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冷艳美女
    “你们这些小啰喽别挡路!”我身上绽放出艳丽的红光,幻化出千道火雨,不断下落的火雨迅速凝合,化作一条火色巨狮,彷佛天兽下凡咆哮著,火狮张开血盆大口全速冲到剩余的狮型兽人面前,所到之处带来了巨大的旋风,气势骇人!

    狮型兽人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直接卧倒在地上抱头打滚,并寻找足以抵挡火狮吞噬的掩蔽物体。

    在火狮肆虐过后,美丽的大地成为一片火海,发出足以将人烤成焦尸的热度,而空中还留著火雨坠地的亮丽红芒在躲过了这惊天一击后狮型兽人们随即吐出了威力强大的鲜红色火炬,火炬化成一条细长的飞蛇,蛇身上有一对薄薄的飞翼,上千条火蛇漫天飞舞地朝向我咬去!

    突然间,无数银白色的闪电从众人的头上划过,紧接著是一声天崩地裂似的爆炸声,刹那间那光亮似乎是太阳陨落地上,空气不断地被怒涛一般的力量搅动著,一阵阵强劲的,如火焰一般炽热的旋风吹拂著大地,从高空降下了密集如同慧星坠落般的雪白暴雨然而这阵光弹之雨,璀璨晶亮的光弹四散飞射而出,如同突然出现的冰雹一样给予狮型兽人们猛烈的迎头痛击,以凌厉的攻势将对手们彻底吞噬于光芒之中。

    在彻底消灭掉了野蛮凶恶的狮型兽人后,我的面前又出现了新的敌人,她身上穿了件妖艳的舞女们所钟爱的两件式的单薄的紧身衣物,不但将全身高挑完美的曲线轮廓勾勒得诱人无比,并且还将胸前、腰间与大腿的大部分肌肤都袒露出了出来,一团淡紫色雾气随著她手腕摆动悄悄释出,眨眼间雾气已经笼罩了我所处空间,沾到紫色雾气的青草立刻灰败枯死,但我却如瞬间移动般出现在她的身后,趁她还未反应过来时,数百只小火鸟在空中划出火红的轨迹,狠狠地印在她的背上,百道红光穿身而出,她整个人也轰然倒地。

    之后我展开散发著如同冬天的霭霭白雪一样的纯净光芒的翅膀飞向高空,从上空居高临下地俯视著整座赤月城,这里物产富饶,土地肥沃,人口众多,地域广阔。这里每年都会给王都带来丰厚的税收和实物收入,老实讲在这座人口超过二十万人、人满为患的大城市里,要寻找一个犬奴国领主实在是有如大海捞针般困难,但照理来讲整个城里守备最森严、最滴水不漏的地方应该就是犬奴国领主躲藏的地点了吧,在四处察看了一下,我便发现了在犬奴国贫民区的某家看起来髒髒的小店前,竟然聚集了大量的士兵不但有穿著闪耀著清冷银光的铠甲,有著一头黑色短发、一对虎耳和一条正左右晃动著的黑白虎尾的年轻高壮兽人女骑士大军,甚至还有高达数十米的身躯上,布满著黑色鳞甲般的皮肤,就像一个披甲的恶兽;三个巨大的龙头,带著说不出的狰狞,火焰一样红通通的眼睛,血盆大口开裂至耳后;钢铁一样的尖牙露在嘴外,顺著黑色的舌头流著腥浓的腐蚀酸液,一种杀戮的兴奋在它的六个眼睛里出现的三头邪龙巨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高级的魔兽在魔界是非常稀有少见的,拥有超高战斗力杀人如麻的牠们身价自然也是不斐,要建立像这么庞大的三头邪龙巨人军团,只有领主级般富可敌国、日进斗金的财力才办得到,换句话说我们竟然动用这种价值连城的珍贵魔兽来守备一家破旧髒乱的小店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于是无数圣灵带著至高无上的神圣力量飞到我手中,渗出浓烈的白气,还带著淡淡的奇香,迸发出撼动天地的力量,接著一颗大如巨龙的圣光弹从我手掌射出,大到无法想象的圣光弹拖曳著烈焰风暴,炙热的气流夹杂圣灵斗气,彷佛压缩后炸裂的能量,瞬间在赤月城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轰然炸开!

    “有敌袭!第一小队跟第二小队去街道,第三及第五、第六小队还有三头邪龙巨人军团继续留在这里执行任务。”在在周遭人群惊恐的尖叫声中,一名看起来象是指挥官的女子冷静地向部队下达指令,而利用这招声东击西引开部份兵力及敌人的注意力,我趁机直飞向被千万大军死守的小店前,“上级地系魔法-岩龙震乾坤!”在我念完了极短的咒语后,只见数不清燃烧著乳白色火焰的巨石从天而降岩石落地的轰隆声掩盖了所有的惨叫声,再巨大的盾牌也无法抵挡这些从天而降的巨石,一时间哀号与轰鸣齐奏,鲜血与脑浆并溅,然后我大喝一声,在我的右拳上瞬间闪烁出无比耀眼的光彩,就见我猛地向地上一击,“轰”地面上竟然被击出了一道深达数米的裂缝。

    一只全身由硬如金刚钻的岩石所组成的巨龙以地牛翻身之威从裂缝中窜出,而岩石巨龙的背后已经张开了一对如同大半民间传说中对于催魂夺命的死神的描述一样的蝙蝠型黑色双翼,而巨龙的头上长著像三根闪电一样参差不齐外型、隐隐散放出如同闪电般的金光的巨角,岩石巨龙在人海中疯狂地攻击,趁岩石巨龙大闹的时候,我已潜进小店中,我发现狭小的小店里只有一名微微显出棕色的长发在脑后束成了长长的马尾辫露出她白净无瑕的粉颈,十分妩媚的女剑士,她冷艳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红色的皮甲从双肩向下划出两道弧线,将颈部以下胸部以上充满活力的小麦色的肌肤显露在外,顺便也露出了一点看不出深浅的乳沟,天生殷红的嘴唇比口红色泽还要美丽,将她温雅贤淑的文雅气质,恰如其分的表现了出来,鹅蛋圆的小脸上抹著淡淡的腮红。

    淡色粉红的樱唇显得十分有光泽,让人感觉文静而温柔,娇红欲滴的红唇比樱桃更亮丽、比雨后的彩虹更柔滑。

    女剑士虽然外貌美丽,却是属于美而不艳的那类,身上端庄的衣物,巧妙的遮掩了她傲人的身段,清丽的脸庞,如纯洁的天使般,使人有欣赏之意,却无浪荡的遐想,再加上她平时冰冷的表情,更宛如天仙般圣洁,使人不敢对其存有轻薄之心。

    “终于找到你了!犬奴国领主”不等我把话说完女剑士手中长剑急舞,一时间剑光烁烁,丝毫不给我喘息之机,但我仍然游刃有余地在女剑士的刀光剑影之中悠然穿梭来去,并且灵巧地挥动著长剑格挡或反击女剑士的一切攻势。

    可是女剑士使剑越来越快,体内斗气好像无穷无尽一般,每一剑刺出总是可以全力灌注,身形运动之间更是劲随意动,她手中剑发出清脆鸣响光芒爆涨!

    舞起一阵剑幕,在周身布下一道屏障,不让我接近她半步,我剑身上缠绕的黑暗斗气突然化成十数条黑丝,像花朵绽放般打开,然后如灵蛇出洞的黑钢针高速向前射去,黑暗斗气有著巨大的腐蚀力,不断消磨著女剑士的力量,只听一阵脆响,女剑士剑势尽消,朵朵剑花幻灭无形,眼看大势已定,女剑士认命地脱下盔甲,但粉脸上却带著一丝笑容,片刻后女剑士娇躯不著寸缕,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凹凸起伏的曲线曼妙动人,足以挑起任何我之欲念在平时保养得当而依然保持白皙的肌肤、和两腿之间紧闭著的粉红色裂缝、以及裂缝上方修剪得相当整齐的淡棕色三角森林,修长玲珑的身材,胴体富有青春气息,又像颗熟透水蜜桃,肌肤白腻而耀眼,她丰美的裸身每一寸都充满肉慾的诱惑,两个圆硕弹实的豪乳晃动著,令人油然兴起想把那巨乳握到掌中恣意搓揉的欲望,一双白嫩的美腿我目光下不安地扭动著。

    我得意的把自己的嘴凑上去,盖住女剑士那饱满娇嫩的双唇,一边嗅著少女特有的甜香,一边又舔又吸起来。

    我放肆的舌头粗暴地钻进女剑士的小嘴里,吸吮著口腔里每一分的柔软与香甜,蜂蜜般唾液流入喉中,强硬的搅拌著她的香舌,无畏她的抗拒与闪避,饥渴地吸著湿滑的小舌。

    女剑士粉红色的丁香小舌任我恣意舔弄,我粗鲁地吸吮著香舌除了舌头,连同唇齿都强猛地对女剑士的舌头逞暴,或咬或吸或含,两条滑腻舌头纠缠在一起,彼此的唾液淫靡地交流著。

    随后我手指拨弄著佳人的酥胸、挑逗著两粒晕红的蜜豆,弹奏出美人儿嘴里一声声情不自禁的娇啼,我先用双手搓玩那对柔软充满弹性蓓蕾,又用手指搓捏两粒突出乳蒂,那丰满蓓蕾经揉弄后,似乎又膨胀了一圈,乳尖也开始变硬,并由原来的桃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然后女剑士跪下来准备帮我口交,透明的唾液从嫣红的唇边慢慢流到红的发亮的肉冠上,沾湿了肉棒的马眼,女剑士的舌头沿著肉棒的边缘开始舔弄,浓厚的味道在口腔里扩散,肉棒毫无顾忌的深深插入,直接插进喉咙深处。

    我摇晃著她的脑袋,象是插在小蜜穴里一样抽插著,随着急促的抽动,越来越浓烈的雄性气息完全包围住她,彷佛随时会渗血的敏感肉冠戳弄到柔软的喉头,流畅地进行著深喉动作,她侍奉在眼前晃动的坚挺肉棒,紫红色的肉棒正玷污著女剑士白玉般的面颊及高贵清纯的口唇,她认真的神情更让我产生变态的兴奋感。

    她温柔而猥亵的满足雄性的欲望,湿热的丁香熟练地在肉冠表面舔舐,连任何隙缝都不放过,白玉般的小手摩擦、套弄著棒身,修长的指头上沾著透明黏稠的分泌。

    我硕大的肉冠顶著喉咙,在进出时刮出了不少唾液,让整条肉棒,呈现著淫靡的光泽,灼热与腥味在舌上扩散,交替著各种口舌侍奉,坚硬无比的巨棒甚至钻进狭窄的乳沟,大胆地挤弄,还猛戳著晃动的乳球,女剑士捧起了双峰,让我的巨棒在乳肉里包夹。

    滑腻的乳肉挤成了一条深遂的乳沟,柔嫩的触感,压迫著肉棒上暴露的青筋,我爽得说不出话来,而且她傲人的尺寸,在进出乳沟的同时,还能够不时的接受小舌的舔吮,湿亮肉冠不停的和红唇接吻,视觉上的痛快比触觉上的还要鲜明。

    后来挺动的肉棒猛然喷出大量的精液,浓稠的黏液直接沾到挺直的鼻梁,逐渐流动到她的无瑕玉颊,闪耀著污秽的光泽,空气中弥漫著作呕的腥味。

    我另一根翘起的肉棒顶在女剑士表情清纯的小脸上,她轻轻握住那阳具,表情怜爱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双手象是安抚著自己心爱的孩子似的,在尚未充血勃起的肉棒上来回抚摸,偶而还在上面轻轻吹著气,再用调皮的眼神看着一直注视自己的我。

    她套弄的速度愈来愈快,同时她的双手也自动的配合著节奏套弄自己没有办法含入的部份;很快的,肉棒就出现了将要射精之前的预兆:急剧的颤动。

    但这时她大胆的分开双腿,淫靡的粉红小蜜缝在我的眼前张开,梦幻般的色泽与新鲜感彷佛是从未被踏入的秘境,乳白色的黏稠蜜汁从中流泄出来,我一手搂著她诱人的美腿、一手捧著她纤细的柳腰,灵动的舌头在她肿胀不堪的花瓣蜜唇上大肆进攻。

    再来火热的肉冠贴上湿润的蜜道口,开始沿著花唇上下磨擦起来,不时地用马眼挑逗的去碰触已经肿胀的小蜜核。

    接著我的肉棒侵入潮湿的秘洞,紧紧搂住颤抖的柳腰,用力顶了进来,粗硬的巨物将湿黏淫糜的窄洞塞满,同时刺穿了守护这神圣花园二十年的处女膜,还不断粗鲁地撑开敏感的嫩肉,捣弄著几乎要融化的肉蕾,强烈的快感不停从深处涌出来,彷佛最甘美的喷泉。

    “呜……好像有、有什么东西撑开了一样……好奇怪……啊~呜~!”我肉棒稍稍刺进蜜道少许,受到刺激的穴口嫩肉紧紧地圈住了肉冠,想要把整根肉棒吸进去一样,她一面发出娇美的呻吟,一面不自觉地向下拱腰,想要感觉更多侵入。

    我挺腰摆臀让巨根在蜜穴内直进直出,大肉棒似是舍不得离开那又紧又滑之蜜穴,浸在花房中体验著她火热内里之狭窄和紧密。

    “要死了,喔喔喔,好粗、好硬的肉棒快把人家插死了,喔喔!”她迷蒙的眼光透露著无限春意,勃发的情欲染红了雪白的女体,多情的肢体语言牵动了我的思绪,化身为艳丽的女神左右著我的每寸感官神经,她坚挺的双乳紧紧贴著胸膛,双方因肉体摩擦而带来的快感悄然窜起。于是房中传出动情的喘息声,两个赤裸裸的身体在地上纠缠。

    我硬直的肉棒在娇嫩的蜜道里狂野抽动,一手抱著她纤细的腰,一手掌握著蓓蕾,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女剑士配合著凶猛的动作,也规律的摇晃美臀,吞食著肉棒,我的胸膛毫无保留地压迫著浑圆饱满的娇乳,可以感受到乳球正挤成淫靡的形状,强劲的弹性带来更直接的感官享受,清楚地感受到彼此激烈的心跳。

    “喔…喔…喔……”长发在女剑士瑟缩的美背上飘散,似乎不堪粗鲁的戳弄,又象是在宣泄快要满出来的快感,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疯狂地在深处戳刺,扭动挣扎的翘臀碰撞著我坚实的小腹,发软的娇躯依偎在我的胸前。

    我抬著她浑圆柔滑的玉腿,在插入的情况下将她翻了过来,让她像母狗一般背对著自己继续接受肉棒的冲刺“啊啊啊……要泄了……要泄……啊……

    不……不要啊……啊……啊哦……”女剑士哭叫著,蜜穴拼命地夹紧,我继续戳刺著高潮中敏感无比的蜜穴,同时伏在她背上,双爪抓捏著她柔软的蓓蕾,搓揉著。

    她圆滑的翘臀也主动迎凑著肉棒的插入,不断发出水声与肉体撞击声响的结合部更是湿得一塌胡涂,女剑士的呼喊声充斥在整个房间当中,伴随著男女肉体撞击声与淫水刮摩的声响,以及两人沉重紧促的喘息声,我低下头来细细吸吮如鲜艳红梅般的蓓蕾、舐著她的乳晕及蓓蕾,同时用双唇含著又吸又拉那蓓蕾,有时还乳晕一块儿吸入口中,舔得女剑士全身一阵酥麻,不觉地呻吟了起来。

    随著我的抽插,她的脸蛋绯红十分动情似的,丰满挺拔的酥胸起伏的逐渐剧烈,但双眉又微微蹙起,一副苦苦压抑忍耐著泛滥春潮的神情,令人兴起强烈的征服欲望。我忍不住就在她那蜜穴中强插猛抽起来。

    我腰部的摆动完全没停下,粗硬的棒身在蜜穴里不停进出,让那湿热的小蜜缝不时分分合合,分泌出了不少黏腻的淫水,我两手抱住她的腰继续抽插著,小腹一下下冲撞著她的臀部,每一下都溅起水花。她闭着眼睛承受著一波波的快感,淫水就在抽插中不停地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