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梦幻7p之一
    今天圣域王城有一位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而来的不速之客,但这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并没有像之前的绿荫国或倭寇国领主般带来大军压境。

    一身阿拉伯宫庭舞娘的纱衣的砂梦国领主-如洁,艳红镶金的薄纱小背心下,有著一件金黄亮片的细肩胸围,包托著如洁丰腴的双峰,裸露的小腹,低腰的艳红纱裤间,蒙蒙胧地可以看见,系著很细带子的三角形金黄布片。

    她最使人倾倒的除了她那修长匀称的身段,仪态万千的举止神情外,更动人的是她那对清亮的剪水双瞳,其含情脉脉配合著唇角略带羞涩的盈盈浅笑,的确是没有我能抵挡得住的,嫩绿色的双瞳配合著高挺而不过长的鼻尖,两颗嫩绿色的双星在粉脸上闪耀。美丽如天使的容颜泛著圣洁的光辉,舞衣下姣好艳丽的身段仍保持著十八岁妙龄少女的芳华,浑身散发著无比雍容华贵与典雅庄重的气息。

    眉梢眼角间流露出的神态更显得高贵美艳,脸上罩著一袭白纱,使一张艳容时隐时现,那种朦胧的姿态更是让人心旷神怡,再加上犹如透明的灯笼裤管,与全裸相差无几!

    如洁的裸露的纤腰上,扣著一条纯金打造的链子,长长的金黄链坠,随著如洁的摆动而摇曳,无数如绢丝般纤细的金丝从腰链垂下,宛如流苏一般,又把她雪腻柔滑的肌肤衬得无比诱人;圆润剔透的玉脐上镶嵌著一颗硕大的红宝石,摇曳闪烁著性感诱人的光芒,香艳的肚皮舞娘,隐约地裸身于全裸与半裸间,让我产生无尽的遐思。

    如洁随著音乐翩翩起舞,如洁的手臂,柔软地舞动著,优雅地伸展到背后,配合腰肢前后摇晃,臀围款摆,她轻盈地舞出绚丽舞姿,配以生动传情的眼神、舞衣上流苏轻扬的清脆撞击声,还有纤巧灵活的十指做出种种神奇的动作:如天女散花、若西子捧心、似花蕾绽放,一切都如梦如幻。

    她那充满煽情诱惑力的舞姿即有柔情玉女的凄美缠绵,又有艳丽性感、成熟女子的热情张狂,更极大的带有无可比拟的煽动力和挑逗性。她的舞姿轻盈的旋转像雪花飘舞,矫健的前行像受惊的游龙。垂下的双手像柳丝那样娇美无力,舞裙斜著飘起时彷佛白云……她那伴随著舞步移动,流苏飞扬,不断裸露出来的光致嫩滑,闪闪生辉洁白乳峰;还有那玉手和纤腰似是软若无骨的扭动轻折,伴随著些独具异域风情的脐饰、脚链、手链碰击轻响……,更加惹人遐思、撩人心魄,好一副足以令人销魂蚀骨的画面!

    “不愧是砂梦国的领主如洁!身为魔界七星钻之一被称为夕阳的舞者果然名不虚传。”我欣赏完如洁的舞蹈后,毫不吝啬地拍着手大力称赞道,魔界七星钻得每位美女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称号,象是婉馨就因为她琴瑟和鸣的动听歌声与她的故乡-彩霞城,而被封上了彩霞的歌姬的称号,至于蕾雅娜则是由于身为魔皇之镜得到了永远的美貌,她是朵艳丽的花,如蔷薇般的华贵,又如百合般的高雅,经过岁月长久的栽培,让她以惑人的姿态绽放著,因此被叫做永恒的花海。

    “您过奖了!魔皇陛下,就算您这样夸奖我,试练时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的。”如洁弹了一下手指,她身后便出现了五名美女,分别是穿著性感火辣的黑色比基尼样式的警察服装,只凭著三小块布遮住她的巨乳和私处,双手穿上黑色的皮制手套连著长至手肘的袖套,一条腰带轻轻扣住了她诱人的腰段,腰带两侧还挂著小型的装备袋,最后头上戴著一顶黑色的警察皮帽的嫣儿,还有穿著一件淡紫色的透明胸罩,但是在胸罩的乳尖部位镂空了一个比乳晕还大一些的洞,这使得那件看来嫌紧的胸罩因为将女人的乳尖与乳晕刻意的突出而毫不勉强地包裹著女人的那对豪乳,不情愿突出的乳晕和乳尖也因为在小蓓蕾上的压迫极力的扩张著,女人的下身是一套式的淡紫色吊袜带丝袜,配著一双深紫色跟极高的高跟鞋的真琴,真琴穿的紫色蕾丝奶罩,精致的细吊带挂在赤裸的双肩上,由于受到紧迫牵扯而深深勒进了肌肤。即使是f号的巨大罩杯,跟她的胸脯一比也显得十分渺小,完全无法包裹住那两个巨大丰满的小蓓蕾。

    更令人热血沸腾的是,那饱满怒耸的双峰下是一段纤细的腰肢,看上去最多也不会超过23寸,再下去的曲线又急剧的扩张成肉感十足的丰臀,窄小的紫色内裤只能包裹住一半的性感大屁股,露在外面的白皙臀肉又浑圆又结实,在眼前充满诱惑的微微撅起。

    以及那双黑葡萄似的美眸,清彻透明,楚楚动人,鹅蛋形的线条柔美的俏脸,配上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芳美娇俏的瑶鼻,秀美娇翘的下巴,显得温婉妩媚,像从天而降的瑶池仙子,倾国倾城的绝色芳容,真的有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似的美艳绝色的小兰,小兰的女王服是设计成束腰的样式,用来固定住内衣。她的内衣是用反光材质的,胸罩和内裤一体成形,胸罩紧紧托住豪乳,上半部的小蓓蕾至肩膀的部份完全裸露出来,脖子上扣了一个颈环,头部还带了上单边眼罩,倒三角形的内裤底端细长,仅仅能遮住私处的密缝,双手穿上黑色袖套,连着手套一体,脚底下穿著深红色的高跟鞋。

    再加上拥有纤细性感的腰肢,而那雪白的肌肤,配合典雅的黑色套裙,简直有一股逼人的艳丽,那条由胸部一直到屁股的玲珑曲线,就足够使我丧失理智,苗条修长的身体,全身流露著女人的妩媚,最典型是那两只纤巧细致的脚踝,修长的大腿显得柔嫩圆润,散发著年轻女人的生命力的ol絮萍,她穿著一件红色的纯棉衬衫…成熟和丰腴、凹凸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格外养眼,丰满的小蓓蕾挺立在薄薄的衣服下,随著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凸显著胸罩的形状;浑圆的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紧紧地透出了内裤的线条,微微隆起的小腹和那肥腴的臀部,充满著火热的韵味,一股令我心动的气息弥漫全身,少妇成熟的韵味和扭动起来的腰肢,让我看见一种有心慌的诱惑,最后则是上身穿著一件天蓝色的薄纱的品萱,里面的肚兜隐约可见;胸前耸立著的酥胸,犹如熟透了的果实,等著命里的人儿来摘取;下身穿著一条粉红色的百褶裙,腰间束了一条金色的丝带,衬得蛮腰格外的纤细。脸蛋既不像大家闺秀的娇柔,也没有巾帼英雌们的英气,而是在娇柔中透著一丝英气,在英气中又显露著几分娇柔。即使是见惯了美女的我,也不由的一阵恍惚,一阵心动。

    “我的试链就是如果您能让这五位都高潮才算过关。”如洁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说,因为她认为不管体力再怎么好再怎样年轻力壮的我再经过了与五位美女的缠绵大战后也会筋疲力竭,小弟弟垂头丧气的不举男,打著如意算盘的她心想就算到时候我真的能过得了她们五个这一关,来到她面前时也已经精尽人亡了,根本不可能再侵犯自己。

    “好!-之不得,这种试链我最喜欢了。”首先上阵的是小兰她伸出粉红香软的舌尖开始细心地舔著我紫色的肉冠,强壮的男根在她的挑逗下,立刻有了生理反应,慢慢涨大举高,变成比原来更粗更长、血管盘延怒凸的大龙柱,肉冠撑开的伞菇棱角分明,“呼……呼……呼……”我鼻子喘著粗气,小兰抱住我的屁股前后摆动著脑袋,对勃硬起来的玉茎作起了深喉式的口交,长长的肉棒子几乎下下都捅插进食道里去了。

    小兰先把整根玉茎含在嘴里吞吐一会,然后再退出来只用嘴唇裹著肉冠,轻轻地一吮一啜,强烈的酥麻感从肉冠上传来,她舔舐著从尿道口冒出来的几滴滑液,再用舌尖均匀地涂抹在整个肉冠表面。

    之后舌尖离开肉冠逐渐舔向肉冠下的凹沟,绕著沟沿一圈圈地打转。那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肉冠上的刺激一减弱,我射精的欲望顿时舒缓了下来,酥麻感也变成一种难以言喻的酸酸痒痒感觉,虽然没有方才那么令人心神俱酥,但这种慢慢挑逗我性欲的轻舐,却让人舒服得直入心肺。

    后来我另一根粗壮的凶器把女警嫣儿薄薄的花瓣向左右顶开,长驱直入的伸进那快乐的深渊,并且上下左右的肆意探索抽动,发出一阵肉体与肉体之间摩擦、碰撞所产生出的特有声音,肉棒在快速捅入细窄蜜穴儿的同时,蜜穴儿内薄薄的处女膜也根本没有起到任何阻挡的作用,应声而破!我开始加快速度和加重力量,如奔马一般的肉棒高速进出著那外翻的蜜穴儿,一股股的蜜液如间歇的喷泉,在被顶入的瞬间强烈的涌出,蜜穴儿不停的抽搐著,收缩著,我挺动腰部,让肉棒在她穴内抽动著,继续不断刺激她,肉棒吞吐的快感使她连续不断高潮,巨棒带著樱红的蜜唇翻进翻出,弄得她不停扭动身体,欢愉地发出淫浪的呻吟,勃起的粗壮阳具在嫣儿这雪白的股间进出,柔嫩滑腻的雪臀,随著肉棒的抽插微微颤动,宛如凝脂一般,而它的主人,一个具有摄人心魄的美艳容貌的美女,正在自己肉棒的指挥下拼命的用淫穴讨好自己。

    我不停的挺动巨棒,在女警的蜜穴儿中疯狂地捣弄起来,阳具在小淫穴出出入入使她的粉嫩的蜜唇一翻一合,蜜穴儿内层层迭迭的淫肉在阳具带动下也不停翻转著,我每一次插入时还将大肉冠的前端紧紧抵住蜜穴深处的花心嫩肉不停的左右研磨转动著,同时还用手指轻轻弹著小蓓蕾上那对嫣红精致蓓蕾,还不时用手指对蜜穴洞口如豆蔻般嫩肉搓揉著。

    “插死我…快点插死我…人家…还要…”由玉户传出的快感,瞬间扩张开来,传遍了嫣儿她全身上下,她纤细的蜂腰也下意识的自己动了起来,同时让还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我的嘴巴四处不停的亲吻著嫣儿的每一块肌肤,双手也在四处挑逗著她的敏感之处,耳垂,双唇,脖子,小蓓蕾,掖下,臀眼还有玉足,一处也不放过,“啊……好舒服…………好爽啊……太好了……再……用力……一点……哦…太美了……啊……又……来了……啊……我还要……啊!”她变得如一头淫兽一般,配合著肉棒一次又一次对著子宫深处的探索而疯狂的左右扭动著肥大的屁股,嗓子里发出一阵阵嘶哑的,无意义的呻吟。

    女警嫣儿口中浪叫之声更是不绝于耳,胸前的丰满硕大小蓓蕾随著身体扭动不停前后摇动,而小淫穴更是不顾一切廉耻地绞缠著自己的大巨棒,加上那些从口中发出的娇媚的语调,使得我更加的狂暴,快意驰骋著。

    接著我抽出在小兰口中的玉茎再慢慢将那条如树根般粗大盘筋的肉棒往小兰窄紧的肛道内植入,小兰剧烈地摆动头,口中发出凄苦哀-,但那条直径惊人的丑恶男根仍然无情地挤开她紧闭的菊花,直往深处前进。

    我宽大的手掌紧按著小兰白嫩的大腿根,缓缓地在她窄紧的肛肠中抽拔起大肉棍,缠在棒身上的红嫩肛肌连带著被拉到外头,小兰口中发出阵阵痛苦的哀鸣抽插的劲道愈来愈猛烈,肛道内的嫩肌缠在粗大棍身一起被拉出外面,又被整个塞入深处,不断重覆著这样的动作。

    我抽插的节奏又快又猛,我抓著两团白嫩的屁肉,用力的程度让精巧的菊肛都变形曲张,两人交合的下体发出“啪啪啪啪”的急促响声,我的阳具细细长长,肉冠可顶到小子宫末端的幽门,每碰触一下,就酸麻得令人浑身冒起玉皮疙瘩小兰的肥臀随著律动颇有节奏的颤动著,一双巨乳左右摇摆,臀部配合强猛戳刺不停轻微摆动,如天鹅绒般的肉壁早已流著黏稠的爱液,一时之间淫荡姿态煞是让我难以把持,另一方面嫣儿这时再也忍不住地吻上我的唇,四片火热的嘴唇立即就紧密地黏贴在一起,两人的舌头在口腔里互相撩拨、挑逗、交缠,她上面那张嘴把香津频频渡过来,如醇似蜜,使齿颊留香;下面那张嘴则淫水泛滥,如胶似漆,浸泡著我的大肉棒,使两人胯间也潺滑一片。

    我下下都捅到蜜穴儿尽头,子宫颈受到肉冠连续不断的重击,嫣儿浑身酸麻得几乎失禁,差点连尿都了出来,娇小的玉户被如钻石一般坚硬,肉冠上的肉棱也像狼牙刺一般高高的突起的肉棒填塞得又饱又胀,两片可怜的小蜜唇撑阔得紧紧裹住肉棒,随著玉茎的抽动而不由自主地在蜜穴儿口反复卷入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