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触手多p
    正当我笑逐颜开地以为这几位女杀手,又是蕾雅娜费尽心思帮我收集来的美女,我正乐在其中地在想该怎么好好玩弄这几位新加入的女人时,她们却抽出长剑数秒后光虹乱闪,剑气千丝,几十柄剑于眨眼之间,骤化无数芒彩流虹,剑未至,剑风嘶啸,寒芒冰心,令人手麻足酸,活动不灵。

    一双宛如蓝宝石般的美眸透著媚劲,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蕾丝边连身内衣,半透明得可以看见她身上的所有隐秘部位,纤细的双腿裹著性感的网眼长袜,机警的露娜嘴微张一阵深涩的咒语从口中发出,与此同时她纤长的指尖上也燃起了碧绿色的火焰。

    火焰在她双手前迅速扩大,下一刻无法形容的魔法火焰向前涌去,火焰近乎于透明,温度却高的出奇,而且火焰中含的气息非常恐怖,似乎能将人的灵魂一起毁灭。

    杀伤力惊人的剑光与火焰正面相撞,两边硬碰硬所激起的爆风冲击波与火花,吹得整间房间里的家俱东倒西歪,一股浪潮一样的风暴卷起地上的尘土向四周冲去!瞬间粉碎了不堪一击的脆弱家俱,家俱碎片满天光雨似的向四周暴散!肆虐的暴风夺走了房内所有人的呼吸能力,让大家都差点窒息。

    暴风散去后露娜手睕一抖,长剑挥击而出,无数闪亮飞跃,密如星河落雨的剑光散落洒开,剑无虚发,只一招之间便解决了十人之多,剑法之快、疾、绝、狠,连我也为之佩服。

    但女杀手们的下一击如万剑同出,江河奔流般滔滔不绝,瞬间交缠旋绞,爆出数不清满天星斗似的光点寒芒,旋风狂雨的急射而出!

    一把缭绕著炽热圣焰的长剑突然伸出,迎向飞奔而来的剑芒一阵搅动。长剑上的圣焰如怒涛般带著神秘圣洁的圣歌与剑气撞击到一起,骤然发出一团白色的光华,卷起千重波浪,然后分解成数不清的星火消散在四周。

    看到自己的剑招接二连三被人破解,女杀手们剑尖一抖斜圈,剑光骤然大盛,光雨散开如海潮急转,漩涡怒卷,剑光所至,无所不摧,无敌不克,露娜剑身一震,剑光暴涨,如飞瀑流泉,鸣珠溅玉般,千点万点的剑芒怒洒而下,又快又疾,又密又劲,彷佛狂风惊涛,奔腾不绝。

    双方兵器不住交击,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激出蓝星火花万点,如正月的烟火般此起彼落,灿烂至极,我周身散发著湛蓝星光缓缓地升上半空,我慢慢地将手一点一点地举高,一道夹杂著乳白色火炎的蓝色星芒在我的手心中燃起,迅速向空中蔓延过去,形成两把双手剑,点点的星光不断从火焰双手剑中飞出,绕著蓝色的烈焰剑飞舞起来,慢慢在空中消散。

    “必杀奥义-超究霸王瞬灭斩!”随著闪烁蓝色光芒的我缓缓升到最高点,湛蓝的魔法波动突然溢了出来,随后将整个房间都映成了梦幻般的蓝色,透明的空气中隐隐反射出淡蓝色的点点星光。

    然后我手中双手剑带起一圈又一圈,闪烁不停,明灭不定,相生相灭的银环剑芒,在烈日映射下激出万丈豪芒,无数剑光冷虹幻化成星点剑幕,蓦地,一道惊雷也似的大响,如天地同崩,似五岳乍碎,轰然一股大力于两边的剑圈光潮中炸开,万千剑影如星碎月破,暴洒无数寒芒冷电,挟著沛然无尽的森森剑气,向四面八方怒射开来,剑光过处,无物不碎。

    在这威猛无匹的灭世一击之后,所有女杀手均被我强大暴烈的力量吓得手足无措、斗志全消,我于是趁机狂射出千万触手,触手便开始猛烈钻往女杀手的下体,争相吞食著女杀手体内的精液,有四条粗大的触手同时挤入,女杀手的花瓣应声撕裂,没有抢到位置的触手则拼命找洞钻,一瞬间女杀手身上已经满满的触手在蠕动著。

    “啊~~~啊~~~~哎呀!”随著女杀手们的惨叫声,那几条在身后徘徊的触手不停的插入了她们那插燥温暖的菊蕾中,彷佛有生命的异物不停地蠕动著进入自己的肉洞的恐惧感与强烈的阵痛,使女杀手们全身的血液都要逆流了,几乎是要从汗毛孔喷出来一样全身起了一阵玉皮疙瘩。

    湿滑粗长的触手们包围著女杀手们,将她们悬浮挂在空中,绑住了她们的手脚。她们丰满的胸部被触手包覆,不停地触碰她们的蓓蕾,让她们的蓓蕾高高的挺立起来。各自有五只触手在女杀手们的下体来回进出,另外还有三只正享用著女杀手们的菊蕾,随著触手的进出的蜜道源源不绝冒出爱液,被满满塞入二条粗大肉棒的蜜唇,因激烈的活塞运动而赤红充血,触手不停的抽动滴出了哔啾哔啾的黏液。

    捆住她们胸口的两条触手像两根绳索,缠绕住了她们两个秀美坚挺的小蓓蕾。一瞬间,乳峰上嫣红的小蓓蕾,被强迫地挺立起来,长满颗粒的触手开始在上面摩擦。

    那两点艳红在空气中颤抖。两条触手如同两只蛇头一边一只咬住了挺立的乳尖,触手包裹住了洁白乳峰上嫣红的小蓓蕾,就好像一双小嘴含住了那含苞欲放的胚蕾一阵阵的吸吮。

    “喔喔喔……噢噢噢噢……”她们不断呻吟,摆动。接著,所有的触手都射出乳白色的精液,而且在蜜道与菊蕾的触手更是奋力往里面深入,所喷出的量更是多,女杀手们也随著触手的射精获得高潮。

    “阿阿……救命阿……痛阿……”其中一名女杀手悲惨的叫著,但是没有人会救她的,其它的女杀手都还沉迷在快感与高潮中,这两种声音产生显明的对比。

    这时看到这些女杀手们被触手奸淫的淫乱景象情欲难耐的露娜于感到自己的下面湿热难耐,她低头一看,原本紧紧闭合的花瓣竟然微开,露出里面鲜嫩粉红的小肉瓣,一缕清泉正缓缓地从娇媚的嫩穴流出来,濡湿了洁白的床单。

    我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伸入露娜的双股间,触手是柔滑如丝的阴毛,短短的刚好盖住淫秽的裂缝。但此时已是微温又湿了。拨开柔顺的毛发,我的手指碰到了湿滑的花瓣,肥美的蜜唇正悄悄张开,吐出里面那粘粘的蜜汁,诉说著肉洞的饥渴。

    接著唰的一声将露娜的小内裤扒掉,露出她又白又大又圆的粉臀。两瓣雪白丰满的肉丘之间,一道深深的臀沟。纵是同爲美女的小可和雅蝶、月柔也不禁爲眼前的美臀而赞歎。

    还故意将肉丘用力分开,露出里面深藏著的嫩红色因害羞而不停抽搐的菊蕾,和紧紧闭合的美丽菊花露娜发出害羞的轻呼。

    “讨厌啦,主人请你不要这样子欺负人家。”然后露娜玉靥绯红的含羞带怯地将我因情欲而硬起来的肉棒含进小嘴,慢慢地吹弄起来。我心中大乐,顺手搂住身边的雅蝶及月柔、小可恣意调笑,同时享受著胯下美丽的女仆的口舌侍奉。

    露娜的粉脸娇艳欲滴,伸出纤纤玉手捧起胯下硬梆梆的巨棒揉搓起来,偶尔还用春葱玉指抚摸下面的肉袋。感到那肉棒传来的火热跃动,露娜的眼神渐渐迷乱起来,想起多次被这巨棒插入而达到欲仙欲死的境界,她更加甜美温柔地抚摸起来。

    露娜伸出她粉红的香舌,先沿著肉冠上的裂缝上下舔了几下,然后再在肉冠的四周舔起来。芳香的津液将肉冠均匀得涂满后,让鸭蛋大的肉冠发出晶亮的光泽,在衆女面前呈现出淫荡的模样。

    然后低头又从肉棒的根部很仔细地舔起来,粉红的舌尖灵活地扫著肉棒上暴起的肉筋,动作是如此的妖媚轻柔,看上去就好像经过严格的训练一般,我一手野蛮地揉捏露娜的巨乳,一手伸到她的下体,分开鲜嫩的小蜜缝找出已茁壮挺立的蜜蒂肆意玩弄,露娜顿时又变得满脸通红娇喘不已,我的手指越来越灵动,令露娜的娇喘不停歇著,她的喘息声的频率越来越快,手指也越来越深入觅探著,露娜身子也渐渐的抖动起来,彷佛压抑不了燥动,银铃般的娇哼从小嘴中传出。

    露娜张开檀口,熟练地将肉冠含在口中,极为陶醉的轻轻吸吮著,她努力的吸舔著,美丽的屁股也扭摆起来,她晃动著雪白的屁股,而高耸的尾巴也随之摇摆著,更像一条在乞怜主人疼爱的母狗,在她下体卷曲的阴毛中,一条粉红的密缝隐隐约约,像一条细致的小溪一般,在月光下,一滴如丝一般的粘液顺著股际滑下,撩人一阵遐思。

    露娜的长腿痉挛地扭曲著,下流的纤腰自然向前挺起,淌著花蜜的秘处大大敞开,最羞人的肉核突了出来,充血红肿的如同红宝石,膣肉随着手指牵连连内侧都翻了出来,淫糜的模样象是最下贱的娼妇。

    此时我再也忍不住高喝一声,一股浓腥的白浆射了出来,露娜猝不及防,弄了一嘴,她看棒身射后一阵阵的战慄,硕大的肉冠还粘连著丝丝白浆,抬眼看去正和我两眼相对,便展颜一笑,盯著缓缓把白浆吞了进去,还不时用小舌头舔小嘴边的精液。

    “求、求主人将、啊、将尊贵的肉、肉棒……插进、淫、淫荡女仆的淫贱蜜穴里。”露娜转过身子,高高翘起屁股露出已经淫水泛滥的蜜穴轻轻摇晃著,嘴里轻声的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声。

    我一手按住女仆的腰,一手抓住肉棒对正已经湿透的蜜穴,用力一挺便毫无阻碍的整根没入露娜的蜜穴中,勇猛的抽动起来。

    “啊~”露娜发出声攸长满足的呻吟,接著主动的扭动起屁股,至于我先稍微停顿一下享受蜜穴中那紧缩、湿润的感觉,顺便让她习惯肉棒的大小,过一会后;我慢慢的动作起下半身,先是轻柔缓慢的抽送但慢慢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每一下都让她失神狂叫,让整个房间充满的浪叫声以及肚皮撞击到她屁股时的“啪啪”声。

    “再来,快,快!主人用力!再粗暴一点,用力的插!快……”露娜充满诱惑的尖叫,身体激烈的颤抖,蜜液不受控制的喷发出来,蜜穴也猛然的收紧,在如此的刺激下,我也不再忍耐,抓扯著她的双臀,更用力的送进抽出的暴猛肉棒,我疯狂地搓揉著露娜几乎不能一手掌握的丰乳,在暴虐式的使劲蹂躏下,乳肉红肿的跟鲜红的乳蒂一样。

    “喔……我爱我的主人,我要永远当主人的性奴……”我俯视身下的玉人,只见露娜螓首微摆,黑亮的秀发四下飞散,脸上洋溢著浓浓的春情,一双星眸似开未开,似闭未闭,正沉浸在性爱的狂潮中,胸前弹力十足的美乳,随着急促的呼吸晃动著,随著我的飞快的抽插,女仆雪白的屁股也跟著前后迎和著,而口中也大声的发出淫荡的叫声;当我偶尔动作过大,肉棒滑出时,露娜更是急速的从胯下伸出手来,试图抓住我的肉棒重新放入,肉慾已征服了她的理智。看着像母狗般的女仆在自己的肉棒下屈服,我更是得意了。

    同一时刻我的手隔著红色的短裙,轻轻地按在靠过来的婉馨丰臀上,丝质的短裙十分光滑柔细,但是,隐藏在裙下的肌肤比缎子更加细腻,让我的手指几乎要抓不住了,饱满的圆弧恰巧嵌在我的手掌中,纵使是巧匠的精雕细琢也无法如此契合,奇妙的触感伴随著身子扭动的节奏,不停撞击我的掌心,傲人的弹性彷佛直接碰撞到我的心头。

    然后我的手冷不防地伸进婉馨的裙中,指头勾起单薄的小内裤,用力扯动,没多久,小内裤逐渐陷入中心处,原本纯洁的小内裤慢慢变成性感的丁字裤。上下拉扯著布条,华丽的蕾丝刺激著女性敏感的嫩肉,下半身神秘的地带透过小内裤形成淫邪的姿态。

    小内裤成为淫糜的状态,根本无法保护美丽的主人,我的手指直接碰触婉馨光滑无暇的俏臀。只要稍微用力,指头立刻弹了回来,神奇的弹性令我不禁赞叹。

    “喔喔……喔……嗯……啊啊……嗯……啊……”她早已变得敏感的身体在我的爱抚下已是娇喘连连,雪白柔腻的肌肤泛起桃花的光泽,激动的她使劲地搂住我的脖子。

    随后我推倒不停娇喘的婉馨,用力分开她修长的双腿,纯白的小内裤展露在我眼前。棉质的面料微微渗透著湿濡,暖热的水气喷向我脸前,在三角的中心处有一个淫邪的圆形,小内裤下的神秘肉丘紧贴著潮湿的部分,浮现出奇妙的形状,空气间弥漫著淫乱的气氛。

    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双乳上的蓓蕾渐渐硬挺,自己的蜜穴也正不断的渗出蜜液,让她感觉到强烈的羞耻,但由双乳和蜜穴上传出渐渐强烈的麻痒感,却让她双手不由自主的搓揉小蓓蕾,掏挖著蜜穴。

    婉馨握著我的另一根大肉棒不停地抚弄,手指不停搓弄我的肉冠。口里淫淫的娇呼著,她沉醉于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觉。还把身子挺高,很妩媚地抚摸著自己的小蓓蕾,尽情地向我挑逗。

    我一手来到她的胸部上,毫不客气的大肆蹂躏著她饱满的双乳,另一手则顺势来到她的蜜穴上,手指上清楚的感觉到湿润感,一边小力的啃咬著婉馨的耳垂,一边对婉馨说道:“婉馨,你都已经湿了呢。”我猴急地脱掉了婉馨的小内裤,下一瞬间肉棒滑进了婉馨的蜜穴中。女体肉腔的紧密交合,让我忍不住地用力往前推挤,直到蜜道的最深处为止。

    “啊啊啊!!~”撕裂般的痛楚,让婉馨不禁引领悲鸣起来。然而,在淫水充分滋润肉棒之后,那灼烧的疼痛,却又在极短的时间内转化成难以言喻的快感刺激。

    我忽紧忽慢的抽动著,时轻时重,在她高潮快来临时,轻轻的慢下来,然后再高速的深入,总让她可触摸著高潮时,又让高潮滑过。在刻意的调教下,婉馨似疯了般,不顾身体的疲倦,腰肢扭动得更快,口中哀求道:“啊!主……主人,啊!给,给性奴吧!呀!”春情已渐渐让她狂野,我感觉到了她的身躯中弥漫著高涨的情欲,我的手尽情地抚摩著她那美妙的小蓓蕾,享受著那种如软玉般温润的感觉,我的下体也在她情不自禁的应和下加快了速度。

    “快、快点,求求你快点,啊、啊、对、对,就是这样,啊、好爽,插吧、插吧、插死我这小母狗吧。”在激烈的活动下,她美丽的长发已经湿淋淋的了,而光滑的雪背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滚动,仅只一握的小蛮腰也疯狂的扭动著,隐约可见的一双玉乳也剧烈地晃动著,此时的她已看不出一丝昔日纯净的模样了。

    两具赤裸的身躯疯狂的碰撞著,发出“啪啪”的声音,分泌出的汗水、淫液混杂一起,顺著修长的大腿一直滑到了地上,渐渐积起了一滩闪烁著淫靡光泽的水渍,最后我也不再忍耐,浓浊的白液毫不保留的喷射进两女的蜜道内,短短的喷射却让感觉宛如一日一夜般长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