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母女俩开始争夺同一个男人
    第二天早上九点,孟文淞坐在餐桌旁准备吃早餐,安晓兰端上丰盛的食物,土豆烧牛肉。罗英豪一整夜都没有回家,而罗欣欣早早就离开家了,她没有跟大家一起吃早饭,而是找她的男朋友王棣去做"功课"去了,这让安晓兰感到很欢欣,她可以单独跟孟文淞在一起了。安晓兰坐在孟文淞的对面,静静地吃早餐,她穿了一件暖色调的丝绸束腰衬衣,领口开得很低,她那一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隐约可见,很显然,她没有穿内衣,其实,安晓兰不喜欢穿内衣和内裤,她喜欢丝绸面料紧贴皮肤的感觉。

    吃完早饭后,孟文淞帮助安晓兰收拾碗筷,然后,两个人来到客厅坐下,安晓兰取来一瓶白兰地,两个人静静的喝起酒来。孟文淞坐在长沙发上,而安晓兰坐在长沙发的另一端,她抬起腿,露出了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她偷偷地瞥了一眼孟文淞,她见到孟文淞的脸上流露出不自然的表情,她猜测,也许是孟文淞看到她大腿的缘故,一想到这些,她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淫笑,她知道,孟文淞是一位很容易被女人肉体刺激的男人。

    孟文淞和安晓兰轻声地交谈,此时,安晓兰已经喝了半杯白兰地,她感觉身子暖暖的很舒服,然而,孟文淞却感觉很别扭,因为安晓兰那雪白的大腿一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最后,他将酒杯放在茶几上准备起身离开,然而,安晓兰这却一把拦住了他,她故意将小手放在孟文淞的大腿上问,"文淞,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是的,晓兰。"孟文淞真诚地回答道。

    安晓兰竟然咯咯地笑起来,她说,"我们的大英雄曾经当我雇用兵,参加过无数次战斗,他竟然还怕一个女人。"

    "不……,是的……。"孟文淞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的大英雄竟然害怕一位漂亮的少妇,这太奇怪了!"安晓兰说完,她将身子靠近孟文淞,然后她轻轻地解开了衬衫上的钮扣,露出来一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她的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

    "晓兰,这太疯狂了。罗英豪是我的老板,也是我的恩人,他要求我住到你家里,保护你们母女俩的安全,照顾好你们母女俩。"孟文淞紧张地说。

    "我知道,文淞,但是,你想用什么方式照顾好我呢?我感到非常寂寞了!"安晓兰说完,她用小手抚摩着孟文淞的大腿,然后向他的大腿根部摸去,当她的小手摸到孟文淞内裤后面大阴茎的时候,她脸上甜蜜的笑容凝固了。

    孟文淞呆呆的盯着安晓兰的小手,在他的大腿根部上揉捏,他既没有拒绝安晓兰的揉捏,也没有抽身离开,事实上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但是,这不是罗老板让我做的事情。"此时,他感觉到安晓兰的小手已经扣住他的大阴茎头。

    "文淞,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罗英豪的意思呢?"安晓兰笑着问,然后,她狠狠掐了一下孟文淞的大阴茎杆,一时间,孟文淞竟然哑口无言。的确,罗英豪从来没有允许过孟文淞跟他的妻子安晓兰发生性关系,但是他也从来没有严辞拒绝过,当他得知妻子安晓兰跟孟文淞发生性关系并且怀孕的时候,他甚至原谅了孟文淞的过错,这充分说明,罗英豪能够容忍妻子跟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而这个男人的最佳人选正是孟文淞,这一点,孟文淞也能感觉到。

    正在孟文淞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安晓兰像母老虎似的扑上来,她扑到了孟文淞的身上,她将嘴唇紧紧地贴在孟文淞的嘴上,尽情地亲吻他,而孟文淞仰面躺在沙发上不知所措。孟文淞在安晓兰的身子下面不断扭动身子,他在试图挣脱,然而他的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安晓兰趴在他的怀里,她那一对丰满而诱人的乳房紧紧贴贴在他的胸膛上,他感觉到自己的大阴茎高高勃起,紧紧地顶在安晓兰的小肚子上。

    孟文淞本想拼命地挣脱,他想挣脱的并不是安晓兰的纠缠,而是安晓兰身上散发出的女人特有的无法抗拒的性诱惑力,他毕竟是一位性欲强烈的男人,末了,他伸出手扣住了安晓兰丰满的臀部,尽管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衬衫,可是他依然感觉到了安晓兰身上散发出的体温,他揉捏一下安晓兰的臀部,安晓兰兴奋地哼了一声。紧接着,孟文淞撩起安晓兰的衬衫,将手伸进了她的两瓣臀部之间的大腿里,他发现安晓兰没有穿内裤,一瞬间,他兴奋得大阴茎高高勃起,紧紧地顶在裤子上,几乎快要把裤子撑破了。

    孟文淞的手指继续向安晓兰大腿里摸去,他摸到了安晓兰细嫩的肛门,他的手指继续向里摸,他的手指碰到了安晓兰两片早已隆起的大阴唇,他用手指拨开两片大阴唇,将手指插入了安晓兰的阴道里。安晓兰兴奋得尖叫了一声,她扬起头大口大口地喘气,她尽情地体验着从阴道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孟文淞嚎叫道,"噢,安晓兰,你没有穿内裤!"他兴奋地盯着安晓兰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他看见安晓兰的眼睛里射出熊熊燃烧的欲火。

    安晓兰紧紧的夹住孟文淞的大手,她用阴道壁裹住孟文淞粗大的手指,她幻想着那是孟文淞大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尽管安晓兰是一位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可是她的阴道壁却富有弹性,她的阴道里一下一下地蠕动着,就像嘴唇一样吸吮着孟文淞的手指。"不行,我不能再继续玩儿这种荒唐的游戏了!"孟文淞心里想到,他试图将手指从安晓兰的阴道里抽出,可是安晓兰却用大腿紧紧的夹住他的手,以至于他根本无法抽出。安晓兰探出头,将嘴唇紧紧地贴在他的嘴唇上,两个人再一次尽情地接吻。

    此时,孟文淞和安晓兰做梦也没想到,罗欣欣正躲在客厅的门口,偷偷地望着她妈妈和孟文淞所干的那件难以启齿的事情。罗欣欣看见她妈妈的衬衫卷起,露出了雪白而丰满的屁股,而孟文淞的大手夹在她妈妈的两瓣屁股之间,作为一个女孩儿,她能够想象得出孟文淞肯定将手指插入了她妈妈的阴道里。一想到这些,罗欣欣就感觉阴道有节奏的抽动起来,一股阴液从她那细嫩的阴道里流淌出来,润湿了她的两片大阴唇,阴液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她紧紧的夹住双腿,试图克制自己的性冲动,然而最终还是无法承受这种性刺激,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啊嚏!"罗欣欣假装打来一个喷嚏,然而,她看见她妈妈和孟文淞并没有任何反应,他们似乎并没有听见打喷嚏的声音,于是,罗欣欣又提高嗓门儿打了一个喷嚏。这一次,安晓兰和孟文淞都听见了,安晓兰赶紧起身,孟文淞的手指一下子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她整理一下衬衫,假装若无其事地坐到沙发上,她紧紧的夹住双腿,阻止阴液她的阴道里流出,而孟文淞也直起身子,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他的脸羞臊得通红,他紧张得呼吸急促。

    这时候,孟文淞看见罗欣欣一步步走进客厅里,"我们……,我和你妈妈……。"孟文淞结结巴巴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他抬头望着安晓兰,想要得到她的帮助。安晓兰显得比孟文淞镇定多了,不过,她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一丝慌张,她整理一下衬衫的边缘,遮住了她那赤裸的下半身,她的脸上露出尴尬的假笑,她望着女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罗欣欣瞥了一眼她母亲,她的脸上露出一丝嘲笑说,"妈妈,你知道去年我们到欧洲去旅游,拍摄的光碟放哪儿了吗?我怎么也找不到了,我的男朋友王棣想要看那张光碟。"安晓兰听到女儿的话,她显得有些不悦,她责怪女儿打断了她跟孟文淞干得那件销魂的事情,不过,她还是显得很耐心,她知道女儿不会逗留多久,马上就会离开客厅的。她舒了一口气,假装平静地说,"噢,那张光碟在你爸爸的书房里,就在书桌的抽屉里。"

    "谢谢!"罗欣欣笑眯眯地说,她转身离开了,留下一对沮丧的男女,呆呆的坐在沙发的客厅里。她刚一走出客厅,就禁不住扭头瞥了一眼他妈妈和孟文淞,她看见两个人正在惊慌失措的盯着她,她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

    "噢……,晓兰,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然后我打算上床睡觉,这真是一个忙碌的一天啊。"孟文淞说道,他很庆幸罗欣欣打断了他跟安晓兰干的那件事,不然的话,他们俩狠狠的发生性关系。如果被罗欣欣看见他跟安晓兰做爱,那该是一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啊。

    "好吧!"安晓兰抱怨地说,她感觉有些沮丧,她本想施展女人特有的魅力勾引孟文淞,跟他发生性关系,然而起初,孟文淞却扭扭捏捏的不肯服从,后来,孟文淞好不容易上钩了,正当她准备跟孟文淞做爱的时候,她女儿却突然杀出来,搅了她的美事。

    "晚安!"安晓兰直起身向客厅外走去,当她走过孟文淞身边的时候,她故意撩起衬衫,露出了她那梦幻般的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和雪白而丰满的臀部,她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孟文淞直直的盯着安晓兰大腿根部隆起下端的沟槽,以及沟槽两侧细嫩的两片大阴唇,他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气。

    安晓兰闷闷不乐地离开了客厅,然而她心中的怨气却愈发强烈,凭借女人的直觉,她知道女儿罗欣欣正在跟她争夺孟文淞,她觉得今天女儿突然跳出来搅局绝不是偶然的,今天,她输掉了这一回合,她有一种隐隐的挫折感,然而,她并没有输掉这场争夺男人的战争,事实上,她觉得战争才刚刚开始,她要报复女儿罗欣欣。

    安晓兰走后,孟文淞依然呆呆的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许久许久,他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他还是无法克制地喘气。他思索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他知道安晓兰和她女儿罗欣欣正在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他,他不能任由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他知道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他同时跟安晓兰和她的女儿罗欣欣发生性关系,他无法想象将精液同时射进母女俩的阴道里,他更无法想象,如果母女俩同时怀孕了,那么两个孩子之间将是什么关系,这比乱伦还要淫荡,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就感觉快要发疯了。

    孟文淞觉得他对不起罗英豪老板,毕竟,在他却困难的时候,罗英豪帮助了他,而且还借钱给他创办保镖公司,如今,他却勾引罗英豪的妻子和女儿,他觉得自己太可耻了!"我无法抗拒安晓兰和罗欣欣的诱惑,我该怎么办?"孟文淞反复念叨着。过了一会儿,他摇晃着脑袋,跌跌撞撞地从沙发上站起,"我要检查一下摄像机镜头,然后就上床睡觉。也许明天一切烦恼都会一扫而光。"孟文淞小声嘟囔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