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孟文淞和罗欣欣过夜了
    孟文淞惊讶地盯着罗欣欣的小阴道口,他没想到这位年仅16岁少女的性欲如此强烈,他认为罗欣欣也曾经被她的男友摸过女性生殖器,按道理来说,她已经有了一定的性经验,尽管她只是一位16岁的少女,可是孟文淞万万没想到,罗欣欣就像一位从来没被男人摸过下身的小女孩似的,她的性冲动达到了疯狂的地步,孟文淞继续舔食着罗欣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直到她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不住地哼哼,她那赤裸的身子依然在有节奏的颤抖着。

    最后,罗欣欣实在没有力气折腾了,她整个赤裸的身子软软的躺在床上,孟文淞将头收回来,他直起身子心满意足地望着罗欣欣的女性肉体,然而,他的大阴茎却高高的勃起,一阵一阵的抽动,他渴望痛痛快快地射精,他要发泄难以抑制的性冲动,"我要让欣欣这个小丫头,尝一尝被男人疯狂强奸的滋味儿。"孟文淞自言自语道,然而,他还是克制住了性冲动。过了一会儿,他还没等罗欣欣从疲惫中恢复过来,他就跳上了床,他跨骑在罗欣欣的细腰上,他的两条腿支撑着身体的重量,他用大阴茎头摩擦着罗欣欣那对小巧玲珑的雪白色乳房。

    罗欣欣疲惫地睁开眼睛,看见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在她的乳房上蹭来蹭去,孟文淞伸出大手拢住罗欣欣那对雪白的小乳房,将他的大阴茎夹在乳房中间的乳沟里,罗欣欣望着孟文淞,她疲惫地笑了笑,她伸出舌头试图舔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孟文淞顺势将大阴茎头顶在罗欣欣的下巴上,接着,他的大阴茎头继续向上移动,贴在了罗欣欣的嘴唇,他那一对鸡蛋般大的睾丸贴在罗欣欣的一对红褐色小乳头上。罗欣欣没有丝毫犹豫,她张开大嘴将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孟文淞试图抽回大阴茎,然而罗欣欣却用牙紧紧地咬住大阴茎头不放,就像害怕失去一个心爱的礼物似的。

    孟文淞从罗欣欣的嘴里抽出大阴茎头,他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杆在罗欣欣的一对雪白的乳房之间来回蹭来蹭去,他感觉非常快乐,他闭上眼睛尽情地体验着从他的大阴茎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他的嘴里不时地发出快乐的哼哼声。然后,他用大阴茎头左一下右一下的顶在罗欣欣的一对小乳头上,忽然,他感觉一股难以抑制的性冲动,从他的大睾丸里升起,他的大睾丸用力向上一提,他的整个大阴茎猛烈抽动了一下,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一股精液从睾丸里涌出,涌进了大阴茎里,他本想憋住,他想将大阴茎头插入罗欣欣的嘴里再射精,然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他大吼了一声,将一股乳白色的粘糊糊精液喷射而出,直直的喷射到罗欣欣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他狠狠的骂了自己,他垂头丧气地望着自己的大阴茎,将一股接一股的乳白色精液,喷射到罗欣欣的额头上、鼻子上、嘴里、脖子上和乳房上。

    罗欣欣兴奋地尖叫起来,她没想到孟文淞会猝不及防地射精,她赶紧张开大嘴试图接着一股接一股射出的精液,最后,她终于将文淞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孟文淞的大阴茎还在不住的射精,持续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罗欣欣的嘴里灌满了精液,她吧嗒吧嗒嘴品尝着热乎乎、粘糊糊精液的味道,接着,她一口接一口的将精液吞进了肚子里,她觉得男人的精液是世界上味道最甘美的果汁。

    过了一会儿,孟文淞的大阴茎渐渐地软下来,一股负罪感从他的心底油然而生,他低头望了一眼罗欣欣,只见她的嘴里依然咬着已经变软的大阴茎不放,她的脸上粘满了粘糊糊的乳白色精液。孟文淞一翻身,垂头丧气地躺在罗欣欣的身边,他紧闭着双眼一言不发,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没脸再面对罗欣欣这位漂亮的少女了,他责骂自己不该失去控制,竟然在一位年仅16岁少女面前控制不住地射精了,他觉得自己太丢脸了。他本想用大鸡巴吓住罗欣欣,可是没有得逞,后来他想强奸罗欣欣,想让这个小女孩儿知道他的厉害,可是当他拨开罗欣欣的两片小阴唇,他看到罗欣欣阴道口上的处女膜的时候,他实在没有勇气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这个年仅16岁少女的阴道的,此时,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当孟文淞紧闭着双眼胡思乱想的时候,他觉得床摇晃一下,他偷偷地看见罗欣欣直起赤裸的身子,正深情地望着他。过了一会儿,罗欣欣拾起床边上的小内裤,擦了擦脸上粘糊糊的精液,接着,她用手指蘸了蘸孟文淞大阴茎头上粘糊糊的精液,孟文淞一惊,他睁开眼睛一看,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只见罗欣欣用力分开双腿,她用一只手拨开了她的两片大阴唇,将沾满精液的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紧接着,她又蘸了蘸孟文淞大阴茎头上更多的精液,将手指塞住了自己的阴道里,然后他紧紧地夹住双腿,扭动着雪白细嫩的小屁股。

    "孟大哥,我的阴道里已经有你的精液了,我会怀上你的孩子。"罗欣欣说完,她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她赤裸着身子跳下床离开了孟文淞的卧室。孟文淞的脑袋嗡地一下,他竟然惊讶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他直直的望着罗欣欣扭动着雪白的小屁股离开房间。孟文淞见到房门关上,他垂头丧气地哼了一声,用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枕头。

    早晨,一缕明媚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射到了孟文淞的脸上,渐渐地,孟文淞睁开了睡眼惺松的眼睛,他懒洋洋地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钟表,他一惊,赶紧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已经是早晨八点钟了,他胡乱穿上睡衣急急忙忙地冲进浴室里洗澡。洗完澡后,他站在盥洗室的大镜子前照镜子,他看见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他的眼圈红肿头发蓬乱,一股莫名的负罪感从他的心底油然而生,他觉得沮丧和失落,他不应该昨天晚上失去理智,像一个流氓一样玩弄罗欣欣——一位年仅16岁少女的屄。

    孟文淞低头一看,只见他的大阴茎软软的耷拉在他的大腿根部上,而且还隐隐作痛,这让他想起了罗欣欣——这个放荡的小丫头。孟文淞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用冷水擦了擦脸,让自己的头脑迅速清醒过来。孟文淞洗完澡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穿上衣服别上左轮手枪,他感觉腋下鼓鼓囊囊的,那正是他的手枪套。孟文淞喜欢平时佩戴手枪,这让他有一种安全感,他又重新找回了自信的感觉。孟文淞照了照镜子,他又想起了昨天晚上,他玩弄罗欣欣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还有他当着年仅16岁少女的面射精的事情,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沮丧感,他的脑子里浮现出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的音容笑貌,"她们母女俩都性感的大美人,她们不是我的敌人。"孟文淞自言自语道,"这两个女人的性欲实在太强烈了,她们俩身上有一股难以抵挡的性诱惑,然而她们却是一对柔弱的女子,我为什么会稀里糊涂地任凭两个女人任意摆布呢?"

    当孟文淞迈步走进厨房的时候,他看见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正在吃早餐。

    "喂,文淞,几点了,你才起床。"安晓兰笑呵呵地说。

    "噢……,对不起!"孟文淞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往,我都醒得很早。"

    罗欣欣嘴里刁着一段香肠,她眉飞色舞地望着孟文淞,她当然明白孟文淞为什么起床晚了,她挑衅似的望着孟文淞的眼睛,孟文淞赶紧避开了罗欣欣的目光,他感觉脸一阵阵发烧。

    "文淞,我们母女俩的性命就交给你了,今天你有什么安排吗?"安晓兰问道。

    "噢,对不起。我必须得贴身保护你们母女俩,……,但是你们俩不用担心行动自由。"孟文淞避重就轻地说,他并不想将昨天了解到的严峻形势告诉她们母女俩,以便引起她们俩不必要的恐慌,好在,母女俩的心情还很轻松。

    "孟大哥,我们可以到外面去玩吗?"罗欣欣嗲声嗲气地问。孟文淞没有回答,说实话,他并希望罗欣欣离开别墅,这时候,安晓兰已经吃完早餐,她去刷盘子了。

    "欣欣,对不起,昨天晚上我做得太过分了……,"孟文淞吞吞吐吐地说,他的脸上露出尴尬地笑。突然,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他透过明亮的大玻璃窗,看到远处树林里闪过一道亮光,他猛然意识到,那是狙击步枪瞄准镜反射的光。"趴下!"他一把推倒了罗欣欣,然后,他一个箭步冲到安晓兰身边,一把将她扑倒。一霎那,窗外传来了一声轻脆的枪响,接着,大玻璃窗被击得粉碎,碎玻璃撒满了一地,也撒到了孟文淞和安晓兰的身上。紧接着,第二声枪声响起,厨房里的大镜子被击得粉碎。

    罗欣欣吓得尖叫着大哭起来,碎玻璃在她面前飞扬。

    "趴下!"孟文淞扭头对罗欣欣大吼道。罗欣欣赶紧钻到了餐桌下面,紧接着,又一颗子弹从窗外射起来,击碎了餐桌上的瓶子,"趴在地板上,欣欣!"孟文淞严厉地命令道,他掏出手机递给安晓兰说,"晓兰,快点报警,我们遭到了袭击!"然后,他匍匐在地板上爬出了餐厅,窗户外面又传来了几声枪响,打在厨房的墙壁上,孟文淞感觉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个枪林弹雨的年代,他的头脑非常冷静,他迅速取来了狙击步枪,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还击,他竖起耳朵听了听枪声,根据他的经验判断,他判断出那些歹徒并不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职业杀手。

    孟文淞想出一条妙计,他准备借此机会,一举歼灭这些歹徒。他绕到别墅外面,翻身越过了栅栏围墙,他贴着围墙偷偷钻进了侧面的小树林里,此时,他的头脑中已经形成了作战计划,他准备迂回绕到这伙歹徒后面,一举射杀他们。

    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躲在餐桌下面,她们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她们俩吓得瑟瑟发抖,不断地哭泣。安晓兰已经拨打了报警电话,然而警察却告诉她们,由于路途遥远,大约半小时后才能赶到她们家的别墅,母女俩只好绝望地等待,她们俩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孟文淞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