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香艳御姐
    圣域王城前,半空中出现小小的黑点,又迅速扩大成一个黑色的漩涡。漩涡越来越大,彷佛要把周围的一切都撕碎、吸引进去。

    “轰隆”几声雷声巨响,整个天空霹雳狂闪,漩涡被撑开成大洞,只见天空的巨大闪电已经停止,那悬浮空中黑色的大洞突然光芒一闪,如下雨一般,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小点从洞口倾泻而出,如瀑布一般洒落在山峰的顶部,只一瞬间,飞龙大军的密密麻麻的身影就把整片天空给完全占据起来,包围著整座圣域王城,一片海啸般的声音扬起,巨龙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呼喊号叫,空中的龙群在欢呼雀跃,士气高昂地唱著战歌。

    看那如波浪般翻腾的人潮,今晚降临的龙族起码超过了五千万。

    大量的黑色流星不断的激射而出在空中飞舞著,又四散开来,群龙乱舞,令人恐惧的龙啸声响彻整个大地,仿若末世一般的景象呈现在面前。

    天空中沉沉的乌云不断的翻滚,如海浪般涌来涌去;偶尔一道巨大的闪电划过长空,伴随著霹雳般的雷声直击下来,数千万只首尾长达十几米的巨龙在近十几公里的开阔天空上盘旋飞舞,不断发出骄傲或者得意的吼声。

    各色巨龙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赶来,魔龙大军整个蓄势待发阵型舒展开一边就长达二十米的巨大翅膀,拍打带起的气流使得草原上刮起了阵阵强风,草丛就像海水的波涛一样此起彼伏,高傲的巨龙们在高空盘旋飞舞,充满了斗志的大军们正准备要将前方这座繁荣典雅的城市化为一座流血浮尸的巨大墓园。

    而在多如牛毛的龙族大军旁出现了好几千名手持著银色的标准军用款式长弓,身披闪耀著淡淡银光的轻便铠甲、背上展开了一对白银的双翼漂浮在半空,面露冰冷表情的女骑士,一身银色调为主的骑士装扮,右肩单边挂著护甲,保护著她们稍有肌肉线条、却仍圆润娇嫩的手臂,她们上半身穿著作战用的铠甲但下半身只穿著件短得不能再短的皮裤,不但露出了整条大腿,甚至隐约可见双腿之间的微妙曲线,像这样要露不露的样子反而更能激发我的欲望。

    至于地面上则充斥著有著万兽之王的尖牙及利齿,具有毁灭性的双颚孔武有力的四肢,力大无穷的巨兽,那庞大无比大嘴犹如一个深邃无比的黑洞,猩红的舌头犹如一条长长的巨带,那灯笼般大的两只眼睛暴射出吓人的红光,腥臭阴风更是笼罩了圣域王城的方丈范围,尾巴则是长满毒牙的眼镜蛇头,但在每只巨兽的头部却长著一位冷艳中带著点火热的成熟,再配上纤腰上束著的翠玉带的美丽女子,整个人看起来是如此的清丽脱俗,让人觉得这样的女子不该和残酷的战争联系在一起,这种巨兽名叫?大和?

    散发著丝丝黑气的幽紫火焰的牠们,那憾动大地的狂猛气势足以震垮圣域王城,声势庞大的巨兽们怒吼著誓要杀得整座城血流成河、尸首成山。

    率领著整支无人可敌的千万大军是倭寇国的领主-典雅的五官彷佛绘画中的古代仕女,明亮的眼眸藏有天真无邪的气息,微翘的红唇娇艳欲滴,宛如盛开的樱花,脸颊滑腻的肌肤比雪花更白皙耀眼,黑色秀发向上挽起,斜插著精致的发钗,替容貌稚气的美妇增添一番成熟的韵味。

    和服的质地非常华贵精致,纹饰用色却非常秀气朴素,丝毫没有俗艳奢靡的感觉,绕著灰色毛皮的长围巾,连颈子都看不见,莫名的神秘感反而让我更想窥探当中的奥秘。

    几乎可以一把握住的纤腰围著米白色的腰带,其上下呈现完美柔顺的曲线,无论是膨起的胸膛,或是紧紧包裹住的粉臀,各有不同的迷人风情,尤其在傲人的美貌与身材之外,她浑身还散发一种高雅脱俗的贵族气质。

    与绿荫国的领主-上半身只有一个束腰和一个极低胸的托高奶罩,散发著黑亮光泽的皮革紧紧地贴著她奶油般白嫩滑腻的皮肤上,原本就已经三十六f的小蓓蕾被托高之后更是丰满得荡人心魄,饱胀的奶球一大半露在了外边,嫩白色乳肉令任何我都垂涎欲滴。

    下半身的衣物更是淫糜不堪,紧身皮衣在她的纤腰处,引出几条黑色的吊带,跨过浑圆白皙的大腿,将另一端的金属扣固定在了黑色的丝袜上;丝袜是超薄透明的,若有若无的紧绷著玉腿嫩滑的肌肤,黑色的光泽和妖艳的纹理令人产生眩晕的感觉,而她的脚上踏的是一双几乎完全镂空鞋面、清凉露趾的性感高跟鞋。

    鞋上仅有的几根黑色细带,缠绕著完美的足弓,那十根精致的足趾和柔美的脚面全都暴露在外面。

    “魔皇!如果你不是胆小如鼠、虚有其表、外强中插的纸老虎的话就像个男子汉一样堂堂正正地走出来接受我们给你的试验。”手上拿著一条满是尖刺的玫瑰鞭,打扮得象是个名副其实的sm女王的绿荫国的领主站在剽悍狂猛的大军前向我喊道,她一下一下甩着手上的玫瑰鞭,两旁精壮士兵则忠诚地为她开路,华丽无比的豋场,一旁的威武强悍的龙族、训练精良的女骑士、咆啸著似要择人而噬的大和巨兽同声吼著。

    “你们终于来自投罗网了啊!我都快等的不耐烦。”我好整以暇地从圣域王城走出,脸上那轻松自若的悠闲神情就好像我面对的不是威猛恐怖的千万大军,而是两名主动投怀送抱的美女一般,“说吧!你们的试链是什么?如果只是要我把眼前的这群飞蛾扑火的废物清光的话那我三分钟就可以通过试链了。”一听到我这非常瞧不起人的话,勃然大怒的龙族立刻张口准备发射致命的龙焰,直径一米多的龙焰一脱离巨口,就像陨石一样拖著长长的芒尾与黑烟往下疾射,蓦然一道柔和的光墙,从我在空中画著圆周的双手发出,在我的身前布下一层光之圣壁的防护结界,闪烁著纯粹的神圣光芒的结界上各种不同的魔法符号闪著金色的光芒,在按照某种不知名的规律四处游走著。

    剧烈的爆炸后在地上制造出一个最小也有十米宽数米深的大坑,几千条巨龙,像核子弹一样雨点般落下的龙焰,不间断的剧烈大爆炸!

    几声巨响后,半圆型的结界在如此猛烈的龙焰冲击下竟然毫无反应,薄薄一层的结界上闪出好几道光芒如同水波一样向四周荡开,然后水波静静地消失。

    之后我的身后赫然出现了一个手持破坏剑、身披银色的骑士专用轻铠甲、背上也同样展开了一双白银羽翼、双脚略为离地浮空,一头乌黑的秀发梳了一个简朴的发髻,高高盘在了头上,清爽之余又散发几分英气;笔直秀气的鼻梁,暗示著主人的坚毅性格的女性,她就是倭寇国最著名的菁英前锋部队-“神风特攻天使”的一份子,她挥动破坏剑剑刃同时展现出足以吞灭一切生命的獠牙,以锐利的尖端直指著的我毫无防备的背刺去!她的招数变化多端精妙非常,此时用来只见得四面八方都是剑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如同桃花林里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同时前方七名泛著流动光泽的绿色短发映衬著一张娇美的脸的拿著长矛的女子,小巧挺秀的琼鼻配上鲜红欲滴的樱唇,尖尖的耳朵上分别缀了一颗红色的晶石耳环,细长的粉颈,高大颀长的身材,身穿紫色短甲和短裙,但贴身的短甲只护住胸腹,将胸部衬得更加突出,而袒露的肚脐、如莲耦般的粉臂和短裙下裸露的修长玉脚,则显得非常性感与狂野。

    七根长矛分别从上下左右刺了出去,势道极是威猛!长矛挟著呼呼风声奋力刺出,每一招都捅向我胸腹要害,七人配合的相当默契,显然经历过朝夕不断的苦练。

    七根长矛犹如毒龙出洞般猛烈刺出,闪电般从前后左右同时刺到!这一招又纯熟又毒辣,而且下手丝毫不留余地,封死了所有可以闪避的退路,竟是要将对方活生生的钉死在矛下!

    遭到神风特攻天使前后夹杀的我手中结起一道魔法火炎枪,我的眼睛中隐隐泛起了红光,下一刻我手中的火焰长枪幻作了一个巨大的赤红光轮,急转如飞,炎烈的斗气怒张全身,空间的火元素在狂怒的斗气引发下立即产生共鸣,在我周围凝集、跳动、流转,形成环绕全身流旋飞舞的艳丽火环。

    随后我化为一团可以席卷大地的烈焰旋风!不时发出雷鸣般的嘶吼,所经之处,无论是坚硬的巨石,还是粗壮的大树,都被地狱之火烧成灰烬,声势极其的惊人!我光速飞入敌阵中以凶狠而果断的各种方式当场格杀敌人们的身体,不停增加著倒卧血泊中的死者的数量,几乎将大地给染成一片鲜红的血迹。

    一时间四周尽是飞溅的血水和残肢,一声长啸从我口中发出,充满了说不尽的惨厉,宛如从地狱而来的修罗魔刹,数招过后周围再无半点声息,五丈内竟已再无任何其它的生命。

    接著我右手举到头顶,浑身的魔力与斗气以从未有过的规模和炽烈澎湃而出,上方立即出现无数团红莲似的火焰,并急速旋转且往四周扩散,边缘到达敌阵大军头上时有如布帘般的垂下,还不住随风晃动,这时所有敌人都被一个硕大无朋既圆且厚的火焰圆球所包围,就有如以高温爆焰当作墙壁的极热监狱一般。

    顿时整个平原被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气息所笼罩著,阳光再也不能透进这里的空间,平原外的森林已经被一片怪异的黑暗所吞噬,将火元素的光芒映衬成一片诡异的红亮。

    后来赤红的巨型玫瑰在敌阵中央绽放开来,带著焚毁一切的绝艳,喷涌出血腥的芬芳,这道足以媲美太阳的巨大光源,深红烈光炽盛暴放,把所触及的一切都吞没进去,灼热火焰扑头盖脸地重重落在敌人身上,炙热爆炎化为据巨狼、飞鹰、狂熊、毒蛇等残暴恐怖的猛兽,如同掠夺生命的死神、又象是北欧的狂战士般欢喜地夺走敌人的生命,在火海中牠们高热的利爪喜悦地切碎敌人的躯体、用炽热的尖牙利齿迅速而无情地咬断敌人的脖子,狂饮喷出来的热血象是杀戮机器的火炎猛兽斗志旺盛地跳著死亡之舞,随后从地底爆出了劲道更为强烈、威力更巨大的无数柱状魔法火焰,将周围还来不及有所反应的巨兽们瞬间全数烧成飞灰。

    此刻我拿著一把等身大小的银白长弓,以帅气的身姿振翅而起,而在作出虚拽弓弦姿势的左手与握著长弓中段弓身的右手之间,众人都看见了数条如同往后紧绷的弓弦一样的粉红色魔法能量,开始逐渐集中在我的左手指尖~然后,一支凝聚了不少能量、散发著炽烈光辉的深红色魔法箭,也逐渐在握著长弓的右手与往后拽拉的左手之间成形。

    松开了左手让深红色的魔法箭高速飞窜而出!而在这支深红魔法箭挟带著高速直接撞向目标的中途,原本修长的箭矢突然变成了如同展开翅膀高速冲刺的火鸟一样的外型,接著在一声清亮而悠长的凤鸣声之中,带著成千上万颗足以与太阳争辉的橘黄色火球,还不时闪动著蓝白色的光焰,狠狠地撞进了敌军中并且引发了冲天而起的爆炸与火光。

    在解决完了敌军之后,我飞到倭寇国的领主澄香面前我“刷!”一声粗暴撕碎澄香的和服,那令人垂涎不已的细白肌肤及那柔软丰满的小蓓蕾,羞涩的映入了我的眼帘,那彻底袒露在我眼前的雪白肌肤,如此晶莹剔透,闪烁著象牙般的光泽,曲线玲珑的赤裸胴体深陷在碧绿草地中,以天为幕、以地为席,纤腰盈盈仅堪一握,平滑的小腹上梨涡浅浅,一对修长柔美的玉腿含羞并拢,芳草萋萋的幽谷若隐若现,微微侧转的娇躯山峦起伏,绝美的容颜上一片羞红,星眸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如春日里受惊的蝶翼轻颤,令人油然而生一股怜爱之意。而雪白酥胸处高耸的玉峰,以及挺立其上两点嫣红……如此美丽绝艳得动人心魄,令人难以自持,我毫不怜惜的张嘴猛咬吸囓澄香的小蓓蕾,弄得她一点快感都没有,还感到十分的疼痛,悽烈的哀嚎著。

    我扛起那双白嫩的玉腿,对准那骚水湿淋的蜜阜贯入,塞满了那紧膣的浪穴,挺著腰一抽一送的插了起来,柔软的花唇缓缓地包夹挤弄著突入少许的男根,极其舒畅销魂的感觉刹时席卷我的心头,并迅速充斥著全身每根神经,灼热坚挺的男根破体而入,穿裂前方堵塞的薄膜,深深地进入处子花园尽头。

    粗大的巨棒一下子桶破了她的处子膜瓣,穿过了嫩滑的花径,一下子直顶到最深处的花心,破处的撕裂痛楚,令澄香尖叫起来,同时我双唇吻住澄香的樱桃小嘴,将她那销魂腻人的呻吟吻做一阵阵含糊无声的娇喘咿唔,我感受著鲜嫩的红唇和香滑可口的丁香,芬芳暗吐,散发出充满野性诱惑的靡靡气息,让我欲恣意放纵自己的情欲,急需让充涨心中的欲望找到一个宣泄口。

    澄香胸前那两座雪白的小蓓蕾跟著节奏晃动起来,前后左右颤荡著,我弯下身吻向那双饱满白嫩的小蓓蕾,把蓓蕾含到嘴里疯狂地吸允著。下身不断用力的抽送著,每一下都象是插到子宫的最深处。澄香不停摆动著屁股迎合著,不断呻吟,下身娇嫩蜜穴也隐约可见,柔嫩的蜜瓣正与那粗大的肉棒交合著,淫荡的景象让在澄香白皙细滑的俏脸上浮现了一抹嫣红。

    我更加猛力的操著浪穴,次次的挺进那穴内的最深处,顶在那娇嫩的子宫口。在粗暴的插插下,澄香如痴如醉的浪叫著达到高潮,可未射精的我并未停止抽送,反而加快了速度与力道,每一次又快又重的抽插都把那淫水从蜜穴儿里带出,“噗滋噗滋”的作响。

    我努力地将澄香推向高潮,此时的她已经不顾所有矜持,呻吟浪叫声越呼越响,那如泣如诉诱人浪吟,激发了我隐藏在最深处的兽性,挺著龙根猛力的穿刺著澄香,抽插著那蜜穴。

    随著我的猛烈撞击,澄香的双乳前后摆动,极其诱人,而我坚挺的肉棒在澄香湿热柔滑的身体深处抽动,摩擦著。澄香的屁股不断向后迎合的刚猛撞击,大声叫著,身体不停颤抖著,似快要高潮了。

    一旁的绿荫国的领主安琪艾儿看着我我们正做着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感到体内有股欲望不断的在窜升,那燥热搔痒的感觉变的十分强烈,令她想除去身上的衣物,虽然她理志上不断的抵抗,但双手还是违背主人意志地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服,最后只剩下亵衣遮掩胸前,安琪艾儿如刀削般性感的双肩,皙滑玉嫩的背部,富有青春活力、修长白皙的双腿,香艳的暴露在夜空下,安琪艾儿的眼神愈来愈迷蒙,玉腿因遐想及那令她躁热的欲火而紧夹,琼汁津液从蜜瓣中流出,沿著大腿流下,她的喘息声逐渐急促,夏夜的凉风并没有吹散她体内的欲火,反倒刺激她那变得异常敏感的触觉,使得那股无名欲火越燃越炽,那芬芳的俏脸腾地红了,刹时丽若桃花,瑰丽无方,“请陛下……让安琪艾儿全身沾满……精液……”安琪艾儿低著头,满脸通红的说著,可爱的表情足以让所有我愿意为了与她共度春宵而赔上性命,说完就自动跨坐在我的腿上,小手抓著的肉棒纳入她哪已经动情而发热的蜜穴儿中自动的套动起来。

    “喔…嗯嗯……”安琪艾儿双手撑在我胸前,以骑乘位主动的扭腰摆臀,淫水顺著肉棒汩汩流出,淋湿了大腿,我兴奋的享受著看着美人在自己的身上驰骋,眼见那对丰满的大奶不断的上下荡漾著乳浪,探出双手包住大奶,爱抚玩弄。

    她弓起来的纤腰彷佛快要折断,垂挂的成熟乳实被大掌热烈揉捏著,安琪艾儿以卑屈的姿势承受肉棒的突刺,她仍是不断扭摆臀部,浪穴紧夹那青春火热的肉棒,贪婪淫荡的不断的上下吞吐著,口中不断的雪雪浪吟,从那浪荡的眼神中透出那熊熊欲火。

    我一边插著两人一边将手伸到安琪艾儿的玉臀上,她那深藏于臀缝间从未有人触及的后庭花蕾,是如此的娇嫩敏感,虽然只是被指尖轻柔触碰,仍然本能地一阵翕动,安琪艾儿惊慌失措的扭动著翘臀,极力想躲开这羞人的外来入侵。

    怒耸的男根在泥泞的花径里急速抽动起来,紧缩的花房内褶皱亲密无间地摩擦著充血肿胀的男根,妙不可言的如潮快感伴随著安琪艾儿扭腰的动作,一波接一波传来,我感觉著那舒爽至几慾令人灭顶的销魂,彷佛进入了传说中的极乐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