一鼓一鼓的跳动,我就把那流出来的阴水吃了

    ,也尝一下他爱吃的东西,果然不差,但是达到的美妙还是不如用那阴茎抽插的过

    瘾,没办法,只能用这办法来满足我这里。

    也没什么欢乐,性欲也达不到高峰。

    这个时候,我多么盼望表哥少华能马上回来呀,我实在受不了这性的折磨。

    有时便把床单卷成卷。使劲搂抱着,磨擦着发痒的阴户,刺激着阴唇不住张合

    ,使那盖在阴毛下面,阴道中间的阴蒂突突跳动,再让那阴水发泄出来。

    当时要是有个小伙子理解我的话,那会有多美呀,有时我的性交欲望使我难受

    得要命,就将我那羽毛球拍的握把插入里面猛搅。

    想起这些事情我也是发笑,可差不多每个少女也都有过类似的体验吧?

    总之,这也算是我少女时的青春史吧!也是一个少女为满足性要求所经过的一

    个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