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罗欣欣主动勾引孟文淞
    孟文淞惊讶地张开大嘴,他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他睁大眼睛直直的盯着罗欣欣那充满诱惑力的女性肉体。

    "欣欣,千万别这样,你还是一个小女孩!"孟文淞惊慌失措地说。

    "孟大哥,你看我像一个小女孩吗?"罗欣欣挑逗似的说,她用一只手揉捏着她那雪白而结实的乳房,用另一只手抚摩着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

    孟文淞呆呆的望着罗欣欣那赤身裸体的女性肉体,他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身子在不住地发抖,然而,他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罗欣欣发现他的惊慌失措。出于男人本能,他贪婪地盯着罗欣欣那对梦幻般的小乳房,纤细的腰肢和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他看见罗欣欣大腿根部的阴毛已经刮掉了,就像她的母亲一样,大腿根部隆起下端的沟槽清晰可见,沟槽的两侧正是女性的两片大阴唇,罗欣欣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微微露出两瓣玫瑰色肉片,那是她的两片小阴唇。

    "欣欣,快穿上衣服,不然,你妈妈看见会生气的!"孟文淞几乎嚎叫起来。然而,罗欣欣却没有理睬他,她依然赤身裸体地站在他的面前,扭动着她那梦幻般的女性肉体,她摆出各种挑逗的姿势。孟文淞本想将目光移开,可是他无法抵挡罗欣欣肉体的诱惑,她的女性肉体是那么雪白而细嫩,充满了难以抗击的吸引力。过了一会儿,孟文淞装出大人教导小孩子的样子,他开导起罗欣欣来,然而,他的大阴茎却情不自禁地勃起,紧紧地顶在裤子上,将裤子高高地顶起,几乎快要将裤子撑破了。

    罗欣欣并没有理睬孟文淞那喋喋不休地说教,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孟文淞的大腿根部,她看见孟文淞的大腿根部一点一点隆起,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淫笑,尽管她还是一位16岁的少女,可是她明白,自己那赤身裸体的肉体,足以让孟文淞大阴茎勃起。她微微地半蹲下身子分开了双腿,她那梦幻般的16岁少女的女性生殖器,隐隐约约露出来。孟文淞贪婪地盯着罗欣欣大腿根部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他再也受不了了,他将头扭过去不敢再看,他知道如果再看的话,他会克制不住的强奸罗欣欣。

    罗欣欣见孟文淞不再看她那赤裸的女性肉体,她失望的捡起地板上的浴衣重新穿上,她坐回到床边说,"对不起,孟大哥,你不要感到奇怪,我跟我妈比还差得远呢!"说完,她侧躺在床上,她用胳膊支撑住脑袋,就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她的浴衣微微的分开,露出了她那雪白而充满诱惑力的女性肉体。

    孟文淞沉默不语,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紧张、兴奋,他继续用颤抖的手擦拭枪械,他的脑子里依然一遍一遍的浮现出罗欣欣那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样子,尤其是这位漂亮的少女大腿根部那梦幻般的细嫩女性生殖器的模样。他一想到这些,他的大阴茎就情不自禁地勃起,无论他怎么掩饰都无济于事。他下意识地擦拭着枪械,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时候,他渐渐地闻到一股清新的香味儿,从罗欣欣的身上飘过来,这是女孩身上特有的一股香味,这股香味混合着枪械油的气味,直直的钻进他的鼻孔里,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罗欣欣静静地望着孟文淞,许久许久,过一会儿,她才问,"孟大哥,你杀过人吗?"

    "是的……。"孟文淞简单地应了一声。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罗欣欣追问道。

    "很恐怖!"孟文淞回到。

    罗欣欣没有继续追问,她又陷入了沉默中,她静静地望着孟文淞擦拭枪械,最后,罗欣欣直起身子,她显得有些紧张地问,"孟大哥,你觉得我和妈妈,谁更性感?"

    孟文淞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震惊了,他语无伦次地说,"欣欣,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这纯粹是一个私人问题。"

    "孟大哥,你不用再骗我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我躲在暗处看到了你跟我妈妈干得一切事情,我妈妈尽情地吸吮你的大鸡巴,你将一股一股精液射进了我妈妈的嘴里,之后,我妈妈毫无顾忌地将大腿根部的屄展现在你的面前,我眼睁睁地看见你的大鸡巴深深插入妈妈的屄里,你们俩疯狂的做爱。后来,我偷偷地听到我妈妈怀孕了,孩子是你的。"罗欣欣停顿了片刻,继续说,"孟大哥,你知道吗?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都幻想着吸吮你的大鸡巴,跟你做爱,然而我却做不到,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偷偷地哭泣。"

    孟文淞惊讶地的望着罗欣欣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他看到两行热泪从她的眼眶里夺眶而出,"噢,噢,不,欣欣,你不能这么想,你还是一个小女孩儿。"此时,孟文淞感到万分后悔,他不该跟安晓兰发生性关系,更不该让她的女儿罗欣欣看到。孟文淞赶紧将枪推到一边,他伸出胳膊,将罗欣欣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他仰面躺在床上茫然地望着天花板,此时,罗欣欣依然将头埋在孟文淞的怀里不断地哭泣,孟文淞用大手抚摩着罗欣欣的后背,试图安慰她。

    "欣欣,不要哭了,这一切都是我的说,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俩,我……。"孟文淞一边说,一边抚摩着罗欣欣细嫩的后背。两个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许久许久,最后,罗欣欣抬起头望着孟文淞那张焦虑的脸,然后,她又将头埋在孟文淞的怀里,她伸出小手慢慢的扯下包在头上的毛巾,她那湿漉漉的长发垂下来,垂在孟文淞的胸前,她扬起头深情地望着孟文淞,一言不发。

    罗欣欣探出头将嘴唇贴在孟文淞的脸上,孟文淞的整个身子僵硬,他不知道应该接受还是拒绝,当罗欣欣细嫩的小嘴唇贴在他的嘴唇上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他知道罗欣欣已经爱上他了,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女渴望跟他发生性关系,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的整个身子就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他无法想象既跟安晓兰发生性关系,又跟她的女儿罗欣欣发生性关系,他觉得这种行为比乱伦还要可耻。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本能地想推开罗欣欣,然而,他却没有半点力气,此时,他已经无法抵挡罗欣欣的诱惑了,"我已经跟她的母亲发生过性关系,我不能再跟她发生性关系,我不能一错再错。"孟文淞心里默默念叨。

    当罗欣欣将小舌头伸进孟文淞的嘴里的时候,她兴奋地哼了一声,她觉得孟文淞的嘴里有一股刚强男人的气味,那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味道。罗欣欣迅速将小手伸向孟文淞的大腿根部,尽管隔着一层内裤,可是她还是摸到了孟文淞的大阴茎,她感到孟文淞的大阴茎抽动了一下。罗欣欣没有半点犹豫,她将手伸进了孟文淞的内裤里,一把抓住了孟文淞的大阴茎杆。一瞬间,孟文淞绷紧了身上的肌肉,然而他却没有阻止罗欣欣的放荡行为,他竭力克制自己的性冲动,不让自己过早射精,他轻轻地咬着罗欣欣那细嫩的小舌头。

    罗欣欣用小手紧紧地抓住孟文淞粗大的阴茎杆,她上下摩擦着阴茎杆上的包皮,当她的小手扣住孟文淞大阴茎头的时候,她兴奋地尖叫了一声,她觉得孟文淞的大阴茎实在太大,比其他男孩的阴茎要大得多,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摸过如此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一瞬间,她感觉阴道抽动起来,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流淌到她的两片小阴唇之间的沟槽,润湿了她的两片细嫩的小阴唇,她感觉阴道里有一股欲火在燃烧。

    过一会儿,孟文淞仿佛进入了幻觉中,他已经忘记了刚才的负罪感,他只感觉罗欣欣那细嫩的小舌头在他的嘴里游荡,她那细嫩的小手不断的摩擦着他的大阴茎,过了一会儿,罗欣欣一把扯下孟文淞的内裤,将他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掏出来,正当罗欣欣痴情的望着眼前大阴茎的时候,突然,桌子上的电话铃响起。孟文淞一怔,他差点克制不住的射精,两个人赶紧从床上跳起,孟文淞一把推开罗欣欣,他迅速抓起桌上的电话。

    "喂!"孟文淞对着话筒应了一声,然后,他扭头瞥了一眼罗欣欣,只见罗欣欣茫然地坐在床上,她浴衣已经解开了,她的一对雪白而结实的小乳房露出来,她似乎并不在乎在孟文淞的面前袒露自己的女性肉体。她听见话筒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而不是她父母,她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系好浴衣向门口走去,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转过身笑眯眯地望着孟文淞,她贪婪地盯着孟文淞大腿根部那依然高高勃起的大阴茎,孟文淞不好意思地将大阴茎塞回到内裤里。

    电话是孟文淞的一位助手打来的,他想问孟文淞是否需要他的帮助。"噢……,是的……,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请你明天到我这儿来。"孟文淞喘着粗气说。

    "孟文淞,你那儿一切顺利吗?"孟文淞的助手问道,他听见孟文淞大口大口喘气的声音。

    "是的,我这儿一切顺利。我刚刚做完健身运动,……,好吧,明天我跟你详细谈。"孟文淞撒了一个谎。

    "好吧,老板,再见。"孟文淞的助手说。

    "好吧,明天见。"说完,孟文淞挂断了电话,他重新爬回到床上,他仰面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