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安晓兰在厨房里跟孟文淞尽情地做爱
    第二天早晨,当孟文淞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他的头对着床尾,床上乱七八糟的,被单和床单皱巴巴的,床单上还留下了一大块润湿的斑迹,他知道那是从安晓兰阴道里流出来的阴液润湿的,整个房间里依然散发着男人的精液和女人阴道里流出来的阴液的味道。孟文淞揉了揉睡眼惺松的眼睛,他扫了一眼卧室,只见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卧室里,却不见了安晓兰的身影,他掀开被子看到他的大阴茎依然高高的勃起,而且还在有节奏的抽动着。他摇了摇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他站在床边上感觉一阵头晕眼花,他赶紧用手扶住床支撑住摇晃的身子,他镇定了片刻,他想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他扭头瞥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他又睡过了头。

    孟文淞洗完澡后,他重新振作起来,他一步步走下楼梯,他闻到了一股股香味儿从厨房里飘出来。此时,他看见安晓兰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地做早餐,然而,他却没看见罗欣欣的身影,也许这小女孩儿依然在睡懒觉。孟文淞看到厨房的窗户上挂上了一条大窗帘,遮住了被打破的玻璃,窗外的微风吹拂着,窗帘微微的随风摆动着。孟文淞站在厨房的门口,静静的凝视着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妇,安晓兰的头发显得有些蓬乱,很显然她还没有来得及梳妆打扮,她穿着一件大衬衫,遮住了她的下身。孟文淞觉得安晓兰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她的身上散发出漂亮女人特有的魅力。

    安晓兰似乎察觉到了身后的孟文淞,她扭头对孟文淞妩媚的一笑说,"文淞,你为什么不坐下,早饭马上就准备好。"孟文淞走进厨房,他静静地坐在安晓兰身后的餐桌旁,他伸出手一下子揽住了安晓兰的细腰,将她揽进怀里,他轻轻的亲吻着安晓兰细嫩的脖子,安晓兰整个身子兴奋地颤抖了一下,她将头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孟文淞感觉他的大阴茎又勃起了,紧紧的顶在安晓兰的屁股上,他不情愿地将安晓兰轻轻地推开,他静静地坐在餐桌旁。

    孟文淞摇了摇头,他竭力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意识到他昨天晚上跟安晓兰疯狂地做爱了,一股莫名的负罪感从他的心底升起,他暗暗的下决心要竭力抵御住安晓兰的性诱惑,还要她那漂亮而性感的女儿的诱惑,然而,孟文淞比谁都清楚他只是在自欺欺人,他已经将一股一股精液射进了安晓兰的阴道里,他已经尽情地玩弄了罗欣欣——这位年仅16岁少女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他根本无法抵御这两位大美人儿的诱惑。孟文淞闭上眼睛胡思乱想,他觉得也许在三年前,他早就爱上了漂亮而迷人的安晓兰,不然的话他不会尽情地跟安晓兰发生性关系,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然而,孟文淞转念一想,他跟罗欣欣又是怎么回事呢?他玩弄了一位年仅16岁漂亮少女的屄,难道他也是出于爱情吗?他只是在寻找借口,为自己解脱罢了。孟文淞知道他作为一个男人,他根本无法抵御一位少女肉体的诱惑,这一切也许都是因为罗欣欣年幼无知的缘故,然而他却是一位成年人,他不应该玩弄罗欣欣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他知道,如果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迟早会跟罗欣欣发生性关系的,他无法想象自己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深深插入罗欣欣那细嫩的阴道里的情景,他甚至怀疑罗欣欣的小阴道是否能够容得下他的大阴茎,但是不管怎么样,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尴尬。

    "噢,欣欣哪儿去了?"孟文淞没话找话地问。

    "她跟朋友上街去了,她昨天跟你提起过,你可能忘记了。"安晓兰轻声地说,她端上来一盘美味可口的菜,摆在孟文淞的面前,接受,她给孟文淞斟满了一杯咖啡。,

    "噢,对不起,我给忘记了。"孟文淞懊悔的说,他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美可口的菜肴,他呆呆的盯着黑褐色的咖啡发呆,心里盘算着罗欣欣那位漂亮的少女,"她的男朋友跟她一起去了吗?"孟文淞焦急地问。

    "我想她的男朋友并没有陪同她一起去上街,罗欣欣穿得一件浅黄色的超短裙出去的,她并不像去约会的样子。"安晓兰轻声地说,她似乎并不担心女儿安全。

    "噢,原来是这样。"孟文淞若有所思地回答道,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罗欣欣身着啦啦队校服的模样,尤其是,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罗欣欣倒立劈腿,她那细嫩的大阴唇从内裤的边缘露出来的样子,他的大阴茎情不自禁地勃起了。孟文淞晃了晃脑袋,他竭力想别的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不应该总想罗欣欣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的模样,于是他问,"晓兰,你吃早餐了吗?"他看见安晓兰坐在身边,深情地凝视着他。

    "文淞,我已经吃过了。"安晓兰轻轻地回答道。于是,孟文淞头也不抬地狼吞虎咽吃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见安晓兰依然在深情地凝视着他,"晓兰,你为什么总看我?"孟文淞疑惑地问。

    "文淞,你别介意,我喜欢看我的大英雄情人。"安晓兰挑逗似的说。

    "晓兰……,"孟文淞的脸腾地一下羞得通红,他将碗筷放下,他叹了一口气说,"晓兰,你……,欣欣,还有我……,噢,我们之间太疯狂了。"孟文淞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尤其是关于罗欣欣,他不知道该向这位漂亮少女的母亲如何讲述,他跟罗欣欣干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然而,他觉得有必要告诉罗欣欣的母亲,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尽管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孟文淞咧了咧嘴,他却没能说出半个字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这位年仅16岁少女的母亲,他玩弄了他女儿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他将粗大的阴茎插入了少女的嘴里,他甚至还克制不住得差点强奸了这位少女,他憋得满脸通红,他就是说不出那难以启齿的事情,这时候,他看见安晓兰依然在深情地望着他,他心里在想,也许安晓兰已经知道了她女儿跟他之间干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安晓兰似乎知道孟文淞想要说什么,她挑了挑漂亮的眉毛说,"快吃吧!"她轻声地说,就像一位温柔的妻子。孟文淞又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当他吃完了盘子里所有的菜的时候,他又抬起头望了望安晓兰,他看见安晓兰从椅子上站起来,向他走过来。安晓兰毫无顾忌地跨骑在孟文淞的大腿根部上,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正好顶在孟文淞的大阴茎上,她探出头深情地亲吻了一下孟文淞的面颊,一瞬间,孟文淞的大阴茎情不自禁地勃起了,紧紧的顶在安晓兰大腿根部上。

    安晓兰似乎察觉到了孟文淞大阴茎的勃起,她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接着,她一脸严肃地说,"欣欣虽然是我亲生的女儿,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亲姐妹一样无话不说,我们之间从不互相隐瞒心中的秘密,也许你们男人很难理解女人之间的事情。三年前,我们俩发生性关系,后来我发现怀上你的孩子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告诉我女儿欣欣的,你可能做梦也想不到吧!"孟文淞张着大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罗欣欣敢肯定已经把他们之间干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统统告诉了她母亲。正当孟文淞发呆的时候,安晓兰探出来头,将嘴唇贴在他的嘴上,与此同时,她扭动着屁股,尽情地体验着孟文淞大阴茎顶在她的女性生殖器上的美妙滋味。

    忽然,安晓兰站起身,猝不及防的一下子拉开了孟文淞裤子上的拉链,孟文淞哼了一声,他本能地想阻挠,他偷偷瞥了一眼门口,生怕有人在偷看。"文淞,不用担心,我女儿几个小时都不回来的。"安晓兰说完,她一把扯下了孟文淞的内裤,将他那不断抽动大阴茎掏出来,然后,她卷起了衬衫,露出了她那赤裸的大腿根部,原来,安晓兰根本没有穿内裤,她用力分开双腿重新跨骑在孟文淞的大腿根部上。

    "晓兰,别这样,万一……,万一,"孟文淞喘着粗气说,他没有勇气说出后面的字。

    "万一我怀孕了,那可怎么办?如果我怀孕了,我就把孩子生下来,孩子肯定是你的。"安晓兰接过话说,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安晓兰和孟文淞深情地凝视着对方,安晓兰伸出小手一把抓住孟文淞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她调整一下姿势慢慢的蹲下屁股,她将大阴茎头对准了她那已经湿润的阴道口,然后,她将大阴茎头塞进了阴道口里,之后,她将双手搭在孟文淞宽阔的肩膀上,一切准备就绪,安晓兰深情地凝视着她的情人孟文淞,她那一对漂亮的大眼睛里放射出兴奋的光芒,她慢慢的蹲下了赤裸的屁股,就这样,孟文淞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一寸一寸的插入了安晓兰那梦幻般的阴道里,安晓兰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洋溢着难以抑制的喜悦,她尽情地体验着从阴道里传出来的一阵阵快感,就像昨天晚上她跟孟文淞做爱时一样。

    她的阴道壁紧紧的裹住孟文淞那粗大的阴茎杆,整个大阴茎一寸一寸向她的阴道深处插入,直到大阴茎头顶在她阴道深处的g点上为止,一瞬间,一股难以抑制的快感从她的阴道深处辐射而出,顺着两条大腿向下辐射,一直辐射她的脚尖上,这股快感向上辐射,辐射进她的乳房里,她那一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高高挺起,她尽情地体验着这股快感。最后,安晓兰用力一坐,孟文淞的整个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她的阴道里,她的两片高高隆起的大阴唇,紧紧的顶在孟文淞那浓密的阴毛上,她那细嫩的屁股紧紧地贴在孟文淞那鸡蛋般大的睾丸上,她轻轻地扭动着屁股,孟文淞那粗大的阴茎杆在她的阴道里搅动,她放下衬衫遮住了他们俩的生殖器,她闭上眼睛,尽情地体验着从阴道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

    孟文淞兴奋地哼哼起来,他感觉到安晓兰那富有弹性的阴道壁,紧紧的裹住他的大阴茎杆,暖暖的,痒痒的,安晓兰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他那高高勃起的大阴茎上。安晓兰伸出雪白的胳膊搂住孟文淞的脖子,她将头依偎在孟文淞的肩膀上,她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紧紧地贴在孟文淞的胸膛上,两个人保持着这种做爱姿势,许久许久,他们俩的生殖器紧紧地连在一起,他们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心跳。

    过了一会儿,孟文淞的大阴茎感觉到安晓兰的阴道壁,紧紧的裹住他的大阴茎杆上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抽动着,她那一对迷人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这时候,安晓兰探出头,轻轻地咬着孟文淞的耳垂,然后她轻轻地吹孟文淞的耳道,孟文淞的身子兴奋地颤抖了一下。

    "文淞,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我太快活了,……,噢,你的大鸡巴插入的太深了。"安晓兰贴在孟文淞的耳边小声地嘀咕,作为女人,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此时此刻她那美妙无比,然而却是难以启齿的性体验。孟文淞已经兴奋得无法自拔了,他的理性告诉他,他必须得抽身离开,然而他又非常渴望跟安晓兰做爱的感觉,不一会儿,他的性冲动达到了兴奋的边沿。

    最后,安晓兰似乎感觉到孟文淞快要射精了,她卷起遮住两个人生殖器的衬衫,她慢慢的抬起赤裸的臀部,两个人都紧紧的盯着大阴茎一点一点从阴道里抽出的样子,一股粘稠的阴液夹杂着乳白色的精液,顺着粗大的阴茎杆流淌下来,那股精液是孟文淞昨天晚上射进安晓兰阴道里的,在她的阴道里甚至子宫整整呆了一晚上。当孟文淞的整个大阴茎杆抽出,只留下阴茎头依然含在阴道里的时候,安晓兰猛的一蹲,孟文淞那粗大的阴茎又重新深深地插入了她的阴道里,直到安晓兰两片厚厚的大阴唇贴在孟文淞浓密的阴毛上为此,安晓兰又重新抬起赤裸的臀部,大阴茎再一次从她的阴道里抽出,就这样,安晓兰反复多次,孟文淞的大阴茎就像活塞一样在她的阴道里插入拔出,她那富有弹性的阴道壁紧紧的裹住孟文淞大阴茎杆,两个人尽情地体验着从生殖器上传出的一阵阵快感,他们俩疯狂的做爱。

    过了一会儿,安晓兰用阴道壁紧紧的裹住孟文淞的大阴茎杆,然后她那赤裸的屁股一起一伏地抬起落下,孟文淞的大阴茎就像活塞一样,在安晓兰的阴道里插入拔出。孟文淞靠在椅背上,任凭安晓兰的放荡行为,他伸出手轻轻地揉捏着安晓兰那雪白而细嫩的屁股,安晓兰的屁股依然在有节奏的上下起伏着,经过昨天晚上,他跟安晓兰的疯狂做爱,他已经充分领教了安晓兰那强烈的性欲,他竭力克制着不让自己过早射精,然而,他感觉安晓兰似乎并不想等待那么长时间,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涌出,顺着孟文淞的大阴茎杆向下流淌,流淌到他那浓密的阴毛上,仅仅过了几分钟,他感觉到安晓兰的阴道壁紧紧的裹住他的大阴茎杆,不断的有节奏的抽动着,安晓兰快乐的哼哼着,她的性欲迅速达到了高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