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夜晚,安晓兰偷偷溜到了孟文淞的床上
    安晓兰拉住孟文淞大手,贴在自己丰满的胸部上,她并不在乎孟文淞那拙劣的幽默,她认真地说,"起初,我和女儿欣欣根本不相信有人真的会伤害我们,我们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可是,我们万万没想到,这件可怕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幸好,我们大家都平安无事。谢谢你,文淞!"

    傍晚,警察又来了,他们直接找孟文淞询问情况。

    "你叫孟文淞,是吗?我们找你想要进一步了解一些情况,还有,你要填一大堆表格,噢,对不起,你是罗英豪的妻子安晓兰吗?你也要帮助了调查。"那位警察说完,他将一叠文件纸摆在桌子上。

    "好吧,我会全力配合你们的调查,我会把我了解到的情况都告诉你们。"孟文淞镇定自若地说,他紧紧地搂住安晓兰的肩膀,他感觉到安晓兰那柔弱的身子在瑟瑟发抖。

    "孟文淞,我们搜索了周围的情况,发现这伙歹徒都是被一个人射杀的,也就是说,罗英豪雇来的保镖只有一个人,他一个人干掉了五个人,这太令人奇怪了,请你跟我们到警察去一趟,解释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位警察疑惑地说。孟文淞听完警察的话,他的心一下子沉浸在,其实,他心里很明白,那伙歹徒早就跟警察相互勾结了。

    孟文淞跟随警察来到了警察局,他录了口供,填写了一大堆表格,他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一遍,当然这一切都是他编造的,好在,他的谎话并没有引起警察的怀疑,他还辨认了几张嫌疑犯的照片,他在警察局里呆了很长时间。幸运的是,罗英豪在警察局也认识一些熟人,那些人并没有故意刁难孟文淞,只是警察的各种盘问非常繁琐,最后,一个警察走进来,把孟文淞带到了一套房间。

    孟文淞跟在警察后面,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感到一阵紧张,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一进屋,孟文淞一阵狂喜,他看到多日不见的罗英豪正坐在一张大写字台后面,当那位警察离开后,孟文淞赶紧关上了房门,罗英豪关切地问他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的情况,当他听到妻子和女儿平安无事时候,他放心地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她们母女俩的生命安全。最后,罗英豪深深的感谢孟文淞这几天来的帮助,而孟文淞却感觉很不自然,他无法将这几天,安晓兰和罗欣欣勾引他的那些事情说出来,罗英豪喋喋不休地说着,而孟文淞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尤其是罗欣欣那细嫩的少女的屄。

    罗英豪说完,整个房间一下子沉寂下来,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孟文淞偷偷注意到,罗英豪面色苍白表情凝重,还夹杂着一丝无法掩饰的焦虑。仅仅几天不见,孟文淞就觉得罗英豪苍老了许多,他显得非常疲惫。过了一会儿,罗英豪带领孟文淞走出了警察局,他们俩来到了一处餐厅,罗英豪请孟文淞吃饭,他关切地问孟文淞,"我知道那五个歹徒都是你单枪匹马一个人干掉的,怎么样,你还安全吗?"

    "我很好!"孟文淞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我没有看错人,你是最出色的保镖。"罗英豪说,他给孟文淞斟满了一杯酒,他们俩边吃边聊起来。

    "经过这么多年的枪林弹雨,我一向很走运。"孟文淞说,他在试图缓和凝重的气氛。

    "不仅仅是运气,还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听着,孟文淞,你千万要小心谨慎,我妻子和女儿就托付给你了。"罗英豪意味深长地说,他的表情依然很凝重。

    孟文淞抬起头疑惑地望着罗英豪,他没有理解罗英豪的意识。

    "一场大战将不可避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也许大家会同归于尽。"罗英豪叹了一口气说,他显得格外疲惫,他咬紧牙关,脸上露出坚定的表情。

    孟文淞疑惑地望着罗英豪,他预感到事情比他想象得要严重得多,"同归于尽,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孟文淞不解的问道,然而,他看到罗英紧绷着嘴唇一言不发,他的心也一下子沉了下来。

    罗英豪见到孟文淞紧张的表情,他强作笑脸说,"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我的妻子和女儿,我妻子还年轻,女儿仅仅16岁。"罗英豪停顿了片刻,他靠在椅背上继续说,"我真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以免让她们母女俩提心吊胆。"罗英豪再也说不下去了,他低头沉默不语,孟文淞茫然地望着罗英豪,他知道罗英豪的沉默包含着一个可怕的事实,罗英豪将不惜拼上老命,跟那伙歹徒同归于尽,这让孟文淞感到更加忧心忡忡地。

    罗英豪深深叹了一口气说,"孟文淞,今天的事情发生了很大蹊跷,警察似乎并不愿意介入我跟贩毒集团的拼杀,我敢肯定,那伙贩毒集团早就将警察收买了,让警察作壁上观,根据我的判断,他们接下来会暗杀当地的检察官,这伙家伙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接着,两个人有沉默不语,他们一口一口地喝着闷酒。

    最后,孟文淞起身准备回到别墅去,他要保护安晓兰和罗欣欣的安全,他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罗英豪再次对孟文淞表示感谢。

    "文淞,我要再次感谢你,我欠你的太多了。"罗英豪激动地说。

    "不,罗老板,应该是我欠你一份人情。"孟文淞有些惭愧地说,这是他的真心话,他无法将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告诉罗英豪,他不但玩弄了他妻子安晓兰女性生殖器,而且还玩弄了他那年仅16岁女儿罗欣欣的女性生殖器,他觉得自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色狼。

    天已经黑了,孟文淞和罗英豪走出酒店,他们俩挥手道别,罗英豪望着孟文淞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中,他心潮澎湃,他知道,这很可能是他们俩最后一次见面了,他已经横下一条心,他雇用了几位职业杀手,准备先下手为强,杀掉那伙贩毒集团的头目,不过,他也很清楚,那伙贩毒集团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到头来的结果很可能是鱼死网破,大家同归于尽。此时此刻,最让罗英豪担心的就是他的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妻子安晓兰是一位性欲强烈地少妇,这几天来,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安晓兰肯定跟孟文淞发生性关系,不过,他只得接受了这一切,他觉得在他被杀以后,妻子安晓兰和女儿有一个可靠的人托付。罗英豪唯一感到焦虑的是她那年仅16岁的女儿,他担心孟文淞会跟她的女儿发生性关系,他很了解孟文淞是一位劲不起女人诱惑的男人,他无法想象妻子和女儿的阴道里同时灌满了同一个男人精液的情景,然而,他又无能为力,他只能接受这一切,他唯一放心的是,孟文淞一旦占有了他的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的肉体,他一定会很好的保护她们母女俩的,他相信孟文淞是一位负责人的男人。

    当孟文淞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别墅的周围静悄悄的漆黑一片,空无一人。他走进院子里,站在别墅外面抬头望着二楼,安晓兰和罗欣欣的别墅,他看见卧室里的灯已经关上了,黑漆漆的,他知道她们母女俩已经睡觉了,他放松的舒了一口气,他蹑手蹑脚的钻进别墅,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迅速脱光衣服,疲惫地爬上了床,他想好好地睡一觉,然而,他却怎么也睡不着觉,他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

    孟文淞赤裸着身子仰面躺在床上,一条薄薄的被单盖住他的下身,他将胳膊枕在脑后,他紧紧地闭着双眼,脑子里在胡思乱想,整个卧室里静悄悄的漆黑一片。突然,他听见卧室的门被推开了,紧接着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孟文淞不用睁开眼睛看,他也猜得出来那肯定是罗欣欣,他的心头一沉,他当然明白罗欣欣是来做什么,不过,他转念一想,他真不希望让罗欣欣孤零零的一个人睡觉,他觉得那样很不安全,他一想到这些,他那紧张的心情就放松了许多。

    孟文淞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假装睡觉,他感觉被单被掀开了,罗欣欣轻轻地钻进了他的被窝里,孟文淞下意识地摸了一下罗欣欣那柔软的身子,他发现罗欣欣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罗欣欣像小猫一样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她那一对小巧玲珑的结实乳房,紧紧地贴在孟文淞坚实的臂膀上,她的大腿根部贴在孟文淞的大腿上,孟文淞可以清晰地感觉出罗欣欣大腿根部隆起的轮廓。

    孟文淞叹了一口气小声地说,"欣欣……。"他感觉罗欣欣用小手抚摸着他那宽阔的胸膛,紧接着,她的小手慢慢的向他的下身摸去。孟文淞的双手依然枕在脑后,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他似乎并不像阻止罗欣欣的放荡行为。罗欣欣用小手抚摸着孟文淞的小肚子,她的手继续向下摸,她一把抓住了孟文淞的大阴茎,她揉捏着大阴茎头,孟文淞的大阴茎情不自禁地高高勃起了。孟文淞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他试图阻止罗欣欣的放荡行为,然而,罗欣欣却探出头,将嘴唇贴在了孟文淞的嘴唇上,她尽情地亲吻着孟文淞。

    忽然,孟文淞感觉罗欣欣的亲吻有些不对劲,他一把推开罗欣欣,他睁大眼睛定睛一看,他吓了一跳,"晓兰,原来是你!"孟文淞惊讶地说,他的心怦怦狂跳。

    "嘘……,文淞,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我女儿欣欣了,你这个臭流氓,你竟然跟我女儿发生性关系,她还是一个16岁少女啊!如果你把我女儿肏怀孕了,我饶不了你!"

    "我……,我没跟您女儿发生过性关系,我只是摸过……,"孟文淞竭力辩解,还没等他说完,安晓兰已经将嘴唇紧紧地贴在他的嘴唇上了,她将舌头伸进了孟文淞的嘴里,她尽情地亲吻着孟文淞,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小声地说,"噢,文淞,我太想你了,今天晚上我太寂寞了。"

    "晓兰,求求你,千万别这样……,"孟文淞恳求道。

    "文淞,少废话,我太寂寞了,我想跟你做爱,我恳求你肏我,用力肏我。"安晓兰小声地说,她用力狠狠的掐了一下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噢,三年多来,我一直梦想着那一天晚上的事情会重新,我做梦都想跟你做爱。"安晓兰说完,她将嘴唇用力贴在孟文淞的脸上,尽情地亲吻她,她的小手快速摩擦着孟文淞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杆上的包皮,"文淞,我做梦都渴望你的大鸡巴,深深的插入我的阴道里。"安晓兰说完,她狠狠的掐了一下大阴茎头,"文淞,你知道吗?我已经三年多没有跟男人痛痛快快地做爱了,我丈夫根本无法满足的性欲,我太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