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孟文淞监视罗欣欣和她的男友互相摸生殖器
    已经是午夜了,孟文淞单独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监控室里,整个监控室里漆黑一片,只有计算机屏幕和监视器的屏幕在闪烁,孟文淞坐在计算机旁,快速敲击着键盘,他认真检查着别墅外面每一处摄像机镜头,摄像机镜头在缓缓的左右摆动,扫描着院子里的每一个可疑角落,一切都平安无事。孟文淞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传感器传回来的数据,一切都很正常。于是,孟文淞又将监视器切换到别墅内的摄像机,摄像机的镜头左右摆动,扫描上别墅里的每一个角落,一切都平安无事,孟文淞放心的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准备关上计算机回睡觉。

    忽然,孟文淞看见监视器里闪过两个黑影,他一怔,赶紧敲击键盘,将摄像机镜头推进。当孟文淞看清画面的时候,他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原来是罗欣欣和她的男朋友王棣偷偷地溜进了客厅,一对少男少女站在墙角尽情地接吻,他们相互拥抱,许久许久不分开。过了一会儿,孟文淞见到罗欣欣和她的男朋友并没有干出什么越轨的事情,于是他再一次准备关上计算机回去睡觉。

    正当孟文淞困意袭来的时候,突然,他看见罗欣欣和她的男朋友王棣手拉手来到了沙发旁,这个沙发正是今天下午,他坐在上面摸安晓兰女性生殖器的地方。这时候,他看见王棣一下子撩起罗欣欣的裙子,露出了她那雪白的小内裤,孟文淞心头一阵兴奋,他将摄像机镜头的进一步推进,他想看个究竟,然而,他的心里却升起一股愧疚感,他觉得不应该偷窥罗欣欣,可是他又无法抵挡诱惑。

    孟文淞看见王棣伸出一只手,扣住了罗欣欣那结实而细嫩的屁股,他用另一只手勾住了罗欣欣小内裤的边沿,然后将手伸进了内裤里,他尽情地揉捏罗欣欣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孟文淞透过监视器的屏幕,贪婪地盯着罗欣欣的大腿根部和王棣的手,尽管隔着一层薄薄的小内裤,可是他能够感觉到,王棣正在揉捏罗欣欣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一瞬间,他想起了将手指插入安晓兰阴道里的感觉,然而他从来没有将手指插入过16岁少女的阴道的,他想象不出那种感觉是什么滋味。

    罗欣欣兴奋地扭动着屁股,她抬头瞥了一眼天花板一角上的摄像机镜头,她看到摄像机上的红灯一闪一闪的,她知道孟文淞正在偷偷地监视她,她的脸上掠过一丝诡秘的笑容。于是,罗欣欣侧过身去,她伸出小手一把抓住了王棣那高高勃起大阴茎,尽管隔着一层裤子,可是她依然能够感觉到大阴茎的抽动,就这样,一对少男少女尽情地玩弄着对方的生殖器。这时候,王棣想要一把扯下罗欣欣那雪白的小内裤,可是罗欣欣却紧紧的抓住内裤的边缘,她不肯脱下内裤,王棣尝试了多次,可是罗欣欣就是不肯脱掉内裤,她要保护她那最宝贵的贞操——处女膜,她想将完整的处女膜留给她最心爱的男人。

    "噢,欣欣,你为什么不让我脱掉你的内裤,我想跟你做爱,我快要发疯,你今天是怎么了?"王棣抱怨地说,他将手指在罗欣欣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滑动,他能够感觉到罗欣欣的两片大阴唇已经隆起了,她那敏感而坚硬的阴蒂从包皮里探出来,"欣欣为什么不想跟我做爱呢?"王棣反复问自己。在他印象中,罗欣欣特别喜欢男孩摸她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尤其是将小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而不伤害她的处女膜,另外,罗欣欣特别喜欢吸吮男孩儿的大阴茎,然而,王棣也搞不清楚什么原因,罗欣欣就是拒绝跟男孩做爱。其实,他哪里知道,她想将宝贵的完成处女膜留给她最心爱的男人,她渴望最心爱的男人的大阴茎穿透她的处女膜,直直的插入她那细嫩的阴道里,这也许是每个女孩的梦想吧!

    "王棣,你不要多想,我现在不想跟你做爱,不过,我渴望你揉捏我的屄!"罗欣欣说完,她用力掐了一下王棣的大阴茎。"噢……!"王棣嚎叫了一声。他用手指拨开罗欣欣的两片大阴唇,他揉捏着罗欣欣两片湿润的小阴唇,紧接着他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插入了罗欣欣的小阴道里,他不想穿破罗欣欣那薄薄的处女膜,他知道那样会招来罗欣欣的愤怒。罗欣欣配合的微微的分开双腿,以便让他的手指更深的插入她的阴道里。

    罗欣欣兴奋地扭动着小屁股,此时,王棣已经将完整的食指插入了罗欣欣的阴道里,他感觉罗欣欣的小阴道紧紧的裹住他的手指,感觉很紧,而且暖暖的、湿润润的。当王棣试图将第二根手指也插入罗欣欣的小阴道里的时候,罗欣欣却突然将屁股向后一撤,王棣的手指一下子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她的阴道口发出了清脆的噗的一声,很显然,罗欣欣不想穿破她那完整的处女膜。王棣茫然的盯着手指上粘糊糊的阴液,他知道这是罗欣欣阴道里流出来的阴液,他下意识地用舌头舔了舔,感觉味道有点咸,散发出女性生殖器特有的迷人味道。

    正当王棣发呆的时候,罗欣欣却伏下身子,一下子拉开了他裤子上的拉链。

    "欣欣,别这样,我们在客厅里,万一你妈妈从楼上下来看见我们俩……,"王棣用颤抖的声音低声哀求道。然而,罗欣欣并没有理睬他,而是继续脱他的裤子,此时的王棣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他抵挡不住一位漂亮女孩的诱惑。半年前,王棣跟罗欣欣约会了,他知道罗欣欣是一位性欲强烈的女孩儿,罗欣欣特别喜被男孩摸她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可是他怎么也弄不明白,罗欣欣就是拒绝跟他发生性关系。起初,王棣以为这是少女的羞涩,日久天长,罗欣欣肯定会跟他发生性关系的,可是半年过去了,罗欣欣就是不同意跟他上床,王棣虽然感到有些气馁,可是他觉得对于一位男人来说,让一位漂亮的女孩儿心甘情愿地跟他上床做爱,是一种挑战。

    "嘘……,"罗欣欣将手指贴在嘴唇上小声地说,她示意王棣不要吭声,罗欣欣将王棣的裤子全脱下来,然后,她将小手伸到了王棣的内裤里,一把抓住他那高高勃起大阴茎,慢慢的,她将王棣大阴茎掏出来。

    王棣惊慌地扭头瞥了一眼楼梯,他见到二楼漆黑一片,他揣测罗欣欣的妈妈已经早早地上床睡觉了,他放心地舒了一口气,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有一支摄像机镜头隐藏在天花板的一角,正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而偷窥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孟文淞。

    "噢,噢,欣欣!"王棣兴奋得嚎叫了一声,他感觉道罗欣欣张开小嘴,将他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他伸出手搂住罗欣欣的头,他抚摸着罗欣欣的一头秀发,他尽情地体验着从他的大阴茎头传来的一阵阵快感,罗欣欣正在用舌头舔着他的大阴茎头,她将整个头埋进了王棣的大腿根部上。

    夜深人静,安晓兰从睡梦中醒来,她想上厕所,于是,她赤裸着身子到厕所解手,完事后,她偷偷地溜出了卧室。当她溜到二楼的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她看见女儿罗欣欣和王棣正在客厅里,于是,她一闪身躲进了黑影里,偷偷地望着女儿的一举一动,当她看到女儿罗欣欣跪在地板上,正在尽情地吸吮着王棣的大阴茎的时候,她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掠过一丝诡秘的笑容,这是她第一次偷窥女儿干这种下流的事情,作为母亲,她并没有生气,她觉得女儿罗欣欣非常像她自己。

    此时,还有一双眼睛正紧紧的盯着罗欣欣和王棣,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孟文淞。孟文淞紧紧地盯着监视器的屏幕,他早就领教过罗欣欣的性挑逗,他知道罗欣欣跟她母亲一样,性欲特别强烈,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位年仅16岁的少女,竟然在客厅里肆无忌惮地吸吮另一个男孩的大阴茎,而她却没有半点羞涩。此时,孟文淞感到有些惭愧,他觉得不应该偷窥罗欣欣干那件下流的事情,他本想关上监视器,然而,他却无法克制强烈的偷窥欲望,他轻轻地拨动鼠标,将镜头推进到王棣的大腿根部上,他清晰地看见罗欣欣,这位年仅16岁的少女,尽情地吸吮着王棣的大阴茎,用舌头舔着大阴茎头,他没想到,罗欣欣的吸吮技巧是那么娴熟,就像她的母亲一样。

    孟文淞继续拨动鼠标,将摄像机镜头对准了罗欣欣那正在吸吮王棣大阴茎的嘴,他甚至打开了麦克风。此时,他清晰地看见罗欣欣的小嘴紧紧的扣住王棣的大阴茎头,他的大阴茎杆慢慢的在罗欣欣的小嘴里插入拔出,罗欣欣就像一位小女孩吸吮棒棒糖一样,尽情地吸吮着王棣的大阴茎。

    罗欣欣一边吸吮王棣的大阴茎,一边兴奋地哼着,她似乎在故意展示她吸吮大阴茎的技巧。偶尔,她抬起头瞥一眼天花板一角的摄像机镜头,她看到摄像机上的红灯依然在不断的闪烁,她知道孟文淞正在偷窥她的一举一动,忽然,她抬头瞥了一眼二楼的楼梯口,她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位赤身裸体的女人,正躲在阴影里偷窥她,她知道那肯定是她的母亲,她的心头一惊,她的心紧张得狂跳起来,然而,她并没有惊慌失措,此时,她已经不在乎母亲的偷窥了,她知道母亲干得事情比她还要下流,罗欣欣一想到这些,她反而镇定下来,她甚至想要在两个观众面前,炫耀她的吸吮男人大阴茎的技巧。

    孟文淞惊讶地盯着监视器的屏幕,他看见罗欣欣将头向前一探,将王棣的整个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她的嘴唇甚至贴到了王棣的阴毛上。

    "噢,噢……。欣欣,我快要克制不住射精了!"王棣哀求道,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大阴茎头已经插入了罗欣欣的喉咙里,然而,他却没有力气阻止罗欣欣,他没想到,年仅16岁的罗欣欣竟然知道这么多玩弄男性生殖器的技巧,他揣测罗欣欣肯定是看了大量生活片,然而,他怎么能猜得出来了,罗欣欣曾经亲眼看到过她妈妈吸吮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而且她也亲眼看到了孟文淞将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深深插入她妈妈阴道里的情景,对一位少女来说,那是一种终生难忘的画面。

    王棣的大阴茎深深插入罗欣欣的喉咙里,以至于她憋得透不过气来,她将头向后一撤,王棣的大阴茎从她的嘴里滑落出来,整个大阴茎杆和大阴茎头上粘满了罗欣欣的唾液。罗欣欣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用小手快速摩擦着大阴茎杆,她抬头妩媚的向王棣一笑,还没等王棣反应过来,罗欣欣再一次将他的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

    罗欣欣用牙轻轻咬住王棣的大阴茎头,她感觉大阴茎头猛烈抽动一下,她知道王棣快要克制不住的射精了,于是,她再次将头向后一撤,大阴茎从她的嘴里抽出来,她抬起头诡秘的向王棣一笑,她看见王棣扭曲着脸部的肌肉,正兴奋地望着她,尽管她从来没有体验过大阴茎插入自己那细嫩的小阴道里的感觉,可是她知道,男人的大阴茎在女人的刺激下会情不自禁地射精,于是,她用小手快速摩擦着大阴茎杆上的包皮,她用力张开嘴,将大阴茎头含进了嘴里,她用牙轻轻地咬住大阴茎头,她用舌尖舔着大阴茎头上的裂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