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罗英豪的妻子安晓兰主动勾引孟文淞
    宴会结束后,乐队奏起舞曲,大家开始正式跳舞。安晓兰拉着孟文淞跳了几乎所有的舞曲,她毫无顾忌地紧紧地贴在孟文淞的胸膛上,她身上散发出的迷人香味让孟文淞飘飘然,她那雪白而柔软的乳房,贴在孟文淞的胸膛上,让孟文淞不得不想入非非。孟文淞揽住安晓兰的细腰,跟她翩翩起舞,他竭力保持绅士作风。可是由于安晓兰连衣裙后背的开衩很低,孟文淞不知道该将手放在何处,向上摸,他的手摸到了安晓兰那细嫩的后背肌肤,向下摸,他的手几乎摸到了安晓兰臀部边缘的轮廓,而当他一想到眼前这位漂亮少妇没有穿内裤的时候,他的大阴茎就情不自禁地勃起。

    安晓兰似乎感觉到了孟文淞大腿根部的隆起,她挑逗似的将雪白而丰满的乳房,紧紧地贴在孟文淞的胸膛上,而将下身顶在孟文淞的大腿根部上,用小肚子摩擦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头,这让孟文淞即兴奋又尴尬,他竭力想跟安晓兰保持一点点距离,可是安晓兰就是不肯,她肆无忌惮将松软的身子贴在孟文淞的身上。好几次,孟文淞都想礼貌的结束跳舞,回到餐桌旁,然而,安晓兰就是不肯。最后,孟文淞无奈之下,只好以上厕所为由逃脱了,他知道自己是在撒谎,他的躲在厕所里久久不敢出来,直到他的大阴茎慢慢变软,他才走出厕所,回到安晓兰的身边。

    最后一个舞曲结束了,安晓兰拉着孟文淞回到了餐桌旁,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然而,两个人似乎都对美食不感兴趣,于是,安晓兰拉着孟文淞来到了外面的花园里,他们俩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夜色中,徐徐凉风温柔地吹拂着他们俩赤热的肌肤上,安晓兰将柔软的身体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他们俩就像一对恋人似的,在夜晚的花园中散步,不知不觉之中,两个人沉浸在一种虚无飘渺的梦幻中,孟文淞那原本戒备的心也渐渐地放松下来,他不再拒绝安晓兰那肉麻的挑逗。

    宴会结束后,孟文淞将安晓兰送回家,他本想马上回家,可是安晓兰却执意要拉他到客厅里喝一杯,孟文淞只好答应了。当两个人走进别墅客厅里的时候,安晓兰发现女儿罗欣欣并不在家,她看到茶几上留下了女儿的纸条,原来,罗欣欣到同学家去玩去了。于是,安晓兰拉着孟文淞坐到了沙发旁,她取来了一瓶白兰地,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孟文淞打算起身回家,然而,安晓兰却一把抓住了他,不让他回家,孟文淞自己也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他真的被安晓兰的性感和美貌深深吸引住了,他留下来了。

    孟文淞做梦也没想到,他正在一步步滑向跟安晓兰通奸的泥潭。孟文淞和安晓兰肩并肩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安晓兰打开音响,音箱里传来了悠扬的音乐,轻轻地漂浮在客厅里,两个人轻声地聊天,安晓兰慢慢的将身子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此时,孟文淞已经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然而,他已经没有能力自拔了,作为男人,他无法抵御眼前这位漂亮少妇的性诱惑,渐渐地,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一起,他们俩轻轻的亲吻起来。

    安晓兰一把扯开连衣裙的低胸领口,她左侧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下子露出来,孟文淞再也克制不住了,他不加思索地伸手抚摸着安晓兰的乳房,他感到异常兴奋,他已经有3年多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了,而眼前这位漂亮少妇的肉体,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安晓兰兴奋地哼了一声,她的身子轻轻地扭动一下,她将另一侧的乳房也掏了出来。孟文淞尽情地揉捏着安晓兰那对性感而柔软的乳房,他用手指揉捏着坚硬的乳头,他探出头张开大嘴,将安晓兰的乳头含进了嘴里尽情地吸吮。

    孟文淞兴奋得哼哼着,他的性欲迅速达到了高潮,他用双手拖住安晓兰那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他贪婪的注视着,仔细盯着乳房的每一寸肌肤,褐色的乳头,暗红色乳晕,雪白的乳房。不一会儿,孟文淞感觉到安晓兰将小手伸到了他的大腿根部,尽情地抚摩着他的大腿内侧,作为男人,他当然明白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妇想干什么,两个人的激情在燃烧,安晓兰的小手一点一点向孟文淞的大腿根部摸去。

    "晓兰,不要这样!"孟文淞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他感觉,安晓兰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阴茎头,尽管隔着裤子,可是他依然能够感觉到安晓兰小手的温暖。这时候,安晓兰拉开了孟文淞裤子上的拉链,孟文淞本想拒绝,可是他已经没有那份勇气了,他只得任凭安晓兰的摆布,安晓兰的小手在他隆起的大腿根部上摸索,不一会儿,安晓兰将小手伸进了他的内裤里,一把抓住了他那不断抽动的大阴茎。

    "噢……,噢……,文淞,你的鸡巴太大了!"安晓兰兴奋地尖叫了一声,她用小手紧紧的扣住孟文淞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杆,紧接着,她深深吸一口气,她用小手上下摩擦着大阴茎杆上的包皮,孟文淞那李子一般大的大阴茎头,直直的从包皮里翻出来。的确,孟文淞作为一位身高马大的男人,他的大阴茎实在太大的,以至于,安晓兰细嫩的手,都显得小了许多。

    安晓兰用小手勾住孟文淞内裤的边缘,还没等孟文淞反应过来,她一把扯下了孟文淞的内裤,一瞬间,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一下子从内裤里跳出来,直直的对着安晓兰漂亮脸的蛋,而且大阴茎还在不断抽动,就像一门即将开火的大炮似的。

    "噢……!噢……!"安晓兰兴奋地哼哼着,她痴情的盯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孟文淞的大阴茎泛起一层梦幻般的光彩,那是一种让女人根本无法控制的光彩。孟文淞的阴茎头大得像一个熟透的李子,紫红色的,表面的皮肤紧绷着,在灯光照射下,泛起五彩斑斓的光芒。

    安晓兰喘着粗气,她探出头着魔似的盯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头,然后,她伸出小手一把抓住大阴茎杆,慢慢摩擦起大阴茎杆上的包皮,不一会儿,安晓兰看到一颗晶莹剔透的阴液,从大阴茎头上的裂口处流出来,挂在大阴茎头上。安晓兰用小手用力将包皮向后一撸,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完全从包皮里翻出来,直直的对着安晓兰的脸。安晓兰轻轻地吹了一下大阴茎头,只见大阴茎头本能地抽动一下,安晓兰兴奋地笑了一声,接着,她用手指蘸了蘸大阴茎头上流出来的阴液,将阴液涂抹在整个大阴茎头上,此时,整个大阴茎,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过了一会儿,她将眼睛贴在大阴茎旁,仔细端详着,她觉得男人的大阴茎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东西,与此同时,她觉得孟文淞的大阴茎是她见过的最大的男人阴茎。

    孟文淞将身子无力地躺在沙发上,他觉得既兴奋又害怕,他明白自己干了一件蠢事,罗英豪毕竟是他的恩人和朋友,他不应该这样对待朋友的妻子,尽管是安晓兰主动勾引他的,可是他也无法推脱责任。

    安晓兰就像一只发情的母老虎一样,她将鼻子尖顶在孟文淞的大阴茎头上,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在闻大阴茎头上散发的梦幻般气味,接着,她张开大嘴,将大阴茎含进了嘴里,她用舌头舔着大阴茎,她尽情地吸吮着从大阴茎头的裂口处流出来的阴液,然后,她用牙齿狠狠咬了一下大阴茎头,这时候,她听见孟文淞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于是,她张开大嘴,将整个大阴茎杆含进了嘴里,此时,孟文淞的大阴茎头顶在她的喉咙深处,而她的嘴边还露出一大段大阴茎杆和一对鸡蛋大的大睾丸,以及浓密的阴毛。两个人情不自禁地一唱一和地哼哼起来,这是一个多么不堪入目的淫荡画面啊。

    安晓兰尽情地吸吮着孟文淞的大阴茎,他们俩不断地发出哼哼声,然而他们俩做梦也没想到,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也许是太投入了,无论是安晓兰还是孟文淞,谁也没听见罗欣欣回家的声音,他们俩依然在尽情地体验着性快乐。此时,罗欣欣正悄悄地躲在阴影处,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她的母亲,尽情地吸吮着另一个男人的大阴茎。罗欣欣已经13岁了,她的身体开始发育了,她的一对小乳房已经微微隆起,她的女性生殖器也有了变化,更重要的是,她已经朦胧的知道性是怎么回事了。

    罗欣欣张着大嘴惊讶地盯着她的母亲赤裸着上身,尽情地吸吮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她母亲那对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在胸前左右摆动着,罗欣欣看见一个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在她母亲的嘴里不断的插入拔出,大阴茎杆下,一对鸡蛋大的大睾丸前后摆动着,大阴茎杆的根部长满了浓密的阴毛。罗欣欣长这么大,她头一次如此清晰地看到一个成熟男人的大阴茎,她兴奋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的确,眼前这不堪入目的画面,对于一位年仅13岁的少女来说,实在太淫秽,太刺激了。罗欣欣紧紧的夹住双腿,她感觉到自己大腿根部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不断的有节奏的抽动着,一股阴液透过她那完整的处女膜,缓缓的从阴道里流出,流淌到她整个尚未发育完全的女性生殖器上,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此时,罗欣欣已经下定决心,她一定要占有一个像孟文淞那样硕大无比的大阴茎。

    安晓兰和孟文淞根本没有察觉到,罗欣欣,一位年仅13岁的少女,正躲在暗处偷看他们的通奸行为。安晓兰继续尽情地吸吮着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不一会儿,孟文淞的性欲达到了高潮,他觉得安晓兰吸吮他的大阴茎头的滋味,让他兴奋得无法自拔,他的性冲动迅速冲高到临界点。他知道自己再也克制不住了,他本能地推开安晓兰的头,他想将大阴茎从她的嘴里抽出来,然而,安晓兰并不理睬他,她用牙紧紧的咬住大阴茎头不放,她依然在尽情地吸吮的大阴茎头,与此同时,她的小手快速的摩擦着大阴茎杆上的包皮,速度越来越快。

    "噢……,晓兰,求求你……!"孟文淞苦苦哀求,可是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大睾丸里的精液在沸腾,一瞬间,他的大睾丸用力收缩,他的大阴茎杆猛烈抽动一下,"噢!噢!……,我要射了!"孟文淞嚎叫了一声,他的臀部向上一挺,离开了沙发表面。

    突然,安晓兰尖叫了一声,她感觉到一股炽热的精液猛烈地射进了她的嘴里,紧接着,一股接一股的精液不断的射入她的嘴里,作为女人,她特别喜欢吸吮男人的大阴茎,然而,她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强烈地射精。她曾经吸吮过罗英豪的大阴茎,可是罗英豪的射精量远远赶不上孟文淞,毕竟,罗英豪已经是一位50多岁的老男人了,他的大阴茎甚至很难完整的勃起。她也曾经偷偷地吸吮过公司里别的男人的大阴茎,可是那些男人大阴茎根本无法跟孟文淞的相提并论,她太喜欢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了。

    孟文淞继续将一股接一股的精液射进眼前这位漂亮少妇的嘴里,似乎永不停息,安晓兰嘴里装满了粘糊糊的精液,以至于她两侧的面颊都鼓起来,接着,她一口接一口的将精液吞进肚里,作为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她觉得男人的精液是世界上最美味可口的甘露。大约过了五分钟,孟文淞的射精渐渐减弱下来,然而他的大阴茎依然在安晓兰的嘴里不断抽动。

    安晓兰做梦也没想到,孟文淞竟然会射出如此多的精液,她的嘴里灌满了粘糊糊的精液,她用嘴唇竭力裹住大阴茎杆,不让一滴精液流失,然而,还是有一些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下来。此时,安晓兰感觉到阴道里阴液也在不断的向外流淌,她的大腿根部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已经被润湿了,阴液灌满了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甚至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她庆幸自己没有穿内裤,否则的话内裤肯定会是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