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极度淫乱
    我一下下的将肉棒贯入嫣儿她的身体,然后又低下头埋首胸前,脸颊发疯般磨蹭著她高耸挺拔的乳峰,两只手一会儿握住她丰满的小蓓蕾大力揉捏,一会儿又伸到后面抱住她汗浸浸的光屁股,肉棒像打桩机似的在蜜穴儿里快速的抽插。

    接著我开始加快了玉茎对她的冲击,把粗涨的玉茎一次次重重地直插进她腿间的玉户内,直抵她爱穴尽头,我热烈的狂吻著身下的巨乳美女,品尝著她的柔软嫩舌和香甜津液,内心的兴奋真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两只手不知不觉的揉捏起了她胸前那对足以令任何我疯狂的饱满小蓓蕾。

    嫣儿她双腿提起来尽量分开,屁股急急挺动,让阳具一下下直插到底,每一下都插到玉茎顶著蜜穴儿口为止,下身承受著猛烈抽插,强烈的刺激让令她不停的轻吸著气,那对赤裸的巨乳就象是熟透了的大甜瓜一样肥嫩多汁,给人一种水份极其充足的饱涨感,顶端的乳晕上突起两颗又大又圆的奶头,乳尖是很成熟诱人的紫红色,令人一见就情不自禁的想啜进嘴里砸吮品尝。

    之后嫣儿她的整个人同时随著她两腿深处那阵抽搐,没有节奏地时快时慢一阵阵的颤抖起来,下面那两腿间那两瓣湿热的肉唇和柔软的肉壁,也在一次次地痉挛,夹挤著正在她腿间抽动的粗热肉棒,她的蜜穴儿剧烈地抽搐了六、七下后,她那绷紧向后仰去的上半身一下瘫软下来,然后趴在了我身上,“一个泄身了!只剩四个。”我把身下粗大的玉茎插进小兰她后面的菊蕾里一下下地抽插著。每一下都深深直插到玉茎根部,贴住她紧缩的菊蕾口,进进出出捣著她第一次被玉茎插入的菊蕾,越来越重,越来越快。

    我兴奋的喘著气,右手绕过小兰高举的双腿,探到她胸前尽情揉捏著那对饱满白嫩的大肉团,指尖用力的掐著柔嫩的奶头,左手则抱住肥嫩的大屁股来回抽插,无比野蛮的奸淫著她的菊蕾,坚挺的肉棒深深的插进了小兰小子宫里,体验著被紧窄的括约肌包裹住肉棒的快感。

    随著一下下粗大的玉茎插入和抽出,她一面抽搐,一面喷著淫蜜的菊蕾里发出了“扑嗤、扑嗤”的声响,菊蕾里喷溅出的爱液在粗大的玉茎狠插进去的时候一下被塞住,粗大的玉茎把她菊蕾口撑大涨成了圆圆的一个孔。

    ﹙注:小兰是狮鹫性奴的族人,此种族在高潮时小子宫也会分泌润滑用的爱液,前会两个穴都能泄。﹚“…………。我是贱货………是淫妇……………是欠人插的荡妇……………坏人哥哥…………。亲哥哥…………。玉茎好大的哥哥………插死我吧……。强奸我………用力插我………………。啊………………顶到底了…………顶死妹妹吧………妹妹要喷了………”小兰拼命迎合我的抽插,在忽快忽慢的抽插下,每一下都深深的直刺到底,我整个房间内充满了小腹与屁股撞击声响和的浪叫呻吟,抽插到一会,突然伸手用力的拍打她的屁股,每打一下小兰便大声的尖叫一次,而那紧窄的菊蕾也会跟著用力的收缩,玉茎传来的强大紧绷感更让我加快抽插的力道及速度。

    我一面不停地抽打著她丰满多肉的屁股,一面用粗大玉茎一次次地插入她在高潮中抽搐著失控地喷发著股股蜜汁的菊蕾,她的屁股和下身,被菊蕾里玉茎插入挤出和她自己喷出来的琼浆,以及前面蜜穴儿中流出的汁液,弄得犹如水里捞出来那样水淋淋的,床沿和地上也是一大滩水渍。

    她配合著抽插的动作,不自主的将屁股抬高,两脚紧紧的夹著我的腰部,像一匹淫乱的母兽摇动屁股,配合巨棒的猛烈抽插。

    “你的好大……………………插死我了………………坏人哥哥…………你的好大喔…………。会把我给嫩穴插坏的……………。哥哥…。坏人哥哥……。你的太大了……………我会受不了的…………”又粗又热的肉棒在两团雪白浑圆的臀肉间一下下进出,我尽情享受著那被小子宫嫩肉夹紧的强烈快感。

    我继续著对她菊蕾的抽插,一面用拇指按住了她的蜜蒂揉动,一面又把食指和中指也伸进了她的蜜穴儿,同时另一只手的手指塞进了她喊叫著的嘴里。然后我开始把粗大坚硬的玉茎一下下猛烈地前后抽动,插著她紧紧箍著玉茎的菊蕾,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蜜蒂揉动,两只手指同时插著她的蜜穴儿,另一只手的手指塞进她嘴里让她含住吮吸,塞住了她的嘴,把她身上所有的洞眼都被塞满了抽插著。

    “别……。别…………别拔出来,妹妹………妹妹里面还痒啊……………哥哥………亲哥哥……………我的大玉茎哥哥……………。插妹妹………。用你的大淫棍…………………用你的大棒……………………插妹妹的小菊花…………妹妹湿了……………湿透了………………小菊花好痒…………。

    要哥哥用力的插……。用力的插…………。”我继续残忍的蹂躏著小兰的菊蕾,肉棒一次次的重重插进菊蕾里,肆意的发泄著自己变态的兽慾,小兰拚命搓揉著自己丰满到夸张的胸脯,两个雪白肥硕的大奶子在胸前淫荡的甩动著,嘴里不断的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小兰承受著菊蕾里粗大坚硬玉茎和前面蜜穴儿里手指的前后夹攻,蜜蒂被不停地摸著揉著,嘴里也被手指塞满堵住,来自全身肉腔孔洞的插入、抽动还有抚摸产生的强烈刺激和快感,让她全身开始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塞著手指的嘴里开始发出和哭泣呜咽一样喊叫,小子宫里传来火热的充实感,小兰不知廉耻的哭叫哀号起来,主动的摇摆丰满的屁股迎合著对方的节奏。

    我看着她在身下剧烈抖动的身体,加快了对她的攻击,她被手指按住蜜蒂抚摸和抽动的蜜穴儿里一下流出了大量的汁液,沿著屁股缝直流下去,流到了插在她菊蕾里粗大坚硬的玉茎上和被玉茎撑大涨圆了的菊蕾口,然后被热热粗粗的玉茎带著一次次地插进她的菊蕾里,她哭喊著呻吟起来:“……唔……不行了!……啊……唔……啊~~~~~~~!”汹涌的爱液分别从小兰的双穴中欢快地涌出,高潮时的愉悦感传遍了她迷人鲜嫩的身躯,“还剩三个!下一个快来。”就在我大喊的同时,絮萍跪在我两腿间,把涨粗了朝天矗立著的玉茎一口吞进了她的嘴里,她含住我玉茎的肉冠用嘴紧紧地包住它,抿著嘴唇把玉茎含住了再用力吮吸,那露在她唇外的粗肉棒忽一下地被她吸进了嘴里,她的舌尖在嘴里轻轻地快速逗弄著挑动肉冠的尖端,接著她的头伏在我的胯间,开始上下摆动起来。

    我的肉棒一下子进入了她湿软温热的口腔里,她双手握著玉茎根部把它塞进小嘴里吞吐起来,她的两片嘴唇紧紧抿著裹住粗大的玉茎,软软而又结实的舌尖在嘴里不停地舔著卷在玉茎前端的肉冠头上,一圈圈地慢慢地拨弄著的肉棍。

    我双手捧住她脸,将身下那条涨粗了的玉茎对著她的小嘴,慢慢地开始挺送臀部,低头看着下面那根粗大的玉茎一点点顶进她微微张著的小嘴里,那粗粗的玉茎直插了进去,一直插到感觉到前面的肉冠头抵住了她的喉咙口才抽了出来。

    她的舌头在口腔内吮玩著肉冠,偶尔滑过肉冠下方的沟缝,而两片鲜红的樱唇则时重时轻的挤压著棒身,双手则分别套弄著肉棒没有被含进嘴里的部份,和伸到肉袋下方轻轻按摩著两颗浑圆的肉球。

    她这样做了一会,突然又爬起来骑到我身上,将湿漉漉的小蜜缝对准了我粗大的肉冠,用手扶住玉茎对著她的蜜穴儿一下子坐了下来,然后猛地向下一坐只听嗤溜的一声响,已经充分润滑的蜜穴儿立刻将肉棒吞噬了进去,长驱直入的一捣到底。

    然后骑在我身上上下扭动著自己的身体,让竖立著的玉茎一次次向上捅进她下面的肉洞,她胸前两只小蓓蕾随著她身体的上下耸动,在胸前不停地荡著跳动。

    絮萍长相清纯甜美,胸部却巨大的令人震撼,她腰扭得十分卖力,一边风骚无比的骑在我身上尖叫,一边夸张的甩动著胸前那对西瓜般的大奶球,一股殷红的处女鲜血从被粗暴奸淫的蜜穴里流了出来,染红了两个人紧密结合的性器官,一股酥麻酣畅的快感沿著神经中枢直迫脑际,她就像久旷的怨妇受到雨露的浇灌,几乎是立刻就来了个高潮,子宫里狂涌出大量滚烫的汁液。

    她在我身上骑了一会,又爬下来含住我的玉茎,继续用她的小嘴上下套弄,然后再爬上来骑在我的胯上,把我的玉茎又一次次坐进她湿润的蜜穴儿里,我的玉茎被她这样反复地用嘴和蜜穴儿轮换套弄了上下插进又拔出,轮流插著她的嘴和蜜穴儿两处,那不一样的强烈快感和剧烈的刺激让我几乎癫狂起来。

    我兴奋的仰天嘶吼,双手尽情挤捏著絮萍胸前那对圆鼓鼓的巨乳,粗大的阳具迅猛无比的冲击著她的蜜穴儿,发出淫靡不堪的肉声。

    “啊……。坏……好粗鲁喔……。啊……姐姐好喜欢………啊用力…。强暴我…。强奸我…啊…我的好弟弟………亲弟弟…。用力插死姐姐…。我亲亲的大玉茎弟弟……。用你的玉茎插死姐姐………啊…。姐姐被弟弟强暴……被强奸…。被强奸的好爽…。啊…。用力………姐姐被你插死了…………”敏感的蜜穴儿里传来酥酥麻麻的快感,随著她肥美肉臀的晃动,一丝闪亮的液体顺著双腿间迷人的溪谷缓缓淌下,流到白皙大腿上反射出淫秽的光泽,同时阳具疯狂的进出著那娇嫩的肉洞,再加上她的体重坠下,使每一下的抽插都狠狠的撞中了花心,尤其令人舒爽的是她的蜜穴儿不但紧窄,而且还极其坚韧有弹性,彷佛温暖的小手般严丝合缝的挤压著自己的肉棒,带来绝顶销魂的享受。

    她发出又痛苦又爽的呻吟,性感惹火的娇躯被撞的升起又跌落,胸前那对巨硕无比的雪白肉球放肆的抖动著,那沉甸甸的份量简直令人震撼,另一方面第二根肉棒在真琴她柔软湿润的小嘴里被她慢慢含弄吮吸,舌头不停地舔卷著,过了一会她的手也开始来抚摸我的臀和肉柱下垂著的袋囊。

    真琴有时把粗粗的玉茎含在嘴里一面吞吐著,一面用舌头灵巧地上下游动著舔著,缠卷著它粗粗的柱体,从根部一直舔上来缠绕住肉冠头舔卷,有时从上面向下把肉棒吞进嘴里,含著玉茎头,一面吮吸一面用舌头拨著头上的小裂缝,过一会,她又把它横过来,用两片嘴唇含住了横衔在嘴里,上下滑动著用舌头在嘴里舔卷它,或是用手握住了玉茎的下半截上下拉动,把上半截含在嘴里吞吐。

    大大的肉棒在她小嘴里进出抽动的时候把她的唾液带了出来,那粗涨的玉茎上沾满著她嘴里湿润的唾液,流到了下面的袋囊上,在她嘴里发出一阵阵“啧、啧”的水声不停地抽插著。

    真琴两只手握住玉茎的下半截揉动,抚摸著下面的肉囊,一面上下摆动著头,猛地用力吮吸著的上半截的玉茎,把它在嘴里快速吞进吐出,舌头也在嘴里抖动著上下缠绕、舔卷著粗涨滚热的柱体,随著这从她嘴里的玉茎上传来的那加剧了的极度快感和唇舌刺激,我也更努力地插著絮萍的嫩穴,接著真琴用握著玉茎的手把那支粗涨著的玉茎挪动著对准了她自己小蜜缝,把前面的肉冠头塞进湿漉漉的两瓣嫩小蜜缝中,用两片肉唇含住它,我毫不怜惜地猛力将巨棒捅到底,一丝鲜血顺著被撕裂的肉洞淌了下来,股间的淫液正伴著鲜红的血丝流出,是处女受到侵犯的证明,真琴几乎痛的昏了过去,全身都快要麻木了,唯一的感觉就是那根硬邦邦的肉棒在体内横冲直撞,猛烈的冲击著自己的嫩穴,我抓住她胸前来回晃动的巨大而成熟的果实,握在掌里恣意挤压揉捏。

    真琴被插的失声哭喊,明明心里很羞耻,可是身体却感受到了一种被凌虐的快意,将遮住巨乳的比基尼样式胸罩退至腰部,挂在她纤细的腰身上,让那胸罩和毫无遮蔽的巨乳,随著她的身体晃来摆去,她的小蓓蕾看上去硕大而坚挺,可以肯定罩杯尺码绝对不止f,令人惊异的是这颗丰硕浑圆的乳球非但一点也没有下垂,反而违背常规的微微向上耸起,极其顽强的抗拒著地心的吸引力,真琴肥硕的屁股淫荡的扭来扭去,同时双手不停的抚弄著自己丰满的小蓓蕾,并且摆出托起双乳奉献的挑逗姿势,令我更加兴奋异常,剩下约三分之一的肉棒一下子没进了她的体内,粗暴的迫张开了蜜穴儿四周的肉壁,足有玉蛋大的肉冠狠狠的撞击在了娇柔的花心上,竟是那样的痛彻骨髓。

    “………你好会插………好会插喔………姐姐好爽………好舒服………你插的姐姐好爽……好舒服……啊…。怎么这么爽……。啊………用力…用力…。不要停…。

    姐姐要…。要你插…。要你插…。要你每天插………每天插………姐姐太爽了………”巨棒被她温软湿润的蜜穴儿紧裹著,一下子彷佛陷入了一个热热的、软绵绵的肉洞里,那肉洞里面温热而潮湿,环绕著它的柔软肉壁从四面八方挤压著它,越往里越挤得越紧,就在此时真琴发出了高潮绝顶的叫声了,淫蜜的浪潮充斥著整个淫穴,我也猛地喷射著精液的粗大玉茎对著她的两腿间狠力插到尽头停留在那里,和她一起在身体四肢和下体的痉挛中,把灼热的精液一次又一次地射入了她正抽搐收缩著的身体深处,浇灌著她的子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