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裸女温泉
    清晨时分在圣域王城中的大浴室中,这浴室布置得如露天温泉般自然舒适,清新幽雅不著痕迹,房间里水雾缭绕,正中央一个超大的浴池,弥漫出芬芳的热气,朦胧中,我隐约可见心爱的佳人正半躺在大浴池中,婉馨右手执著一个木瓢,缓缓地舀起热水,轻柔地洒遍完全曝露在空气中的绝美躯体上,举手间,尽显佳人山岚起伏般玲珑浮凸的曲线。

    房间内的水雾丝毫不能阻隔我锐利而贪婪的视线,美好的上半身娇躯被我完全一览无遗,虽然早已全观甚至爱抚过这绝色佳人的每片肌肤,此刻的婉馨,仍令我有著无法自持的冲动。

    婉馨一头柔滑发丝披散,沾满水雾尽湿,更显得乌黑亮泽,而那耸挺于酥胸处一对乳峰,因著热水蒸绕的缘故,白里透红,丰盈诱人至极,而乳峰上两点朱红,更是鲜润可爱、娇艳欲滴。

    婉馨她已褪掉了身上的所有束缚,一丝不挂的赤裸胴体就如维纳斯女神像般,优雅的在水箭浇洒下舒展著女性的曲线美……那令我朝思暮想、魂萦梦系的美丽肉体,挂满了星星点点的露珠,被洗涤的愈发白皙娇嫩、明艳不可方物……而那丰满无比的双乳,则涂满了香皂,显得更加嫩滑肉感,诱人的乳尖在泡沫中若隐若现……。

    另一方面七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并排趴在池边,雪白的胴体已经被情欲染成了粉红色,她们的手脚都像四足动物似的撑在地面上,光溜溜的屁股对著我高高翘起。

    这是一种非常淫荡的姿势,从后面看过去,可以很清楚的将每个女人的下体都一览无余,臀缝里的骚穴和菊蕾两个肉洞全都暴露在我视线中,此时她们早已是春心萌动,搔首弄姿,用最下贱的姿势等待主人的宠幸。

    之后那七名女子相继爬到我身边,护士萝小诗涵伸出舌尖,在肉冠上舔逗著;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著大肉棒,在肉冠的马眼口马上就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著、逗著、又用牙齿轻咬我的肉冠,双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著。

    诗涵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摇动,口中的大肉棒便吞吐套送著,只听得“滋!滋!”吸吮声不断,大肉棒在她的小嘴抽送,塞得她两颊涨的发酸、发麻。偶尔,她也吐出肉冠,用小巧的玉手紧握住,把大巨棒在自己柔滑粉脸上搓著、揉著。

    她的脸上满是迷乱的表情,圣洁中又带著淫荡,小嘴乖巧灵活的套弄著,将含著的棒子啜的啧啧有声,彷佛世上再也找不到更值得品尝的东西了。

    接著蕾雅娜她蹲下去将沐浴乳挤在手心上,微颤的玉手轻轻涂抹在我厚实的胸肌,雪白美丽的手轻轻在古铜的肌肉上制造出泡沫,在细心地替我身上的汗水后就轮到清洗那两条又粗又翘的大肉棒了,她用沐浴乳和双手温柔地套抚其中一条青筋暴凸、雄纠纠气昂昂的阳物,赤裸裸的她身材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酡红的娇俏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细腻的肌肤、坚挺微翘的小蓓蕾、红嫩的蓓蕾、白嫩光滑浑圆的雪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美,那凸起的耻丘和金色的阴毛是无比的诱惑,还有胴体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女人肉香,而前后紧靠著我的绿荫国领主高淑惠及月柔则用她们幼滑软白的小蓓蕾磨擦著的肌肤不但用她们的嫩乳擦遍我的全身上下,甚至手口并用,二人的香舌扫过我身上每一处敏感的地方。

    她们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蕾雅娜捧起双乳夹住肉棒,双手分别按住饱满小蓓蕾的外侧,从两边向中间用力的挤压。

    阳具被两个足有三十五寸d罩杯的大奶子包裹著,那种心理上的兴奋简直难以用任何笔墨来形容。

    蕾雅娜两手轻轻压住自己充满弹力的硕大小蓓蕾,令被包围在中央的肉棒感受到一种间接的按压,我深深地感觉到有别于蜜穴儿性交的的另一种愉悦,我开始缓慢的上下挺动著乳肉包裹中的肉棒。

    在沐浴乳的润滑效果之下,乳肉在肉棒的表面来回摩擦著,硕大的乳球因为剧烈的摩擦激烈的上下来回摆动,下身传来的快感让我有些打起哆嗦来了。

    而雅蝶立刻温顺的跪下来亲吻著我的脚,像母兽一样四肢著地,饱满的小蓓蕾惑人的垂在胸前摇晃,因为她已怀了我的小孩的缘故,她增添了一股由母性所焕发出来的动人光辉,身材也比露娜稍微丰腴了一些,流露出成熟少妇特有的妩媚。更明显的变化还是在胸部,从这样近的距离内可以看出,她胸前的双乳至少又增大了一个尺码,那种呼之欲出的饱满肉感,绝对可以让任何我热血沸腾。

    蜜琪丝彷佛火焰般的红唇轻轻的覆盖洁西亚娇嫩的樱唇,主动的亲吻著她,宛如融化的蜜糖般甜蜜的感觉,随著亲吻的接触缓缓的流入洁西亚的心,灵活的小舌轻轻抚弄著洁白的贝齿,那彷佛将人融化的温柔她缓缓拨开洁西亚紧闭的贝齿,逗弄著隐藏在之后的丁香小舌,如同人一般带著羞怯,但是逐渐炙热的感觉令洁西亚她慢慢回应她的热情,两女开始长时间的深吻,四片湿软的红唇热吻开合之间,两条香舌缠绕在一起热烈吸吮,发出了淫靡的啧啧响声。

    而蜜琪丝双手则兴奋的猛抓著洁西亚胸前滑润的大白肉,恣意的捏出各种形状,而且在蜜琪丝的揉捏下,这对乳球真的越揉越捏越娇艳。

    由于洁西亚也怀孕的关系,每次的揉捏都伴随著丰沛的乳汁,从盛开的美丽花蕊流出,令蜜琪丝感到万分的心疼,她轻轻的将脸颊贴在两粒硕乳夹出的乳峰中间,恣意地品尝著带著乳香的芬芳。

    她用力的捏了一下这颗丰满无比的乳球,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乳肉霎时被捏的变了形,圆圆的蓓蕾向上一翘,凹槽般的奶孔里“嗤”的喷出了一股极细的乳汁。

    蜜琪丝轻轻用舌尖去品味,接著用双唇缓缓挤压,染著动情绯红的两颗樱桃,在蜜琪丝的口中遭受玩弄,时而柔和轻咬、时而粗鲁抚弄,丰沛的乳汁伴随著洁西亚的娇吟再度宣泄而出。

    肿胀的不适感随著蜜琪丝的吸吮化为欢愉的泉源,乳汁每次的喷射都带给洁西亚不一样的快感,使她不禁发出愉悦的娇喘声,而洁西亚将她那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密绵、柔软的三角丛林中央突现一道小蜜缝,穴口微张两片蜜唇浅红粉嫩,随后洁西亚也将脸埋进蜜琪丝雪白的大腿之间吻著她的蜜穴,伏身用舌尖舔著吮著那花生米粒般的小蜜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嫩穴舔吸著涓涓流出的蜜汁。

    受到挑逗的蜜琪丝顿时淫水阵阵,身体更是舒服得直发颤抖,接著她的拇指和食指捏往了蜜琪丝柔嫩的蜜蒂,中指和无名指则插入了潮湿的小蜜缝里反复摩擦,一点点的撩动她的性欲,浓浓的情欲气息扑鼻而来,洁西亚不由自主的也受到了感染,全身彷佛有股酥麻的快意突然涌过,跟著察觉到自己的下体明显变湿了,有少许暖暖的液体在穴口岌岌可危的泛滥。

    洁西亚极其惹火的曲线真是足以令任何我垂涎三尺,别的不说,单是看到在那只有二十二寸的细腰上面,居然挺著对足足有e罩杯的丰满巨乳,只要是正常的我都会产生强烈的生理冲动。

    然后蜜琪丝双手轻轻地抓住洁西亚的香肩,自己那挺立的雪峰峰顶上的两朵嫣红,轻轻的碰触硕大雪腻上的粉红樱桃,她突然毫不客气地紧紧搂著洁西亚,受到蜜琪丝小蓓蕾的推挤压迫,那股柔嫩又不失弹力的舒服触感扣动著洁西亚的心弦,从侧面望过去,堆叠在一起的两座山峰,雪白的柔嫩肌肤染上一层薄薄的粉红色,滴滴香汗点缀在两女无瑕的滑嫩背部,肥嫩的臀瓣彷佛水蜜桃般,淡淡的粉红色交织著雪的颜色,令人非常想轻咬一口。

    洁西亚狂乱的呻吟著,脑子里一片空白,洁白的乳汁一股接著一股的从奶头里喷出来,洒的两人身上全都是湿滑粘腻的奶水,空气里充满了浓浓的奶香。

    这时我把又粗又长的肉棒往蕾雅娜紧狭湿滑的嫩穴来回狂抽猛插,插得阵阵快感从嫩穴传遍全身,我用火烫的唇吮吻著她的粉脸、粉颈使她感到的酥麻不已,即乘机追击凑向那呵气如兰的小嘴吻去,陶醉的吮吸著蕾雅娜的香舌,大肉棒仍不时抽插著她多汁湿漉漉的嫩穴,插得她娇体抖颤不住欲仙欲死,蕾雅娜舒爽得呻吟浪叫著,她兴奋得一双雪白藕臂紧紧搂住我,两条迷人香腻的美腿高抬的紧紧勾住主人的腰身,诱人的玉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大肉棒的研磨,娇美而性感的蕾雅娜已陶醉在我年轻健硕又房术高超、性爱技巧精湛的魅力中。

    阳具在狭窄的蜜穴里享受著规律的吸力,滚烫的淫蜜浇在肉棒顶端的欢快,“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玩穴的亲……亲哥哥!……亲亲主人……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肉冠撞击子宫口的那一刹那,蕾雅娜又再度娇嗔出甜美的声音,我则感受到肉冠上又浇下火热的花蜜,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著:“亲亲主人!……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玉茎!……啊……美死了!……好爽快!……又要泄了……”她激动的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香软娇嫩的身躯布满晶亮的汗珠。

    被点燃的慾焰促使平日高贵冷艳成熟的蕾雅娜暴露出风骚淫荡的本能,她浪吟娇哼、檀口微发出销魂的叫春声,我姿意的把玩爱抚她那双柔盈坚挺不下垂的滑腻美乳,她的小蓓蕾更愈形坚挺,我用嘴唇吮著拉拨,蕾雅娜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竖立如豆,浑身上下享受那百般的性挑逗,使得蕾雅娜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淫水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张得娇媚诱人。

    我拼命前后抽插著,大肉棒塞得她的嫩穴满满的,抽插之间更是次次见底,把她娇嫩柔腻的花芯戳揉得快感连连,也插得艳丽又放浪得忘形的蕾雅娜浑身酥麻、舒畅无比,她的胴体已蒙上层香汗的像失魂般的娇嗲喘叹,粉脸摆动、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漓、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

    “好……好爽啊!操死我吧操烂我的淫穴插破我的子宫,用力再用力对!嗯……嗯”然后我射出大量的白浊精浆,强劲的力道冲击在子宫深处,一波波的热流不停的射入的蕾雅娜蜜穴里,彷佛要填满整个蜜穴似的,不停的喷射著,射精的强烈快感袭击我的脑海,毫不停歇的射精持续著,蕾雅娜动情淫荡地前后扭晃玉臀迎合著,美艳玲珑香滑的胴体不停地前后摆动,使得一双诱人坚挺雪白的玉乳前后晃动著,我左手伸前捏揉著她晃动不已的小蓓蕾,右手抚摸著她白晰嫩腻、柔滑的美臀,向前用力挺刺,竭力往后扭摆迎合!不久浓稠精浆灌满整个蜜穴,混合著浓郁的淫蜜,从蜜贝口缓缓流出,我的活动并没有因为射精而停止,抽插的行为依然持续著,每一次退出蜜穴,都将淫蜜与精浆的混合物带出,然而当精浆流出蜜穴外之后,未灌满的蜜穴又会遭受到肉棒射精的洗礼。

    此时我改把手搭在雅蝶她的诱人雪臀上,将下半身用力一挺,比玉蛋粗的肉棒肉冠从臀后一插直入她性感又湿滑的肉沟,整个人俯伏在雪白光滑柔腻的美背上,野蛮地抽送著大肉棒,艳媚性感撩人的雅蝶如痴如醉,她舒服得把线条迷人的美臀抬高前后扭摆以迎合勇猛狠命的抽插,她已陷入淫乱的激情中了,见到她这副骚样大肉棒更疯狂忘形用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雅蝶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嫩穴口两片娇嫩的蜜唇随著大肉棒的抽插翻进翻出,舒畅得全身痉挛,嫩穴狂喷大量热呼呼乳白透明的淫水来,烫得大肉冠阵阵酥麻。

    喔…棒……好粗…好长……喔…喔……好舒服……好爽……嗯……爽死我了……受不了了!……”雅蝶适时的摆动的臀部,迎合我的撞击,使雅蝶不断的娇媚淫荡的“啊……啊啊……”呻吟起来,她好喜欢这种近乎强暴的感觉,主动地耸翘起洁白圆隆的高臀,忘我的配合著抽插,两颗丰满硕圆的奶子垂著不住的晃动,晶莹的汗珠顺著流到乳峰上,修长白腻的大腿向后夹住了不断晃动的腰,雪白隆起的翘臀前后不停摇动,淫荡的追求著抽插。

    雅蝶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声,她空旷已久的嫩穴在粗大的肉棒勇猛的冲刺下连呼活,她吐出的淫靡之声刺激著两人的情欲,无法言语的极度欢愉撕裂雅蝶的意识,令她彻底的娇吟出动人淫靡呢喃…。

    她口中喊道:“请主人用力插雅蝶的嫩穴,不要怜惜雅蝶的嫩穴,只有主人用力插才能让雅蝶的嫩穴舒爽满足,雅蝶的嫩穴再也不离开主人的玉茎了。”每一次全根尽没,她都会用力让自己的花芯去顶磨著大肉冠,这样做让她感到肉洞塞得饱满充实,花芯酥麻爽快,她满足的微闭眼睛,享受其中的妙处。

    下一秒口中又语无伦次地不断娇呼著:“那…里要…被…弄…坏…坏了…啊……”此时肉棒一改凶猛的抽插,开始细腻的作著活塞运动,刮弄著细嫩的蜜穴儿,雅蝶的嫩肉被研磨著红肿不堪,但仍然紧紧缠住的肉棒,雅蝶发出甜美的哼声,那细致而无处不到的摩擦较凶猛的抽插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她咬紧牙关,更用力扭动美臀。

    俩人的性器官结合又摩擦得更深更深,紫红的巨大肉冠不停在嫩穴里探索冲刺,粗大的阳具不断接触小蜜核产生了更强烈的快感,娇艳迷人的雅蝶红著脸扭动优美雪臀,没多久大量白浊的精液猛力的喷射出来,伴随著滋噗滋噗的淫秽声响,精液就射入她的子宫里。

    当天晚上零时零分,当我从自己的房间中出来上厕所途中经过蜜琪丝的房间时,发现自己的妹妹全身赤裸,目光散涣的望着窗外远处,她的身体异常的美丽,在月光映照下发出柔和的光晕,彷如伊甸园上的纯洁夏娃落泊凡尘,我一时间呆在那里著迷,我细心欣赏那发育中少女独有的优美线条,那双幼嫩而尖挺的小蓓蕾、那仍在起伏著的迷人小腹、还有那被疏落耻毛所掩盖著的娇红小蜜缝“妈妈……妈妈…………”她静静的跪著,脸上满是哀伤的神色,美眸中泛著晶莹的泪光,有种楚楚可怜的韵味。

    看到自己的妹妹这个样子,我又想起了五百年我所做了的那个对我或魔、圣灵两个世界影响非常重大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也是因为这个决定的关系,我才会被封印了漫长的五百年,直到不久前才复活重生,自己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现在已无人能告诉我答案,我唯一知道的是时光不会倒流、一切不会重来,自己做的事必须要自己负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