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春色无边
    露娜柔顺的金发如同阳光一样灿烂,碧绿的眼珠如同大海一样深邃,让人心旷神怡;低胸的黑色女佣服让那粉嫩乳峰挺拔欲出。

    她低胸女仆装只能罩著高耸双乳的三分之二,那惊心动魄的深深乳沟令我几乎窒息,她双膝一弯的同时迳直跪了下来,然后才小心伸出双手捧起我肉棒底下的肉袋子,并且噘起小嘴吻了一下肉棒的前端。

    “奴隶露娜,参见尊贵的主人。”“开始吧。”随著露娜轻启朱唇开始含著主人的肉棒、并且前后摆动著头部提供每天例行的服务,她颈子绑著象征身份的项圈,可爱的跪在地板上,原本就极为绮丽的身材在官能的灌注之下,显得更加诱人心魂,双峰、细腰与丰臀呈现完美的比例,剪裁大胆而暴露的女仆服与装饰品充满淫糜的意味,强调出女体的性感优美。

    她可爱的脸庞上已经丝毫没有少女的矜持与纯洁,洋溢著淫猥的气息,小嘴热烈地舔舐著整支肉棒,连发皱的肉袋都不放过。浓烈又急促的鼻息彷佛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却依然卖力地把肉棒往嘴里塞,露娜熟练地使用低胸开口所暴露出的深沟,按摩著通红的肉冠,紫红色的肉棒沾满甜美的唾液,闪耀淫秽的光泽。

    整齐华丽的女仆服打扮,胸前却裸露著挺立的美乳,形成典雅与放浪的奇妙对比,露娜将沾满唾液的肉棒夹在柔软的双乳之间,努力地磨蹭著,含住发出腥味的肉棒,我特意未清洁的恶臭在嘴里发散,我顺著女仆背臀的完美迷人曲线下滑,一直摸到那浑圆翘挺的美臀上,五指探入露娜的股沟中,半片柔软嫩滑的臀部在的手里揉弄著,食指还抠入敏感的小菊花里直达一个指节,同时露娜的樱桃小嘴被撑开,勉强吞吐著滚烫的肉棒,口唇几乎摩蹭到快麻痹的程度。淫糜的口交变的更加激烈,我的肉棒戳著女仆的小嘴,猛顶著喉咙深处的软肉,黏稠的唾液由嘴角流泄出来,露娜含糊的呻吟混合痛苦与愉悦,含著泪水咽下大量涌入的浓精。

    蕾雅娜则站在一旁静静地等著主人的命令,现在的蕾雅娜身上,除了一套白色蕾丝花边、两个半罩杯如同托盘般托起两颗饱满奶球、但却露出粉色蓓蕾在外的蕾丝胸罩,还有穿在腰际、拉扯著修长双腿上长度到大腿一半的白色丝袜的同色系吊袜带以外,其它什么衣物都没穿,我将蕾雅娜的裙子掀起翻到小腰,三两下扯下她的小裤裤,驾轻就熟的把肉棒塞进那春潮泛滥的蜜穴里,蕾雅娜从小瑶鼻里娇哼了一声,我双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脸颊,粗暴的把舌头伸到她的小嘴里乱探,肉棒在蜜汁横流的蜜穴里肆虐,我怀著无比幸福的心情,在丰满的胴体上慢慢地发泄自己对她的爱意,很快地蕾雅娜的呻吟声渐渐响亮,她被记记顶到花心撞击弄得神智迷糊,玉臀开始抬动迎合的动作,紧紧夹住肉棒的膣肉由缓到快的蠕动起来,我肉棒深深的泡在蕾雅娜的蜜穴里,嘴巴温柔的在蕾雅娜的美丽脸蛋上亲吻,手不轻不重的在蕾雅娜的身上爱抚挑逗。

    “啊……我至高的好主人、亲爱的大肉棒……请用力插吧……插烂蕾雅娜的小烂穴……”我快速的耸动几下,那淫水四溢的蜜穴一阵痉挛,贴著自己的大腿的粉腿一阵颤抖,大股花露洒在我的肉冠上,我继续著享用让人登上极乐的妙穴,突然心中一热,低头找到她樱红的香唇,痛快的吻了下去,一番爱慾热情得到了回覆,蕾雅娜激动的双手环住我的脖颈,丰润性感的红唇毫不保留的奉献著,小巧的香舌热情的迎接著那灵巧火热的大舌,蕾雅娜初时只是羞涩的接受著的挑弄,任凭我的侵犯,但后来则放开胆子勇敢相迎,两舌相互交缠,良久方分,两人分离时那牵连的唾丝闪著水光。

    这时露娜自己用手把小三角裤褪到膝盖处,再掰开自己的臀瓣,露出那粉红的菊花蕾及不停流出蜜汁的小蜜穴,转头媚笑道:“主人,您现在可以尽情的享用了!”我却毫无征兆将露娜的身子翻了过来抬起丰腴的大腿,大胆暴露出娇羞的秘处,女仆服底下单薄的遮掩几乎不设防备,细长的粉色肉裂正因为分开超过九十度的双腿,逐渐揭开其神秘的全貌,肥美的花瓣呈现优美的形状,樱色的黏膜上闪烁著黏稠的光泽。

    我把她嫩滑迷人的秀腿高高架起压到她的肩上,汁水淋淋的蜜穴完全暴露在我眼前,红肿充血的两片蜜唇大张,露出里面湿漉漉的妖艳肉壁,鲜红欲滴的小蜜核如同熟透的樱桃诱人至极,光滑洁白的屁股沾满了淫水,散发出淫荡的光泽。

    然后另一根棒子肉冠摩擦著狭窄的洞口,滚烫的肉棒慢慢侵入娇贵的蜜洞,柔嫩的秘肉紧紧缠住穷凶恶极的肉棒,象是甜蜜地拥著情人一般,温热潮湿的极品蜜穴认真吸吮著肉棒,没有经过任何前戏,手臂粗的肉棒硬生生插入女体,狠很地在蜜穴里开始搅动。露娜柔弱的秘径根本不堪如此猛烈的负荷,但我早已习惯压迫的感觉,依旧凶狠地开垦著女仆的密境。

    “嗯啊~”露娜呻吟声甜美悠长,声音虽轻,但却给人令人回味无穷,那挟带著娇人喘息的浪叫,足以让任何我为之疯狂,失去理智的疯狂进攻。

    我一边插著两女一边狂野地揉捏著蕾雅娜摇晃的乳峰,吸著粉红色的蓓蕾,充满御姐魅力的美乳硕大到几乎无法紧握,艳丽的形状与质感极为完美,洋溢著难以形容的淫猥感,与哀怨到令人怜惜的气质形成强烈的对比,更加沸腾我的欲火。

    “啊啊啊…好粗…好舒服啊……主人的…肉棒在…身体里面…”我的脸颊贴著露娜嫩得能捏出水来的脸颊,轻轻叼著她圆润如珠的耳垂啃咬著,有力的胳膊绕到滑腻的背后,紧紧的抱住她,如同小山一样饱满的坚挺小蓓蕾,被我的胸膛压得扁扁的,每一次挺动的蓓蕾都会拨动到那坚硬如石色泽鲜艳的妖艳蓓蕾。

    “嗯啊啊…疼…啊……好…大…啊……啊啊……好美……啊啊……”露娜那宛如处子的紧致,那犹如荡妇的有力吸吮,让我的抽插充满了快感,那蜜穴的美妙让我一次插的比一次卖力,肉棒彷佛脱离了我的意志,独自的引领著我的臀部猛插猛送,完全失去了方寸。

    “用力…用力啊!射进来,射到子宫里!”还有那两个完美半球形的e罩杯小蓓蕾,我每撞击她的耻部一次,她那两座挺拔的玉峰就晃动一下,顶端两枚充血勃起的蓓蕾像红宝石一样鲜艳诱人,在一片雪白的衬托下是十分的妖艳醒目。

    “主人请用力强奸露娜吧!把那里插坏都没有关系!”露娜不停分泌淫露的花径湿热滑溜,让我的肉棒通畅无阻一捅到底,肉冠频频冲击尽头的花心,引得整条美肉通道震荡连连,女仆早就被肉体上的快感刺激得陷入痴迷的状态,只知道疯狂的抬臀迎接主人的插入,双臂双腿齐用缠住我拚命敦促我再快再用力,螓首用力后仰,苦乐交杂的呻吟声不断从她的小嘴里传出,丝毫不理是否会被人听到。

    此时蕾雅娜也忍不住从嘴里发出了轻声的呻吟,除了双手开始主动抚摸起自己胸前两颗肉球上头开始膨胀硬起的两小颗肉珠之外,张开的两只脚更是用力打直、还踮起脚尖不停地轻微抖动,借以排解即将要来临的波涛般猛烈快感的阵阵侵袭。

    “噗嗤~噗嗤”肉棒来回抽插著,不断顶向未知的深处,两人的肉体激烈的碰撞著,奇异的感觉由体内涌出,蕾雅娜脑中一片空白,雪白的肌肤逐渐染上诱人的粉红,布满湿润的汗珠,爆发出的甘美滋味开始麻痹理智。

    蕾雅娜嫣红俏脸,春意荡漾的美目半闭半张,水汪汪哀怨的看着我,精致玲珑的瑶鼻低哼不时传出,白玉般的晶莹剔透鼻翅翕合不停,红润樱唇微微开启,微露出里面雪白的贝齿,轻微的吐纳让我和她的头部之间刮起阵阵幽兰香风,她的样子怎么看都象是在发春……她修长的玉腿夹著我不停摆动的雄腰,随著激烈的抽插舞动著浑圆的美臀,嘴角流泄出唾液,高雅的脸孔变的恍惚,痉挛的女体发出淫乱的呻吟。

    蕾雅娜微启吐气的小嘴娇艳诱人,偶尔吐出数声低不可闻的却诱人至极呻吟,但大部分的都是由那精致可爱的小瑶鼻用哼声代替,妩媚风情的美目现在紧紧的闭上,秀气的睫毛和我的耸动保持一致节拍眨动。

    我不断加速的抽插让蕾雅娜无从思考,剧烈的羞耻撕裂了理智,她象是玩偶般任人玩弄,趴在地上高举丰臀,像牝犬摇著下流的屁股我的身躯紧贴著她,无情的兽爪握著晃动的美乳与纤腰,侵犯的肉棒打桩机似地贯穿女体,一次接著一次猛烈的撞击著敏感的花心。

    蕾雅娜以优雅的动作松开乳罩,我立即低下头去用自己的鼻头、面颊来回摩擦著陡峭的峰谷,嗅著芬芳的体香,粗大的手托起抖动的硕乳,指头慢慢陷入无瑕的白腻当中。随著抽插动作越来越激烈,圆润的白桃彻底暴露出来,蕾雅娜感到异常的灼热包围著胸口,顶端象是要烧起来了。

    我的右手握上另一边丰满蓓蕾,两只手指头轻轻的掐著那诱人蓓蕾,左揉右捻,左手爱抚著蕾雅娜那裸体美背,在那细滑白嫩的肌肤上游走。

    在温柔的爱抚下,蕾雅娜肉体渐渐火热,胸前那对鲜嫩蓓蕾由软变硬,充血的坚挺起来,檀口樱嘴也开始发出那诱人的喘息声,美妙的胴体热情的往我身上紧贴。

    “啊啊……嗯啊……好粗…啊…刮……刮的好麻……好美……啊啊………啊…………主人再深点……啊啊……”我舔著饱含著欲望的蓓蕾,挺立的乳蒂宛如艳丽的红宝石,利齿凶猛地噬咬著美肉,淫玩著无瑕的女体,似乎永远不会感到厌烦。

    露娜的热情让我忘记一切,我的动作由原来的快而轻换成慢而重,我睁大眼睛看着女仆春潮勃发的脸蛋,生怕错过每一个细微表情,我咬牙竭尽全身力道耸动,肉棒一记一记,节奏分明有力的插著露娜的蜜穴,每次肉冠和露娜的子宫壁做一次亲密接触后,她都会发出满意的赞歎声来表扬主人的努力,而我当然是更加努力表现了。

    蕾雅娜伸出玉臂,抱住了我的脖颈,将我的头整个的埋进了自己那绵软水嫩的双奶,双腿主动热情的箍著那勇猛热情的大臀,需索著一次又一次肉棒深入的快感。

    两女的哼声流露出妖媚的甜美,我持续激烈的挺腰,结合部位淫糜的吞吐著粗大的肉棒,白嫩的女体剧烈地起伏,似乎官能的快感还不够,肥美的肉瓣在凶猛的抽动下向外翻开,宛如绽放的蔷薇。

    我再度急速抽送起来,撞击臀瓣的击肉声一声响过一声,和成熟的玉蜀黍一样粗壮的漆黑肉棒各在两片红肿的肉唇间不停进出,把大股大股的淫露从边缘的缝隙挤压出来,她们两片红肿充血的肉唇边上的柔软卷曲的纤细毛发已经全部被弄湿,大部分顺著她们的股沟流到床上。

    两女低声叫了起来,我的肉棒深深撞击著她的子宫最深处的肉壁,还没从这几天的凌虐中恢复过来的两女有点吃不消,但她们的求饶反而增加了我的快感,我架著露娜的玉腿爱不释手的抚摸她圆润大腿,肉棒快速的在她两片因为充血而更加饱满的蜜唇间进出,髋部不住的撞击她高高抬起的圆臀,发出阵阵击肉声,露娜被顶得秀目圆睁她把食指塞入小嘴里一口咬住,忍住叫床的欲望。

    “魔皇去死吧!”突然间窗外一个留著一头火红色及肩短发、身穿一袭在阳光下如同隐隐流动著的火焰般的红金双色金属光泽的特制护身铠甲、和一件曳地的银色高级贵族长裙,有著威严神采与雪白羽翼的女性从窗外飞来,她是名十四岁的美少女,红色俏丽的短发,弯弯的眉毛,明亮晶莹的美丽眼瞳,遗传母亲白玉般的肤色,胸前微隆的曲线,在薄薄的白色衣衫包裹下,仍能隐约看出美好的形状,彷佛是含苞待放的蓓蕾,正悄悄的形成。

    她背后的光翼忽然亮起夺目的紫色,女剑士将羽翼收在身后,整个身体构成一团深紫色的烈焰,宛如一支一箭穿心的飞矢般高速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