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张妮芬背着丈夫跑出来找男人寻欢作乐
    整整一上午,孟文淞和张妮芬就这么赤身裸体依偎在一起,张妮芬用纤细的手指抚摸着孟文淞那坚实的胸膛,她的手指划过了胸膛上的一道长长的伤疤,"文淞,你的经历一定很丰富。"张妮芬喃喃地说,"这些伤疤是怎么留下了?"

    "一言难尽!"孟文淞叹了一口气说,"有的伤疤,是我在中东当雇佣军时留下的,我的战友称作美好的纪念伤疤。"

    孟文淞说的没有错,他曾经是一名出色的雇佣军士兵,他周游世界,他参加了世界几乎所有热点的战斗,后来他来到美国,当了一段时间警察。张妮芬纤细的小手慢慢的向孟文淞的下身摸去,她揉捏着孟文淞那已经变软的大阴茎,最后,她的小手抚摸着孟文淞大腿上一个圆形的伤疤,那个伤疤的表面皮肤很光滑,凹进去一块。

    孟文淞没等张妮芬发话,就主动回答说,"这个伤疤是我在美国当警察时留下了,当时,我们跟一伙贩毒分子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孟文淞喃喃自语地说,他的思绪又回到了过去,在那次枪战中,他的两位朋友牺牲,而他也身负重伤,差点丢掉了性命,"我在美国当了3年警察,可以说那段日子是在枪林弹雨中度过的……。"孟文淞叹了口气,他再也说不下去了,他觉得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他的许多战友牺牲了,而他却侥幸活了下来。

    张妮芬看到孟文淞痛苦的样子,她向转移话题,"那么,这个伤疤呢?"她用小手轻轻地指点着孟文淞宽阔胸膛上的一处伤疤问道,她扬起头深情地望着情人。

    "在墨西哥的一处小酒馆里留下的……。"孟文淞不好意思地说,"当时我喝多了,跟当地人打架……。"孟文淞哈哈笑起来。

    "噢,文淞,你去的地方真不少,你身上的伤疤就像一张世界地图。"张妮芬仰着头认认真真地一字一句的说,她闪烁着漂亮的大眼睛,真诚地望着情人孟文淞,她的脸就像一位纯情少女一样纯洁。孟文淞听到张妮芬的话,他被逗乐了,"妮芬,我估计像你这样的小鸟依人,肯定没去过几个国家。"

    过了一会儿,张妮芬直起赤裸的身子,她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左右摆动了一下。这时候,扫了一眼整个房间,屋子里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整个卧室显得有些凌乱,很显然,这是因为家里没有女主人的缘故。

    "文淞,你妻子呢?……,你有女朋友吗?我怎么没有看见你女朋友的照片呢!"说完,张妮芬仰起头瞥了一眼孟文淞,她看见孟文淞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的表情,"噢,对不起,我不应该问这个问题。"张妮芬赶紧补充道。

    "不……,没关系。我曾经有过一位女朋友,她抛弃了我,……,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孟文淞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他的女朋友刚刚在一个多月前跟别的男人私奔了,不过,对于孟文淞来说,他觉得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对不起,文淞,我不应该提这件事。"张妮芬喃喃地说,接着,她低下头陷入了沉默。大约过了10分钟,张妮芬抬起头说,"文淞,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不然……。"

    "妮芬,你是不是害怕被丈夫发现?"孟文淞问道。

    张妮芬仰起头惊讶地望着孟文淞,她一言不发,她不知道孟文淞是怎么发现她是已婚少妇的,她的脸上流露出难以言表的困惑。

    "妮芬,你别生气,其实我早就发现你是一位已婚少妇了。"孟文淞说完,他抬起了张妮芬细嫩的小手,他用手指抚摸着张妮芬食指上的一圈白色的痕迹,那是结婚戒指留下来的痕迹,"妮芬,你是不是发现了丈夫跟别的女人鬼混,所以你才用这种跟别的男人睡觉的方式报复你的丈夫?"

    张妮芬再一次抬起头疑惑地望着情人孟文淞,接着,她叹了口气说,"我知道我是一位漂亮的女孩,我有权获得性快乐,而我丈夫却无法满足我的这种最基本的性要求,所以我才出来到外面找男人的。"

    "妮芬,这很好的,为女孩儿提供性满足,也是我的工作之一!"孟文淞笑着说。

    "文淞,谢谢你,是你让我获得了一个女人应该拥有的性快乐,我非常感激。"张妮芬激动的说,她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

    孟文淞听完张妮芬的话,哈哈大笑起来,他说,"漂亮的女郎,其实你用不着感谢我,我们俩在一起做爱,都从对方的肉体上获得了性满足,这才是真正的双赢。不是吗?"说完,他紧紧地将全身赤裸的张妮芬揽进怀里,两个人尽情地亲吻。

    张妮芬像一只可爱的小猫一样依偎在孟文淞那宽阔的胸怀里,她轻轻地说,"文淞,谢谢你!"

    "妮芬,你为什么要感谢我呢?"孟文淞说。

    "因为,你让我获得了性满足,你对我很体贴,还有……,我也不知道……,我不想隐瞒你,我的婚姻并不幸福,我感觉自己陷入了深渊中似的,我感到很寂寞。"

    "妮芬,我看得出,你的确很寂寞,昨天,当你孤身一人走进酒吧的时候,我的确大吃一惊,毕竟这是一间只有男人才光顾的酒吧,我看到你的身边没有任何男人陪伴,我喜出望外,我也是一个单身男人,我想从漂亮女孩身上获得性满足。所以,我就把目标锁定了你。"孟文淞停顿了片刻,继续说,"妮芬,当你走进酒吧的时候,我一直在偷偷地注视你,我看得出你很寂寞,心情很烦躁,……。你能告诉我,你跟丈夫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准备离开他吗?"

    "不……,我跟丈夫之间没有什么感情问题……,"张妮芬若有所思地说,"事实上,在我的内心里,我依然爱他。"张妮芬抽泣了一下,她擦了擦眼泪继续说,"我不得不承认,我到外面找男人,部分原因是我的错,我讨厌自己。我……,我承认,我是一个性欲强烈的女人,我渴望跟男人尽情地做爱,然而,我丈夫却无法满足我的这个最基本的性要求,当我暗示他的时候,他甚至嘲笑我,骂我是荡妇,我很生气,我恨他的性无能。昨天,我实在按捺不住寂寞,我就到酒吧里去找男人,结果我遇到了你,我们……,我们就在一起做爱了。说实话,自从我结婚以来,我头一次获得性满足,然而我却背叛了丈夫,但是这并不完全是我的错,……,你知道,我……,我有权获得性满足。"

    "妮芬,我很能理解你的困惑,其实,这对你的婚姻没有什么伤害。不过,此时此刻,你丈夫会作何感想?"孟文淞问道。

    "我丈夫不会怀疑我的,我告诉他,我到女伴家去玩,今天晚上不回来了,而且,我也没告诉他女伴的名字。"张妮芬喃喃地说。

    "妮芬,你丈夫是做什么?"孟文淞好奇的问。

    "我丈夫是一家贸易公司的会计,平日里他很忙碌,……。"张妮芬简单的回答,她似乎想回避这个话题。

    "哪家贸易公司?"孟文淞问。

    "文淞,我不能告诉你。如果我丈夫知道了你,他会不择手段的杀了你的!"张妮芬认真地说。

    孟文淞轻蔑地撇了撇嘴,他的职业就是杀人的,他不相信有人能够杀掉他。然而,这一次,孟文淞判断错了,张妮芬的丈夫是一家贩毒集团的会计,这家贩毒集团正想方设法除掉孟文淞呢,而他却全然不知,他做梦也没想到,正是这个跟他一夜情的漂亮女郎,最终救了他。

    "妮芬,我向你保证,我永远不会说出,我们俩干的这些事。"孟文淞说完,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他继续说,"今天上午,我有一个约会,我要去会见一位重要的客户。所以我想去洗澡,吃早饭,然后就出发。"说完,他微笑着深情地凝视着漂亮的张妮芬,"妮芬,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俩可以一起洗澡。"

    张妮芬羞涩地一笑,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跟男人一起洗澡呢。她假装用被单遮住了赤裸的身子孟。文淞一把扯开被单,将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张妮芬托起,直奔浴室。

    "噢,不……!"张妮芬扭动着赤裸的臀部兴奋地说,她感觉阴道里一股粘糊糊的精液被挤了出来,流淌到她的大腿内侧上,她的确想好好洗一洗阴道里的精液,她不想让丈夫发现自己通奸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