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孟文淞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位漂亮女郎
    这是一部讲述一位威猛保镖,孤身一人漂泊在南美某一个国家的故事。

    清晨,一缕阳光射进室内。孟文淞渐渐地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可是他的脑袋依然昏沉沉的,他恍恍惚惚感觉到一位女郎正趴在他的大腿根部上,尽情地吸吮着他的大阴茎,孟文淞无法区分,这是在梦境中还是在现实。他下意识地揉了揉睡眼惺松的眼睛,他微微低头一看,眼前的画面渐渐地清晰起来,他看见一位漂亮的女郎正在贪婪的吸吮着他的大阴茎,他的大阴茎本能地高高勃起,孟文淞下意识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那位女郎波浪形状的头发,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继续用嘴唇吸吮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孟文淞仰面躺在床上,他紧闭双眼,尽情地体验着从他的大阴茎头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渐渐地,回忆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心情郁闷的孟文淞走进了一家酒吧,他摸了摸挎在腰间的左轮手枪,径直酒吧的角落里坐下,他一屁股坐下就喝起闷酒来。这时候,酒吧里一阵喧哗,孟文淞抬头一看只见一位打扮入时的漂亮女郎走进酒吧,她一下子引起了周围男人的注意,也自然引起了孟文淞的注意。那位漂亮女郎上身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衫,下身穿着深色的超短裙,脚上穿着一双粉红色的皮鞋,她从容自信的坐一张桌子旁边,她的脸上露出一副高傲表情。孟文淞用审视的目光仔细打量着这位漂亮的女郎,然而既使他凭借多年保镖的经验,他也猜不出这个女人是作什么,从她那高傲的表情来看,她不像是一位妓女,因为妓女没有那么自信。

    孟文淞用眼角偷偷地上下打量起这位漂亮的女郎,作为保镖,他有一种能看穿人心里的本事,这也是他能够在这一行业里生存下来的原因。然而,眼前的这位漂亮女郎的确让他感到疑惑,她竟然敢孤身一人走进这陌生的酒吧,这是一间男人经常光顾的酒吧,很少有女人来,这位漂亮的女郎究竟想干什么,这引起了孟文淞的兴趣。

    孟文淞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假装若无其事地坐到女郎的身旁,他也要了一杯酒喝起来,那位女郎似乎没有发现孟文淞正在偷偷地打量自己,也许她根本不在乎被别人打量,她一口一口的独自一人喝酒。又过了几分钟,孟文淞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起来。那位女郎的脸上依然流露出高傲的表情,她似乎并不感到害怕,也没有把孟文淞放在眼里。这让孟文淞多少感到一些尴尬,不过他并介意,今天晚上,他的确想跟一个女孩儿推心置腹的聊一聊,因为他的心情实在太郁闷了。

    就在一个多月前,他的相恋多年的女友跟别的男人跑了,而且,更让他感到气愤的是,女友已经怀上了那男人的孩子。自从女友离开后,每当夜里,孟文淞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天晚上的情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挥之不去。孟文淞记得那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已经后半夜了,当他执行完任务回到家以后,他轻轻地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只见他的女友和一个陌生男人,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他们俩的身体扭在一起正在做爱。

    孟文淞气得一把扯下了被单,他的女友赤身裸体地蜷缩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而那个陌生男人趁势光着屁股逃之夭夭了。孟文淞本想狠狠的揍一顿女友,可是女友却苦果哀求他说,自己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求求他网开一面放过自己,在孟文淞的逼问下,女友承认肚子里的孩子是那个男人的,万念俱灰的孟文淞只好放过了他的女友,当天夜里,女友就收拾行李搬出了他的屋子。

    此后的一个月里,孟文淞始终无法从痛苦中摆脱出来。他整日泡在酒吧里借酒浇愁,他想发泄心中的愤怒,然而却没有发现目标。今天晚上,他见到了眼前这位漂亮女郎,他想把她当着发现的目标。孟文淞狠狠的喝了一口酒,跟这位漂亮的女郎攀谈起来,与此同时,他偷偷地盯着女郎丰满的胸部,女郎衬衫的领口很低,乳沟清晰可见,孟文淞猜测她可能没有戴乳罩,于是,孟文淞装作漫不经心地探出头,偷看那位女郎的乳房,他隐隐约约的看见了深红色的乳晕,然而她的乳头却被遮住了,这证实了孟文淞的猜测,这位漂亮女郎果真没有戴乳罩。

    孟文淞假装将打火机碰落到地上,当他拾起打火机的时候,他偷看了一眼那位漂亮女郎的下身,只见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赤裸着,紧紧地夹在一起,要不是酒吧里光线昏暗的缘故,孟文淞甚至能够隐约看见她的大腿根部的阴毛。孟文淞怀疑她没有穿内裤,不过他喜欢看到眼前的一切,这让他的性欲突然被激活了。

    孟文淞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碰女人的肉体了,这倒不是因为他不好色,而是女友的背叛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的,事实上,他既是一位优秀的保镖,也是一位疯狂的好色之徒。孟文淞作为一位28岁的强壮男人,他有着超乎常人的性渴望,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他想找一位漂亮的女郎疯狂地跟她做爱,然而,白天由于保镖任务的繁忙,他根本无暇顾及寻找女人寻欢作乐的事情,再加上,他讨厌一夜情,所以他一直没有碰女人的身子。今天晚上是个例外,孟文淞被眼前这位漂亮女郎深深吸引住了,他想打破自己的"规则",他想跟这个女郎来一段一夜情,他想跟她做爱,他无法抗拒这股欲望。

    孟文淞凭借其保镖职业的本能,他打量着漂亮女郎纤细的手指,他注意到女郎的食指上有一圈明显的痕迹,很显然,她刚刚将戒指退下来,也许那枚戒指正躺在她的钱包里呢。孟文淞仔细打量着女郎漂亮的脸蛋儿,她的皮肤雪白而细腻,她约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就像一位富家的千金小姐,孟文淞敏锐的注意到,她的一对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某种难以言表的渴望和一丝的惆怅,她没有一般少女那种羞涩,反倒有几分成熟和自信。

    孟文淞凭借其职业本能,他敢肯定眼前这位漂亮的女郎肯定是一位已婚的少妇,而且结婚不久,她也许对自己的婚姻不满意,最起码对自己的性生活不满意,也许她嫁给了一位有钱的老头,也许她是某一位富翁的小老婆,或者只是一位情妇,但是不管怎么说,孟文淞都不想放过今天晚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很显然,这位漂亮女郎是来寻找一夜情的,也许她想报复的老公,也许她只是想获得生理上的满足,只是想跟一位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这一切,孟文淞都不在乎,今天晚上,孟文淞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跟这位漂亮女郎疯狂做爱,尽情地发泄心中的欲火,同时也满足这位漂亮女郎的性饥渴。

    孟文淞一想到这些,他举起酒杯微笑着向漂亮女郎敬酒,那位女郎也微笑着向孟文淞点头,她显得有些紧张,不过她依然无法掩饰眼睛里流露出的某种渴望,孟文淞作为一位标准的好色之徒,他知道那是一种女人对性爱的无法掩饰的渴望。

    "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漂亮小姐。"孟文淞贴在那位女郎的耳边小声地问,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挑逗。

    "张妮芬,……。你叫我张妮芬好了。"那位女郎左右看了看,她似乎怕被别人发现似的,羞涩地小声回答,说完,她紧紧的咬住嘴唇一声不吭。

    此时,孟文淞已经断定,这位女郎肯定是背着她的丈夫,偷偷跑到酒吧里寻找一夜情的,于是,他将张妮芬领到僻静的包房里。张妮芬的话依然不多,她只是搪塞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但是,这些信息足以暴露了她的动机和目的,她是一位刚刚结婚一年多,对婚姻绝望的女孩儿,她那有钱的丈夫根本无法满足她的性欲,她渴望寻找一位身强力壮的男人做爱,满足她的压抑不住的性饥渴了。

    孟文淞跟张妮芬聊了几分钟后,邀请她去跳舞。张妮芬欣然同意了,孟文淞搂住张妮芬的细腰,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起初,张妮芬本能地躲闪了一下,很显然,她以前没有贴过陌生的男人的胸膛,过了一会儿,她渐渐地适应了,她将柔软的身子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进而她将丰满的乳房贴在孟文淞那坚实而宽阔的胸膛上。

    孟文淞微笑着紧紧的搂住怀里的大美人儿,他慢慢地解开了夹克上的钮扣,露出了别在腰间的9毫米口径左轮手枪。张妮芬吓得大惊失色,她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张大嘴一句话说不出来,孟文淞紧紧地搂住张妮芬,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不要怕,我的大美人儿,我是一名私人保镖!"可是张妮芬依然疑惑地望着孟文淞,她本能地将身子依偎在孟文淞宽阔的怀里,她想获得安全感,这是女人的本能,可是,她的身子却在瑟瑟发抖。此时,孟文淞感到有些懊悔,他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对待一位如此美丽的女郎,这不是他的本意。

    孟文淞和张妮芬在灯光昏暗的舞池里翩翩起舞,孟文淞搂住张妮芬细腰的大手,慢慢的向张妮芬的下身摸去,当他的手摸到臀部的轮廓的时候,张妮芬的身子本能的颤抖了一下,孟文淞犹豫了片刻,他将手掌扣住张妮芬细嫩的臀部,越来越紧。张妮芬没有反抗,她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将整个身子软软的依偎在孟文淞的怀里。孟文淞尽情地揉捏着张妮芬那细嫩的臀部,他感觉到张妮芬果然没有穿内裤,一想到这些,他的大阴茎就情不自禁地勃起了。

    孟文淞猜想,眼前的这个漂亮的少妇退下戒指藏在钱包里,背着她的丈夫,偷偷跑到酒吧里找男人寻找性快乐,一想到这些,他的脸上就情不自禁地掠过一丝狞笑。于是,他大胆地将已经高高勃起大阴茎,毫无顾忌地顶在这位漂亮少妇的小腹上,张妮芬轻轻地哼了一声,她的脸上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她微微地扭动小腹,摩擦着孟文淞的大阴茎头,她感觉到一股阴液正在缓缓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润湿了她的大腿内侧。此时,孟文淞已经敢肯定,今天晚上,他不会孤单的一个人过夜了,他的身边肯定会多一位漂亮的大美人儿,他要尽情地跟她做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