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轮暴淫狱
    在另一个世界-圣灵界的某处,一个跟教室一样大的房间像一间囚室或刑房,除了突出位置摆置的一张大床还算正常外,天花板垂吊、地板上固定著铁环锁链,墙架上一格格都是皮鞭电棒等各类刑具。这房间没有窗户,四周墙壁除了落地的大幅镜子和一个镶在墙体中的推拉门衣柜,露出部分都包贴著用作隔音的厚厚软垫,檀木地板上明显有著一块块令人生疑的乾涸的污迹,房间里没有积尘,应当是经常有人清洁。

    房间里十余个男子围绕著一名女子,轮流著奸污著她,女子身上凡是能被用来插入的蜜穴,都时刻保持著男根尽入的状态,白浊的精液喷洒的她身上浑身都是。

    “啊……啊啊……不……不要……好深……太……刺……刺激……了啊……啊……”那名女子的理性虽然还在反抗,但身体却已经接受了这有好一段时间没体验到的快乐,她本来又长又直的栗色头发,已经因为经过一轮激烈的做爱之后,变得散乱;那嫩滑的脸儿和朱红的小嘴里面,都已经盖上一层纯白的精液,她那巨大的小蓓蕾的情况也差不多,除了那双蓓蕾的粉红色以下,乳沟、乳晕等等都变成一片白色,使她的皮肤显得更白,她的下体亦早就沾满精液。

    也有的我站在女子身旁,看着她被三个男子同时大力的操著,身上所有的孔洞都被淫邪的阳具撑的满满的,然后自己搓动著的男根便不由自主的涌动出白浊的精液来,毫不留情地射在女子身上。

    奸淫她的每个我都毫不客气地将精液送入她火热的穴中,然后伴随著大量的淫水阴精一同沿著女孩的大腿滑落地上。

    她纤细的腰枝无视主人的意志,自顾自地迎合著肉棒的进出,扭动了起来,被淫水沾湿的双腿在我掌握下不断颤抖著,那少女雪娇嫩的驱体被围在十几个我中间,十几只手在少女雪白的皮肤上四处抚摸,刺激著少女的敏感的皮肤,可怜那少女像只母狗般跪在地上,一个我在身后抽插著少女还在留血的下体,口中还要含著另一个我的阳具,身体上被十多只手抚摸、刺激著。

    之后她瘦小的娇躯被我轻易的抱了起来,接著,十几根肉棒立刻围绕著悲惨的女子,粗暴地侵入她身上早已准备就绪的每一个穴中。

    她现在就象是一具供人发泄喷精用的肉慾玩具,在猛男们的无数只大手之下被彻底的玩弄著,在体内横冲直撞的三根肉棒将她插得翻著白眼,每次冲撞都会听到她身体骨骼和肌肉的哀号声,那悲惨的美艳肉体不断发出幅度有限的痉挛。

    大颗大颗的泪水夹杂著白稠的精浆从女子美脸滑落,肉棒抽插声和肉体的撞击声中参杂痛苦的哭喊声。

    对此,少女只能强忍著身体下的痛楚,以及心灵上的屈辱和悔恨,她的两只纤纤玉手被迫不断的揉搓著左右两边我胯间的巨物,纤细修长的手指不断地撩拨著敏感的肉冠,温软柔顺的掌心也持续地刺激著饱涨的肉囊。不仅如此,浑身上下已无洞可插的她,两个腋窝处也被我用阳物硬顶著,借助于手臂的开合与身体的摩擦,模仿著在蜜穴内的进出。

    我们的精液不断射在女子的体内与肌肤上,伴随著强烈的快感意志,每一次的射精都让她头脑发麻,身体不自然地挺直,滚滚白浆洒在女子髒得不能再髒的身体上,除了不断逆流出精液的前后双穴以外,胃里面也被塞入了大量精液,“我,为什么你不来救我?”女子脸上已经都是满满的浓稠白浆,特殊的腥味飘散在空气之中,而在她的身下,大量的透明黏液在地板上缓缓流动,那是达到高潮所喷射出来的香黏蜜液。

    “我求求你快来救我,我好痛苦好难受。”女子无神的深红双眸里唯一看见的只有那在她嘴里出出入入的暗红肉棒,混杂著精液的淫水河川流量也越来越少,但女孩浪叫的音量却是越来越低,身体的补给速度明显比不上淫水的流失量,但肉棒摩擦著逐渐插燥的嫩肉反而带给她更强烈的刺激,疼痛与搔痒混合而成的快感在全身流窜,她插涸的蜜穴儿缺乏淫水,每次插入开始的时候都被我的阳具操的疼痛无比,像活生生的被一把锯子贯穿体内一样,撕扯出血水来,女孩不断挣扎的意识让她下身更是紧张异常,柔嫩的腔壁本能的夹紧著体内粗大的阳具,每一下抽动都痛彻心肺。

    魔界蓝月城,我的卧室中“我刚刚是在做梦吗?”处于睡梦中的我似乎觉得自己的头正埋在两座柔软的肉山之间,鼻子里也充满了一种淡淡的女性的体香,我懒懒地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竟是一对女性的小蓓蕾,虽然有衣服遮盖著,但是那完美的乳形和巨大的尺寸依然展现出这对小蓓蕾的魅力,“主人您醒了吗?”柔顺的金色长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女仆露娜,系著一段白色的发带,花瓣般的头饰显得可爱,黑色的短袖上衣,颈子上绑著白色蝴蝶结,衣领开口虽然不低,但是,已经隐约可以感受到少女青春可人的身材。及膝的黑色裙加上白色蕾丝花纹的围裙,露出半截美腿,虽然不特别修长,却是白皙丰腴,与纯白吊带长袜极为相衬,她所穿的女仆装虽是一般常见的长裙样式,但是从领口沿著胸口的钮扣皆已全开,形成一条长长的缝隙,露出其间深邃的乳沟及大抹的雪白肌肤,系在纤腰后方的一个大大白色蝴蝶结,则衬托著她那仅掬一握的柳腰,显示出青春少女的苗条身材。

    与吊带长袜同一款式,纯白的内裤不但装饰著华丽的蕾丝,还是半透明的缕空状态,十分节省面料的设计,只能勉强盖住神秘的三角地带。

    对于眼前的情景,我倒不会觉得十分意外,我隐约记得自己昨晚就直接倒进这对豪乳之中呼呼大睡,于是毫不客气地将脸又埋进了那对香软的乳山之中。

    “真的只是梦吗?那个梦感觉是如此的真实,而且当在梦中看到她被人蹧蹋欺负时心中就涌起一股愤愤不平及心痛的感觉。”我不断思考著刚才做的如身历其境般真实的那个梦,在梦中我一直没机会看清楚那女子的脸,所以根本无从得知她的身分,而且听到她呼喊自己的名字时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已经认识她很长一段时间了﹙问题在于我认识的女孩子实在多如恒河沙数,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到她是谁﹚,心中充满了满腹的疑问及彷佛被戴绿帽的羞辱感的我绞尽脑汁拼命地思考著那女子的真实身分,但却找不到任何一点线索。

    “魔皇陛下!今天早晨的服侍请让我来服务您吧”穿著几块小到可怜的紫色布块由绑绳系成一件超性感的内衣和轻柔薄纱,以面积来计算,绝对包不住那对傲人双峰,让人联想到肉光致致的迷人景象。

    一头金色的波浪型长发,在从窗户射下的阳光中,闪出阵阵的光泽,在那头金发下是一张足以让任何人屏息的容貌,一双微眯著的银瞳媚眼,坚挺白嫩的琼鼻以及微微翘起的红唇,实在是让人无法挑剔的娇颜。

    贴心地考虑到避免伤害穿者的柔嫩肌肤,特意采用了兼具轻柔触感与高雅色泽的天然丝质面料;设计师在造型方面大胆地将肉体的暴露程度拓展至极限,只有乳尖与耻丘附近以少许的布块进行遮掩;为了更加突显雌性肉体的神秘美,重点部位特别使用具有透明感的薄纱,细心地以精工绣制的玫瑰图纹妆饰。

    蕴含强烈挑逗性暗示的煽情衣物,纯粹是为了要捕捉所有男性的目光,将穿著的女性化身为充满肉慾诱惑的性感女神;光是拿在手上就足以令观者脸红心跳,深紫色的美丽内衣与雪白的肌肤互相衬托,妖艳的颜色对比给予视觉强烈的刺激。

    这名少女也是魔界七星钻之一,她是被称为幻梦的公主的芳薇,昵称是小薇,她是砂梦国领主如洁的亲生女儿,小薇跪趴在我面前,扶住怒张的肉棒深喉口交,几乎每一下她的口鼻都要埋进我杂乱的阴毛丛中,鼻音发出沉闷的哼哼声,真想象不出那樱桃小口是如何吞下我粗长的肉棒的,表情看上去很难受。

    她把我的阳具吞入那温热的小嘴之中,头不住上下动著,开始吸吮我的阳具,她不断把我阳具吞到根部,又吐出来,在吸吮的同时,不住的用舌头在我的肉冠舔弄著,此时小薇似乎性欲也被挑起,嫩穴开始湿润。

    小薇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歇,她慢慢的用唾液濡湿了阳物侧面后,便用舌头集中攻击起阳物前端的肉冠。舌头灵巧的围绕著中心的马眼打著转,柔美的刺激让我身体不禁的颤抖起来。

    她小嘴避过最敏感的肉冠,只选择在周围轻轻扫弄,进行邪恶地挑拨,小手握住发烫的棒身上下套弄,口手并用地抚弄,被唾液沾湿的肉棒在快速摩擦之下,继续吸舔发皱的肉袋,轻轻压迫著肉棒根部,甚至用指甲搔著菊蕾,无私的侍奉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爽快。

    肉棒全部舔舐插净后,小薇慢慢的张开樱桃小口,从肉冠开始缓缓的吞入的阳物。看来她对自己的口交技术非常有自信,丝毫没有任何停滞的,就把大半条男根吞进口内,我甚至能感受到肉冠前端已经顶在了上颌深处的软肉上,随著小薇的舔弄,我的阳具青筋暴露,不断抖动,眼里看着小薇性感的身体,我忍不住将腰部一下一下地挺起,小薇显然感受到我的兴奋,抛出充满爱欲的娇媚眼神,同时用手抚弄著我的肉囊,嘴上也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承受著我热情的突刺。

    小薇嘴里的呻吟愈来愈密集和模糊,我低头一看,只见那粗长硕大的肉棒已被完全吞了进嘴里,那两片鲜红的双唇完全与肉棒根部的皮肤贴在一起;当她呼出的热空气吹拂在自己的阴毛上时,让我感觉到一丝丝的痒意……。

    在小薇舔弄了约四十下之后,亢奋的我射精了大把大把的白色稠浆从肉冠上的裂缝喷射而出,在激射的初期,我先要求小薇喝下精液,然后由小薇的嘴巴抽出,让无情的肉棒起劲的像鞭子一般鞭打小薇那美艳的脸儿,把精液喷得她满脸一片白色,浓精尽数浇洒在她娇嫩可爱的脸蛋上,连金黄色的头发也不能幸免。最后,把目标转移至小薇的小蓓蕾,疯狂地把精液喷在她的蓓蕾、乳晕、乳沟、下巴和脖子上,直到小薇的身上铺满了一片白浊为止。

    小薇脸上突然被射满了黏稠的精浆,当她闻到精浆带有的独特腥味时,却立刻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好多的蜜汁从蜜穴深处喷出,喷在光滑明亮的地板上。

    同时我也召唤出无数淫邪触手去袭击旁边的萝莉星奴跟小可,触手顶端轻轻的抚弄著萝莉的蓓蕾,极敏感神经于此的蓓蕾将这舒服的愉悦,送入两名萝莉的脑海之中,被触手綑绑的玉体扭动也越来越激烈,彷佛是无法满足这些细微刺激,触手粗糙外皮磨擦著女孩敏感的肉体,不断传入脑中、酥麻搔痒的奇异感觉令她们反抗的能力与意愿越来越少。

    触手们将小可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密密缠裹之后才连接到她的脚踝上,让她只能维持跪姿,还刻意挤压她小巧娇艳的双乳,就像要挤出奶一般,痛得小萝莉小可只能咬牙苦撑,但同时却也让她有种异样的快感。

    她们被触手纠缠著,娇柔小脸上却没有一点不悦,反而欢喜地喘息起来,手腕粗细的树枝轻松地将星奴她纤细的双腿拉开,除了留下一半触抚著柔腻的大腿肌肤以外,剩下的枝条通通聚集在星奴她早已准备妥当的前后嫩穴外,只待一个良机就发兵冲刺。

    萝莉发烫的柔肤透过触手,传达到与触手是一心同体的我脑中,就象是自己亲手按著她的肩膀,用手掌覆盖她的胸口,再爱抚她青涩未熟的腰臀一般,五条黑色的触手顺著光滑的小腹,在小可的蜜穴口外结合成更粗长的触手,这只触手上有著一条略细的触手,这小触手的形状象是钻孔机般的螺旋状,上面有著一节一节的珠状突起,当粗长的触手插入小可的蜜穴之后,另一条分支紧紧贴著蜜壶的下缘,插入后头的菊花之中,在蜜穴中缓慢蠕动的触手,缓缓的吸收著泄身流出的淫蜜。

    “啊啊啊……泄……泄了……哥哥……请插死……你淫贱的穴奴吧……人家……是你的穴奴……只要你要……穴奴身上的每一个穴……哦……都是……

    嗯啊……你的……任你玩……喔哦……”在触手海中星奴的身体又是一阵颤抖,喷出了大量淫精,她拼命忍耐著带有痛楚的强烈快感,但淫水阴精却仍像黄河溃堤一般流泄出来。

    敏感的萝莉们被触手弄得舒服,纤腰配合著胯间触手抽插的动作迎合起来,美妙的抽插声就象是淫糜的音乐刺激著两人的感官,体内的情欲也开始被挑逗出来。

    星奴在粗大触手的前后包夹下悲鸣,赤裸的身上散落精液,花瓣跟菊穴被两根粗大的触手肉棒夸张的撑开,还不时的做着活塞运动,未发育的双乳被万千触手揉捏的满瘀青,无神的大眼无助流泪,幼小的身体在触手海中摇摆。

    触手开始分支出许多类似像树根的细小触须,挑逗著星奴花径内的美丽皱摺,经由这些触须们的动作下,星奴的快感累积得更快,爱液也流得更多,看来星奴身心已经逐渐的被快感所占据了。

    另一方面小可身体猛颤了几下,一股股阴精就顺著光滑的触手外皮流了下来,虽然高潮时穴径中的压力会增大不少,但触手依旧能够在这紧窄无比的狭道中自由自在地出出入入,将这个可爱的萝莉不断推上高潮。

    她的嘴里开始发出越来越大声的呻吟,那充满著诱惑和淫荡味道的美妙声音无疑能激发任何我的本能的冲动!星奴闭着眼睛,涨红著俏脸大声地呻吟、哀叫著,放荡地扭动著雪白稚嫩的肉体迎合起来……触手们不但侵入女孩们所有尚有空闲的嫩穴,剩余的触手还不停鞭打著她们的鞭打不仅没有使年轻萝莉感到特别的疼痛,反而使她们感到一种奇妙的滋味象暗流一样在体内涌动,加上被触手抽插的嫩穴里那种又涨又酸的快感,使萝莉们忍不住呜咽著,开始不停扭动著屁迎合起来!

    “啊……啊!……哎哟……啊!!”被一边从背后奸淫,一边无情地鞭打著的女奴隶小可毫不掩饰地大声呻吟哀叫起来!一边扭动著被残酷鞭打的肉体迎合著触手的奸淫,哀叫和呜咽中充满了兴奋与痛苦混合的淫荡感觉!

    小可全身颤抖著,一双不算太大却柔软有弹性的美乳跟著身体的动作而前后晃动著,她的淫穴被触手肉棒侵入,后庭也被细长触手蹂躏,娇嫩的秘肉被粗暴的冲击不断翻搅著。

    “啊啊啊啊!!!人家会泄死的……”小可扭动著已经被触手抽打得伤痕累累的丰满屁股和身体,样子好象是在挣扎似的,嘴里发出的呻吟和哀叫却越来越大声和淫荡!正鞭打奸淫著的触手则感到幼女的蜜穴一阵急促的收缩,火热的蜜穴强烈的挤压缠绕著自己,一些液体则喷溅著从小可蜜穴深处涌来!

    触手吸收著小可体内狂奔出来的爱液,胯间的触手无法吸收过多爱液让其我的触手们吸收了起来。接著在触手的刺激下开始献出她美味的阴精,开始只是汨汨的慢慢流出,就在触手吸到小可的生命精华后就跟著对眼前的这个猎物粗暴起来。

    而原本在泄身之后会稍微减退的快感在后庭中触手的不断戳弄搅磨之下完全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继续往更高的巅峰迈进,就这样被触手的疯狂攻势下火热的娇躯一直呈现炙热的状态,小可娇躯快乐的随著触手的爱抚而激动的抖著,心中只有不断淹没著她的快感,各处性感带强烈的刺激与爱抚让她的爱液不断的流出,在高速的快感下达到高潮时还大量的喷出,花径因高潮而剧烈的抽搐著,大量流出的爱液因为蜜穴儿的抽搐而高速挤出。

    另外星奴刚刚被凌辱完毕,在可怕的触手脱离蜜穴的同时,大量的白浊液涌出,宛如瀑布的滴落地上,只是蜜穴的还来不及闭合,又有一根触手肉棒插入,星奴发出了一声闷哼,又随著肉棒的撞击摇晃。

    “啊……!”灵活的触手轻佻下流地抽插玩弄著星奴屁股后面、显然已经被充分“开发”过的敏感羞耻的菊蕾,使星奴发出自己恐怕都难以想象的淫荡呻吟和喘息!她那跟啼哭一样的呻吟和呜咽,加上幼嫩娇小的肉体被赤裸裸地捆绑禁锢,使这一切充满了原始而暴虐的诱惑!!

    “啊啊……不行了……不行……啊!不……不能再泄了……”萝莉求饶般的呻吟逐渐微弱,她们流出的淫精也被底下盘根错节的触手完全吸收,化为继续玩弄她们的动力,即使萝莉们的肉体被如此恶毒地玩弄蹂躏,即使她们现在被捆绑著又摆出这么一副屈辱狼狈的姿势,萝莉的屈辱和羞耻感还是被她体内那难以启齿的潮水般的性欲淹没了!

    “不……啊,饶了我……啊,啊!我、屁股要裂开了……啊,主人……我、呜呜……”小可胡乱地哭叫著,屁股后面传来的强烈的充实感和火热的快感已经将她彻底吞没了,她只知道不停摇摆著丰满浑圆的小屁股,双手下意识地乱抓著,样子显得极其淫荡!

    萝莉们只能在触手残酷的凌辱下痛苦羞辱地辗转哀号,而她们已经被彻底征服了的娇嫩肉体却同时在享受著受虐带来的羞耻的感……精神上的痛苦和肉体上的愉悦交织著,最终使她们在疯狂的抽插奸淫下哀叫著筋疲力尽地昏迷了过去。

    但下一秒却立刻被触手的戳弄或者粗暴的抽打弄醒,然后继续从痉挛的穴中喷著早已涓滴无存的淫水,当所有都满足了欲望之后,两个悲惨的萝莉奴隶则一个被捆绑著瘫软在椅子里,脸上、大腿上、肚皮上和下身糊满了白浊的液体,而下身的两个肉洞则悲惨地红肿张开著;另一个则被触手吊在半空,同样糊满精液的赤裸肉体伤痕斑驳,奄奄一息地喘息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