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三年前 孟文淞曾经跟安晓兰发生过性关系
    过了一会儿,安晓兰将最后一口精液吞进了肚子里,她直起身子,擦了擦嘴角上流淌出来的精液。她紧紧的夹住双腿,夹紧大腿根部两片早已肿胀的大阴唇,更多的阴液被挤了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内侧向下流淌,接着,她坐到孟文淞对面的沙发上,她撩起衣裙抬起双腿,然后,慢慢地分开了双腿,此时,她的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现在孟文淞的面前,她的整个屄早已湿透,卷曲的阴毛胡乱地贴在两片隆起的大阴唇上,她的两片湿润的小阴唇微微的张开着,她的阴道口还在有节奏的抽动着,一股阴液依然在向外流淌,顺着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向下流淌到她的肛门上。此时,安晓兰的性欲达到了高潮,尽管他还没有跟孟文淞发生性关系。

    孟文淞喘着粗气,贪婪地盯着安晓兰大腿根部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他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一下,一股乳白色精液从他的阴茎头喷射而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到了安晓兰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上,安晓兰咯咯地淫笑了几声,她用手指蘸了蘸乳房上粘糊糊的精液,然后将涂满精液的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道里,她竟然当着孟文淞的面表演手淫。

    孟文淞见到如此淫秽的场面,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他像猛虎一样扑到安晓兰的身上,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安晓兰的阴道里,他将睾丸里仅有的一滴精液,射进了这位漂亮少妇的阴道里。过了大约10分钟,他将大阴茎从安晓兰的阴道里抽出,安晓兰的阴道口发出了清脆的噗的一声,孟文淞整个大阴茎杆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他的大阴茎头上依然挂着乳白色的精液,拖着长长的尾线,另一端挂在安晓兰的阴道口上。孟文淞身子一歪,疲惫的趴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此时,躲在黑暗处偷看的罗欣欣看到了一切,她眼睁睁地看见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他母亲的阴道里,她也看到了大阴茎头上的乳白色的东西,凭借她少有的生理知识,她知道,那是男人的精液,是一种能够让女人怀孕的东西,一想到这些,她再也克制不住了,她将手指伸到自己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上,尽情地揉捏敏感而坚硬的阴蒂,她学着母亲的样子,在不断的手淫,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的流出,穿过完好无损的处女膜,流淌到她的两片细嫩的大阴唇上,然后向下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此时,这位年仅13岁的少女已经下定决心,她一定要体验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深深插入自己阴道里的感觉,她要将自己的处女之身献给孟文淞。

    又过了20多分钟,筋疲力尽的孟文淞从沙发上爬起,他跌跌撞撞地冲出别墅,像做贼似的逃跑了,一路上,他的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安晓兰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两片隆起的大阴唇分开,两片湿漉漉的肉红色小阴唇微微的张开,一股股阴液缓缓的从阴道里流出,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竟然跟朋友的妻子发生性关系,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干出如此愚蠢的事情,然而,这一切的确发生了,他无法改变现实。

    从那天晚上以后,孟文淞再也没去过罗英豪的别墅,更没见到过安晓兰,他不辞而别,参加了当地的警察,两年后,他创办了自己的保镖公司,直到今天。

    孟文淞渐渐地将思绪拉回来,自从三年前,他跟安晓兰通奸发生性关系,他感到内疚不辞而别以后,他已经三年多来没有见到安晓兰和她的女儿罗欣欣了,今天,他就要见到安晓兰了,他感觉十分沮丧,他觉得自己没脸再见安晓兰,更没脸面对罗英豪,尽管他明白罗英豪并不知道,他跟安晓兰之间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甚至是难以启齿的事情。

    孟文淞将汽车停在大铁门前,他跳下车按下了大门旁对讲机的按键,不一会儿,话筒里传出来一位年轻女人的声音,接着,大铁门缓缓的打开。孟文淞将汽车开进了别墅的院子里。三年前,他也是开着这辆汽车来到罗英豪的别墅,见到了他那年轻漂亮的妻子安晓兰。孟文淞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安晓兰那张漂亮的脸蛋儿,他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安晓兰的音容笑貌,这一切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似的……。

    罗英豪的别墅是一座欧洲风格的二层小楼,是他用做进出口贸易赚来的钱建造的。别墅的一楼由一间典雅的客厅和几间别致的屋子组成。孟文淞缓步走进别墅的院子里,他见到院子里的布局跟三年前没有多大变化,罗英豪虽然是一位当地有名的富豪,可是他的生活却很节俭,这反映在这座别墅的装修布局上,简洁而实用,没有过多的铺张浪费。

    罗英豪不但是生意场上的老手,而且还是一位投资专家,他很善于理财。孟文淞知道,他曾经运用高超的投资技巧,将100万美元成功的变成了500万美元。没有人知道罗英豪到底有多少钱,人们只知道,即使罗英豪单单依靠积蓄就可以过上非常富裕的生活。然而,罗英豪却是一位很节俭,甚至是很吝啬的人,他从来不购买豪华汽车,也不雇用仆人,院子里的花草都是他亲手种植的,而房间的打扫,也是偶尔雇佣钟点工来做的。

    现在,罗英豪遇到了大麻烦,一伙贩毒分子准备杀害他的全家。起初,孟文淞并没太在意,他以为这仅仅是犯罪集团的绑架勒索而已,他本想花一点钱把事情摆平,然而,情况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这伙犯罪分子并不是为钱而来的,他们要做的是杀掉罗英豪全家,而且他们还针对罗英豪本人,组织了两次刺杀行动,为此,罗英豪还差点送掉性命。此时,罗英豪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不得不再次邀请孟文淞做保镖,来保护他们全家的安全,毕竟,在他的心目中,他只相信孟文淞一个人。

    孟文淞站在别墅的房门口,他手里拿着一束鲜花,他感到心里有些紧张,他不知道罗英豪会怎么看待他,毕竟他们之间已经有3年多没有见面了,尽管他们之间偶尔通通电话,然而,孟文淞还是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紧张。当孟文淞不辞而别的时候,罗英豪时常邀请孟文淞到他的别墅作客,可是孟文淞都寻找各种借口婉言谢绝了,罗英豪实在不明白这其中的缘故到底是什么,久而久之,罗英豪也就不再邀请孟文淞到他家作客,很显然,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就在孟文淞胡思乱想的时候,别墅的房门打开了,他看见一位漂亮的少女站在的门口,正在惊讶地凝视着他。孟文淞着实吃了一惊,他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漂亮的女孩儿,他几乎认不出来了,然而他知道,这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安晓兰的女儿罗欣欣。

    "孟大哥,难道你想在门口站一整天吗?"罗欣欣说完,她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欣欣,是你吗?你长这么大,我都快认不出你来啦!"孟文淞兴奋地说,他继续上下打量着罗欣欣,罗欣欣长得酷似她的母亲安晓兰,美丽的面容,白皙的皮肤。

    "当然是我!"罗欣欣落落大方地回答,忽然,她猝不及防地伸出胳膊搂住了孟文淞的脖子,在他的面颊上亲吻了一下,她的脸上洋溢着青春少女特有的兴奋,"孟大哥,你这么多年到哪儿去了?为什么不来看我?"罗欣欣故作生气的样子尖声问道。

    孟文淞支支吾吾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罗欣欣搂住孟文淞的脖子,不依不饶。最后,孟文淞伸出有力的臂膀,揽住罗欣欣纤细的腰肢,"噢……,我……。欣欣,几年不见,你长这么大了。"孟文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好把话题岔开。罗欣欣依然搂住孟文淞的脖子不放。

    "孟大哥,我今年16岁了,年底就17岁了。"罗欣欣撒娇似的说,的确女大18变,越变越好看,这话说得千真万确。如今,罗欣欣已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噢,那太好了!"孟文淞憋了半天,只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孟大哥,这是给我的鲜花吗?"罗欣欣一边说,一边望着孟文淞手里的鲜花。

    "噢……,当然,当然,当然是送给你的。"孟文淞赶紧回答道,他觉得送给少女一束鲜花有些不妥,毕竟,在他的眼里,罗欣欣的年龄还太小,她还没有到谈情说爱的年龄。其实,在孟文淞的心目中,他对罗欣欣的印象还停留在三年前的那小姑娘的模样,他把罗欣欣只是当着一个可爱的小妹妹看待而已。

    "谢谢你,孟大哥!"罗欣欣说完,她一把夺过孟文淞手里的鲜花,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她探出头再次亲吻了一下孟文淞的面颊,然后大胆地拥抱了一下孟文淞。当罗欣欣那对结实的乳房贴在他的胸膛上的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罗欣欣已经长成了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再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

    "噢,文淞,你终于来了。"孟文淞抬头一看,只见安晓兰一步步从楼梯上走下来,她在女儿罗欣欣的身后说。

    孟文淞不情愿地推开了罗欣欣娇嫩的身子,他的脑子里依然想象着罗欣欣那对玲珑的小乳房,"嗨,你好吗,晓兰。"孟文淞有点畏缩的说的,他透过罗欣欣的肩膀,望着这位漂亮的少妇。

    "文淞,你太自私了,你为什么不跟我拥抱?"安晓兰故作生气地问,她向前迈一步,罗欣欣乖乖的站到了一边去。安晓兰扑到了孟文淞的怀里,两个人深情地拥抱,孟文淞感到了她那丰满而柔软的乳房,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他的脑子里快速的计算着,母女俩乳房的差异,一瞬间,他觉得多年来没来看她们母女俩,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情啊!孟文淞觉得自己太愚蠢了,也太钻牛角尖儿了,虽然他跟安晓兰发生了性关系,可是他们俩毕竟都是成年人,他们可以用一种理性的方式,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他没必要这么多年总是感到内疚。

    "文淞,你这么多年没来看我们,实在太不应该了!"安晓兰贴在孟文淞的耳边小声说,她将丰满的胸部紧紧地贴在孟文淞宽阔的胸膛上,她将小肚子顶在孟文淞的大腿根部上,她在试探孟文淞大阴茎是否已经勃起。接着,两个人的身体分开了,安晓兰上下打量着孟文淞说,"文淞,你一点都没变!"说完,她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

    "好了,我们到客厅里谈,告诉我们母女俩,你这几年怎么样?……,我丈夫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他过一会儿才能回来。"安晓兰说完,她拉住孟文淞的一支胳膊,而罗欣欣拉住另一支胳膊,走进了宽敞的客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