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小萝莉奴
    数十只透明的幽灵从我双掌上涌出,它们缠结在一起就像股白色的旋风一样,伴随著阵阵刺耳会让人吓得魂飞魄散的哭嚎声旋转著扑向女剑士,女剑士双掌盘舞纷飞,带起斗气烈劲如火。掌心红气隐然,如天边流星似的带起细长的尾巴,那情境就彷佛是有人拿著一根燃烧旺盛的火炬不断挥舞,焰影流红,热力四散,顿时间火炬迎风怒爆,千万点火星挟著劲风飞散,天罗地网似的掌影密如繁星,将飞来的幽灵全数烧尽!

    接著我一挥手,一个蕴含著庞大神力的光球拖著无数条细丝再一次向女剑士飞去。

    但女剑士一套火云掌法使得虎虎生风,双掌舞动带起的炽烈热劲如两条火龙交缠盘卷,穿梭飞旋,掌风声凛冽,隐隐有雷震之声,攻时如天风海雨,激起万丈波涛,层层下压,步步进逼,差点逼得我喘不过气来,守时凝重如山,气度谨严,实是无懈可击。

    “这种办家家酒似的的游戏该结束了!”我手中出现了一条闪著金色光芒随着手指在空中舞动,带起一道道金色的光带。光带飞舞著,互相缠绕著,向女剑士聚集过来,黄金光带缓缓缠绕在她的身躯上,慢慢的她被一阵五彩的烟雾所掩盖,叮呤一声化做一副锁链锁在她温婉文静的身姿上。

    这是一副华美的锁链,锁链通体闪动著黄金般的光辉,金色的表面上光彩流动,然后她头上炸开一团圣火,又闪过一抹蓝色星光,无数璀璨的星光不住地在空中激荡,天空中忽然飘下千万片细碎的紫色光屑,宛如只在最深沉的梦中才会出现的紫色的雪。

    而在降下这场不可思议的紫雪后,女剑士也跟著从世上消失,之后感觉到我的心情的雅蝶贴心地和诗涵两人一起握住我的巨龙把玩著,上头的青筋早已暴露出来;她们一人含著龙头,一人含著肉囊,她们那灵巧的舌头舔弄著敏感的肉冠,轻轻的挑弄马眼,在含著整个肉冠用牙齿轻咬著冠状沟,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抚弄著肉棒根部,那高超的技巧让肉棒很自然的起了生理反应。

    一旁的雅蝶上身穿著一件几乎是透明的黑色小网眼的吊带紧身衣,使她浑圆肥硕的双乳诱人的轮廓隔著紧身衣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她的下身是一条勉强能盖住多半个屁股的红色短裙,里面穿著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t字小裤裤,只能勉强遮住下身那道迷人的小蜜缝,而肥厚丰满的屁股则几乎是全裸的,甚至从裙子下摆外就能看到一片雪白嫩美的肉丘!

    雅蝶腿上穿著一双用吊袜带吊著的黑色网眼丝袜,将匀称修长的双腿修饰得越发性感迷人;她脚上是一双无带的深红色细高跟鞋,同时衬托得原本就高瘦健美的身材显得越发修长。

    雅蝶她先是双手捧起那丰满的双乳,用那娇嫩充血的粉色蓓蕾调皮而挑逗的去碰触马口,两颗粉色的蓓蕾在我的马口上来回刮了几下,然后仰头给了我一个看似天真的笑容,随后便用那双乳将肉棒紧紧包夹,让那粗长的肉棒陷进那丰满棉嫩的巨乳下,在那乳沟深处淫荡的滑动。

    她淫媚的伸出香舌,在那分泌的马口处舔舐了几下,然后便再次将那肉冠整个含进嘴里,诗涵则竭力地朝前探著头,使那散发出阵阵恶臭的大肉棒能顺进她的喉咙深处,然后她开始缓慢地抬起头,用她娇艳的嘴唇和温暖的小嘴含住我的另一根肉棒吮吸起来!

    “主人肉棒的味道如何呀?”“主人的肉棒很美味!母狗很喜欢!”诗涵双手握紧棒身,张口吞没有如香菇头般的前端,象是吃著大陆上最顶级的美味,几次之后护士萝轻柔地将它吐了出来,改由以舌头舔舐我的下体,包括两颗饱含无数的生命精华的肉囊。

    “小母狗很喜欢主人的肉棒呀!那就更用心服侍它呀!”诗涵主动舔著我肥大的肉袋,湿热的小嘴包覆著粗长的肉棒,淫糜地吸吮著,熟练的口技让我舒服不已。

    “是!主人!”诗涵十分听话地更加努力吮吸起来,她感到了自己的口水不停顺著嘴角流了下来,流满了那粗长的肉棒和自己的脖子,我的肉棒实在太粗太长了,小萝莉感到自己的嘴完全被它塞满了,甚至连呼吸都十分困难。

    此时的雅蝶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和小裤裤,黑色的胸罩包裹著两个巨大浑圆的小蓓蕾,胸罩边缘露出一片迷人的雪白;白色的小小小裤裤掩盖著隐秘的部位,透过小裤裤甚至能看到里面那成熟诱人的蜜穴柔美有致的形状来!

    我享受著两女温暖的小嘴,我感到一股难以控制的快感在自己体内涌动翻腾。我突然身体一阵抽搐,猛地将插进两女嘴里的肉棒抽了出来!

    “啊……”两女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她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到一股带著浓烈的腥臭的白浆在自己眼前剧烈地喷溅开来!份量十足的精液一下子全射在她们俏丽的脸庞上,淫靡的模样让人看了肯定忍不住要提枪大战几十回合。

    诗涵浑圆的双眸闪动,居然慢慢撩起了裙子,粉红迷你裙底下,黑色裤袜包裹的双腿修长而纤细,虽然显得娇小,身材比例却已经相当完美。丝质光滑的小裤裤遮住微微隆起的秘谷,由缎带绑绳组成的艳丽感丝毫不配合小萝莉的年龄,当中的饱满感明显有点不足,但是,瑰丽而清纯的画面却构成了诡异的魅力。

    没什么耐性的我急色地解开衣扣,尚未完全发育的胸部象是浅浅的小丘,根本不需要胸罩的掩盖,而顶端的突起呈现淡淡的樱色,异常敏感的蓓蕾几乎等不及到被碰触,只要感受我视线的汇集,就会自行绽放。

    接著我抓住雅蝶胸罩及小裤裤使劲一扯,深黑色的胸罩及小裤裤立刻被扯断,两个浑圆白嫩的大小蓓蕾立刻跳了出来!被粗暴地撕开的内衣下,诱惑地裸露出两个好像孕妇一样丰满肿胀无比的巨大小蓓蕾!两个沉重地挂在胸前的雪白的大肉球立刻引来一阵众人充满惊讶和淫秽的赞歎。

    她下体那两片嫩红肥厚的肉唇竟然已经微微张开了,露出了里面包裹著的、已经膨胀变硬的肉珠!粉红的嫩穴则不停地微微翕动著,伴随著雪白肥硕的屁股左右的扭动摇晃,显得无比妖艳诱人!

    “母狗!自己爬过来!”我挺起尺寸惊人的肉棒,严厉地命令道,雅蝶整个人趴在地上像只牝犬般爬著,默默摇著屁股,温顺地坐上主人挺立的肉棒,她身子一沉,将巨龙没入蜜壶里头;于此同时,我腰部用力往上一抬,巨龙狠狠地顶撞到她的花心。

    “哦……哦……嗯……嗯……主人的……肉棒……塞满了母狗……的……淫……穴……哦……”雅蝶雪白高耸的屁股跨坐在我身上,淫荡的上下挺动腰部,蜜穴与粗大的肉棒接合的丑态毕露,肉体碰撞的声音极为响亮。

    “啊……再……再深一点……加油啊!就快要到达……女人……孕育孩子的……圣地了……”她嘴里不停地哀号悲啼著,沉重地挂在胸前的两个肥大丰满的小蓓蕾随著主人的奸淫狼狈万分地摇晃著,一根乌黑粗大的肉棒狂暴地在雪白浑圆的双臀间快速进出,带得娇嫩的蜜穴嫩肉里出外进,样子显得格外淫荡香艳。

    同时我贪婪的大嘴慢慢贴上诗涵的胸膛,一口含住逐渐硬挺的带核樱桃,舌头灵活地包覆著娇嫩的乳尖,仔细地吸吮著。大手抚摸著裙底温暖光滑的臀腿,我也把小萝莉抱到大腿上来,零距离抚弄娇弱的女体。

    我抚摸的动作虽然温柔,态度却是十分强硬,护士萝咬著下唇,露出白皙的玉齿,默默地承受著,她羞人的表情与姿势,加上身体自然的扭动,充满莫名煽情的意味。

    我狂暴而沉重的抽插使雅蝶感到一阵阵的晕眩,那种火辣辣的疼痛使她无法忍受,雅蝶赤裸著的身体随著奸淫抽插的节奏颤抖抽搐著,放声呻吟哀号起来!

    “哦……用力点……人家好舒服……哦……你顶到底了……”雅蝶沉甸甸的一双巨乳好像两个又圆又白、细腻娇嫩的大肉球,艳光四射地裸露在空气中,再加上那两片暗红色迷人的乳晕和两个娇小挺立的蓓蕾,她感到那根野蛮插进自己蜜穴里的肉棒在缓慢地抽出,她痛苦地扭动著屁股呜咽著,忽然感到主人的大肉棒快抽出小蜜穴时又重重地插了进来,而且是重重地一插到底!!

    “好舒服…那里要融…化了,快…要死了!”我一边插雅蝶一边脱下诗涵的小裤裤拨开紧闭的花瓣,柔软的胵肉喷出炙人的热气,狭窄的秘所呈现奇妙的粉红色泽,嫩肉紧紧缠住入侵的手指,鲜嫩的肉芽簇拥著耀眼的珍珠,轻轻一压,就涌出新鲜的蜜汁,湿润的景象无比淫糜。

    后来我转过诗涵幼嫩的身子,托起青涩的小屁股,慢慢分开洁白的臀瓣,比起成人的污秽的浅褐,甚至咖啡色,白皙中带著粉红的色泽象是美丽的樱花,害羞的绉折缩成一圈,随著主人的抚摸而来回收缩。

    “主人你好厉害……我……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主人,请继续……插我,啊啊啊啊……操死我吧……”我粗大的肉棒不停插进雅蝶的蜜穴奋力抽送著,露娜一只手里还拿著一根乌黑粗长的假肉棒插进雪白的双臀之间那饱受蹂躏的菊蕾里大力地插进抽出著,我脸上的表情说明我对于能够同时肆意地奸淫侮辱御姐与萝莉是多么地兴奋和满足!

    雅蝶结实有力的双腿使劲地用力夹紧主人的腰,使她丰满的屁股能把那根露娜插在她后庭里不断收缩蠕动著的假肉棒深深地夹进小子宫里,雅蝶不断扭动摇晃著屁股用她已经开始感到灼痛的小子宫磨擦著那粗大的假肉棒。

    “啊……哦……哦……嗯……啊……哦……哦……嗯嗯……主……人……母……狗……现……在……的……感……觉……好……好……哦……!”“主……人,母……狗……好……喜……欢……主……人……的……肉……棒……”这时诗涵稚嫩女体在强烈的刺激下,蜜穴早已经湿漉漉了,泥泞不堪的湿地流满淫蜜,将黏稠的爱液涂抹在菊蕾上,我的肉棒慢慢插入狭窄的秘洞中。

    “主人请温柔一点。”诗涵赤裸的身体紧张地痉挛起来,不停地朝前努力挺著,被我从屁股后面侵犯施暴的羞耻和痛苦使她沉重地喘息著,不停呻吟哀求起来。

    但我完全当成耳边风,我那粗大无比的肉棒已经残忍地插进了诗涵的菊蕾,在她肥厚丰满的屁股中狂暴地抽插起来!在她的小子宫里重重地戳插著,使她觉得自己好像屁股都要被撕成了两半!一根粗大得近乎恐怖的大肉棒插进菊蕾,在柔嫩的小子宫里狂猛地撕扯冲刺著!诗涵立刻不住地抽泣著呻吟起来!

    虽然不如第一次撕裂酷刑的剧痛,但我的巨大的凶器依然让诗涵疯狂,她激烈地呻吟中夹杂著凄惨的哭嚎,白嫩的小屁股轻轻颤抖,迎合著来回不断的急速抽插。

    她感到自己屁股后面娇嫩的肉洞被残忍地扩张著,火热坚硬的肉棒一点点地侵入自己羞耻的小子宫,使她她悲痛地哀号著,却一点也不敢挣扎,只能狼狈地顺著菊蕾里肉棒的侵入而轻微摇摆撅起了雪白丰满的屁股,痛苦的泪水不停地流了下来。

    半昏迷状态的诗涵任由我亲吻她的娇柔的小嘴,逆流而来的口水有如奔腾的洪水,当肉棒用力插入更深处时,诗涵双眼迷蒙,喝下嘴里湿黏唾液,甚至献出香滑的小舌,主动索求著舌吻纠缠。

    菊蕾里的肉棒还在狠毒地插入,护士萝感觉它几乎已经插满了自己肉洞,甚至能感到被撕裂的菊蕾流出的鲜血流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她艰难地朝后微微撅起丰满的屁股,再也忍受不了这种野蛮的摧残诗涵的嘴里发出凄厉含糊的哭号!

    她扭动纤细的腰肢,小巧的臀部高高挺立,流泄的淫蜜如同喷泉一般四溅。浊热的浓精灌入幼女体内,滚烫的岩浆在子宫里翻腾汹涌,诗涵发出一声虚弱的哀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