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孟文淞将一股股精液射进了罗欣欣的嘴里
    罗欣欣等待了半天,她并没有看到孟文淞射精的壮观场面,于是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大阴茎头上的裂口,此时,孟文淞再也克制不住了,他感觉睾丸里的精液在沸腾,他的大阴茎杆猛烈抽动一下,一股精液从睾丸里汹涌而出。他近乎于残忍的抓住罗欣欣的头发,将大阴茎一下子插入了罗欣欣的嘴里,就像插入女人的阴道里似的,当他的大阴茎头插入罗欣欣的喉咙里的时候,他感觉罗欣欣的喉咙紧紧的裹住他的大阴茎头,"啊,啊!"孟文淞仰起头大吼了一声,他感觉整个房间天旋地转。

    罗欣欣尖叫了一声,她感觉到孟文淞的大阴茎抽动一下,一股股精液猛烈射进她的嘴里,她感觉自己就像飘浮在欢乐的海洋中似的,这是她多年来的梦想,她简直不敢相信,她一生中最渴望的男人,终于将一股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如今,她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罗欣欣将孟文淞的整个大阴茎吞进嘴里,她的嘴唇顶在他的大睾丸上,她感觉到大睾丸用力向上收缩,整个大阴茎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抽动着,一股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喉咙里,然而,罗欣欣并没有品尝到精液的味道,她依然沉浸在梦幻中,她想品尝一下孟文淞精液的味道,于是,她将头向后一收,整个大阴茎杆从她的嘴里退出,只留下大阴茎头依然含在她的嘴里,她狠狠的咬了一下大阴茎头。

    "啊!欣欣,你太狠了……!"孟文淞嚎叫了一声,他的大阴茎受到刺激,猛烈抽动起来,他毫不留情地将一股股精液射进了罗欣欣那渴望已久的嘴里。不一会儿,罗欣欣的嘴里就灌满了乳白色的粘糊糊精液,她兴奋地用鼻子哼了一声,她迅速将精液咽进肚子里,然后吸吮更多的精液。孟文淞的大阴茎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抽动着,他将更多的一股股精液射进了罗欣欣的嘴里,以至于罗欣欣的嘴里根本无法容下如此多的精液,甚至多余的精液从她的嘴角流淌出来,流淌到她的下巴上,滴落在孟文淞那浓密的阴毛上。

    大约过了10分钟,孟文淞猛烈的射精渐渐地减缓下来,罗欣欣试探性的又狠狠的咬了一口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孟文淞疼得将大阴茎一下子从罗欣欣的嘴里抽出,然而,他的大阴茎受到刺激,再一次猛烈的抽动起来,他将一股股精液直直的射到了罗欣欣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罗欣欣兴奋地尖叫了一声,她张开大嘴重新将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她用嘴唇紧紧地裹住大阴茎杆,她尽情地吸吮大阴茎头,就像婴儿在吃奶似的。

    最后,孟文淞终于射光了睾丸里所有的精液,他睁开眼睛低头望着眼前这位漂亮的16岁少女,罗欣欣依然在快速地吸吮着他的大阴茎,然而大阴茎已经渐渐地软下来。末了,罗欣欣知道了孟文淞不会再射精了,她将大阴茎头从嘴里退出,她抬起头深情地望着孟文淞,她的嘴角依然挂着乳白色的精液。孟文淞渴望罗欣欣能再次吸吮他的大阴茎,以便让他的大阴茎重新勃起,此时,他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他特别渴望在这位年仅16岁少女面前,炫耀他那高高勃起的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他知道他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迟早会插入罗欣欣那细嫩的紧紧的阴道里,就像插入她母亲的阴道里一样。

    过了一会儿,罗欣欣赤裸着身子跳下床,她妩媚的向孟文淞一笑,然后,她拿起衣服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卧室,孟文淞有些失望的望着罗欣欣赤裸的背影,他看到罗欣欣那细嫩而雪白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罗欣欣走到门口,她再一次扭头向孟文淞调皮地一笑,孟文淞伸出中指,做了一个挑衅似的下流动作,罗欣欣抿嘴一笑,她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翘起雪白而细嫩的屁股,孟文淞清楚地看见,她的两瓣臀部之间,两片肉红色的湿润小阴唇,从两片隆起的大阴唇之间的沟槽的探出来,此时的罗欣欣,已经不在乎在孟文淞面前展示她那梦幻般的少女肉体了,她已经将孟文淞当作了她最亲密的情人,尽管孟文淞也是她妈妈的情人。

    罗欣欣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只留下孟文淞一个人呆呆的躺在床上。一瞬间,整个卧室陷入了沉寂,整个房间里依然飘荡着孟文淞精液的气味,夹杂着罗欣欣体香的气味,也许还混有罗欣欣阴道里流出来的阴液气味。孟文淞怀疑刚才的经历是否是真实,或许只是一场幻觉,"也许只是一场疯狂的梦。"孟文淞哼了一声,他真希望刚才发生的事情仅仅是一场,然而,当他看到床上摆放着罗欣欣忘记带走的尼龙丝袜的时候,他清醒地意识到,刚才的经历不是一场梦,而是现实,孟文淞懊悔的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接下来,会跟罗欣欣和她母亲安晓兰发生什么事情,也许疯狂地做爱难以避免。

    第二天早晨,孟文淞恍恍惚惚的从梦中醒来,他摇摇晃晃地走下楼去吃早餐。此时,安晓兰已经做好了早餐,她炒了一盘鸡蛋和一碗肉汤。孟文淞看见罗欣欣正坐在餐桌旁吃饭,她穿了一件长长的t恤衫,就像一条短睡衣似的,她的两条修长而雪白的大腿赤裸着,给人感觉她似乎没有穿内裤。此时,罗欣欣扭头瞥了一眼孟文淞,她调皮的向孟文淞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孟文淞感觉脸一阵阵地发烧,他不好意思地避开了罗欣欣挑逗似的目光。

    "早上好,文淞。"安晓兰扭头跟孟文淞打招呼,"坐下吃早饭吧,我炒了一盘鸡蛋,顿了一碗肉汤,这些菜都是我女儿罗欣欣特别爱吃的。"安晓兰说完,她笑眯眯地望着孟文淞,"文淞,你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噢……,什么,噢……,很好,谢谢你。"孟文淞语无伦次地回答道,他偷偷地瞥了一眼罗欣欣。只见罗欣欣并没有抬头看他,而是静静地吃早餐,然而她的脸上还是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窃喜,这时候,罗欣欣将一段香肠含进了嘴里,然而她并没有吃下,而是趁安晓兰没有注意,她将香肠快速地在嘴里插入拔出,就像在模仿昨天晚上,她吸吮孟文淞大阴茎的情景似的,当安晓兰下意识地抬起头的时候,罗欣欣赶紧将香肠狼吞虎咽地吃进了肚子里。

    孟文淞的脸腾地一下羞臊得通红,他觉得罗欣欣的动作实在太淫秽了,他感觉大阴茎有一种隐隐的痛,他希望马上离开罗欣欣和安晓兰,于是,他扭头对安晓兰说,"晓兰,今天我要到街上去收集情报,购买一些监控设备,你们俩今天打算上街吗?"孟文淞认真地问道,安晓兰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孟文淞有什么异样,她心不在焉地给孟文淞夹了一根大香肠,孟文淞的脸腾地一下再一次羞臊得通红。

    "我今天要到超市去卖些东西,我会给你一份购物清单。"安晓兰轻声地说,她扭动了一下屁股,翘起二郎腿,露出了她那雪白的大腿。罗欣欣接过话,她笑眯眯地说,"今天我要到学校去,我和男朋友王棣要参加一个聚会,可能一整天都不回家了。"说完,罗欣欣起身准备离开餐厅,"好了,我已经吃饱了,我准备去换衣服,再见妈妈,再见孟大哥。"她绕过餐桌,探出头亲吻了一下安晓兰和孟文淞的面颊,然后像一支快乐的小鸟似的飞走了。

    罗欣欣离开后,整个餐厅一下子静下来,孟文淞默默地吃早餐,喝咖啡,他偷偷地瞥了一眼安晓兰,只见安晓兰也在静静的吃早餐。孟文淞发现安晓兰的确是一位漂亮的少妇,尽管早晨她还没有来得及化妆,可是她依然显得那么美丽性感,她那一头波浪形的秀发披在肩膀上,在早晨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散发出一种梦幻般的光芒。孟文淞偷偷注意到,安晓兰的眼角已经生出了一丝察觉不到的皱纹,毕竟她已经是一位35岁的少妇了,不过,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10岁,也许是她性欲过于强烈的原因,她显得格外性感。

    安晓兰穿得一件桃红色的丝绸睡衣,睡衣的领口微微敞开着,露出了雪白而丰满的乳房,甚至乳头周围的褐色乳晕都清晰可见。孟文淞知道,安晓兰在家的时候不喜欢穿内衣,所以他揣测安晓兰的睡衣里面,肯定什么都没穿,而是赤身裸体,他一想到这些,心就狂乱地跳起来,他痴情地凝视着漂亮的安晓兰。

    "怎么啦?文淞,你为什么总盯着我?"安晓兰挑逗似的问,她的脸上掠过一丝美丽的笑容。孟文淞一愣,他这才反应过来,也许他真的被安晓兰的美貌迷住了,"噢……,我……,没……,没事儿!我只是无意中看你。"孟文淞结结巴巴地回答,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文淞,难道我的脸上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吗?"安晓兰娇滴滴地问,她的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

    "不……,不,晓兰,你的确非常漂亮!"孟文淞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

    "谢谢你,文淞。"安晓兰轻轻地说。

    餐厅里又陷入了沉寂,孟文淞和安晓兰继续默默地吃早餐,然而,孟文淞注意到安晓兰的脸上掠过一丝愁云。

    "晓兰,怎么了?难道你有什么心事吗?"孟文淞关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总是感觉最近要发生什么事情,……,文淞,你真的认为有人会要杀我吗?"安晓兰焦虑地问。

    孟文淞犹豫了片刻,他沉默不语,他在思考如何回答安晓兰的问题,平心而论,他既不希望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担惊受怕,又不想让她们母女俩受到伤害,可是他又不得不把当前危险的形势告诉她们母女俩。"我希望这一切不会发生,然而,我们无法选择,……,只要我们小心谨慎,我们就可以避免那件事情的发生。"孟文淞遮遮掩掩地说。

    "文淞,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保护我们母女俩,但是,我最担心我丈夫的安全。"安晓兰焦虑地说。

    "晓兰,请你不要担心。罗老板已经聘请了一批保镖,保护他的安全,我想他会平安无事的。"孟文淞渐渐地说,他一脸严肃地望着安晓兰,他无法掩饰内心的忧虑,"晓兰,我要去见朋友了。"说完,孟文淞起身离开了餐桌。

    安晓兰也从餐桌旁站起来,她拦住了孟文淞的去路,她拉住孟文淞的胳膊,深情地凝视着他的眼睛,然后,她紧紧地拥抱孟文淞,她将头依偎在孟文淞宽阔的肩膀上,"文淞,一定要小心啊,请多保重。"安晓兰激动地说。

    "我会小心的!"孟文淞小声地说,他低头一眼瞥见了安晓兰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她的左侧的乳头毫无顾忌的露出来,她似乎并不在乎在孟文淞面前展示她那迷人的女性肉体,然而,孟文淞却感到很尴尬。

    "嗯,文淞,谢谢你!"说完,安晓兰抬起头深情地望着她的情人,她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