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罗英豪早就知道妻子安晓兰和孟文淞曾经通奸过而且还怀孕了
    整个书房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最后,孟文淞打破了沉默说,"罗老板,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罗英豪抬起头苦笑了一下,他望着孟文淞说,"文淞,我希望听到你对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一定会帮助我渡过难关的。听我说,我和安晓兰相亲相爱,就像一对亲密的朋友,当她跟你发生性关系怀孕以后,她甚至跟我商量是否要留下孩子,我帮助她耐心分析形势,后来,她打掉了孩子。其实,安晓兰不仅是一位充满活力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位个性很强的人,她喜欢追求冒险和刺激,……,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孟文淞疑惑地望着罗英豪,他茫然地摇了摇头。罗英豪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他用对晚辈说话的口气说,"噢,文淞,你可以跟我妻子安晓兰在一起,为所欲为,只要你能保护我妻子和女儿就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孟文淞终于明白了罗英豪的意识,罗英豪已经允许他跟安晓兰,随心所欲地上床睡觉发生性关系,只要他能拴住安晓兰的心就行,更重要的是,他应该保护安晓兰和罗欣欣的安全。孟文淞直起身走到窗户前,他望着窗外的风景,他知道他已经别无选择,他必须得承担起对安晓兰和罗欣欣的责任,毕竟,他已经跟安晓兰发生了性关系,而且安晓兰还曾经怀上过他的孩子,他责无旁贷地应该保护安晓兰和她的女儿罗欣欣。

    "好吧!"孟文淞斩钉截铁地回答道,他本想说更多的话,可是,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其实,在他的心里有无数个疑问,比如,为什么罗英豪会宽容地对待他跟妻子安晓兰发生性关系,为什么他一再说安晓兰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她应该有自己的性生活。孟文淞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傻瓜,但是,他还是无法理解,罗英豪竟然会允许妻子安晓兰,尽情地跟男人体验性快乐,甚至允许妻子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而罗英豪选择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孟文淞。此时,孟文淞才渐渐意识到,三年多来,他误解了罗英豪,罗英豪是一位非常宽宏大量的人,而且他足智多谋,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文淞,我很高兴看到你终于想通了。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进别墅?"罗英豪说完,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罗英豪是一位做事严谨的人,其实,他已经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罗老板,我可以马上收拾行李搬进别墅。"孟文淞说。10

    这时候,写字台上的对讲机响起,话筒里传来了安晓兰的声音,她说午饭已经准备好。

    "文淞,我妻子已经做好午饭,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罗英豪说完,他大步向书房的门口走去,"噢,还有,文淞,我想起一件事,待会儿我跟你商量。"

    孟文淞跟谁罗英豪走出了书房,他心里在想,罗英豪到底想要跟他说什么呢?孟文淞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今天他变得异常多疑,他不相信任何人,他知道这是他的顾虑太多了。罗英豪搭住孟文淞宽阔的肩膀,他小声地对孟文淞说,"我在那伙贩毒集团的内部已经安插了内线,跟你说实话,他们肯定要除掉我了,我知道自己很难逃脱他们的魔掌,所以我准备跟他们一拼到底,同归于尽,我对生还的可能性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我最担心的就是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的安全。"

    孟文淞停住脚步,吃惊地望着罗英豪,"噢……,你说的是真的吗?"惊讶地说,"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你下手吗?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文淞,这么多年来,凭借我对贩毒集团的了解,他们根本不放我,事实上我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他们向来杀人不眨眼。事实上,在过去几年来,他们已经杀掉了许多人。"罗英豪一脸严肃的说。

    孟文淞已经顾不上惊慌,他迫不及待地问,"那么,你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知道此事吗?"

    "不,我不想让她们母女俩知道此事,即使知道也无济于事,反而让她们担惊受怕,我想单独一个人处理此事,只要我雇用的枪手能够杀掉那伙贩毒集团的头目,即使我被杀掉,他们也不会再找我妻子和女儿麻烦了。所以,当这笔帐了结以后,我想将安晓兰托付给你,希望你带着她们母女俩远走高飞,永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起吃午饭了,安晓兰肯定等不及了。"罗英豪平静地说。

    孟文淞坐在餐桌旁茫然的吃着午饭,他根本感觉不到午餐的味道,他的脑子里一直盘旋着罗英豪说的那些话,好几次,安晓兰、罗欣欣和罗英豪跟他搭讪,他却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最后,午餐草草结束了,罗英豪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安晓兰邀请孟文淞到外面的花园去上,而罗欣欣却有点不痛快,她本想邀请孟文淞到她的卧室,去看那些照片。

    安晓兰领着孟文淞来到了别墅后面的花园,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徐徐的暖风拂面。安晓兰拉着孟文淞的手走在花园的小路上,小路旁长满了各式各样盛开的鲜花,两个人默默无语的走着,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花园深处的一条长椅旁坐下,他们俩静静地向远处眺望,花园的边上是一排用灌木编成的栅栏,栅栏外面是一片小树林,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哗哗作响,远处不时地飘来一阵阵花香。安晓兰轻轻地将身子靠在孟文淞的身体上,她的大腿贴在孟文淞大腿上。

    "我喜欢静静地坐在花园里,这儿的景色太美了,一切都是那么宁静清心。"安晓兰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她将头靠在孟文淞的肩膀上,"文淞,三年多来,我一直想你。你知道吗,那天晚上我们发生性关系以后,我怀上了你的孩子。"

    "是的,晓兰,对不起你,我不该做那件蠢事。"孟文淞尴尬地说。

    "文淞,你怎么知道我怀孕的事?"安晓兰疑惑地问。

    "晓兰,你丈夫,他……,他告诉我的。晓兰,你为什么要将我们俩之间的事情告诉你丈夫?"孟文淞有些埋怨地问。

    "文淞,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们只发生了一次性关系,我就怀孕了,当时,我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我本想说那是我丈夫的孩子,可是他不是傻子,所以我就将我们俩干的那些事都告诉了他,我想请求他的原谅。说实话,多年来,我也曾经跟别的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但是我们夫妻俩一直相亲相爱,竭力维持我们的婚姻。……,你们男人可以隐瞒跟女人发生性关系的秘密,可是一个怀孕的女人怎么能隐瞒得住呢,女人渐渐隆起的肚子已经说明了一切,所以我就坦白了。"安晓兰说完,她紧紧的咬住唇,她显得有些激动。

    "我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却嫁给了一个比我大30岁的男人,尽管在感情上我很爱他,可是作为女人,我也有正常的性要求,我渴望跟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羞耻的。我无法压抑那种对性的渴望,以前,我偷偷地溜出去跟别的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但是,每当我干完那种事以后,我都感到后悔,我更加爱我丈夫罗英豪。"安晓兰说完,她拉住孟文淞的大手,深情地望着他,她的眼框里噙满了泪花,"文淞,你知道吗,我作为一个女人有多么难,我爱我丈夫,依赖我丈夫,但是我却无法从他身上得到性快乐,幸好,我丈夫是一位通情达理的男人,他允许我跟别的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他同意我从别的男人身上获得性快乐,我丈夫是一位非常好的人。"安晓兰说完,她凝视着远方,然后轻声地说,"文淞,我很感激我丈夫,他知道我非常寂寞,所以他要求你住进我家的别墅,他实际上已经默许了,我们之间可以发生性关系。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跟一位有夫之妇发生性关系的事实,对此,我要向你道歉,让你受到了委屈。"安晓兰停顿了片刻,她的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她继续说,"但是,从我个人角度,我非常渴望你能住进别墅里,那样,我们俩可以度过一个又一个销魂的夜晚。"

    "我非常愿意为罗老板效犬马之劳!"孟文淞说,"我知道自己干了蠢事,正如你知道的那样……,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很感激罗老板,他不恨我,而且他能原谅我的错误,我一定要尽全力弥补我的过失。"孟文淞结结巴巴地说。

    "文淞,请你放心,我丈夫不恨你。当我将怀孕的消息告诉他的时候,我们讨论了很长时间,他觉得,你并不是你的错。"安晓兰说完,她停顿了片刻,她意味深长地望着她的情人,然后,她抿嘴一笑,用小拳头狠狠的捶了一下孟文淞的胸膛,娇滴滴地说,"你真坏,就那么一次,就让人怀孕了。如果我当时孩子生下来,现在差不多三岁了。"

    安晓兰又说一遍,她看见孟文淞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望着她的脸,"文淞,你可能不知道,我丈夫……,跟我已经多年没有过性生活了,这并不是因为我不想过性生活,而是因为我丈夫实在是无能为力,毕竟他已经是一位将近60岁的人了……。"安晓兰唠唠叨叨地说,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显得很激动。

    "晓兰,我能理解你的困惑,但是……。"没等孟文淞说完,安晓兰就伸出手指贴在他的嘴唇上,示意他不要再往下说。

    "我知道,作为女人,有些话我不能对男人说。但是,我有我的渴望……,"安晓兰说完,她左右警觉的望了望,似乎害怕有人在偷听似的,她继续说,"我知道,对于女人来说,性满足不是一切,但是,我承认,我是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我渴望跟喜欢的男人尽情地做爱,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克制不住地跟你发生性关系的原因,因为我是一个真诚的女人,我无法忍受没有做爱的生活。"说完,安晓兰将小手伸向了孟文淞大腿根部,她继续说,"尽管我丈夫已经允许我跟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但是,我还是觉得很紧张,然而,我跟你发生性关系却不同,我有一种安全感,我感觉无比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