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孟文淞和安晓兰母女俩同时做爱,两个女人怀孕了
    大约过了10分钟,孟文淞终于射光了最后一滴精液,他将大阴茎慢慢的从安晓兰的阴道里抽出,此时,他的整个大阴茎杆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还有安晓兰阴道里的阴液,他心满意足地仰面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的大阴茎依然高高的勃起,直直的对着天花板,而且还在不断地抽动着。安晓兰也仰面躺在床上,她依然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她紧紧的夹住双腿,生怕阴道里的精液流淌出来似的。

    突然,孟文淞听见房门一响,只见房门被推开了,他惊讶地看见罗欣欣溜进来,他惊慌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安晓兰,只见安晓兰依然赤身裸体地侧躺在床上,她的脸背对着房门,她似乎已经睡着了,然而,孟文淞知道她肯定在假装睡觉。孟文淞扭过头来,惊慌失措地望着罗欣欣,他不知道罗欣欣看到她母亲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男人身边,她作何感想。

    罗欣欣旁若无人地走到双人床边,她一下子脱掉了睡衣,一瞬间,她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孟文淞的面前,孟文淞惊讶地望着罗欣欣,只见她赤裸着身子爬上了床,躺在他的身边,此时,孟文淞夹在两个赤身裸体的大美人儿中间,"欣欣……,你!"孟文淞小声地说,他的脸上露出痛苦的尴尬表情。

    "嘘……!"罗欣欣小声地嘘了一声,她示意孟文淞不要吭声,她伸出雪白而细嫩的胳膊搂住了孟文淞,她似乎并不在乎孟文淞的惊慌和恐惧。罗欣欣调整一下姿势,她将赤裸的大腿根部顶在孟文淞的大阴茎上,不一会儿,孟文淞的大阴茎又重新勃起了,紧紧的顶在罗欣欣大腿根部隆起下端的沟槽里。

    此时,安晓兰赤身裸体地侧躺在床上,她的后背对着孟文淞,她闪烁着漂亮的大眼睛,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淫笑,她竖起耳朵听见女儿罗欣欣正在跟孟文淞尽情地接吻,她透过墙上的镜子静静地观察着女儿罗欣欣和孟文淞的一举一动,当她看到女儿罗欣欣仰面躺在床上,用力分开双腿,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一下子插入了女儿罗欣欣的阴道里,安晓兰赶紧转过身来,她假装生气的盯着孟文淞和女儿罗欣欣大腿根部,她看见,孟文淞已经将大部分大阴茎杆插入了女儿罗欣欣的阴道里,他那一对鸡蛋般大的睾丸,贴在女儿罗欣欣两片细嫩的大阴唇上。

    安晓兰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狠狠的盯着孟文淞的眼睛,然而,她却语气柔和的说,"文淞,我女儿是一位年仅16岁的少女,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她呢?"

    "晓兰,我……!我……!"孟文淞涨得满脸通红,他憋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是的,他竟然当着女孩儿母亲的面跟女孩儿做爱,他还说什么呢,他本想将大阴茎从罗欣欣那细嫩的阴道里抽出,然而,罗欣欣却用两条雪白而修长的大腿,紧紧地缠住他的腰,让他根本无法抽出大阴茎。

    "欣欣,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今天晚上我跟文淞在一起,明天晚上才轮到你。"安晓有些抱怨地说。接着,她伸出小手一把扣住了孟文淞那已经插入罗欣欣阴道里的大阴茎,她试图将孟文淞的大阴茎从女儿的阴道里拔出来。然而,罗欣欣却用两条大腿紧紧的夹住孟文淞的腰,让他动弹不得。

    "妈,我实在克制不住了,我太想跟文淞做爱了!"罗欣欣兴奋地说。

    "女儿,那好吧,让我们母女俩一起跟孟文淞做爱!"安晓兰笑眯眯地说,她狠狠的掐了一下孟文淞的大阴茎,此时,孟文淞再也克制不住了,他将一股精液射进了罗欣欣那细嫩的小阴道里。

    "好了,该轮到我了!"安晓兰兴奋地说,孟文淞扭头一看,只见安晓兰赤身裸体的仰面躺在床上,她用力分开双腿,她大腿根部那梦幻般女性生殖器毫无顾忌地展现在他的面前,她的阴道口里微微流出乳白色的精液,那时孟文淞刚刚射进她阴道里的精液。

    过了一会儿,孟文淞终于挣脱了罗欣欣的纠缠,他挪动一下赤裸的身子,他毫不犹豫地将大阴茎插入了安晓兰的阴道里,他的大阴茎快速的在安晓兰的阴道里插入拔出,接着,他又深深的将大阴茎插入罗欣欣那细嫩的小阴道里。他交替与母女俩尽情地做爱,此时的孟文淞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竟然能同时跟母女俩发生性关系。

    从此以后,孟文淞搬进了别墅,白天,他经营保镖公司,而夜晚,他跟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睡在一张床上,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跟安晓兰母女俩交替做爱。

    一年后,安晓兰怀孕了,孩子当然是孟文淞的,九月后,安晓兰顺利生下来一个男孩儿。

    一晃又过去的两年,罗欣欣已经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19岁的少女。这一年,罗欣欣也怀孕了,孩子的父亲当然也是孟文淞的,她就像她妈妈当年19岁怀孕一样。三个月后,罗欣欣地小肚子慢慢的隆起,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一位怀孕的女孩儿。就在这一年的冬天,罗欣欣也顺利地生下来一个女孩儿,作为父亲的孟文淞既感到高兴又感到尴尬,他望着安晓兰和罗欣欣怀里的孩子,他不知道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也许没有人能够搞得清楚。

    第二年春天,孟文淞带着安晓兰和罗欣欣,以及她们俩所生的孩子,静悄悄地离开了这个国家,没有人知道他们去那儿了,有人说他们去了美国,有人说他们去了加拿大,没人说得清楚。正如孟文淞的困惑一样,他跟母女俩发生了性关系,而母女俩都怀孕生下一个孩子,他永远也搞不清楚,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