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孟文淞把这位漂亮的女郎在回到家里
    大约又过了20多分钟,孟文淞挽着张妮芬走出了酒吧,来到了自己的汽车旁,他们俩一钻进汽车,孟文淞就迫不及待地将张妮芬紧紧地搂进怀里,两个人尽情地亲吻。此时,张妮芬已经不再掩饰,她对这位身强力壮的男人的性渴望了。她喜欢孟文淞,她喜欢跟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这是她结婚一年多来,压抑在心中的梦想,她的丈夫性无能,她在睡觉的时候无数次梦见跟另一个男人做爱,她通过自慰的方式,满足自己的性渴望,她甚至还偷偷的从网上成人用品商店买来假阴茎,插入自己的阴道里自慰。然而,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她已经无法压抑心中的寂寞了,她要到外面寻找一位真正的男人,尽情地跟他做爱,如今,她终于勇敢地迈出了这一步。

    张妮芬将舌头伸进了孟文淞的嘴里,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那丰满的乳房一起一伏,贴在孟文淞的胸膛上。孟文淞将手摸到张妮芬的胸脯上,他轻轻地揉捏着张妮芬那细嫩的乳房,张妮芬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孟文淞一个一个地解开了张妮芬衬衫上的钮扣,张妮芬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渐渐地露了出来,孟文淞贪婪地盯着这位漂亮女郎的乳房,他也兴奋地哼了一声,他用大手罩住张妮芬的乳房,用手指揉捏上她那坚硬的乳头,然后,他探出头将张妮芬的乳头含进了嘴里,他尽情地吸吮着乳头,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张妮芬的身子兴奋得颤抖了一下,她感觉到一股快感从她的乳头辐射而出,传遍全身,一直传到她下身的阴道里,她感觉到更多的阴液从她的阴道里缓缓流出,润湿了她屁股下的裙子。

    张孟文淞将大手伸进了张妮芬的大腿,他抚摸着漂亮女郎的大腿,然后将大手摸向她的大腿内侧,张妮芬出于女人羞涩的本能,她紧紧夹住双腿不肯让步,她当然知道孟文淞想要干什么,他想摸她的女性生殖器。过了一会儿,张妮芬执拗了半天,还是顺从地分开了双腿。孟文淞顺势撩起她的裙子,他的大手抚摩着漂亮女郎的大腿内侧,沿着尼龙丝袜一点一点向大腿根部摸去,张妮芬的大腿一点一点撑开,给她的新情人留出更多的空间,孟文淞的大手一步步靠近那梦幻般的目标。

    忽然,孟文淞的手指碰到了一条隆起的细嫩皮肤,暖暖的,富有弹性,他知道那肯定是张妮芬的大阴唇,她的大阴唇湿漉漉的,已经被粘糊糊的阴液浸湿了,她的柔软的阴毛胡乱地贴在隆起的大阴唇上。孟文淞继续抚摩着张妮芬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他的手指尖碰到了另一侧的大阴唇,孟文淞兴奋地哼了一声,正如他猜测的那样,眼前的这位漂亮女郎果然没有穿内裤。孟文淞用手指在张妮芬两片高高隆起的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滑动,他摸到了夹在沟槽里的两片细嫩的小阴唇,湿漉漉的,十分性感,他的手指继续向沟槽的上方摸去,当他摸到一个硬硬的小肉球的时候,张妮芬兴奋地小声哼了一声,那个小肉正是她的敏感的阴蒂,那是女人敏感的刺激点,她的阴蒂已经从包皮里探出头,变得坚硬而敏感。

    孟文淞用两个手指轻轻地拨开了张妮芬的两片大阴唇,这时,她没有拒绝,而是顺从地用力分开了双腿,于是,孟文淞拨开她的两片湿润的小阴唇,将粗大的手指缓缓插入了张妮芬的阴道里,张妮芬再也克制不住了,她兴奋得哼了一声,然而她并没有合上双腿,她紧绷双腿上的肌肉,用力收缩阴道,她用阴道壁紧紧的裹住孟文淞的手指,她的臀部不停地在座椅上扭动,她的嘴里不住地发出兴奋的哼哼声,一股阴液从她的阴道里缓缓流出,流淌到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里,甚至流到了她的肛门上。孟文淞继续将手指在张妮芬的阴道里插入拔出,他的手指上粘满了粘糊糊的阴液,忽然,张妮芬再也克制不住了,她兴奋地大声尖叫起来。

    "啊!啊!,啊……!"张妮芬兴奋的尖叫,她的性高潮达到了顶点。

    过了一会儿,张妮芬的性高潮渐渐地消退,她那紧绷的身子渐渐地放松下来,她将头扭向另一侧,她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的风景,她不敢看孟文淞的脸,此时,她的脸已经羞臊得通红,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背着丈夫,偷偷的跑出来找男人,她让一个陌生男人尽情地玩弄了自己的女性生殖器,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耻感。

    孟文淞的手指依然插在张妮芬的阴道里没有抽出,张妮芬紧紧的夹住双腿,也夹住了孟文淞的大手。孟文淞似乎也看出了张妮芬的羞臊,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位漂亮的女人并没有拒绝他玩弄她的女性生殖器,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张妮芬的性欲是如此的强烈,她的阴道里的阴液依然在不断的涌出,以至于润湿了她的整个女性生殖器甚至屁股。孟文淞注意到,张妮芬偶尔也会溜号,他不知道这位漂亮的女郎在想什么,也许她在思念她的丈夫,她觉得自己对不起丈夫,也许她在痛恨自己的丈夫性无能,谁知道呢?

    孟文淞微微的撑开张妮芬的两条大腿,张妮芬没有拒绝,她顺从地分开了两条腿,孟文淞的手指快速地在她的阴道里插入拔出,张妮芬的性欲又达到了高潮。此时,孟文淞在思量如何跟这位漂亮的女郎不过一个销魂的夜晚,他想尽情地玩弄张妮芬的肉体。

    孟文淞紧紧的搂住张妮芬,而张妮芬将头深深地埋在他结实的臂弯里,这时候,他贴在张妮芬的耳边小声地问,"今天晚上,到我家过夜,好吗?"张妮芬抬起头深情地望着孟文淞,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然后默默地点点头。孟文淞借助昏暗的灯光看到,张妮芬的脸羞臊得通红,之后,她又将头低下头,作为女人,她实在没有勇气看她的新情人的脸,她明白,今天晚上她将跟这个健壮男人,度过一个销魂之夜,而这个男人并不是她的丈夫。

    此时,孟文淞感到他的大阴茎高高的勃起,紧紧地顶在裤子上,几乎要把裤子撑破了,他抱紧张妮芬小声地说,"妮芬,我的房子就在附近,我一个人居住,没有外人。请你放心!"

    "那很好……。"张妮芬小声地说,她将后背靠在椅背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她放下短裙遮住了她的雪白的大腿,孟文淞礼貌地将手指从她的阴道里抽出,他借助路旁的灯光看见手指上粘满了粘糊糊的阴液,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出一种异样的光芒。

    孟文淞驱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而张妮芬将头扭向另一侧,她静静的望着窗外的夜景,她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孟文淞看到她紧绷着嘴唇脸色凝重,她的丰满的乳房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孟文淞注意到她衬衫上的钮扣并没有完全扣紧,她那雪白的乳房微微地露出来,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迷人。忽然,张妮芬扭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孟文淞,然后扣上了衬衫上的钮扣,也许是张妮芬发现了他正在偷窥她的乳房。孟文淞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觉得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就在刚才,张妮芬还允许他揉捏她的乳房,尽情地玩弄她的女性生殖器,甚至允许他将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可是现在,她竟然不让他偷看她的乳房。

    大约过了10分钟,汽车拐进一个小区,在一处旧楼房前停了下来,张妮芬下车后紧张的向四处张望,她似乎很害怕被人发现,四周静悄悄的漆黑一片。孟文淞拉着张妮芬迅速走上楼去,他在这栋楼里租了一套房间,已经居住很长时间了。自从他的女友跟别的男人私奔以后,他早就想搬出这栋楼,毕竟这里有他太多的痛苦回忆。

    这是一栋九层楼的旧楼,没有电梯。孟文淞住在三楼,两室一厅,房间虽然算不上宽敞,可是对一个人居住已经绰绰有余了。孟文淞拉着漂亮的张妮芬一步一步向楼上走去,楼道里的灯光昏暗,让人感到很压抑,好在张妮芬走在他的前面,她的漂亮的臀部在他的眼前左右扭动,就像一块诱人的大蛋糕,他真想克制不住的伸手摸一下。

    过了一会儿,孟文淞和张妮芬终于来到了他家门口,他一把搂住张妮芬,将她揽进怀里,他尽情地亲吻着张妮芬的嘴唇,而张妮芬像小鸟依人一样依偎在他的怀里。"妮芬,今天晚上想跟我过夜吗?"孟文淞深情地问,张妮芬默默地点点头,孟文淞心满意足地舒了一口气,他知道怀中的这只漂亮小鸟不会再飞走了,今天晚上,他要跟这位漂亮的女郎尽情地做爱。

    房门一打开,两个人就迅速溜进了屋子里,紧接着房门轻轻地被关上。孟文淞再一次将张妮芬紧紧地搂进怀里,他慢慢地解开了张妮芬衬衫上的钮扣,张妮芬左侧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紧接着她的肩膀也露出来,不一会儿,她的衬衫就飘落在地板上。孟文淞又伸出手抚摩着张妮芬的臀部,他慢慢地解开了裙子上的钮扣,张妮芬顺势扭动一下臀部,她的短裙滑落在地板上,她抬起腿将裙子踢到了一边。此时,她只穿着一双尼龙丝长筒袜,除此之外,她全身赤裸的一丝不挂的站在孟文淞的面前,她那雪白而丰满乳房高高挺立着,一对诱人的褐色的乳头顶在乳房上,她的大腿根部贴着一层薄薄的黑褐色阴毛,两片大阴唇的轮廓依稀可见,大阴唇之间的沟槽隐约露出来。

    孟文淞紧紧抱住张妮芬那赤裸的肉体,他感觉张妮芬的身子在微微地发抖。孟文淞抱起张妮芬一步一步向卧室走去,那里有一张大床在召唤着他们。张妮芬的身子很轻,就像一只轻盈的小鸟趴在他的怀里,而孟文淞的身高1米8,体重200斤,相比之下,张妮芬要瘦弱得多,尤其是她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样子,更显得她苗条和妩媚动人。

    张妮芬赤裸着身子坐在床边,她望着孟文淞开始脱衣服,她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孟文淞腰间的左轮手枪,她感到不寒而栗,作为女人,她害怕武器。孟文淞似乎发现了张妮芬紧张的表情,他将手枪带解下来,放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避开了这位漂亮女郎的视线。张妮芬望着关上的抽屉,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她的确不喜欢冷冰冰的手枪,她觉得那是一件危险的东西,不过,身边有一位高大英俊的孟文淞保护她,她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兴奋,那是一种充满冒险的刺激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