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孟文淞跟杀手们爆发了猛烈的枪战
    孟文淞在树林里迂回穿梭,他一点点向那伙歹徒靠过去,他们依然在不断地向罗英豪的别墅射击,孟文淞知道他必须得尽快靠近那伙歹徒,他担心歹徒会冲进别墅,或者逃之夭夭。最后,孟文淞埋伏在一块大岩石后面,他竖起耳朵听着噼噼啪啪的枪声,他判断歹徒至少有两个人,一个在突前的位置上,一个在靠后的位置上,他们俩在不断地向别墅射击,根据孟文淞的判断,也许还有更多的歹徒。孟文淞观察了一下小树林的地形,他在脑海中已经制定好了作战计划,他知道自己的作战经验远远胜过那伙歹徒,他的心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孟文淞在狙击步枪的枪口上装上了消音器,他打算绕到这伙歹徒的身后,然后等待他们包围别墅的时候,向他们发起攻击。孟文淞在小树林里穿梭,他绕过一座山丘,正如他预料的那样,一辆吉普车停在小路旁的树丛里,从树林外面根本看不见,孟文淞迅速作出判断,这辆吉普车可以容纳5个人乘坐,所以他断定歹徒最多只有五个人。孟文淞趴在草丛里,偷偷地向那辆吉普车靠近,他向左右看了看,不见一个人的踪影,这时候,他看见吉普车的四个门敞开着,地下留下了几排凌乱的脚印,孟文淞数了数脚印,根据他的经验判断,有四个人离开了吉普车,孟文淞小心翼翼地向吉普车靠过去,他从刀鞘里抽出钢刀,一点一点摸过去。

    孟文淞偷偷地摸到吉普车后面,突然,他停住了脚步,他听见吉普车司机的位置上传来了一个人的呼吸声,孟文淞探出头偷偷地看见,一名歹徒怀里抱着冲锋枪正靠在椅背上打盹,根据孟文淞的判断,他肯定是吉普车的司机,他是留下来守护吉普车的,孟文淞提着钢刀蹑手蹑脚地从后面绕过来,只见那个歹徒伸了一个懒腰,他猛的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孟文淞的身影,他刚要举起枪,然而已经太迟了,孟文淞手疾眼快,他一刀下去割断了那位歹徒的脖子,那家伙连一声没吭就送了性命。

    接着,孟文淞趴在草丛里搜寻其他歹徒,忽然,他看见不远处有两个歹徒挤在一起,正在瞄准罗英豪的别墅,其中一个歹徒小声地问,"其他的人哪去了?"

    "不知道,他们隐蔽在小树林的别处。"另一个膀大腰圆的歹徒回答道,"我估计他们俩偷偷地摸向别墅了。我听说罗英豪的老婆和女儿特别漂亮,而且还特别放荡,也许此时此刻,他们俩正在肏那两个大美女呢!哈,哈!"

    "别开玩笑,我们快点杀掉那两个大美人儿,然后赶紧离开吧!过一会儿,警察就会来的。"那位较瘦的歹徒说,"我真希望他们快点动手,杀掉罗英豪全家,这活儿实在太危险了。"

    孟文淞躲在一块大岩石后面,偷偷地观察着前面的两个歹徒的一举一动,他们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孟文淞,而是继续小声地交谈。孟文淞仔细观察了左右的情况,他并没有发现其余的歹徒,他不敢贸然发起进攻,怕惊动躲在暗处的歹徒,于是他拾起一块大石向前方丢过去,正如他预料的那样,两个歹徒吓得从地上跳起来,他们端着枪向石头滚落的地方一通扫射。孟文淞借着胡乱的枪声,他举起狙击步枪射杀了两个歹徒,这样不会引起其他歹徒的得警觉。

    孟文淞动作轻得就像一只狸猫,这是他多年经过艰苦训练,身经百战的结果,这更加证明了他是一位出色的雇佣兵。孟文淞趴在草丛的,向前匍匐前进,他躲在一处茂密的草丛后面,他举起望远镜向罗英豪别墅的方向望去,他在搜寻其他的歹徒。正如他预料的那样,不一会儿,只见两个歹徒端着冲锋枪,偷偷摸摸的从树林里溜出向别墅靠过去,他们还不时地回头向孟文淞的方向张望。

    孟文淞端起枪瞄准其中的一位歹徒,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汽笛声,孟文淞知道警察就要赶到了,他心头一怔,他害怕了歹徒闻风而逃,留下后患。正如孟文淞预料的那样,那两个歹徒听到警笛声,转身就向树林深处跑去,孟文淞举起枪,仅两枪就结果了那两个歹徒的性命。孟文淞站在山丘上向远处眺望,他看见几辆警车慢吞吞地向别墅驶来,他赶紧端起枪迅速返回到别墅里,他不想让警察看到他持枪的样子,他刚一进别墅,一辆警车就停在别墅的大门口。

    孟文淞冲进别墅,他穿过客厅直接来到厨房,只见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依然紧紧地抱在一起,躲在餐桌下面,她们俩依然吓得瑟瑟发抖,孟文淞这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他巡视了一下整个厨房和客厅,之间满地都是碎玻璃,墙壁上布满了弹孔,唯一让他感到舒心的就是,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毫发无损。孟文淞为了以防万一,他端着枪仔细搜索整个别墅,他绕到别墅后面,忽然,他看到一个歹徒,正在别墅围墙外面向他瞄准,孟文淞举起狙击步枪就开火了,击中了那个歹徒的肩膀,那个歹徒哎呀了一声拔腿就逃,孟文淞本打算再补一枪,可是,警察已经冲击了别墅,孟文淞望着歹徒逃跑的身影,他失望地摇摇头,他只好将狙击步枪藏起来,他不想让警察发现他持有枪支。

    就在此时,两名警察端着枪冲进了别墅的院子,他们惊讶地望着布满弹孔的别墅墙壁,孟文淞赶紧迎出来,这两个警察盘问了孟文淞半天,他们似乎把孟文淞当作了歹徒。孟文淞平静地回答着警察的一个个问题,其中一位警察一一做笔录。

    "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警察气喘吁吁地问道,他似乎在明知故问。

    "他们好像是一群职业杀手,被雇来专门杀害罗英豪一家的,后来,罗英豪的保镖赶回来,将他们击退了,他们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孟文淞撒了一个谎,然后,他将警察领进了客厅和厨房,查看凌乱的现场,此时,失魂落魄地安晓兰和她女儿从餐桌下面钻出来。

    "他们有多少人?"其中一位警察问道,他巡视了一下整个客厅和厨房,他用照相机拍摄下来了现场。

    "我推测树林里面大概有二三个人,别墅外面的草地上也有两个人,我想大概就这么个人,我也不敢肯定。"孟文淞遮遮掩掩的说,毕竟他不想引起警察的怀疑。

    其中一位警察掏出对讲机,他通知外面警察搜索一下周围的情况。不一会儿,对讲机里传来了其他警察的声音,他们在小树林里发现了三个被击毙的歹徒,其中一个在吉普车里,另外两个在树丛里,他们还在别墅外面的草地上发现了两个被击毙的歹徒。

    "噢,很显然,这里的确发生了激烈的枪战。"一位警察说道,"没想到罗英豪的保镖这么厉害,击毙了人五个业杀手,看来他们一家并不需要我们警察的保护了。"那位警察停顿了片刻,继续说"好吧,我们将全面搜索一下别墅周围的情况,看看是否还有漏网的歹徒。"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了令人费解的笑,他似乎早就知道歹徒袭击罗英豪别墅的事情,接着,他扭头问孟文淞,"那么,你是罗英豪的什么人?那伙歹徒袭击的时候,你在说什么?"

    "我……,我是罗英豪的朋友,我正好在他们家作客,当时,我……,我吓坏了!"孟文淞镇定地回答,"当时的场面太吓人了,如果那伙歹徒枪法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也许你说得对。"那位警察疑惑地望着孟文淞说,他似乎并不相信孟文淞的话,不过他也不想深究。

    警察在别墅周围仔细搜索,他们并没有发现新情况,于是就陆陆续续地撤走了。孟文淞送走警察后,他返回到别墅,他看见安晓兰和罗欣欣依然呆若木鸡的坐在客厅里,她们的脸上流露出恐惧和疲惫的表情。

    "文淞,谢谢你!"安晓兰感激地说,她哭泣起来。

    孟文淞无奈的了摇头,他拍了拍安晓兰和罗欣欣的后背安慰道,"不要害怕,我会保护你们母女俩的。"他紧紧地将两位漂亮的大美人儿揽进怀里,她们俩依然在瑟瑟发抖。过了一会儿,他们手忙脚乱地将客厅和厨房收拾干净。完事后,孟文淞才发现他的胸口擦破了一块皮,也许是树枝刮破的。

    "欣欣,快拿一条湿毛巾来!"安晓兰对女儿命令道,然后她让孟文淞坐在椅子上,她仔细检查着孟文淞胸膛上的伤口,其实伤口并不严重,只是擦破了一点皮。此时,罗欣欣已经拿来了一条湿毛巾,安晓兰用湿毛巾仔细擦拭着伤口,她又擦干净孟文淞那宽阔而结实的胸膛。

    "文淞,你的身子太脏了,跟我到浴室去,我要给你好洗一洗。"安晓兰说完,她抓起孟文淞健壮的胳膊,就要往二楼的浴室拉。孟文淞当然明白安晓兰的意识,他明白,如果他真的跟安晓兰钻进浴室里,那么,安晓兰肯定会要求跟他一起洗澡,到时候,他们俩可能会发生性关系,毕竟,安晓兰是一位性欲强烈的少妇,女人的心里很奇怪,她们往往会用跟男人做爱的方式,摆脱内心的恐惧,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差别。

    "晓兰,我还有许多事情。"孟文淞赶紧拦住安晓兰,"我要到别墅外面巡视一圈,看看是否有可疑的迹象,也许今天晚上,那伙歹徒可能会发起攻击。"孟文淞找了一个借口,他想摆脱安晓兰的纠缠。

    "警察不是已经搜查过了吗,我想那伙歹徒干肯定不敢再来了。"安晓兰执拗的说,她紧紧地抓住孟文淞粗大的胳膊不放,将他拖上了二楼,"我要给你好好地擦洗。"安晓兰兴奋地说。

    孟文淞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的伤很轻,我可以自己处理。"安晓兰扭头瞥了一眼孟文淞,她妩媚地一笑说,"我是女人,我很细心,请你相信我。"说完,她将孟文淞拖进了盥洗室的浴室里,她让孟文淞坐在椅子上,她蹲在孟文淞的面前,用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孟文淞的胸膛,完事后,安晓兰直起身子,她拉住孟文淞的大手深情地望着孟文淞,孟文淞抬头一看,只见安晓兰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泪花,她抽泣着说,"文淞,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你救了我们母女俩的生命。"

    "晓兰,这是我的职责。"孟文淞说,他对安晓兰的感恩戴德反而感觉很不自在,他觉得他有责任有义务保护安晓兰的生命安全,毕竟他跟安晓兰发生过性关系,而且还会怀上了他的孩子,他们之间已经超出了朋友的关系,他们事实上是情人的关系。忽然,孟文淞站起身,他模仿美国西部片里大英雄的样子说,"噢,夫人,这是我应该做的!"孟文淞试图用幽默的方式化解紧张气氛,不过,他的表演实在太拙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