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萝莉颜射
    在魔界中央首都-蓝月城中“大哥哥!”蕾丝头饰、白围裙、樱花色连身裙,以及白短袜配上黑皮鞋,一套我们梦想的女仆装扮,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眼前,而这套服饰的主人,也是个身材娇小的罗莉,特别剪裁的迷你裙露出了整截大腿,均匀的白色肌肤给人充满活力又健康的感觉,给人无限的幻想空间,俏丽的装扮极抢眼,巴掌大小的脸蛋上淡淡涂上一层蜜粉,桃红色的唇膏闪耀著晶莹的光泽,恰如其份的彩妆让原本的可爱纯真变成令人心动的美丽。

    一头蓬松的金发彷佛洋娃娃一般,相当显眼,那精致秀气的五官,明亮的双瞳,饱满的粉唇,尤其是一对可爱的虎牙,全都带点稚气,尚未脱离青涩的萝莉让人怜爱,美丽的彷佛蝴蝶一般的幼女,她有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和鲜红色的小嘴巴,她把金黄色的头发扎起,用一条浅蓝色的丝带绑好;她清纯的脸儿充满了妓女的美艳,但柔美的瞳孔又充满了小女孩的纯真。

    这名叫做星奴的小萝莉就是我的五大护卫之一“魔皇之弓”,她与另外一名护卫-“魔皇之镰”一同被灭世神蜜琪丝封印起来,直到不久前蜜琪丝死后封印的魔力才渐渐减弱,所以她跟“魔皇之镰”才能靠自己的力量破除封印重获自由,她们两个萝莉就是因为发现了蜜琪丝真正的阴谋才会被蜜琪丝袭击封口。

    她与“魔皇之镰”,及蕾雅娜同样是从好几千年前就服侍在我身边的女奴,因为成为五大护卫使自己能永远保持在自己最年轻貌美的状态而变成了世上所有萝莉控朝思暮想的“永远的萝莉”,星奴自小就体弱多病,有一次生了一场大病病入膏肓,当她病得奄奄一息、气若游丝差点没了小命时,不擅长治疗系魔法的我为了救她,于是才给了她当时还空著的“魔皇之弓”,的职位赐予她不死之身。

    “可爱的小星奴好久没尝过你蜜穴的滋味了。”我用力翻开星奴整齐的裙摆,粗暴的举动连带扯下了半截内裤,只见由纤细的腰部向下延伸,饱含著弧度与光泽的丰满臀丘,闪耀著珍珠的色泽与百合的气息,比例修长的双腿拥有高贵象牙般的曲线。

    然后以粗暴的方式揉捏的双臀,强而有力的五根手指深深地陷入臀肉之中,就好象是要测试少女臀部的弹性一样,恣意将手中柔肉捏挤变形,幼女兼具青春弹性与丰盈肉感的美臀,变成了下流色狼的玩具。

    面对我的性骚扰小妹妹她皱起眉头,有些稚气未脱的圆润脸孔露出了羞赧的表情,丰而不厚的粉唇发出淫靡的声音,鲜嫩的双颊无来由地泛著红,薄如棉纸的白皙肌肤透著红润的健康血色,让人想在她颊上咬一口,或是和那粉唇相触,水果气味般的少女香将扑进鼻中,接著吸吮她细滑灵动的舌头,再将自己的舌头放进她嘴里,舔舐她口腔之中的每个角落。

    星奴贝壳般的银牙紧咬,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却阻止不了口水从嘴角溢出,胸前的两粒粉嫩小蓓蕾,不争气地变硬变挺,从女仆装外侧也可以清晰看见凸起的模样,粉红色小裂缝也渗出骚浪的透明汁液出来,闪耀著晶莹的光采,她不断把身体卷曲著,双腿拼命地夹紧,左手压在私处上。

    接著我自己胯下预备好一亲芳泽的玉茎,已顶在那花唇间厮摩,微带外皮的肉冠,分开了湿腻的花唇,正顶著花道的入口,令她那充份湿润的蜜穴,变得更为柔软酥腻起来。

    “大哥哥对不起,星奴无法及时告诉你心如蛇蠍的蜜琪丝真面目,所以才会害大哥哥受伤,所以……请大哥哥处罚失职的星奴。”星奴分开自己的粉色花瓣,暴露出绮丽的神秘花园,纤细修长的指尖滑过淌著蜜汁的嫩肉,怕羞的肉芽轻轻颤抖著,深浅不一的粉红色宛如梦境般缤纷,由秘处牵出几道银色丝线,无论黏稠度或气味都不象是汗水,年幼的蜜穴却散发著异常成熟的魅惑,吸引著大色魔的魔爪侵袭!正值青春年华的小妹妹将衣物脱掉同时解开绑在头发上的缎带,滑顺的长发延伸到地上,苗条的身体没有多余的脂肪,娇柔的小蓓蕾散发著青涩的甜美,之后少女的双脚被左右分开,娇嫩的耻丘上光洁无毛,蜜处一览无遗,赤裸的娇躯在我面前彻底展示,洁白无瑕的乳峰与盈盈一握的柳腰勾动著我奔腾的欲望,抬起的翘臀强调出女性最肉感丰腴的部位,饱满的没有一分瑕疵,光滑的美背展现出柔顺而绮丽的曲线,浑圆的椒乳不停颤抖,淋漓尽致地展现著萝莉的曲线之美。

    她下半身的蜜穴早已湿润,柔软的肉芽如珍珠般充血涨起,少女的蜜汁自体内深处涌出,顺著丰润的大腿蔓延到了地板上。

    星奴小手轻抚著棒身,原本软绵绵的肉柱立刻变的硬直,花瓣一般的双唇碰触到灼热的顶端,彷遭受到高压电流的击,销魂酥麻贯穿全身,我忍不住惊呼出声。圣洁的舌头开始舔舐污秽的肉冠,深褐色的表面受不住刺激,伞状的肉冠逐渐张开,她慢慢地含住膨胀的肉棒,细地吸吮著。

    在帮我口交时星奴左手不自觉地抚著自己的小蓓蕾,右手更在湿透的股间不断翻搅著渗流而出的淫水,一副因饥渴难耐而自我慰藉的荡妇模样。

    萝莉慢慢地舔弄我粗壮的肉棒和肉冠,她伸出右手,以熟练的手腕套弄主人的肉棒;至于另外的那一双手,则不停地抚摸自己白嫩的双乳,双眼发出一种淫慾的目光,为的是引起我的性欲。

    她灵巧的拨开外皮,柔如水的唇正对露出的黏膜展开温柔的缠吻,甜蜜的滋味浓得化不开,好像千万只小手正在按摩那个地方。

    她的小嘴简直像没有牙齿,两片唇在顶端处滑来滑去,把渗出的黏液往旁边抹开,舌头不时有一下没一下的舔弄。充满弹性的小小舌尖绕著马眼转动,味蕾一次又一次滑过敏感区域,这般酥痒的刺激,我的肉棒简直就要融化开。

    这时一股股淫乱的蜜汁从幼女花穴中喷射出来,洒在她自己的脚边。光只是爱抚胸部以及口交,就让她达到一次高潮,而且肉体的搔痒与灼热并未因而减少,反而更显炽烈。

    星奴舌尖依然不停地在口腔里舔著那粗壮的肉棒,以高速套弄著,我在一轮疯狂的抽插之下,强壮的肉棒便在萝莉的喉咙深处射精,精液便在她的口腔里爆发起来。

    星奴尝试努力的吸吮肉棒,吞吃我的精液;可是,肉棒的激射实在太激烈了,萝莉很快便受不住这强猛的阳具那来势汹汹的攻击,把肉棒吐出,大声的娇吟,让精液由那丑恶的粉红色的大肉冠,射在自己的脸儿上。

    本来金黄色的发丝、朱红的嘴唇和肤色充满阳光气息的皮肤,已经被精液染成白色。然而,在这时候,星奴却毫不觉得受委屈,反而兴奋地笑起来。

    “啊……这么浓郁的味道…这么多的量……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尝过了……”“谢谢主人哥哥的赏赐。”萝莉眨著楚楚可怜的大眼睛,表情无邪地望着我,微鼓的小嘴全都是污浊的种子,只见娇弱的喉头颤动,丁香意犹未尽地舔著樱唇,黏稠的白汁在红润的唇边牵出细丝,小舌轻巧地一舔唇瓣后,慢慢回了口中。

    之后火热的棍棒一口气挺入鲜嫩的肉洞!我像一头发狂的雄狮由背后猛戳著,结实的臀肉碰撞著腹肌,两人的性器紧密地接合著,强烈的弹力不会让我怯步,更加刺激雄性嗜血的兽性。

    我舔著、咬著萝莉光滑细嫩的美背,在稚嫩女体上增添著臣属于自己的烙印,当然星奴身上不易看见的地方也留下了象征爱的记号。

    我拥抱著年幼的女体,变换著能够取悦自己的姿势,娇小的身躯在我的怀中,有如肉玩具般的被任意玩弄,她清纯的萝莉小蜜缝不停地淌著淫液,而她已品尝到性交快感的蜜穴,有如贪婪的熟妇一般,激情的渴求我的精液。

    我扶著萝莉纤弱的腰肢,推动著粉臀,椒乳乱颤,仅堪一握的腰肢充满韵律地舞动,宛如绮丽的波浪,怒张的肉冠刮弄著蜜穴儿,频繁地摩擦著平常接触不及的敏感肉壁,星奴摀著自己的小嘴,依然不停出美妙而模糊的婉转娇啼。

    萝莉一手即可掌握的小巧胸部,顶上的两粒肉豆在我的手指之间充血坚挺,星奴感到我的玉茎一次又一次顶到子宫颈上,让她浑身酥麻无力。

    蜜穴儿塞得满满的,那种被塞满的感觉跟平常不同,有种更加充实的感觉!

    令她兴奋得浑身直抖,嘴里发出满足的尖叫。

    “啊啊啊──就是这样!好极了!太舒服了!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到了…到了…到了……咿咿咿──啊啊啊啊啊───!!!!!”棒子不断刮擦著敏感肉唇的感觉,也足以让星奴不断发出娇哼浪语,与主人一心同体的嫩肉也湿答答地轻吮著那硬挺的肉棒,坚实的肉棍以超快的频率急速抽插著,我毫不保留地戳刺,彻底释放全部的快感,星奴似乎承受不住悦乐的娇躯不断向后仰,双腿却眷恋地夹在我的腰间。

    我象是发狂般,不断的抽送著,低头看着幼女的嫩肉随著自己的肉棒不断的翻进翻出,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

    “好棒!好舒服喔!”星奴梦呓似地呼喊著,白雪般的肤色泛起阵阵红潮,绮丽的粉红由敏感部位朝四周蔓延,不断涌出的喜乐似乎永远不会停歇,她放下无谓的矜持,小手搂紧我的脖子,玉腿夹住挺动我的雄腰,纤细的柳腰充满韵律地扭动著,秀发随著我的戳刺迎风摆动。

    星奴媚眼如丝,显然非常享受被肉棒深入的感觉,赤裸的身体上已经被汗水蒙上一层光泽,两条修长的美腿勾在我的后腰上,两人肉体结合的部位除了晶莹的爱液之外,还有不少白色的泡沫沾黏其间。

    “啊……搞我……再来……嗯……好棒哦……啊……肉棒……顶到了……”温暖的蜜肉紧紧的箍著我,嫩穴内的嫩肉刮著我的玉茎,舒爽的感觉象是吸毒上瘾一样,无法言喻,星奴脸上的表情,既羞愧又舒爽,屁股淫荡的扭动著,更添加了我的兽性和征服感。

    “喔喔喔,插的人家好爽,大哥哥用力插,快把人家的骚穴插爆啊!”后来我把萝莉强压在地板上,由后方继续挺动著,受到压迫的椒乳在地面挤成不可思议的美丽图案,朝四边扩散成奇妙的椭圆形,星奴紧贴在地毯上承受著狂野的抽插,毫不退让地挺著香臀,我下半身规律地撞击著,被缠绕吸吮的快感层层交错,逐渐提升到无法再忍耐的程度,压住幼女柔弱的娇躯,利用全身的重量与冲劲,不断延续最后一波的突击,大量的喷射灌溉在秘洞深处。

    比平常更多数倍的精液不断冲击著蜜穴儿的最深处,射精时间也比平时长了许多,被体内射精的同时她都会觉得脑海中好像有一堆炸弹不断爆发一般,一片空白的脑袋什么都不能想,也什么都不愿想,唯一还能分辨的,就是自己的身躯被彻底玩弄的绝顶快感。

    这时候一旁的萌挖弄著妹妹真绘粉红色的花瓣,指头扫过,阵阵酥麻刺激著肥美的肉壁,偶而害羞地碰触著宝贵的粉红色肉珍珠,瞬间将甘美的快感提升到更激烈的程度。

    萌的指头在妹妹的私处、圆脐与腰部,轻轻围绕著,少女当然熟知少女身体的弱点,毫不犹豫地爱抚著,强弱相间的力道,快慢交错的节奏,温柔抚弄彷佛对待情人一般。

    敏感带被识破的真绘像可怜的小猫,蜷曲在姐姐怀里,微微颤抖著,脸红的如苹果一般。

    “啊……姐……姐姐……”发觉全身已经被快感占据的真绘软瘫在萌身上,任姐姐在她身上恣意抚玩。

    然后萌开始不断亲吻著她的嫩穴,真绘的双手想要把她的头推开,但每次的吻都让她一阵酸麻、全身无力,一股奇妙的感觉沿著脊柱上升,占领了她的脑海,淫荡的热流从穴口喷出,打湿了萌的半张脸。

    两女白皙的胴体绽放著樱花色,正处于微妙的发情状态,萌湿润的丰唇移向真绘秀气的下颚,最后,贴紧亲妹妹的唇瓣,温柔地吸吮著,彼此交换著甜美的唾液,美少女扪的唇舌之间牵连出几道闪亮的银丝。

    “唔唔……啊啊……”不久之后,姐妹二人开始抚摸对方的小蓓蕾、蜜蒂等敏感部位,使得对方开始发出一阵轻声的呻吟,那可爱的脸儿也变成红色。

    后来陷入两人官能世界的美少女们呈现著69的淫糜姿势,乳浪臀波上下起伏,少女们的小脸埋在对方的密处,探索著熟悉又陌生的秘境,练习与学习著各种悦乐的技巧,努力带给彼此欢愉,完全沈醉在同性所带来的强烈快感之下,响起低沉的哼叫,空气中逐渐弥漫著浓厚的栗子花香……甜美的二重奏此起彼落,与弓起柔软的娇躯,激动地扭动,迎接著幸福的高潮降临,两位淑女妖艳的外貌,淫荡的眼神,放荡的呻吟与美丽的胴体,形成了一幅优美的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