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孟文淞将这位女郎剥光了衣服抱到床上
    这时候,孟文淞已经脱光了上身的衣服,他的胸膛上的一道伤疤,引起了张妮芬的注意,这多少增加了他的神秘感,让他有一种粗旷的美,这种美对女人充满了诱惑力。张妮芬心里在想,如果自己的丈夫知道她,正赤身裸体的躺在一个危险的陌生人床上,他该作何感想?他是否有勇气来找孟文淞算帐,张妮芬一想到这些就不寒而栗,她怨恨自己的丈夫对自己过于冷漠,她怨恨丈夫的性无能,她想用跟别的男人睡觉的方式,惩罚她的丈夫,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错。她觉得,自己是一位漂亮的女人,她有权利享受从男人身上获得的性快乐,她有权利跟自己喜欢的男人上床做爱。

    孟文淞一边脱裤子,一边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张妮芬望着她的情人,她的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此时,孟文淞穿着一条内裤站在她的面前,他的腿上布满了黑毛,他的左侧大腿上的一个圆形伤疤,引起了张妮芬的兴趣,她在猜想这个伤疤是如何留下的,也许那是枪伤?然而,孟文淞并没有给她更多遐想的时间,她看见孟文淞慢慢的脱下了内裤。张妮芬兴奋地盯着孟文淞的大腿根部,她看见一团浓密的黑色阴毛露出来,而内裤被勃起的大阴茎高高顶起,她知道孟文淞的大阴茎就要露出来了。

    "爱呀!"张妮芬抿着嘴漂亮的小嘴,兴奋得尖叫了一声。此时,她看见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从内裤里跳出来,直直的挺立在自己面前,尽管她已经是结婚的女人,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她觉得丈夫的阴茎根本没办法跟孟文淞的相提并论,他的大阴茎就像自己在情色网站上曾经见过的男人大阴茎,一想到这些,张妮芬兴奋得心怦怦地狂跳起来。作为女人,尤其是作为一位性欲强烈的漂亮女人,她对男人硕大无比的阴茎,有着一种痴情的渴望,她无法抵御那种诱惑。

    孟文淞挺着高高勃起的大阴茎站在张妮芬的面前,他将包皮向后一撸,他的大阴茎头一下子翻出来了,直直的对着张妮芬的脸。"噢,你的大鸡巴太大了!"张妮芬情不自禁地尖叫了一声,她睁大漂亮的眼睛,痴情地盯着孟文淞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她一想到眼前这个大阴茎,即将插入自己的阴道,她的整个赤裸的身子兴奋得颤抖了一下。

    孟文淞仔细端详着张妮芬那漂亮的脸蛋,他看到了一个少妇对性欲难以抑制的渴望和一丝羞涩,还有一点点恐惧。张妮芬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孟文淞那又长又粗又硬的大阴茎,足足有五分钟。这时候,孟文淞向前跨了一步,将大阴茎对视张妮芬的脸,以便让她看得更清楚,过一会儿,他也想仔细端详张妮芬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

    这时候,张妮芬抬起腿脱掉了尼龙丝袜,此时她已经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坐在她的情人面前。孟文淞贪婪地盯着张妮芬那梦幻般的肉体,她的身材苗条,乳房丰满而挺拔,尤其是小肚子扁平而细嫩,很显然,张妮芬没生过孩子,因为生过孩子的女人腹部都有或明或暗的妊娠纹。孟文淞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他喜欢怀孕的女人,他觉得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最性感,这些女人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心灵上都有一种成熟的女性美。也许是孟文淞的女友抛弃他的缘故,他的梦想被彻底粉碎了,他曾经幻想跟女友生儿育女,然而现实却是女友怀上了别的男人孩子,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从此以后,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对女人有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他想疯狂的强奸一位漂亮的女郎,直到这位女郎怀孕为止,他渴望看到被自己强奸的女郎,挺着大肚子站在自己面前的样子。而如今,这位让他发泄性欲的女郎,正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地坐在他的面前,等待跟他做爱,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渴望,他要疯狂地强奸张妮芬,他要让她怀孕,他要把她的肚子弄大。

    张妮芬深情地望着她的情人,她扭动一下腰肢,她那丰满而挺拔的乳房晃了晃,乳房顶端的一对深红色的乳头挑逗似的对着孟文淞,她伸展一下腰肢,露出了平滑而细腻的小肚子,还有她那大腿根部黑褐色阴毛。张妮芬的阴毛并不能浓密,精巧的贴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隆起上,隆起底端的沟槽隐约可见,那就是她的两片大阴唇的顶端。孟文淞贪婪地盯着张妮芬大腿根部的阴毛,他觉得裸体女人的阴毛特别有诱惑力,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他觉得张妮芬不愧为是一位标准的美女。

    张妮芬赤裸着身子坐到床的中央,她慢慢的分开了双腿,将整个女性生殖器完全地展现在她的情人面前。孟文淞喘着粗气,贪婪地盯着她的大腿根部,她看见张妮芬的两片已经隆起的大阴唇微微的分开,她的两片肉红色的小阴唇,从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羞涩的探了出来,湿漉漉的,十分可爱,两片小阴唇微微的一张一合,她那梦幻般的阴道口若隐若现,她的阴道口里已经灌满了粘糊糊的阴液,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晶莹剔透,张妮芬的整个女性生殖器,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

    孟文淞慢慢的伏下身子,他跪在床前将头伸向张妮芬的大腿根部,他看见张妮芬的脸上掠过一丝诡秘的笑容,然后用力分开了双腿,给他留出更多的空间。孟文淞开始亲吻着张妮芬雪白而细嫩的大腿内侧,他的嘴唇一点一点向张妮芬的大腿根部靠近。这时候,他听见张妮芬兴奋得哼了一声,她更加用力地分开双腿,她的两片大阴唇已经完全隆起,她那粉红色的阴蒂也从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的探出来,孟文淞贪婪地盯着张妮芬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他知道女人的性欲达到高潮的时候,她们的大阴唇会隆起,阴蒂也会变得又粗又硬,而且十分敏感。

    孟文淞贪婪地亲吻着张妮芬细嫩的大腿内侧的肌肤,他喜欢女人如丝绸般的肌肤,慢慢的,他的嘴唇贴近了张妮芬那两片隆起的大阴唇。孟文淞并没有马上向张妮芬的女性生殖器发起进攻,而是,他轻轻地吹了吹张妮芬的两片湿润的小阴唇和阴道口,一瞬间,张妮芬的整个女性生殖器本能地抽动了一下,一股阴液缓缓的从她的阴道的流出来。之后,孟文淞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张妮芬的大阴唇,她的并不浓密的阴毛贴在大阴唇上。

    "啊……!啊……,你想……干什么?"张妮芬喘着粗气小声地问,说完,她就有些后悔,她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问。

    孟文淞抬起头,假装疑惑的望着张妮芬那羞涩而美丽的脸庞,他一字一句地说,"我想吃你的屄!不行吗?"

    "噢!噢!你太下流了,我丈夫……,他从来没有对我干过这种事,你是个大流氓……!"张妮芬兴奋得结结巴巴地说。

    起初,孟文淞不相信张妮芬的话,他觉得张妮芬很孩子气,他难以想像,在如今的社会里,一位年轻漂亮的女郎竟然没有体验过被舔食女性生殖器的滋味,这太难以置信的。可是他转念一想,张妮芬虽然是一位已经结婚的漂亮女人,可是由于她丈夫的性无能,尽管她的处女膜已经被穿破,可是在性经验上,她跟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没有区别,她的性体验少得可怜,这也正是他冒险到酒吧里寻找别的男人,满足性饥渴的原因。

    孟文淞在胡乱猜测,他的脸上掠过一丝抑制不住的狞笑,他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噢,我的大美人儿,我今天一定要让你体验被舔食屄的感觉,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性快乐,你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说完,他用力分开了张妮芬的两条大腿,张妮芬没有拒绝,她仰面躺在床上,喘着粗气,等待着那一销魂时刻的到来。

    孟文淞用手指轻轻地拨开了张妮芬的两片大阴唇,她的两片肉红色的小阴唇,像花瓣一样绽放开来,隐约遮住她那迷人的阴道口。然后,孟文淞小心翼翼地拨开了张妮芬的两片小阴唇,她那肉红色的阴道口完全展现在他的面前,她的阴道口很紧,尽管处女膜已经被穿破,可是她的屄却跟处女没有两样。此前,孟文淞也玩弄过朋友妻子的屄,那个女人生过孩子,他知道,一位生过孩子的女人的屄和处女的屄完全不一样,生过孩子的女人的阴道口很大,很容易就撑开,而且阴道口的皮很薄,可以轻而易举地看见阴道里的女性生殖器的结构,甚至可以看到子宫口的位置,而处女的屄却完全不一样,她们的阴道口很紧,紧紧的裹着,而且皮很厚,根本无法看见阴道里的结构。孟文淞发现张妮芬的屄就像一位少女的屄一样,紧紧的裹着。

    这时,轮到孟文淞兴奋得忘乎所以了,他兴奋得深深吸一口气。他贪婪地盯着张妮芬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整个沟槽里已经灌满了粘糊糊的阴液,他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右侧的大阴唇,然后有添了一下左侧的大阴唇,接着,他用舌头尖拨弄一下两片湿漉漉的肉红色的小阴唇。这时候,他清楚地看见,一股粘稠的阴液缓缓的从张妮芬的阴道里流淌出来,挂在两片已经肿胀的小阴唇的边沿上。孟文淞将鼻子凑到张妮芬的女性生殖器的跟前,他深吸一口气,他尽情地体验着女性生殖器散发出的独特诱人气味,他感到异常兴奋,那是一种足以让男人发狂的气味。

    孟文淞像发情的野兽一样嚎叫了一声,他将头向前一看,用嘴唇尽情地吸吮着张妮芬那两片敏感的小阴唇,然后他用牙轻轻地咬了一口小阴唇。

    "啊……!啊……!你……,你这个流氓!"张妮芬兴奋地尖叫一声,她感觉孟文淞正在用牙齿撕咬她的两片敏感的小阴唇,一瞬间,她感到一股难以抑制的性快感从她的阴道里辐射而出,迅速传遍全身,那是她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快感,而这种感觉是她那性无能的丈夫永远也无法给她的。张妮芬曾经暗示过丈夫,她渴望丈夫能够吸吮她的女性生殖器,然而糊涂的丈夫却莫名其妙地拒绝了她的要求,这让她十分懊恼。如今,她终于从孟文淞身上体验到了,这种女人梦寐以求的性快乐,同时,她也明白,作为一位性欲强烈的女人,她失去的太多太多。

    孟文淞用嘴唇吸吮着张妮芬女性生殖器的每一个细节,从大阴唇到小阴唇,从阴蒂到肛门上方,甚至,他的舌头像犁一样,在大阴唇和小阴唇之间的褶皱里滑动。孟文淞用手指拨开张妮芬阴蒂上的小包皮,张妮芬那粉红色小阴蒂一下子探了出来,她的小阴蒂坚硬而敏感,每当孟文淞用舌头舔一下阴蒂尖的时候,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都会情不自禁地抽动一下,最后,孟文淞用嘴唇尽情地吸吮着她的阴蒂,然后,他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阴蒂。

    "啊……!啊……!"张妮芬情不自禁地大声尖叫起来,突然,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喷射而出,直直的射进了孟文淞的嘴里,紧接着又一股阴液射到了孟文淞的脸上。孟文淞吧嗒吧嗒嘴,感觉味道咸咸的。起初,孟文淞还以为张妮芬是在小便,可是当他拨开她两片小阴唇,仔细端详着她阴道口上方的尿孔的时候,他发现张妮芬并没有小便,这时候,张妮芬的阴道猛烈的抽动一下,又一股阴液从阴道口里喷射出来,此时,孟文淞才敢确定,张妮芬不是在小便,而是在喷射阴液。孟文淞早就听说过,性欲强烈的女人会从阴道里喷射阴液,就像小便一样,如今他终于看到了这一梦幻般的奇景,他感觉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