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贩毒分子准备杀掉罗英豪全家
    孟文淞曾经做过雇用兵,也当过警察,他参加过几十起大大小小的战斗。他的大脑飞速转动,他在设想那些杀手的模样,作战方式,他在盘算着各种可能性。不过,当务之急,他要想方设法稳定罗英豪的情绪,他觉得罗英豪快要崩溃了,然后他再缕出头绪,设法控制住局面。他觉得,现在所面临的危机,跟他在10年前,当雇佣临时遇到的局面很相似。那时候,他被十几个敌人包围在一座废弃的建筑物里,经过一天激战,他的几位战友阵亡了。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他偷偷爬出建筑物,绕到了敌人背后。正当那十几个敌人一步步包围废弃建筑物的时候,他从后面开火了,成功地消灭了所有的敌人。

    "罗老板,你为什么不向警察局报案,寻求他们的保护?"孟文淞试探性地问。罗英豪叹了口气说,"我报案了,可是没有用。警察到我家周围转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可疑情况,他们就回去了,我再报案,他们不再来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警察局的人早就被他们收买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请你帮忙的原因。"罗英豪无奈地说。

    "外面的谣传很多,我知道这伙家伙肯定不会放过我和我的家人,就在上个月,我侥幸逃脱了两次暗杀,我知道这种威胁已经迫在眉睫了,所以,我不想坐以待毙,我已经雇用了一批杀手,准备跟他们一决雌雄,甚至同归于尽,我不在乎个人的安危。然而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却还蒙在鼓里,我不想让她们母女俩知道这种危险,也不想让她们担惊受怕,然而,那些杀手正在一步步逼近她们,备战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罗英豪停顿了片刻,他心情沉重地说,"也许明天,也许后天,……,这些杀手肯定会来的。"

    "我已经计划好了,我准备搬到外面去住,这样可以分散他们的目标,毕竟,我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啊!文淞,我请你保护好我的家人。"罗英豪认真地说。

    "罗老板,你做得对,你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不能跟你住在一起了,这样目标太大,很容易被敌人一网打尽,看来,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请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安晓兰和罗欣欣的。"孟文淞一脸严肃地说。

    "很好,你这句话像一个真正男人说的话。我请你保护好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不到万不得已,请你不要告诉她们所面临的危险。不过,我要提醒你,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是很固执的人,贴身保护她们很难,所以我请求你搬进我家里来,24小时保护她们。"罗英豪认真地说。

    "我搬进你家里来!这不可能,我不能跟你妻子和女儿住在一起!"孟文淞提高嗓门儿惊讶地说。

    "文淞,你必须跟我妻子和罗欣欣24小时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很好保护她们母女俩,因为我只相信你一个人。"罗英豪语气凝重地说。

    "可是……,可是,罗老板,我……,我不值得你的信任,因为我……。"孟文淞话到嘴边,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他没有勇气说出后面的话,他不敢相信单独跟安晓兰在一起过夜,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他们会再次发生性关系。

    "孟文淞,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然而,那些话都是借口,我也是男人,我能理解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单独在一起过夜是什么感受,但是,我已经反复思考过了,我别无选择,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要求,很显然,我的家人已经成为那些家伙的目标,如果我妻子和女儿真的落入日他们手里,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你必须得跟她们母女俩住在一起。"罗英豪无奈的说。

    孟文淞无奈的一屁股坐进沙发里,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天晚上的情节,安晓兰尽情地吸吮他的大阴茎,他将一股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之后,安晓兰卷起裙子,用力分开双腿,她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现在他面前,她再也克制不住了,他将大阴茎插入了安晓兰的阴道里,并且将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他知道,如果再一次跟安晓兰在一起过夜,他肯定会禁不住安晓兰的诱惑,跟她发生性关系。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无奈地垂下了头。

    "听着,孟文淞,你是最优秀的保镖。更重要的是,你是我的好朋友,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求你搬进我家里,保护我妻子和女儿的原因。"罗英豪说。

    "搬进你家里?"孟文淞下意识地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是最好的保镖,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孟文淞没有勇气说出后面的话,他想说,"我还是安晓兰最好的性伙伴!"孟文淞在心里大声地喊道,一瞬间,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焦虑,他无法想象自己会跟安晓兰住在同一栋别墅里过夜。

    忽然,孟文淞站起身焦虑地在书房里踱来踱去,他的心里非常矛盾,他走到酒柜前,抓起酒瓶满满的斟上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罗老板,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的妻子和女儿,但是我无法住在你家里过夜,我做不到。"孟文淞激的地说。

    "为什么?文淞,我需要你24时小时贴身保护我的家人,你只要保护我妻子安晓兰和我女儿罗欣欣就可以了,我本不需要您保护我。说实话,我别无选择,你也别无选择。另外,我希望你能在我的别墅里安装一套监控系统,确保整个房间的安全。"罗英豪渐渐地说。

    孟文淞又大口喝一杯威士忌,他一字一句地说,"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

    "听着,孟文淞,我不想强迫任何人,我是在请求你,如果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发生什么意外……。"罗英豪脸部肌肉抽动着,他再也说不下去了。

    忽然,孟文淞看到罗英豪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以前,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性格刚强的罗英豪落泪过,孟文淞知道他再也无法拒绝罗英豪的请求了,他坚定地说,"好吧!罗老板,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好你的家人,请你放心。另外,我需要配备一支枪,我要仔细搜寻一下别墅周围的安全情况,以便确保万无一失。"

    "好吧,文淞,我可以给你配备一支狙击步枪和一把手枪,我会满足你的所有要求。"罗英豪说完,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户跟前向窗外眺望,他陷入了沉思之中,远处是一片小树林,整个房间又陷入了沉寂,最后,罗英豪转过身直直的望着孟文淞,他犹豫了片刻说,"文淞,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你为什么不愿意住到我的别墅里,……,我知道你和我妻子安晓兰之间发生的那件事。"

    孟文淞听到罗英豪的话,他吓得手中的酒杯差点跌落到地上,他睁大眼睛惊恐地望着罗英豪,"什么……?她……,她究竟告诉你什么?"孟文淞惊慌失措地问。

    "文淞,不要慌张,请你坐下,我们男人之间不用再绕圈子了。3年前,我妻子安晓兰就已经告诉我,她跟你干的那些事了。其实,当时我就知道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我只是不想说破而已,如今,我遇到了大麻烦,我不得不求你帮助。"罗英豪一脸严肃地说。

    "噢!……,我太愚蠢了!"孟文淞绝望的哼了一声,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他用手抱住头,不敢抬头看罗英豪的脸。

    "文淞,你可能做梦也没想到,在你不辞而别一个月后,我妻子安晓兰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本想隐瞒,可是还是被我发现了,后来,她承认了跟你发生性关系的事实,她说肚子得里的孩子是你的。起初,我非常生气,非常痛恨你,后来,我平静下来以后认真思索。我觉得安晓兰跟你发生性关系并不是偶然的,她是一位年轻漂亮充满活力的少妇,她渴望刺激的性生活,而我却是一位老头,我无法满足她的性欲,所以,我认为,安晓兰干出越轨的事情是迟早的,这也是一位30岁漂亮少妇正常的生理要求。我思前想后,觉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而不是你们俩的错。最终,我原谅了你。"

    孟文淞抬起头惭愧地望着罗英豪,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觉得自己愧对于罗英豪,不管怎么样,罗英豪毕竟是他的恩人。可是他却跟他的妻子安晓兰发生性关系,尽管他是被安晓兰勾引,才干出那些事情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仅仅跟安晓兰发生了一次性关系,她就怀孕了。一想到这些,孟文淞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个耳光。

    "文淞,我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然而我却不知道人性的弱点,其实,我们俩都犯过错误,生气、愤怒是无济于事的,我知道,如何解决问题才是关键。如果安晓兰不怀孕,她跟你发生性关系的事情,可能永远也不会败露。安晓兰既然把通奸的经过都告诉我,说明她还是相信我。当我原谅了你以后,安晓兰甚至想把孩子生下来,这说明,她在内心中已经爱上了你,一个女人竟然愿意为另一个男人生孩子,这已经说明了一切。"罗英豪说完,他走到酒柜前,给自己满满斟上了一杯酒。

    罗英豪重新回到沙发旁,他坐在孟文淞的对面,一脸严肃的望着我孟文淞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的说,"文淞,说也奇怪,当我知道安晓兰跟你发生性关系后,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其实,我早就听说了安晓兰的绯闻,她跟我公司里的男同事上床睡觉,幸好,我做过基因鉴定,罗欣欣是我亲生的女儿。"罗英豪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那些家伙一直想追杀我,形势非常严峻,我可能无法逃脱他们的魔掌,所以,万一……,我想将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托付给你,我相信你和安晓兰一定会相亲相爱的。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带上安晓兰和罗欣欣远走高飞。现在,你可能并不理解我的话,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孟文淞睁大眼睛,惊讶地望着罗英豪,他觉得罗英豪发疯了,他怎么能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托付给另一端男人呢?更何况,这个男人还跟他的妻子发生了性关系,他不知道罗英豪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不过,他还是默默地点点头说,"罗老板,请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安晓兰和罗欣欣的。"

    "听着,孟文淞,你不用感到惊讶。我已经是将近60岁的老头了,我早就丧失了性能力。正如你看到的那样,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我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我是一个喜欢用理性思考问题的人。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将我的妻子安晓兰托付给一个可靠的男人,毕竟,她还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少妇,她有自己的生活和渴望,尤其是她的性生活。也许,你觉得我说这些话肯定是发疯了,然而我说的都是实话,我默认她跟别的男人睡觉的事实,只要她在感情上依然爱我就行,因为我不想失去她。然而,当前,我最担心的是,那些家伙对我下毒手以后,我妻子安晓兰和女儿罗欣欣该怎么办呢?"

    孟文淞惊讶地望着罗英豪,他张着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不明白罗英豪的意识,罗英豪为什么要将妻子和女儿托付给别的男人呢?而且他还能够容忍,这个男人跟他的妻子发生性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淞,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不!我头脑很清醒。我很了解我妻子安晓兰,她是一位性欲非常强烈的漂亮少妇,我根本无法满足她的性要求,即便是我年轻的时候,也无法满足她的性渴望。理性告诉我,她肯定会跟别的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事实也是如此,尽管她不承认。女人的心思是很难捉摸,她们嘴上说守身如玉,然而现实却是,女人非常渴望跟身强力壮的男人上床发生性关系,她们甚至无法抗拒这种欲望。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女人总喜欢口是心非。"罗英豪说完,他靠在椅背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的头枕在沙发背上,紧紧的闭上眼睛,他的脸上流露出筋疲力尽,无可奈何的表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