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罗英豪被贩毒分子杀害了
    第二天早晨,当孟文淞醒来的时候,他发现罗欣欣依然赤身裸体地睡在他的身边,她那一对小巧玲珑的雪白色乳房高高挺立着,她看起来是那么温柔漂亮,就像一位真正的睡美人。孟文淞蹑手蹑脚地掀开被单,他轻轻地分开了罗欣欣两条雪白而修长的大腿,看见罗欣欣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而她的阴道里也灌满了乳白色的精液,而且还在不断地向外流淌精液,她的两片细嫩的大阴唇上胡乱地沾着几根阴毛,孟文淞知道,那是他跟罗欣欣做爱时留下来的,这充分证明了他们俩曾经疯狂地做爱过。

    孟文淞呆呆的盯着罗欣欣那已经被精液灌满的小阴道口,一瞬间,他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负罪感,"我真是一个畜生,我竟然强奸了一位年仅16岁的漂亮少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孟文淞忏悔地想着,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他准备去洗澡,当他走过安晓兰卧室的门口的时候,他看到房门紧闭着,他断安晓兰正在熟睡,于是他放心大胆地钻进了盥洗室里的浴室里,痛痛快快地洗澡。

    当孟文淞洗完澡,正准备走出浴室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孟文淞赶紧围上大毛巾推开了浴室的房门,只见安晓兰正站在浴室门口痴情的望着他,"早上好,文淞。"安晓兰微笑着说,她走到了孟文淞的面前,她扑进了孟文淞的怀里。

    "噢……,早上好,晓兰。"孟文淞赶紧回答,他没有拒绝安晓兰的热情,而是紧紧地搂住安晓兰的细腰,他能够感觉到安晓兰那丰满的乳房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两个人亲热地接吻。

    "文淞,你昨天晚上睡得好吗?"安晓兰话里有话地问道,伸出小手掀开孟文淞的大毛巾,一把抓住了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

    "噢……,什么?噢……,睡得很好!"孟文淞结结巴巴地回答道,他的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他不仅仅是因为安晓兰正在掐他的大阴茎,还有,他害怕安晓兰知道他昨天晚上跟她女儿疯狂地做爱了,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就升起一股恐惧感,他的大阴茎也情不自禁地勃起了。

    "文淞,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安晓兰亲吻了一下孟文淞的面颊,她转身离开了盥洗室,孟文淞挺着高高勃起大阴茎,茫然地望着安晓兰离开的背影,他看到安晓兰走过罗欣欣卧室的时候,她停住脚步迟疑了片刻,然后,她继续向楼梯走去,孟文淞紧张得心怦怦狂跳,他知道罗欣欣根本不在她的卧室里,而是正赤身裸体的睡在他的床上,而且她那细嫩的小阴道里灌满了他的精液。当安晓兰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忽然转身返回到孟文淞的身边,她意味深长地对孟文淞说,"文淞,请你叫我女儿来吃早饭。……,另外,孟文淞,我要提醒你,她还是一位16岁的少女,不要对她太疯狂了,不过,请你放心,我已经偷偷给她吃避孕药了。"安晓兰说完,她竟然咯咯地笑起来。

    孟文淞张着大嘴望着安晓兰离开的背影,他竟然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感到疑惑,安晓兰怎么知道她女儿正赤身裸体的睡在她的床上,而且她女儿阴道里已经灌满了他的精液,作为母亲,安晓兰似乎早就知道她女儿罗欣欣要跟孟文淞发生性关系,所以在前一天,偷偷地给她吃了避孕药。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沮丧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太疯狂了。

    当孟文淞走到别墅外面回廊的时候,他看见安晓兰正坐在餐桌旁吃早餐,夏天的清晨阳光明媚,空气格外清新,一阵阵微风的吹拂着院子里了花草。孟文淞凑到安晓兰的身边,他坐到了安晓兰对面的椅子上,他尴尬地向安晓兰笑了笑,只见安晓兰正假装生气的望着他,然后,安晓兰扑哧一笑,她妩媚地向孟文淞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过了一会儿,罗欣欣睡眼惺松,从别墅里走出来。

    "早上好……,"罗欣欣心不在焉地说,她穿着一件昨天晚上穿的那件大衬衫,大衬衫的下沿勉强遮住她的大腿根部,很显然,她没有穿任何内衣,而是赤身裸体着,她头发凌乱的扎在脑后,她并没有化妆。罗欣欣走到餐桌旁,她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孟文淞惊讶地看见,她大腿根部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完全露出来了,更让孟文淞感到尴尬的是,罗欣欣的女性生殖器上,甚至大腿内侧上都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这一切都证明了,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女,昨天晚上曾经跟男人疯狂做爱我。

    孟文淞偷偷地瞥了一眼安晓兰,只见安晓兰正在盯着女儿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很显然,她也看到了女儿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然后,安晓兰抬起头狠狠瞪了一眼孟文淞,接着,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淫笑。孟文淞紧张得心怦怦狂跳,他猜不透这母女俩内心里的真实想法。

    这时候,罗欣欣回到别墅里去取饮料,安晓兰凑到孟文淞跟前,假装生气地对他说,"文淞,你太狠了,我女儿还是一位16岁的少女,你就将那么多的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如果她怀孕了,我肯定饶不了你。"说完,安晓兰咯咯地笑了起来,"女人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喜欢的男人做爱。"

    过了一会儿,罗欣欣重新回到餐桌旁,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天来。她们决定趁着今天晴朗的天气,去看望罗英豪。自从罗英豪十多天前离开别墅以后,他再也没有回到过别墅,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都十分思念他。孟文淞觉得母女俩的决定是好主意,他也想看望罗英豪,另一方面,他已经紧害怕了单独跟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单独在一起了,他们商定上午九点钟出发。

    正当孟文淞携带枪支准备离开别墅去看望罗英豪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响起了,孟文淞赶紧冲进客厅,他看见安晓兰正在接电话,然而,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安晓兰吓得面色苍白,她快要哭出来了,她那柔弱的身子摇摇晃晃,孟文淞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他一把抱住安晓兰,将她抱到长沙发上,电话垂在桌子旁,话筒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忙音,很显然,电话已经被挂断了,"晓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孟文淞焦急地问。

    "他们……,他们说,罗英豪遭到了袭击,当时,罗英豪正在办公室里,突然,窗外传来了一声枪响,他的保镖冲进去一看,只见罗英豪的胸膛中的一枪,于是,他们赶紧将他送进医院。"安晓兰呜咽地说,眼泪夺眶而出。

    "好吧,让我们快点去看罗英豪,欣欣,快点!"孟文淞急切地说。

    三个人火速来到医院,他们直奔罗英豪的房间,他们看见医生都阴沉着脸,进进出出地忙碌着。"罗英豪怎么样?"安晓兰用颤抖的声音问。一位医生慢慢的摇了摇头说,"情况不好,罗英豪的枪伤很重,不过,他的意思很清醒。"

    这时候,罗英豪的一位保镖走过来向他们介绍情况,"其实,罗老板早就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了,三天前,罗老板雇用了一批杀手,已经对贩毒集团的头目先下手了,当时他就认定,贩毒集团的同伙肯定会来报复他,不过,他并不畏惧,他已经做好了跟贩毒集团的同伙同归于尽的思想准备了。"

    "噢,这……,他为什么要这样呢?"安晓兰和罗欣欣几乎同时大声地问,然后,她们母女俩抱头痛哭。孟文淞无助地站在母女俩的身边,他试图安慰母女俩,然而他自己的眼泪也禁不住流下来。

    "我们能看他吗?"安晓兰擦了擦眼泪对医生说。

    "当然可以,他现在意识很清醒。"医生回答道。

    三个人冲进了房间,他们一进屋就看见罗英豪躺在床上,他带着氧气罩紧闭双眼面色苍白。安晓兰和罗欣欣冲到床前,紧紧抓住罗英豪的手,孟文淞站在母女俩的身后,忧伤地望着罗英豪。罗英豪缓慢地睁开疲惫的双眼,他吃力地跟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说话,她们母女俩紧紧地抓住罗英豪的手不放,一字一句地听着他的话。

    这时候,罗英豪对安晓兰母女俩说,"你们俩先回避一下,我想单独跟文淞说一些事情。"安晓兰和罗欣欣静静地退出了房间。

    "文淞,请坐。"罗英豪艰难地说。

    "罗老板,我在这儿!"孟文淞坐到了罗英豪的身边,他紧紧地抓住罗英豪的手,他忧伤地望着罗英豪,幸好,罗英豪的意识还十分清醒。

    "文淞,你认识一位名叫张妮芬的漂亮女郎吗?"罗英豪吃力地说,孟文淞面有难色的望着我罗英豪,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被杀害了!"罗英豪说。

    "什么!为什么?"孟文淞惊讶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是那伙贩毒集团会计的老婆,我的线人说她走漏了谋杀计划,贩毒集团雇用的杀手损失惨重,所以他们就把那位漂亮的女郎杀害了。"罗英豪停顿了片刻,继续说,"我听说,她被杀害的时候还怀有身孕,孩子不是她丈夫的,那伙人拼命折磨她,她就是不肯说孩子父亲的名字,她只是说,她在外面跟别的男人一夜情时,不小心怀孕的,嗨,真是可惜啊!"

    孟文淞听完罗英豪的叙述,他已经是泪流满面了,他知道张妮芬肚子里孩子肯定是他的,然而,张妮芬始终咬紧牙关,不肯说出他的名字,这足以证明,张妮芬已经深深爱上他了,孟文淞觉得,他从内心里对不起张妮芬。

    "文淞……,我……,我要再次感谢你。"罗英豪喘着气说。

    "罗老板,你用不着感谢我!"孟文淞说完,他感到一阵惭愧,他没有勇气将这几天来,他跟安晓兰和罗欣欣干得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告诉罗英豪。

    "文淞,你……,你可能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你救了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罗英豪艰难地说。

    "噢,我……,我不应该干那些事情。"孟文淞小声地说,他实在没有勇气说出那些难以启齿事情,也许现在,罗欣欣的阴道里还灌满他的精液呢,一想到这些,孟文淞惭愧地低下了头。

    罗英豪一把扯下氧气罩艰难地说,"我……,其实,我早就安排好了,我让你住在别墅里,而我却主动回避,不住在别墅里,我知道,你肯定会跟安晓兰发生性关系。"

    "什么?"孟文淞不敢相信他的耳朵,他以为罗英豪说错话了。

    "这是……唯一能够救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的办法。我已经先下手杀掉了贩毒集团的头目,我敢肯定他们会来报复的,我知道只有你才会真心真意地保护安晓兰和罗欣欣。"罗英豪艰难地说,孟文淞没有完整的听清他的话,不过他已经明白了罗英豪的意识。

    "文淞,我最担心的就是我女儿罗欣欣,她……,她太像她的母亲了,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估计她肯定已经跟你发生了性关系,文淞,你一定要向我保证一件事情。"罗英豪艰难地说。

    "我想你保证,不论什么事情,我一定做到。"孟文淞坚定地说。

    "文淞,请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晓兰和欣欣,千万不要离开她们母女俩,我唯一信任的人就是你,我知道,她们母女俩需要一个男人陪伴在身边,而你是最佳人选,……,等一切事情结束以后,请你带她们母女俩远走高飞。文淞,你一定要向我保证。"罗英豪艰难地说。

    "罗英豪老板,请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一定会照顾好晓兰和欣欣的。"孟文淞说完,两行热泪从他的眼眶里滚落出来。他看见罗英豪艰难地重新戴上氧气罩,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孟文淞赶紧冲出房间,招呼安晓兰和罗欣欣,安晓兰冲到床前摇晃着罗英豪的胳膊,罗英豪慢慢的睁开眼睛,他对安晓兰说,"你要像妻子一样好好对待文淞,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好人……。"说完,罗英豪闭上了眼睛。安晓兰、罗欣欣和孟文淞三个人放声大哭。

    半年后,一切都似乎恢复了平静,孟文淞遵守了他的诺言,他住在别墅里,尽心尽责的保护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安晓兰和罗欣欣也从悲伤中摆脱出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半年中,孟文淞竭力克制住跟母女俩发生性关系,可是,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却显得越来越烦躁,她们母女俩开始时不时的纠缠孟文淞,想跟他发生性关系,这对孟文淞来说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于是,他决定搬出别墅,然而,他又不想违背自己的诺言,他应该悉心呵护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他陷入了进退两难之中,他知道他夹在母女俩之间,早晚会出他不愿看到的事情。

    一个安静的下午,孟文淞终于下定决心离开别墅了,他正在卧室里收拾行李,安晓兰来到二楼,她轻轻地敲了敲孟文淞卧室的房门,然后钻进了卧室。孟文淞抬起头瞥了一眼安晓兰,他淡淡地向她一笑,他当然明白安晓兰是来做什么的。

    "文淞,求求你,千万不要离开我们母女俩。"安晓兰央求道,她迅速关上了房门,然后她坐到床边上,她一把拉住了孟文淞的大手。

    "晓兰,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孟文淞支支吾吾地说,他坐到了安晓兰的身边,"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悉心呵护你和欣欣的,但是……,但是,我不知道,如果我继续住在你家里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向你保证,你和欣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但是……,我对你们母女俩干了那些蠢事。"

    "不,文淞,你没有做蠢事,实际上,你是在帮助我们母女俩……"安晓兰停顿了片刻,她深情地望着孟文淞,继续说,"我承认,我是一个性欲特别强烈的女人,我需要跟男人做爱来满足我的欲望,然而,我又不想到外面找陌生男人,所以,我只好跟你发生性关系。文淞,谢谢你满足了我的欲望。"安晓兰说完,她的眼眶里流出了两行热泪。"文淞,求求你,跟我们母女俩住在一起,我们需要你的保护,还有……"安晓兰恳求道,她没有说出后半句话,她和女儿罗欣欣都渴望跟孟文淞做爱,她一下子扑进了孟文淞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但是……,但是……,我不能同时选择你们母女俩……,"孟文淞面有难色地说,他没有勇气说出后面的话,他无法想象自己竟然同时跟母女俩发生性关系。

    "文淞,你不用选择我们母女俩,你只要把我们母女俩当成你的好朋友就可以了……,"安晓兰打断了孟文淞的话说,说完,她将身子紧紧地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她搂住孟文淞的脖子,她探出头尽情地亲吻着孟文淞的脸颊。一瞬间,孟文淞的性冲动已经压倒了他的负罪感,他兴奋地哼了一声,两个人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安晓兰将舌头伸进了情人孟文淞的嘴里。

    过了一会儿,安晓兰推开孟文淞,她拉着孟文淞走出了房间,直奔她自己的卧室,孟文淞兴奋地跟在她的身后,他当然明白这位漂亮的少妇想要做什么。两个人刚一进安晓兰的卧室,安晓兰就把房门关上了,然后,她迫不及待地解开了孟文淞衬衫上的钮扣,孟文淞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阻止她。安晓兰迅速脱掉了孟文淞的衬衫,她伏下身子跪在孟文淞的面前,她拉开孟文淞裤子上的拉链,然后解开裤子上的皮带,孟文淞的裤子滑落到地板上,紧接着,安晓兰迫不及待地一把扯下孟文淞的内裤,他的内裤也滑落到地板上,此时,孟文淞的硕大无比的大阴茎高高勃起在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妇面前,他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安晓兰的面前。安晓兰抬起头深情地望着她的情人孟文淞,她的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她没有说一个字,就伸出小手一把抓住了孟文淞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还没等孟文淞反应过来,安晓兰就张开大嘴,将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

    安晓兰一边兴奋地哼哼着,一边尽情地吸吮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她用一只小手紧紧地抓住孟文淞粗大的阴茎杆,用另一只手揉捏着孟文淞那鸡蛋般大的睾丸,"噢,我太渴望吸吮你的大鸡巴啦!"孟文淞紧闭着双眼,她尽情地体验着从他的大阴茎头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过了一会儿,孟文淞兴奋得两腿开始发颤,他向后退一步,重重地一屁股坐在双人床上,而安晓兰紧紧地咬住孟文淞的大阴茎头不放,她也跟着靠到了床边。

    孟文淞伸出双手捧住安晓兰的头,他抚摸着安晓兰的一头秀发,他静静地望着安晓兰那张兴奋而漂亮的脸蛋儿,他的大阴茎慢慢的在安晓兰的嘴里插入拔出,就像在一个女人的阴道里插入拔出一样。最后,孟文淞快要克制不住射精了,他抱住安晓兰的头,阻止她继续吸吮,他将大阴茎头从安晓兰的嘴里抽出,此时,他的整个大阴茎上粘满了安晓兰的唾液。接着,孟文淞伸出有力的臂膀,将安晓兰抱到了床上,两个人面对面的侧躺在床上,互相深情地凝视着对方,"晓兰……,我爱你。"孟文淞小声地说。

    "噢,噢,文淞,我爱你!"安晓兰轻声地回答,两个人的嘴唇再一次紧紧地贴在一起,他们俩尽情地接吻。

    孟文淞伸出手轻轻地剥光了安晓兰身上的衣服,此时,安晓兰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孟文淞贪婪地望着安晓兰那迷人的女性肉体,他已经不再有任何负罪感了,他觉得他有权利拥有眼前这位漂亮少妇的肉体,他探出头将安晓兰的一个乳头含进了嘴里,他尽情地吸吮着乳头,与此同时,他用另一只手揉捏着安晓兰的另一个雪白而丰满的乳房。

    安晓兰兴奋得哼哼着,她搂住孟文淞的头,将他的头紧紧地贴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她喜欢孟文淞吸吮她的乳头的感觉,然而她更渴望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能够深深插入她的阴道里。她已经整整半年多没有跟男人发生过性关系了,她不想再等待半分钟,"噢,孟文淞,肏我!用力肏我!我太寂寞了!"安晓兰央求道。

    孟文淞没等安晓兰说第二遍,他就一骨碌从床上爬起,他用力分开了安晓兰两条雪白而修长的大腿,他用大手摸索到安晓兰大腿根部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发现安晓兰的两片大阴唇已经被从阴道里流出来的阴液润湿了,孟文淞兴奋得哼了一声,他用手指撑开了安晓兰两片隆起的大阴唇,他将大阴茎头顶在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他的大阴茎头在沟槽里试探性地上下滑动,不一会儿,他的大阴茎头找到了安晓兰那湿漉漉的阴道口,"啊!啊!"孟文淞兴奋得嚎叫了一声,他将臀部向前一挺,一瞬间,他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深深插入了安晓兰的阴道里,他感觉安晓兰的阴道热乎乎的,富有弹性,她的阴道壁紧紧的裹住他的大阴茎杆,有节奏的抽动着。

    孟文淞和安晓兰在床上尽情地做爱,在此之前,尽管他们俩只发生过几次性关系,可是,他们俩的做爱却配合得十分娴熟,就像多年的性伙伴一样,他们俩扭动着赤裸的身子,互相让对方尽可能获得性快乐,不一会儿,孟文淞再也克制不住了,他的大睾丸向上一收缩,他的大阴茎杆猛烈抽动一下,他将一股股炽热的精液,猛烈射进了安晓兰的阴道深处,两个人赤裸的身体紧紧地扭在一起,房间里飘荡着孟文淞精液和安晓兰阴道里流出来的阴液气味,屋子里回荡着他们俩快乐的哼哼声,他们俩在尽情地做爱。

    安晓兰疯狂地跟她的情人孟文淞做爱,她并没有意识到,此时她的女儿正躲在门外偷听。罗欣欣静静地躲在房外,她穿着一件蓬松的半透明睡衣,她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偷听她妈妈跟孟文淞尽情地做爱,此时,一股阴液正在缓缓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她的两片大阴唇,那股阴液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她紧紧地夹住双腿,她摩擦着双腿,竭力抑制从阴道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她真想迫不及待地冲进去跟孟文淞做爱,然而,她知道还没有轮到她,她只能耐心地等待。

    安晓兰兴奋的尖叫了一声,她感觉一阵阵快感从她的阴道里传出辐射到全身,她伸出小手紧紧地扣住孟文淞结实的臀部,孟文淞将大阴茎用力深深插入她的阴道里,安晓兰感觉到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已经插入了她的子宫里,她兴奋得喘着粗气,她在等待孟文淞再一次射精,将精液直接射进她的子宫里,不一会儿,她的子宫茎感觉到孟文淞的大阴茎头猛烈抽动一下,一股炽热的精液直直的射进了她的子宫里,她兴奋得尖叫着,她用两条修长的大腿缠住孟文淞的腰,她渴望孟文淞的大阴茎能够更深的插入她的阴道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