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孟文淞帮助张妮芬清洗女性生殖器
    孟文淞将漂亮的张妮芬抱进浴室,他紧紧地搂住张妮芬那赤裸的身体,两个人站站在浴室里又尽情地接吻,他伸出大手抚摩着张妮芬那光滑细嫩的小肚子,然后将手伸向张妮芬的大腿根部,张妮芬紧紧的夹住双腿,不让她的情人摸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她执拗地一下,最后还是分开了双腿。孟文淞抚摩着张妮芬那细嫩的女性生殖器,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甚至大腿两侧上都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她那并不浓密的阴毛紧紧地贴在两片隆起的大阴唇上。孟文淞用手指拨开了张妮芬的两片大阴唇,他揉捏一下张妮芬那坚硬而敏感的阴蒂,张妮芬兴奋地哼了一声,接着,他的手指继续沿着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滑动,最后,他将手指深深的插入了张妮芬的阴道里,此时,更多的精液从阴道里被挤出来。张妮芬紧紧的夹住孟文淞的大手,她的阴道壁紧紧的裹住孟文淞粗大的手指,她那赤裸的臀部不断的扭动着,她尽情地体验着从阴道里传出的一阵阵快感。

    "文淞,帮我洗一洗屄,我不想让丈夫发现。"张妮芬小声地恳求道。

    孟文淞会心的一笑,他将浴液涂抹在张妮芬的后背上,涂抹在她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上,她那长着阴毛的大腿根部的隆起上,最后,孟文淞将浴液涂抹在张妮芬的整个女性生殖器上,他用粘满浴液的手揉捏着她的两片隆起的大阴唇、阴蒂和两片小阴唇,以及大阴唇和小阴唇之间的褶皱,他甚至将浴液灌进了她的阴道里。张妮芬情不自禁地兴奋地哼了一声,她感觉到一股阴液从阴道里流淌出来,和浴液泡沫混合在一起。

    孟文淞也兴奋得哼了一声,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紧紧的顶在张妮芬的小肚子。张妮芬伸出小手,抓住他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杆,她将浴液泡沫涂抹在大阴茎头上,此时,她的性欲在心中燃烧,她想再次跟情人做爱,她转过身去哈下腰,她微微地分开双腿,将赤裸的臀部对着她的情人,她已经准备好跟情人做爱的。

    孟文淞低头凝视着张妮芬那雪白的赤裸臀部,他兴奋得嚎叫了一声,他身子向前一倾,小声地问,"妮芬,你想体验一下肛交的滋味吗?"

    "噢,噢,……。我不知道!"张妮芬吸了一口气支支吾吾地说,然而,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肛交的滋味,以前,我的一位男友曾经提出过肛交的要求,我……,我拒绝了。"

    "那么,今天,你想尝一尝肛交的滋味吗?"孟文淞兴奋地问,他真希望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妇能同意。

    "噢……,噢……,我不知道……,"张妮芬语无伦次地说,很显然,她在犹豫不觉,她紧紧的咬住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才好,从她的内心里,她很想体验一下肛交的滋味,她从网上了解到,对于女人来说,男人的大阴茎插入肛门里面和插入阴道里一样快乐,不过,她很担心,毕竟,孟文淞的大阴茎实在太大了,她的阴道可以勉强容纳下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她不知道自己的肛门是否也能够容纳下。不过,她真的很想尝试一下。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张妮芬终于拿定了主意,她小声地说,"我想尝试一下肛交的滋味,不过,请你千万轻一点。"说完,她感觉两腿发软,她再也站不住了,她将身子软软的靠在孟文淞的身上。

    孟文淞用大手紧紧的抓住张妮芬那赤裸的臀部,他向前跨了一步,将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对准了张妮芬的两腿之间,他掰开了张妮芬两瓣细嫩的臀部,张妮芬那粉红色的肛门口露了出来,肛门口的下面是两条隆起的大阴唇。孟文淞犹豫了片刻,她没有直接将大阴茎插入张妮芬的肛门里,他知道这位漂亮的少妇肯定无法忍受,于是,他将手指重新插入张妮芬的阴道里,他的手指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精液和滑润的浴液泡沫,然后,他将精液和浴液涂沫在张妮芬的肛门口上作为润滑剂,接着,他试探性地将整个手指插入了张妮芬的肛门里,张妮芬尖叫了一声,她用肛门紧紧的裹住孟文淞的手指。

    孟文淞犹豫了片刻,足足有10秒钟之久,他用力掰开了张妮芬雪白色的两瓣臀部,然后,他试探性地将大阴茎头塞进了张妮芬的肛门里。

    "噢!噢!"张妮芬兴奋得尖叫了一声,她感觉到孟文淞的大阴茎头插入了她的肛门口里,一瞬间,她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她将身子向前一倾,她的乳房紧紧地贴在玻璃门上,"啊!啊!啊!"张妮芬兴奋地哼哼着,她感觉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实在太大了,以至于她的肛门很难适应,她感觉到肛门口一阵阵的疼痛。

    过了一会儿,张妮芬的肛门渐渐地适应过来,她扭头深情地望了一眼情人孟文淞,示意他继续插入。孟文淞哼了一声,他将整个大阴茎一寸一寸地插入了张妮芬的肛门里,他感觉到眼前这位漂亮少妇的肛门里暖暖的,紧紧的裹住他的大阴茎杆,随着大阴茎杆的插入,感觉张妮芬的肛门越来越紧,然而,他没有放弃,他继续用力插入,一下、两下、三下……,此时,他已经将一半的大阴茎杆插入了张妮芬的肛门里,张妮芬痛苦的尖叫了一声,孟文淞停顿了片刻,他在等待这位漂亮的少妇慢慢适应过来。

    "噢,噢……,"张妮芬尖叫道,"肏我,用力肏我!"

    孟文淞紧紧的扣住张妮芬赤裸的臀部,他将胯部用力向前一挺,他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张妮芬那紧紧的肛门里,只留下一小段在肛门口外面。此时,两个人都兴奋地哼哼起来,整个狭窄的浴室里回荡着淫荡的嚎叫声,玻璃门都被震得哗哗作响,这淫荡的嚎叫声冲出了浴室,萦绕在整个房间里,此时此刻,这一对男女的性欲达到了难以置信的高潮。

    张妮芬感到肛门快要爆炸了,一阵阵难以言表的快感从她的肛门里辐射而出,直接穿入她的阴道里,然后再从阴道里传遍她的全身,她的两腿情不自禁地颤抖,她的整个赤裸的身子在瑟瑟发抖,一部难以抑制的性高潮贯穿她的全身。

    此时,孟文淞也感觉到张妮芬的肛门越来越紧,紧紧地裹住他的阴茎杆,而且还在不断地抽动,他本想竭力克制射精的冲动,然而仅仅过了一分钟,他再也克制不住了,他大吼了一声,"啊!啊!我克制不住了!"话音刚落,他的大睾丸用力一收缩,他的大阴茎杆猛烈抽动一下,他将一股精液喷射进张妮芬的肛门里。

    不知过了多久,孟文淞和张妮芬都筋疲力尽了,他将已经变软的大阴茎从张妮芬的肛门里抽出来,张妮芬的肛门口发出了清脆的噗的一声,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的肛门口里流淌出来,这是她平生第一次体验到肛交的滋味。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孟文淞感觉到张妮芬那赤裸的身体依然在颤抖,他用胳膊搂住张妮芬,尽情地跟她亲吻,"妮芬,你太难以置信了,你快要让男人发疯了!"服孟文淞煞有介事地说。

    "文淞,谢谢你……。"张妮芬小声地回答,她将湿漉漉的身子依偎在孟文淞宽阔的胸膛上。

    过了一会儿,张妮芬渐渐地平静下来,她要求孟文淞帮她洗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孟文淞伏下身子,认真地清洗张妮芬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认真地冲洗着两片大阴唇、两片肉红色的小阴唇和坚硬而敏感的阴蒂,紧接着,他撑开张妮芬的两片小阴唇,认真的盥洗她的阴道,直到将阴道里粘糊糊的精液洗干净为此,然后,他清洗张妮芬的肛门,他不希望这位漂亮的少妇留下任何通奸的证据。最后,他将洗得干干净净的张妮芬抱出了浴室,两个人穿上了衣服,肩并肩地离开了房间。

    孟文淞驱车将张妮芬送到了她的家,他们没敢走小区的正门,而是拐了一个弯绕到了后门。张妮芬打开车门探出头,警惕地向左右张望,她见到小马路上空无一人,就钻出了汽车。然而,她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转过身深情地望着她的情人孟文淞,她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文淞,谢谢你!"她一遍又一遍的说,她探出身子最后一次亲吻她的情人。她深情地望着孟文淞犹豫了片刻小声说,"噢……,如果我有一天变长了坏女孩儿……,我一定再次找你……。我不知道今生今世,我们是否还能再见面!"张妮芬说了一半,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她呜咽地哭泣起来。

    "妮芬,不要难过,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说完,孟文淞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妮芬,"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号码,你可以随时找我,不论白天还是黑夜。或者,你可以直接到那家酒吧去找我,我经常在那里。"

    "谢谢你,文淞,我一定会的。"张妮芬说完,她关上了车门,径直走进了小区。孟文淞望着张妮芬美丽的背影,他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他心里想,如果张妮芬的丈夫知道了,他的妻子干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他会作何感想。他最后深情地望了一眼张妮芬的臀部,他心里想象着,这位漂亮的少妇的阴道里和肛门里的粘满了他的精液,她的感受如何。

    张妮芬的身影消失在小区的楼群里,孟文淞无奈的启动汽车离开了。

    孟文淞的汽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他正在向城郊的别墅区驶去,他要赶赴一个重要的约会。孟文淞明白他的一位重要客户罗英豪肯定等候在自家的别墅里,正在企盼着他的到来。前几天,孟文淞的一位多年未见的客户罗英豪,突然打来一个电话,说有急事要约见他,请他务必赶来。孟文淞凭借他多年保镖今年知道,罗英豪肯定遇到了什么麻烦。

    孟文淞的汽车拐了一个弯,驶向一条小道,路面坑坑洼洼的有些不平,他的汽车大约行驶了10分钟,终于来到了罗英豪的别墅。孟文淞望着别墅的大门,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欣喜的笑,他终于又见到了多年的老主顾和老朋友罗英豪,然而,紧接着,他的脸上又掠过一丝愁云,毕竟,他的内心里隐藏着一段难以启齿的情感,那是一段他跟罗英豪年轻漂亮的妻子通奸的隐私。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可是他一想到这些,他的内心里就有一种负罪感,毕竟,罗英豪对他恩重如山,然而他却禁不住诱惑,跟罗英豪那年轻漂亮的妻子,上床发生了性关系。

    说起罗英豪,可是一位传奇人物。他早年离开中国到美国留学,后来,孤身一人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南美国家,经过10多年的奋斗,他终于成为了一名当地有名的大富豪,然而,他也结下了不少仇家。孟文淞做雇佣兵的时候周游世界,后来他离开了美国,他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来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南美国家,正当他垂头丧气的无着落的时候,罗英豪雇用了他作保镖,让他有机会很快在这个陌生国家安顿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