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猫女乳牛
    翌日,在圣域王城的一间房间中,米雅被被五花大绑的绑在床上,小嘴被布塞住,而微微安、诗涵正一左一右的在两边,双手爱抚著米雅的身体,忽而啃咬著米雅的小蓓蕾及蜜穴。

    身体动弹不得的米雅,在两人的爱抚、啃咬下不断的扭动,嘴里发出著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闷哼声,蜜穴不断的渗出蜜液,微微安、诗涵两人也在动作时不时相互热吻,爱抚对方的玉乳,后来微微安、诗涵已忍不住,在一旁虚凤假凰的爱抚著对方,两对玉乳相互撞击著,发出“啪啪”的响声,私处更是贴得紧紧的,用力厮磨著,口中发出淫荡的呻吟声,无意识的浪叫著,小诗涵头上,有著令人爱怜的猫耳,臀后是一条柔软无骨的尾巴。如同未发育少女般的身体,却有著略有规模的胸脯,那对小蓓蕾,大概刚巧能够一手掌握吧。

    她们用力地搂著对方,两对玉乳贴在一块,当诗涵的小蓓蕾和微微安她的小蓓蕾碰触时,一阵快感如流水般地滑过微微安的全身。诗涵似乎很喜欢看见温柔的她在自己的爱抚下呻吟、兴奋,但之后我走了进来,我拿起了灌注了魔力在鞭身上的皮鞭,手里的皮鞭浮起一道闪电,这道闪电环绕在皮鞭上来回流动,闪烁著蓝色的光焰“啪”一下皮鞭抽到了米雅她的小腹上,一声惨呼从米雅的口中发出,她清明的双目已经弥茫了,皮鞭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抽在她的身上,蓝色的电火在娇嫩的皮肤上四处蔓延,烘烤著她的灵魂。

    我挥舞著鞭子使劲的抽著,米雅的身体被抽得左摇右晃,暴露在空气中的洁白无暇的身躯很快出现了几十条高肿的血痕;每一下鞭打都带走了一丝皮肉,一缕缕细细的鲜血顺著身体流了下来。米雅脸涨得通红,开始还紧紧的抿著嘴唇强忍著,直到一鞭猛的横抽在乳尖上,挺翘的小蓓蕾被打得发紫,在空气中悲惨地晃动不已,终于忍不住啊的一声呻吟出来。

    “色鬼!恶魔、变态狂!”倔强的米雅丝毫不屈服于我的淫威下,她口中不停传出各种恶毒又伤人的话,但这也是她唯一能对我做的微弱反抗,我每一下的鞭打轻重不一,其中有几鞭甚至还溜过股间打在她柔软的蜜穴上,“你这下流又可恨残忍的大色狼!罪该万死的萝莉控,有著神灵之主的伟大血统的我决不会向你认输的。”话才刚说完“啪”、“啪”又是连续几鞭抽了下来,这几下非常狠毒,每一下都是沿著双腿间花瓣的夹缝抽了上去,在声声惨呼声中,米雅的身子猛的向上挺起,头向后仰去,露出雪白修长的玉颈。

    “恶鬼!大淫魔,有恋童癖的大邪神,淫魔。”鞭子不断落在身体的各处,米雅的小腹、下体、大腿以及两肋很快都伤痕累累。灯光照耀下,赤裸的身躯满是纵横交错的高肿血痕。

    “小米雅你真不乖,嘴巴真不插净,一直骂脏话。”我再次举手扬起鞭子,狠狠的抽了下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道黑红的血印立刻在胸口呈现出来。

    米雅痛呼一声,这时的皮鞭抽到身上时不再只是皮肉之痛了。闪烁的电流好像直接抽打在了她的灵魂上,一阵发自灵魂深处的剧痛让也不由自主地惨叫了一声。

    猛的灵活的宛如拥有生命的鞭子在抽打中,直接钻进了她身后的菊花之中。“啊!!”米雅惊骇的发现那鞭子还在不停的像蛇一样向里边钻去,她想要夹紧臀肉,不让鞭子再进一步。可是那诡异的电火却步总是在她使劲的一瞬间暴发出来,她的身子在电流的刺激下一阵发软根本无力抗拒。

    米雅被这强烈的刺激搞的几乎要疯掉了,她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气,拚命抑制小腹肌肉的颤抖,可是在强大电流的刺激下,这只能是无谓的举动。

    另一方面诗涵的手被微微安她紧紧的按在胸膛上,她浑圆欲滴、犹如白玉般细腻的小蓓蕾在的手下被压得扁扁的,的皮肤是光滑的,像珍珠般圆润,柔软的小蓓蕾如棉花般松软,但只要护士萝的手心稍一松开,立刻又挺立了起来,依旧充满著弹性,像握著一块软玉般让人心醉。诗涵试著轻轻的揉动著她的双乳,,象是一触即化般的绵软水嫩触感,小蓓蕾上两颗小巧的红樱桃娇艳欲滴,高傲的翘立著。

    在诗涵的爱抚下,微微安美丽的小蓓蕾泛孕出粉红的光泽,而她羞怯的小蓓蕾也挺立了起来,渐渐的像一颗红葡萄似的,诱人去尝一尝,粉红色的乳晕也扩散开来,好像湖面泛起的阵阵涟漪。

    此时微微安便翻过身将诗涵压在底下,慢慢抚摩著护士萝的全身,从小蓓蕾、腰肢、小腹……最后前往大腿的根部,试图将玉手插入紧合的双腿。

    诗涵尚未完全迷醉的娇哼著:“不要,姐姐……”微微安将她的手拔拉开来,她似乎不再坚持,手继续向下移去。

    此刻我轻咬著诗涵粉色的猫耳,一手摸著她柔滑的腰际。我耐心的爱抚她,梳著诗涵柔顺的秀发。我浑身燥热,又举起食指去拨弄诗涵性感的唇,捂住那天籁流泻的泉源。胸膛前压著浑圆的胸脯,我不禁一把扶上那美肉,手指深深陷进白软的乳肉之中。

    后来我将诗涵平摆在地上,低头去探索那蜜味浓郁的下体。我轻吻著她的脐,沿著丝丝细发,来到女人最神秘的部位,我的唇贴在女性湿溽的绉褶上,嗅著雌性动物纯粹的体香,再把她的幼小身子翻过来。

    接著我握著自己的大肉棒抵上诗涵鲜嫩幼滑的小蜜唇,滚烫的紫色圆硕的大肉冠刮弄肉洞口外面和稍微靠里面的温热的肉褶,不断摩挲著那两片柔柔嫩嫩的蜜唇。

    突然我腰猛地发力一挺,饥渴著吐著黏液的粗大肉棒,一下子顶入湿润的粉红色的花瓣裂缝中,肉棒才刚进去,紧凑的小蜜缝便缩得更密,粉红色的肉壁阵阵蠕动,象是有生命似的将肉棒吸进。

    我一手轻抚著诗涵背后柔软的细毛,另一只手却绕到她胸前去拧那尚未成熟的蓓蕾。我接著握紧了接在萝莉臀后尾巴的底部,受到刺激的诗涵立刻激动的摇著毛茸茸的尾巴,摩擦著我的胸膛,同时弓起背,不安分的挣扎著。

    我轻轻的拔出三分之二的玉茎,又再一次的挺进,温柔而不粗暴的渐渐加快频率,狭小温暖的蜜穴紧紧的包覆著我的分身,紧紧的将我的玉茎箝住,让我的肉冠传来阵阵的酥麻的快感,蜜穴里的嫩肉不停的蠕动吸吮著我玉茎,更让我还舍不得让离开那紧凑、温暖和湿润的小蜜穴。

    我那粗大的玉茎,一下子全部插入诗涵柔嫩下体的艳丽淫裂内时,只觉得一片温热柔软湿滑的肉壁,紧紧地包围著自己的分身,嫩穴内的火热,彷佛要将我整个融化似的。

    我提起诗涵的尾巴,令她丰满的屁股更往后靠,然后重重的插入蜜道深处,令她彷佛连心都被贯穿似的全身剧烈抖动。诗涵象是彻底失去了理智,她媚惑的瞳孔吊起,大半的眼白露出,彷佛随时都要昏厥过去。

    我不停猛力地撞击著细长紧窄,有著无数细小肉褶的蜜道,让她腔道内层层迭迭的粉红蜜肉在我的肉棒的带动下翻转。

    我的小腹不停的与诗涵的肉臀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我看着诗涵的蜜唇肉在的肉棒抽插下翻出塞入,让她不停的发出娇吟声,娇羞和淫荡两种表情轮流出现在她的脸上,噗嗤、噗嗤…淫糜的水声清晰地传入耳中。

    诗涵的蜜汁,更泉涌一般从我们两人的结合处,溢出流满了床面,护士萝的肉洞是如此的令人沉醉,我运起全身气力,将巨大而火热的肉棒在她柔滑火热的蜜道中,快速进出撞击,并不时摩擦著身下美丽花瓣般的蜜唇以及充血硬挺的蜜蒂。

    “快要出来了……啊……啊……啊……要冲到顶点……”诗涵阴部的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滋润了整个下体,粗大玉茎和著体液上下作动著,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诗涵激动得扭动著,大量的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硕大的肉冠不断地突击子宫,令她感觉像要麻痹了似的。

    “哥哥给我,给我,不要停啊!”我的双手紧紧抓著诗涵的两瓣肥厚柔嫩的圆硕臀肉,十指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指缝间暴突出一团团雪白的嫩肉。

    我不断耸动著腰,玉茎持续不断的在小妹妹湿滑的的腔道内进进出出,肉冠顶端的棱沟狠狠的刮著那不断蠕动收缩著的火热阴肉壁。

    “啊……呜……”肉冠的前端已经刺穿进入了阴部的底部,诗涵不停地喘著气,仰著上身,扭动身体。

    “啊……”阴部的充实感使得她不由得呻吟了起来,被侵占著的阴部,不断地渗出黏黏的蜜汁。

    然后我托在玉臀的双手移开一只,从臀下伸过去,捻住她的蜜蒂,轻轻的捻动起来,另一只手更把食指伸进了她的菊蕾抠动,嘴巴轮流在她漂亮的玉背上啃咬,三管齐下,令诗涵大声的呻吟起来,幼嫩诱人肉体不停的颤抖,她双目无神地睁开,小嘴无力的张开,吐出不明意义的话。

    我扶著高耸的白嫩肥臀,晃动著腰部,不停的用力插进,每一次的肉棒都能触到子宫口的那团湿软的嫩肉,享受紧窄子宫颈的有力吮吸。

    我不用怜惜那淫水横流的蜜穴,大肆抽插起来,诗涵随著我的动作不停摇臀摆腰迎合的动作,嫩穴里的蜜汁或被我的肉棒挤压出去,或被我的肉棒外抽带出来,大量的淫水顺著诗涵的股沟而下,流得她整个屁股都是自己的淫水,“好……好舒服啊,哥哥,再用力点,用力啊……”又是一阵猛烈的肉棒撞击,身下的小妹妹手臂越加酸麻,两只手臂几乎无力支持自己的身体,意识逐渐模糊,只有那滑嫩的臀部仍然随著肉棒的韵律,拚命地用力晃动。

    之后一道道火热的精液有力冲刷著小妹妹稚嫩的子宫,她雪白丰满的臀部不自觉地用力向后挺,粉红的肉道死命夹紧抽搐,黏稠的蜜汁一波一波地流泻出来。

    同时,小诗涵无法控制地发出了悠长而淫荡的喜悦呼声,这一刻,高潮中的,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有如要融化了般,时间好似完全停顿了下来。

    紧接著我来到了微微安身后,我慢慢的伸出手捂上那圣洁无比的乳峰,柔软滑腻的接触自手掌传送到大脑,让我从内心里轰的腾起一股火来,真丝镂花的黑色g罩杯笼罩住没有一丝下垂迹像的饱满小蓓蕾,完美的水蜜桃形状让我垂涎三尺,阵阵乳香如同最剧烈的春药一样勾起我的慾火。

    微微安面上荡溢著骄傲幸福的神情,主动把我的头往小蓓蕾上压,我张大了嘴,啧啧有声的就著乳罩啃咬起那细嫩饱满美乳,乳罩下的小蓓蕾在嘴里慢慢变硬。

    之后我翘著肉棒移到高高翘起的浑圆屁股面前,半蹲半跪,把肉冠在微微安的小菊花眼上蹭了几下,对准她的菊蕾用力插了进去,微微安的身体激烈的抖了起来,我双手用力抓住她的背,微微安头往后仰,发出阵阵比任何春药都要激发人性欲的呻吟声,身体随著我的插入不时拱起成弓形迎奉,我的手抱住她的小腰,不停奸淫她汁水横流的菊穴!

    肉棒每次在微微安的后庭里插进或抽出,都令微微安丰腴的肉体一阵颤抖,紧凑的菊道不停的收缩蠕动,小子宫用力挤压我的肉棒,抽出来后,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再次插进去,里面还分泌出一些温热的液体,令我的肉棒如鱼得水,在里面奋力的挺动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爽。

    发狂的耸动屁股击得水花四溅,肉棒疯狂的蹂躏那娇嫩紧凑的小子宫。

    “呼……”随著我一声粗重的吐气,我用力的抱住微微安,肉棒深深的没入她的菊蕾中,我野兽般的趴在微微安的背上,一手抓住她饱满柔嫩的小蓓蕾疯狂的揉捏著,一手紧紧的搂著那白皙的柳腰,肉棒狂暴的抽插著那紧凑炽热蠕动不休的小子宫,把那高翘的屁股撞的“啪啪”作响,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臀肉被撞得变形泛红。

    不久后我的肉棒涨大到如同儿臂粗,微微安窄小的菊蕾被撑到最大,她清楚的感觉到体内的小子宫箍得微微生痛,但肉棒上的痛楚更令我感到异样的兴奋,疯狂的插著她的菊蕾,我的肉棒在充血的菊道中,一次又一次剧烈地摩擦著,让微微安蜜道内布满无数肉褶的滑嫩腔壁,不断刮过的龟棱,直至反复用精液填满她菊穴的深处。

    让微微安柔滑的雪白胴体一次次在我的胯下被玩弄蹂躏,满足我无穷无尽的欲望,让她躺在我的怀中娇慵无力地、不停嘤嘤哭泣,直到黎明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