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调教性奴
    夜色凄迷、万籁俱寂之时,在圣域王城幽暗的地下调教室中,几支燃烧的红烛放光,之前曾经想暗杀我却失败的女杀手姿伶她赤裸著的娇柔修长的双腿和雪白的后背上遍布著道道淡淡的鞭痕,戴著粗重的脚镣和手铐的手腕和脚踝上已经被刑具磨破了皮;她结实的双腿无力地伸展著,露出下身那两个微微红肿外翻著的悲惨的肉洞,片片插涸的白色污秽糊满了她大腿的内侧和她被刮净的阴毛而可怜地肿起著的耻丘上。

    而我双手抓牢她伤痕累累的肥大屁股,在她已经被插得红肿得不成样子的菊蕾里使劲抽插著。赤裸著的布满鞭痕和烟头灼烧伤痕的双腿上也流满黏乎乎的白浊精液,加上她遍布青紫鞭痕的后背和屁股,整个人显得悲惨无比。

    我双手发狂般抓捏著姿伶的胴体,毫不留情的摧残著她。那种歇斯底里的动作,不象是在一个女人身上逞手足之慾,倒象是在一个练功用的玩偶上发泄怒气,恨不得把那对饱满的雪臀捏爆了才肯甘休……双掌挟带著呼呼风声轮流落下,尽数拍打在那高高翘起的粉臀上,发出劈哩啪啦的响声。

    不一会儿,原本光滑雪腻的双臀上,就多出了几道红红的痕迹。也不知是紧张还是羞耻,深邃的股沟在不易觉察的轻微收缩。姿伶她那两个浑圆肥嫩的大小蓓蕾好像两个硕大的肉球垂在雪白的胸膛上,丰满诱人的双乳上清晰地留著被蹂躏后的指印和淤痕,蓓蕾悲惨地红肿起来。

    而旁边婉馨雪白无瑕的肌肤展露在微凉的空气中,粗糙的绳索8字形缠绕摇晃的丰乳,向后紧紧缚住娇躯,连结到梁柱上。剩下的一段长绳穿过长满芳草的下身,玉蛋大小的绳结卡在女体最敏感处残忍地摩擦著。

    陷入青春女体的黑色荆棘勒出淫糜的绑痕,挤压的美乳更加强调出雄伟柔软,无论形状或色泽都显得完美无缺,红肿可怜的模样更让人沸腾。右腿吊起超过九十度,玲珑的身躯也随之倾斜,笔直修长的玉腿随著绳索的拉扯而持续抬高,芭蕾般的舞姿配合赤裸的装扮,高雅的美女摆出下流的姿势引发一种种说不出的绮丽美感。

    被绑得相当难受的婉馨只知道呜咽著用双手捧住面前我的另一根的肉棒,在嘴里痛苦地吮吸著。她感到自己的口水顺著嘴角流淌下来,嘴里则充满了一股恶心的臊臭味,而我的肉棒则不停顶撞著她的喉咙,这种痛苦和羞辱的感觉使婉馨感到浑身都像火烧般炙热。

    接著婉馨一边淫荡地摇摆著屁股,一边呜咽著不停吮吸起来。她拚命摇晃著屁股,从塞满肉棒的嘴里发出妖艳的呻吟和呜咽,口水顺著她的嘴角不停流了出来。

    我的另一根肉棒在婉馨的嘴里抽插奸淫了足有一百多下,强烈的窒息感和被压在喉咙深处的强烈的呕吐感折磨得婉馨几乎要昏死了过去。她忽然感到插进自己嘴里的巨物猛烈地膨胀起来,接著我揪著她的头发狠命地在她的嘴里抽插了几下,一股带著浓烈的腥臭气味的液体在的喉咙深处剧烈地喷溅出来!

    后来我用力的抓住姿伶的屁股用力掰开,毫无征兆的从菊穴里突然抽出肉棒,猛地插入那被掰得门户大开的蜜穴用力的抽送起来,姿伶嫩穴被突然袭击,她惊叫了一声,但立即认命的尽量放松自己,她知道现在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只会招来主人的惩罚。

    姿伶发出高亢的浪叫声,快感如同潮水般涌来,烫热的蜜水不断的从性器结合处淌下,那情景真是说不出的旖靡。

    我屁股则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大肉冠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姿伶闷哼出声音!肉棒插入嫩穴中,我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抽著!

    “啊啊……来了……又来了……啊……快……”哭泣一般的嘶喊声中,姿伶的娇躯剧烈的颤抖著,花心里喷出的热流全部浇在了对方的身上……我那肉棒上的硬毛刮著蜜穴儿内壁,每次的抽送都一再再的刺激蜜穴儿皱褶深处,随著我每一次抽送所带来的致命快感,把姿伶原本的理智一阵阵的击垮,那前所未有的畅快淋漓,让姿伶淫荡地狂呼著“快插……用力插……啊……快乾……姿伶是淫妇……肏死……快用你的大肉棒插乾……插烂姿伶的贱穴……啊……”“啊……啊……好爽啊……好舒服……喔……美死了……大肉棒主人……太好了……小蜜穴……快被插……插烂了……啊啊……我要丢了……啊……唷……喔……不行了……”姿伶尖叫著,屁股疯狂地摆动。我紧紧捉住她的屁股,肉棒猛烈的往前冲撞,将肉棒插进姿伶身体的最深处,她不住地呻吟,像淫荡的妓女似的疯狂地扭动著屁股,迎合我有力的冲击。

    我紧抱著姿伶的屁股,像猛兽般似的,以最大的力量将肉棒从穴里插进送出。姿伶的屁股也不断用力向后挺动,迎合强力的抽插。

    我不知疲倦的继续在这尤物身上姿意纵横,誓要将她彻底征服于胯下。此时姿伶被摆了个狗爬式,撅起那大白屁股,像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忽然姿伶曲线优美地脖子一挺,樱桃小嘴中发出媚惑甜美的声音,浑圆肥白的屁股猛然激烈的扭动,花液几乎是像喷泉一样一股股地沿著她和交合之处涌出外溢,白色的液体爬满了肥美的臀部。

    “哎……唷……大肉棒主人……对了……对了……主人……就这样……就是这样……哎唷……哟……插死妹妹蜜琪丝了……啊……啊……妹妹蜜琪丝爽死了……喔……喔……妹妹蜜琪丝……爱死……亲主人大肉棒……主人……哎……喂……爽……爽死了……哦……”我有力的挺著还不想射精的肉棒,在淫熟的蜜壶里搅拌著淫汁,我藉著冲力猛地长驱直入,一下子就捅到了蜜穴的最深处。姿伶她微张著红唇,双眼水汪汪的满是荡意,一脸渴望被激烈侵袭的神情。这越发激起了我的占有慾。

    “啊呀……好……爽……啊……好舒服……重一点……插烂姿伶的骚穴…………的……浪穴好痒……快帮姿伶止痒……快………爽死了……对……再深……点……啊呀……好舒服……啊……喔……”姿伶只觉得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快意不断的传来,几乎要把她的身心都给熔掉了,夹杂著害臊和兴奋的娇吟声不绝于耳的响起,“啊……啊……好舒服啊!,再插深一点!肉棒顶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肉棒……顶得好深……插到底……不行了…………要……丢了……”我跪在她臀后捉住她浑圆的美臀,奋力挥动的肉棒猛送狠挺,兴之所至随意选择前后两洞,或在淫穴里抽送几下就换到后庭菊蕾,或在某一洞里一直插到姿伶泄身,才转到另外一个洞去。

    而冰冷黑暗的墙角则囚禁著一对成熟诱人的美女,是双胞胎姐妹的她们同样有一张极具古典美的鹅蛋脸,眉目如画,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动人美眸。素淡的粉脸上未施半点脂粉,小巧的耳垂上镶嵌著一对珍珠。

    漆黑的麻绳捆住两人的双手,高高吊在梁上,苗条结实的长腿被左右分开,由脚踝处互相被绑在一起,布满捆痕的双乳互相挤压著,交叠成淫糜的形状,让人光是看着都有点喘不过气来,巨型双头肉棒深深插入女体内,发出残忍而恐怖的嘶吼,激烈地蹂躏著红肿不堪的肉洞。

    二十岁的孪生尤物拥有相同线条、相同色泽的丰乳与隆臀,连恼人的呻吟声,甚至扭腰时的下流模样都完全相同。嘴角流泄著唾液,眼神散乱而迷惘,俏丽的脸上分不出欢乐或痛苦,构成地狱才能欣赏到的妖魅风景。

    调教室中央的床上横躺著已经被糟蹋得不成人样的米雅:她被扒得一件衣物都不剩,至今仍不屈服于我的米雅的双脚被分别戴上了两根粗重的脚镣,乌黑沉重的铁镣另一头连在木板两个角上的两个铁环上,将她的双腿拉开几乎到了极限;使她健美细嫩的双腿即使再用力收紧,也依然朝两边大大地张开著,令她下身的两个迷人的肉洞毫无遮掩地彻底暴露出来;米雅的双臂支在身前,两个手腕上被两个木板上的铁环死死地铐牢,就连十根纤细的手指都被十个细小的铁环分别铐死在了木板上,而且她的双臂内侧还被捆上两块细长结实的木条,使她的双臂根本不能弯曲,令被羞辱地裸体铐在木板床上的米雅连趴下身体都做不到!

    米雅现在的样子活像一个贫民窟里最低贱的娼妓,她年轻娇艳的肉体上遍布醒目的鞭痕和瘀青,下身的两个小肉洞都红肿得合不拢了,两个稚嫩的小小蓓蕾上也是被鞭打得体无完肤,米雅两个浑圆挺翘的小小蓓蕾可怜兮兮地挂在胸前,上面残酷地留著几个醒目的手印,娇小的蓓蕾已经被玩弄得硬邦邦地膨胀起来;她幼嫩娇柔的下体也羞耻地暴露著,遭到我无数次强奸的蜜穴里向下流淌著粘稠的白浊精液,黏液中还夹杂著淡淡的血丝,一直流淌到雪白丰满的大腿上,大腿根、脸上和凌乱的头发上更是糊满了肮髒污秽的精液!

    而站在她身旁的洁西亚的手上还举著一支粗大的蜡烛,不时将蜡烛里滚烫的蜡油狠毒地滴在赤裸的小腹上,“好烫!”米雅痛叫一声,身体狂乱地震颤挣扎著,不过洁西亚手上的蜡烛却依旧继续滴下滚烫的烛油。

    她手上的蜡烛持续地在萝莉的小腹与耻丘上挥洒著艳红的烛油,令米雅的嘴里发出痛苦不堪的呜咽和哀鸣!热烫的蜡油不断让米雅惨叫出来,更何况洁西亚是将它滴在米雅敏感的胸部尖端。红色的蜡油与白色的精液在樱花色的尖端上描绘出冶艳的图画,洁西亚饱览著前任主人因痛楚而扭曲的美丽容颜,手上的动作却毫不停歇,无法反抗的米雅眼睁睁地看着熔融的烛油从洁西亚手上倾斜的蜡烛前端掉落自己白嫩敏感的玉体之,上直到整根蜡烛都烧尽为止,她丢下烛台,扑上米雅依旧颤抖著的身躯,爱怜地吻去她脸上的泪水。

    然后洁西亚又拿起另一跟蜡烛谨慎地滚烫的蜡油滴在米雅肌肤上,从米雅痛苦扭曲的美丽脸蛋与她疯狂抽搐弹动的娇躯看来,可以知道洁西亚手上的蜡烛到底带给她多大的刺激。

    最后她将蜡烛塞在前主人那还垂流著白色黏液的蜜穴中,“啊……”虽然这样不需要滴蜡油固定,但逐渐融化的蜡油却会落在蜜穴旁湿润的花瓣上,而且被火焰灼伤的恐惧更会带来异样的快感,遭到如此对待的米雅身体颤抖著,却让更多蜡油掉在那不断抽搐震颤的蜜肉上。

    “哇啊!”米雅惨叫一声,裸露充血的小蜜核及蜜穴再度受到高温蜡油的攻击,此刻米雅简直羞愧得恨不得立刻死掉,她闭著的眼睛里流淌出大滴大滴的泪水,眼泪混合著口水顺著她雪白优美的脖子流淌下来,弄得她裸露著的嫩白的双乳上都湿答答的,她感觉自己的尊严已经丧失殆尽。

    “你这见风转舵、趋炎附势的背叛者,明明就是我的守护英灵,为什么帮著那个飞扬跋扈、人面兽心的畜生来折磨我!”怒气冲天的米雅充满了怨恨及怒火的眼神死盯著洁西亚大声问道洁西亚她披著件又轻软、又合身的薄纱,看上去娇媚而不失端庄、婀娜多姿的曼妙身段,然而她最让人著迷之处,却是配合著她动人体态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慵懒而成熟的风情和举手投足间浓浓的女人味,就彷佛是情欲的催化剂一般,令人一见之下就油然兴起犯罪的欲望……“亲爱的小米雅,我现在已经是主人最忠心耿耿的性奴隶了,你看!这个项圈就是我属于主人的证据。”洁西亚她纤细优美的脖子上被一个皮制的项圈紧紧套著,项圈上的铁链被站在她身边的我抓在手里,使好像一条狗一样被我牵著;“小米雅你也来加入我们吧,主人的巨棒会令你如置身于天堂般舒服的。”“你休想!我绝不会成为那个寡廉鲜耻、只会作奸犯科的大淫魔的性奴隶。”洁西亚说完便一口将我的另一根巨棒含住,摆动著头部上下套弄起来。

    她的动作相当熟练,不时的发出啧啧的吸吮声,我勃起的肉棒被洁西亚温暖的口腔吞没,灵活的舌头还立刻卷上了棒身,超越了手淫数百倍的快感,又一次的给予了我射精的冲动,她口交时的样子既驯服又娇媚。不一会儿,肉棒就被亮晶晶的唾液完全濡湿了,闪耀著淫靡的光泽。

    狭窄的口腔挤压著肉棒,湿热的舌头卷弄著外皮,她尽力的舔吸著,雪白的胴体也配合著左右摇摆起来,彻头彻尾象是一个久经欢场的风尘女子,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强迫著精囊释出精液,最后就在喉咙的吸吮之下,我无法再忍耐的又一次的喷发,将依然浓郁的精浆餵给了洁西亚享用。

    此时我抽出肉棒大摇大摆地走到米雅面前,手握著棒子对米雅她可爱稚嫩的小脸射出温热的液体,猛烈地喷溅在米雅她的脸上和赤裸的身体上,一直流进她大张著的嘴里。带著一股浓烈的刺激气味的液体流进米雅的喉咙,使她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羞愧和委屈!

    淡黄色的液体流满了米雅的脸上、脖子、和身体上,顺著她张开著的嘴里涌进她的胃里,使米雅绝望羞辱地呜咽著,号啕大哭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