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淫乐
    月色已上中天,分外皎洁明亮,而夜空繁星闪耀、璀璨生辉,圣域王城庭园更是梅花怒放、芳香袭人。

    接著黑夜中响起了一阵悠扬悦耳的钢琴声,婉馨洁白细长的纤指在琴键上飞快舞动著,动作优雅弹奏著钢琴,那秀美绝伦的脸庞上的专注表情,让人看得屏气吞声,深怕发出一丝声响打扰她,婉馨不停弹出美丽轻快的琴声,一阵优美娇柔的琴音传来如闻仙乐余音绕梁令人难忘,流鱼出听的曲调憾动著人们的心扉,如叶面雨珠滴落,清澈透明,然后婉馨开始唱起歌来,她的歌声她的唱腔透出一种放任、慵懒而暗透凄幽的韵律,别有一番无人能及的清雅绮丽的情味,歌唱技巧均没半点可供挑剔的瑕疵,配合可人的表情,无人能不为之动容。

    令听者在心中细细品位著低声吟唱间的节奏婉转、音调曲折,歌声婉转起伏,柔媚动人,但最感人的是歌声里经极度内敛后绽发出来的漫不经意的失落和伤情,无论唱功以至表情神韵,均达登峰造极的境界。

    如蝶舞雪雨般飞舞在空中的音符宛转清脆、清新娇嫩的动听琴声美妙感人,周围林木传来阵阵清香,枝叶随风摇曳舞动,发出沙沙声响,月光透过枝叶的稀疏缝隙洒下,充满了整个庭园,地上枝影摇动,柔馨的月光洒下了银纱般的外衣。

    一首温暖迷人的旋律就象是舒适柔美的夜风般,钢琴持续演奏出如宝石般梦幻洁净的细腻情怀,广大的房间中飘荡著令人心动的钢琴絮语,低吟著热情直率的音符,伴随著高雅优美的曲调,歌声把在场诸人引进了一个音乐的奇异境域里,她那婉转诱人的声音,透过不同的唱功腔调,呈现出某种丰富多姿,又令人难以捉摸的深邃曲调,仿如澎湃的海潮般把所有人心灵的大地全数淹至没顶。

    露娜穿了一袭丝绸薄衫在跳著优雅的剑舞,璎珞薄纱里酥胸半掩,隐约透著柔腻的雪白肩颈,白纱长裙直曳至地,却更添她的剑舞轻盈。眼睫微拢,神情身段都彷佛醺然欲醉,荧荧剑光流云般旋展开来,上彻云霄,下映庭园,剑艺精纯之处令人屏息,却还掩不住她那与月色相溶的一身惊艳。

    曼妙的剑舞底下,正压抑著一股美人微醉的蹒跚;酒意趁著她起舞之际散逸遍体,令她有种失魂落魄的晕眩,每当她略一摆腰,饱满的乳团就在仅堪围束的薄纱下跃动不已,乳间深沟里早已逼出汗珠,衬得白嫩透红的胸脯愈增艳色,在她举步回旋时,薄可透空的长裙往往自腿根处一路服贴,将那丰润修长的美腿彻底拱现,几可窥见肤光。

    她用那纤细的腰肢盈盈摇动,高翘丰满的臀部轻轻摆动,眩目的透明长裙在舞动中缓缓褪落,露出雪白晶莹的肌肤,在朦胧的月光下光泽流转。

    众人清楚地看见她雪白纤细的小手在空中幻化出各种美妙的姿势,绝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一波波律动,浑圆的肚脐闪烁著红艳的色泽,分外的诱人。

    露娜随著节拍不停舞动,纤腰摇摆,摇曳生姿,举手投足间,满是妖娆妩媚的风情,黑色的胸衣吻合紧贴著高耸的乳峰,禁秘的下体也是一款黑色蕾丝小裤裤,随著她款款而舞,乳波臀浪间,说不出的妖艳性感,衬托著她幽雅冷艳的容颜,偏又透露出一股神秘高贵。

    她伴随著舞步移动,素手轻扬,胸罩的系带若即若离,乍现即隐地展露出光洁嫩滑、闪闪生辉的洁白乳峰;还有那小手紧贴在臀瓣,配合著纤腰似是软若无骨的扭动轻折,丝裤半褪,惊鸿一瞥地露出包裹著的禁秘花园……,更加惹人遐思、撩人心魄,好一副足以令人销魂蚀骨的画面!

    我惬意的躺在躺椅上欣赏著露娜的剑舞及婉馨的琴声,左右各有一名仅披薄纱的美丽女奴站在背后替我按摩肩膀,旁边对坐着一名相同打扮的女奴,一手端著摆满各式糕点的盘子,一手不停地把糕点送入我的嘴里,这几个女人都是体态丰满娇艳的成熟女郎,高耸弹实的硕大乳峰,浑圆肥大的双臀,以及丰腴大腿根部萋萋的芳草,行走开合间时隐时现的柔美水嫩的桃肉,无不对我产生绝大的诱惑力。

    女奴把切得大小合宜的牛肉叉了一块送到我嘴边,牛肉的香气让我的子宫发出“咕咕”的声音,我想都不想就张开嘴,咬下牛肉后闭目悠闲的慢慢咀嚼,而洁西亚衣衫凌乱的软绵绵地横卧在地,脸上红潮未退,彷佛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神情既朦胧又满足,娇躯随著幸福的喘息微微颤动,裸露在外的丰胸和下体一片潮湿,都是汗水和浓稠的白浆,还有更多精液从红通通的粉嫩肉唇之间流泄出来,混著淫乱的女体蜜汁闪闪发亮。

    之后米雅被两位女仆带到我的面前,脸上充斥著显而易见的不满及怨恨神情的她以为自己今夜又将遭到那暴虎冯河的恶棍淫魔折磨污辱,原本已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决心的她,万万没想到今晚那可恨到极点的魔王既然出乎意料的慈悲及大方。

    “依照我跟你之间的约定,那个女人就交给你处置,要杀要剐都随便你”我指著庭园的角落里的铁笼子道铁笼子里面是一个赤身裸体的美貌女子!她的脸上戴著一副蝴蝶形的眼罩,双手被举过头顶用一副手铐铐住,手铐上的铁链连在铁笼子的顶部,吊著女人赤裸著的身体;两个浑圆饱满的巨乳好像两个雪白的果实挂在裸体女人的胸前,沉重地摇晃著;她的双脚上也戴著沉重的脚镣,脚镣连在铁笼子两侧,使女人丰满结实的双腿大大地张开著站立在铁笼子里。

    而这名女子理所当然就是害得米雅家破人亡、颠沛流离的绿荫国的领主跟米雅有血海深仇的安琪艾儿,正当小米雅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而愣住时,我用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宣布:“还有从今天起小米雅你就取代安琪艾儿成为绿荫国的领主,你们英尔特家也恢复以往地方贵族的权力及地位。”这时洁西亚神情恍惚,以极其撩人的姿态伸出双臂,娇声笑道:“主人,再来一次……我还要,拜托嘛……”身上因我的暴行而变得残破的衣物无声无息掉到地上,美丽的胴体尽我的目光中,优雅的颈项、耸挺圆润的玉峰、纤细苗条的柳腰、笔直匀称的玉腿,我被这付散发女性成熟芳香的肉体所深深吸引,充满兽性的眼神贪婪视奸她每一寸肌肤一股比尿还多的透明黏液又从洁西亚雪白的大腿两侧涌出来,二条均匀瘦美的小腿不住抽搐,这绝色魔女那颠倒众生、倾国倾城地美丽俏脸上满布娇羞欲滴地嫣红,粉嫩玉质的鼻尖凝著几点细细的汗珠,樱桃小嘴微微张开,露出洁白的贝赤轻轻地咬啮著自己粉嫩的红唇,喉咙深处逸出几声腻人心神的呻吟,一双纤纤玉手无力地垂落在我的身侧,我双手抚摩著洁西亚如凝脂一般的纯美酥胸玉峰,感受到温暖柔软的肌肤细腻异常,甚至可以和婴儿的皮肤媲美,整个人极力地贴近洁西亚,去感受这完美的身躯,我亲吻著雪白的粉脸,秀美的脖颈,光滑的香肩,口含著洁西亚娇挺玉峰上两粒嫣红柔嫩的小樱桃吮吸著,双手揉遍了上的每一寸身体,这娇美高洁的玉体的洁白和柔软让我陷于情欲的漩涡。

    小蓓蕾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著自己纯洁的柔嫩和丰盈,指尖在蓓蕾轻抚转动,洁西亚能感觉到被玩弄的乳尖开始微微翘起。

    洁西亚忍不住酸痒的胸袭挑逗,玉手紧紧抓著我的头,紧贴她体香四溢的玉胸,我又吸又吮的舔吻著她娇嫩如春笋般的嫩乳,用舌尖挑逗她鲜红坚挺的蓓蕾,左舔右咬的,洁西亚高张樱唇,贝齿生津,低声呻吟著,媚眼含春,似醉如醒的挑逗著我。

    她那清丽脱俗偏又冶艳娇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那洁白细腻凝著温滑脂香的高耸玉峰,还有那圆润剔透的玉脐、那修长柔美的玉腿、那片萋萋芳草掩映下神秘的幽谷、那在绝色佳人玉腿无意识的开合下若隐若现的桃园玉溪……。

    我望着那潺潺的流泉,将粉红色的嫩肉沾泄得分外艳丽,只兴奋得浑身发热,肉棒暴胀,我压在洁西亚身上,将肉棒往那股间的蜜洞顶去,火烫的坚挺肉棒摩擦花唇,肉冠鲜明的棱角刮擦嫩肉,前后的抽动中,尖端轻触饱满翘立的花蕾,花蕾被坚硬火热的触感不由自主地颤动。

    我把腰一挺,肉棒深深贯进了饱满温热的蜜穴,兴高采烈地抽弄起来,洁西亚不由自主地摆荡起身子,她热情地摆动腰身,娴熟无比地用淫穴磨弄著肉棒,更加丰满的一对美乳也跟著晃荡不已,此时她除了大声喘气,竟发不出别的声音;丰满的胴体散发出浓郁的艳色,肌肤汗水淋漓,洁西亚从喉间挤出荡人心弦的长吟,紧绷的诱人大腿根处彷若抽筋般抖颤,她努力的想把屁股往后送,好让肉棒更深紧的顶在她柔软耻处。

    洁西亚两颗娇挺的乳峰被大力的捏握,粗糙的手指用力搓捏柔嫩的乳尖,修长秀美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娇挺的臀峰被压挤变形,粗挺火热的肉棒开始加速抽送,滚烫的肉冠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娇嫩的子宫深处,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

    肉棒抚慰著饥渴的桃源洞,那些透明的汁液更像涌泉般溢下来,洁西亚咬著唇,眉宇间流露羞苦荡人的神色,我亢奋无比,在那柔嫩的肉洞中尽情冲刺,品尝洁西亚的少女体态,胡乱舔著她的肌肤,又空出一只手来,在她的屁股上粗鲁地捏著,我道:“脚夹紧一点,扭一扭腰!”洁西亚听话地轻轻摆起了腰,好让肉壁更能摩擦我的肉棒,使主人得到满意的服侍。

    我不断地肆虐著毫无防卫的乳峰,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捏弄搓揉,丰满的小蓓蕾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啊…啊…姐姐…爱死…啊…的…主人的肉棒…啊…好棒…超…超级大肉棒…啊…爽…插死姐姐…一辈子…啊啊…插一辈子…啊……”主人巨棒粗大的程度十分骇人,充血肿涨的花瓣努力往两旁挤开,扩大成鹅蛋般的洞缓缓吞没前端的巨头,连带上方精巧的菊丘都被压迫得皱褶隐张,景象十分淫糜。

    “啊…啊……不行…啊…会死…啊啊…好爽…啊……我的天…啊……大…大肉棒…用力…啊……饶命…啊…啊……太…太爽了…啊……要…要飞了………升天了…啊…啊……”我二张大手也在洁西亚光滑如缎的纤腰酥背上游移,慢慢兵分二路往她充满弹性的圆翘臀部及饱挺酥胸前进,掌下赤裸美女不安的扭动胴体,却更激起我心头狂烈的欲火。

    而在嫩穴中活跃的肉棒,更使她的爱液溢流满股,发出舒服的歎息声。越来越淫靡的情境,使完全沉醉其中,颤动的睫毛、温热的鼻息、黏潮的汗液、紧屈的脚趾,都说明她正处在极度亢奋之中。

    “啊!天啊!唔……好大的肉棒!啊!塞得……好满,唔……好爽!

    嗯嗯!哎哟……抓抓我……我的奶……奶子,啊!对……用力……插!

    插死……我!插……快!快!呀……我……升天……升……天了!”她的下体嫩唇抽送得几欲外翻,花液奔流,我手上乱摸乱抓,大肆侵犯洁西亚的娇躯。在肉棒的运动下,痛楚逐步削减,接踵而来的肉体快感,慢慢散布到了的每一寸肌肤。

    我捧著她柳腰圆臀,肉棒直捣私处嫩蕊,来回抽弄,尽情纵欲,我急速抖动腰间,让肉棒奋力插进的娇嫩幽径,旁边柔软的少女体毛,不时轻搔我的肉棒,更使我浑身快活。

    我不停虐辱她的双乳,那两颗原本白净饱满的小蓓蕾已经被我掐拧得青一块紫一块地满是伤痕了,洁西亚下身肌肉也剧烈痉挛,不断溢出黏稠的爱液,似乎膣内全被那壮硕肉棒给塞满,将她花心蜜汁硬生生挤了出来。

    在一番尽情纵欲之后,我大声嘶吼,肉冠爆发出大量精液,灌满了洁西亚的娇躯,我一抽出肉棒,嫩穴中便缓缓涌出白浊的黏浆,景象十分淫秽。

    “你……你明明就是个好色又下流的卑劣魔王,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这样……这样我没办法再像以前一样讨厌你……恨你……”米雅注视著被关在笼子中穷途末路如待宰羔羊般无助的安琪艾儿许久之后道,其实她一直认为我第一次见到她时跟她所订下的约定,只不过是为了要得到她的身体信口开河随便说说的,她从来没有期待过我会真的言而有信兑现自己的承诺,虽然她现在还是对我当初强暴了她并把她关进来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调教的我恨之入骨,可是毕竟安琪艾儿原本在绿荫国可是财大势大、雄霸一方的领主,拥有好几支龙族大军的她在各国领主的武力排行榜上可是数一数二的,要不是这个对美女贪得无厌、老是趾高气昂不知道在跩什么的大淫魔的话,自己想要替妈妈及姐姐还有英尔特家的所有人报仇雪恨成功的机率根本是微乎其微。

    “那是因为我这个人向来是很遵守跟别人的约定的,不过你没办法恨我也没关系,只要爱我就好了。”我强硬的将嘴唇贴上米雅樱唇并粗重地喘著气,舌尖沿著牙龈不断向口腔探路,无比的厌恶感使得米雅纯洁的双唇四处逃避,我使力抓住下巴并在指尖用力,使米雅的下巴松弛,而我的舌头就趁机钻进牙齿的接缝中。

    我由于过份兴奋不禁发出了深沉的呻吟,恣肆地品味着眼前的端庄萝莉被强迫接吻的米雅娇羞挣拒,我贪恋著她口中的黏膜,逗弄著柔软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不但淫乱且死缠著,若说是接吻,不如说是强奸口腔来的恰当。

    接著我手伸向米雅的蜜穴,火烫的指尖正轻轻掠抚过久无访客的纯嫩花瓣,电流直冲每一根毛孔,米雅娇躯轻颤,蜜肉不自主地收缩夹紧,夹紧的是大胆火辣的陌生的指尖,我指尖轻佻,湿热柔嫩的花瓣被迫再次羞耻地绽放,之后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展开。

    我开始狎玩幼女的幼嫩胴体,却愈来愈是吃惊,米雅刚满十岁,浑身上下只有娇小二字可以形容,稚嫩的小胸脯上仅有些微起伏,轻按下去却柔软得令人吃惊;小屁股圆圆翘翘,同样非常好捏,乍看之下无甚可观的年幼身体,下手之后却令人爱不忍释……我粗大的指头直深入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的窄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的花蜜,爆炸般的眩晕冲击全身,米雅的视野也开始变得朦胧,她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地咬著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