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脱衣舞娘穿著一身足以令人鼻血猛喷、隐约可以看见丝毫不靠内衣遮掩的裸露身段的粉红色薄纱舞蹈服装的梦欣缓缓伸出玉手,握住我火烫坚硬的肉棒,动作轻柔地上下套弄著,脸颊整个都泛了红的梦欣继续抚摩著。那害羞而认真的模样,宛如第一次见到我的肉棒的少女一般可爱,这让我心中的欲火烧得更旺了。

    我感觉她手上时轻时重的力道,宛若一张灵活的小嘴,带著挑逗意味吸吮坚挺的棒身;而玉手纤细滑嫩的肌肤,彷佛女性下体神秘的肉壁绉褶,给我一种交合般的舒爽快感错觉。

    梦欣费力的含进肉棒的前端,明明撑得眼泪都要出来,却还努力的用舌头在顶端的马眼上舔弄著,口水流出嘴角的那副样子,让我的下腹一阵灼热,她熟练的舔著逐渐膨胀的肉棒,直到它完全挺立为止。

    梦欣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喉咙正在被肉冠的前端刺入,口水混杂著抽插带起的泡沫流了一下巴,沾湿了脖子和胸口,肉棒被嘴巴深处的柔嫩肌肉紧夹的快感,在加上梦欣那痛苦的表情,都让我有更进一步的冲动。

    我熊腰一挺,肉棒用力顶到口腔的尽头,樱唇与肉棒紧贴著没有一丝缝隙,梦欣努力地让我尽快发泄出来。

    而我则在她那饱胀的蜜蒂上开始用搓揉起来,梦欣口中更忍不住的发出淫声,而屁股也随著我手指的转动而配合的摇动著,希望能稍稍宣泄自己那潜藏在心中快爆发的欲望。

    “好主人……亲哥哥……你就给人家小妹妹止痒啦……快……快……快把大肉棒用力插人家的穴穴啦……”梦欣下体并不浓密的毛发卷曲在一起,无法被遮掩的小巧肉瓣蝴蝶一样左右微张,包裹著里面粉嫩的小蜜穴,带著些许淫靡的气味在空气中散开。

    接著我分开她曲线优美的双腿,手握著股间粗大肉棒对准那销魂的入口,扶正自己挺立的阳具对准穴口,用力往前一送,精准地插入准备已久布满淫水的小蜜缝里,而梦欣紧致的火热小蜜穴却自然而然地缠绕著侵入其中的巨棒,我兴奋地将肉棒大力戳入梦欣的美穴中,接著立刻熟练的探索著她穴中的每一寸肉壁,她在颤抖中呜咽著,硕圆的屁股羞耻地朝著我,我的阳具在梦欣的蜜道里满满地向里插入,羞耻的玉户被一寸一寸毫不留情地拨开。

    我不断让肉棒前端攻击著她最敏感的花心!一下一下用力却有规律,但次次插到底时都顶到她的花心最深处,伴随著那激烈的活塞运动,她那肥硕的双乳亦大幅地前后晃动著。

    “啊……啊……好哥哥……再来……再插深一点……喔……都快插穿人家的……淫穴……喔……骚穴……啊……好爽……好舒服……呀……快到了……再快一点……用力一点……”我欣喜的捻著梦欣的一对蓓蕾,胡乱亲吻著她的脸颊、嘴唇、颈项与乳峰,随著占有慾的升高,肉棒的动作也越趋激烈,令房间中充满了浓重的喘息声与淫靡的抽插声,而且似乎永不止息。

    “啊……亲爱的主人……你慢一点嘛……人家快被你搞死……喔……不行……又、又要来了……啊……”激烈的下体交合所产生的碰撞声及忘情的呻吟声,更增加了我听觉的刺激快感,不知不觉的抽插速度也愈来愈快,力道也愈来愈猛。

    梦欣全身不断颤抖著,我的妙技,让她几乎没有时间喘息,前一个高潮的余韵还没来得及消退之前就又攀上另一峰高潮,饱受摧残的小蜜穴里,蜜液淫水象是被硬榨出来似的流个不停,脸上满是因性爱快感而产生的泪水,张大的小嘴里只能吐出难耐的呻吟与呼救声。

    “啊……啊……主……主人……太……太强烈啦……啊……要……啊……要高潮啦……啊……肏……啊……肏死我了……啊……来……来了……啊……”她那淫乱丰满无比的娇躯阵阵羞颤起来,微张的丰唇中发出了梦呓般地闷吟声,头部微抬、娇躯瘫软的任我玩弄插插。

    “瞧你这淫态,没几下就骚成这样!就让你爽个够!”“啊……啊……好主人……插得人家好爽呀……再……喔……再用力点……呀……要死了……小妹妹快不行了……”“啊……好哥哥……你的肉棒好大呀,都快插穿人家子宫了,啊……插得太深了……呀……好舒服呀……喔……不行了……又来了……又要去了……”梦欣忘形的淫叫著,红通通的俏脸上显现出难以掩饰的享受神情,扭动腰部的动作也不断加速,在不断的快感冲击下发出更淫媚的浪叫。

    这时我突然把那流满淫水的坚硬肉棒对准梦欣的迷人菊穴插了进去,并开始高兴地抽插起来,让刚还在享受快高潮感觉的梦欣马上变了一脸错愕的表情。

    第一次肛交的梦欣大声号泣著,她浑身无力无法挣扎,她哀叫求饶也不会有结果,她只有哭泣,哭泣的感受自己的臀部被炽热的肉棒顶住,然后缓缓的刺入。

    梦欣肛肉本能的紧绷,却无法阻止我的力道,肉冠最粗大的部分被菊蕾紧紧地包住的时候,一丝鲜血从紧紧贴在一起的缝隙里流下。

    我再接再励不停地在她菊蕾里抽送,享受那由括约肌收缩紧紧夹住肉棒的快感,好像想就此一鼓作气地刺穿的小子宫而从喉咙穿出来似的狠捣猛搅,而此时梦欣也只能用尽情的叫床声来发泄高潮所带来的喜悦。

    她曲线玲珑的身体完全被摆弄著,既不能也不想逃开,只能乖乖的让我一次又一次地送上情欲的顶峰。

    “人家……真的……嗯……不行了……啊……啊啊……又……泄……”小蜜穴喷洒著不知第几回的淫蜜,梦欣娇弱的哀求著,颤抖著的双腿再也撑不住她轻盈的身躯,我奋力一抬,轻易地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但这姿势却变得更加淫靡。

    全身悬空的梦欣被从背后插入,一双美妙动人的大腿也被大大的张开,整个结合部完全展露出来,她只要低头就能轻易看到巨大的肉棒在她菊穴里出出入入的样子,因快感而变得红晕的脸蛋羞得更红。

    就在我插得正爽的时候,穿著水蓝色细肩带亮片中空小可爱及超低腰切斜角露出一些臀肉的黑色贴身皮裤裙及短筒靴的米雅却忽然冲了出来她右手凭空多了一把闪耀著银光的长枪随即发动了如同疾风骤雨般的连续突刺,但我手一挥,一股如山崩般强烈的无形强横的霸王拳劲便朝米雅袭去,下一秒米雅就像被火车撞到了般,整个人飞了出去,之后便不醒人事了。

    当她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被扒光了衣服,穿著银色的高根鞋,双腿朝两边分开,大小腿用绳子捆在一起,扎上红色的拘束皮带,被人倒吊在了房间里,她的双手被紧紧的捆在身后,被几条拘束皮带扎住关节,几条钢丝从她脚踝和手腕处的拘束皮带上引出,分别固定在房间的几个角落。

    然后淫兴被打断的我拿出个盒子打开递到米雅面前,里面放著一个直径五公分左右的金环和一个小型遥控器,金环上没有任何花纹,只穿有一个核桃般大小的金铃铛。

    “你这个老是调皮捣蛋的坏小孩,我要用这个新玩具来好好调教你,让你再也不敢反抗我。”我熟练的调动隐藏再金环上的机关,“嗒”的一声金环露出一个小小的缺口,把缺口套入米雅的鼻隔中,再调动机关把鼻隔夹死。金环一直垂至下巴,刚好把她的小嘴圈在中央,这样就不会影响到日常的进食和口交了,我兴高采烈地把玩著遥控器。

    “你这变态,禽兽不如的色魔!快把我放下来。”“淫魔、大色狼!去死吧。”我把遥控器调到五十伏特的强度后按下开关,电流马上从金环传上米雅的鼻子。

    “啊……”米雅只叫了一声就痛苦的马上用手捂著鼻子,但立刻被金环上的电流电得双手发麻,不得不松开了手,全身痛苦地抽慉起来。

    由于电流集中攻击最脆弱的头部,米雅的五官都被电得失去知觉,脸部肌肉不停的跳动扭曲者,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泪、鼻涕、口水同时一涌而出,凶猛的电流让她一瞬间全身的感觉变成一片空白,羞耻的水流声突兀的响起淡黄色的水柱带著耻辱喷向面前的地面。

    我让酷刑持续了一分钟才停止,米雅已经被电得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金黄的尿液也失禁的洒了一地。

    我趁机大肆轻薄米雅,故意吸吮她的乳肉,让那充满弹性的蓓蕾协调地抖动著;一双手更是到处乱摸,米雅身上手指所能及的每一个敏感处所都被摸遍了。

    我看着浑身发抖的米雅拚命的抵抗著:“不要~不要~不要~”脑袋激烈地摇摆著,象是想逃跑的样子。

    我的双手紧抱著米雅的腰肢,顺势用嘴巴爱抚起花瓣,在我舌头钻入花瓣中,上上下下来回扭动中,少女紧闭的花瓣终于有一点点一丝丝开始张开的迹象。

    我用著嘴巴和舌头开始猛烈攻击著米雅的花瓣,舌头爬行在花瓣上的动作慢慢增大,像要挖开般舌头向里面钻进去,舌头一次次地舔吮著小萝莉的花瓣,喝下蜜汁。然后舌头缠绕上已经开始肿大的小蜜核,吸吮起来。

    “你看,已经这么湿了……你是好色的女孩!”“呸!你……无耻……啊!你……你快滚……下流……你……”米雅声泪俱下地大声骂著,但我则装作完全没听到般将肉棒插入那清晰可见那粉嫩的菊穴中,开始自顾自地玩了起来,也不管米雅泪流满面的哀嚎及痛苦的叫声,遭受到残酷电流处罚的她已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她只能咬紧牙关忍耐著撕裂般的痛楚,可怜的后庭被粗暴的抽插捅出血来,但怪异的是居然米雅在这激烈的痛苦中感觉到丝丝麻痒快感,而且程度还不断增长著。

    “啊!”米雅不停尖叫,但肉棒却毫不留情的继续它的动作,我一双魔爪也蹂躏著她饱满的小乳球,她的屁股渐渐迎凑著肉棒的每一次抽送,肉棒带出的点点鲜血喷洒在两片白皙的臀肉上,正如同雪地里盛开的小红花。

    “你这混帐、萝莉控大淫魔!我绝对会报今天的仇的。”虽然米雅脸上的表情因极度痛苦而扭曲,从菊蕾传来的痛楚让她生不如死,但她仍然强忍住泪水继续咒骂著我,那副让人又心疼又激起我征服慾的表情让我是又爱又恨,被她那双不屈及充满怒火的眼神瞪著,我心中反而有著蹂躏幼女的快感。

    “不要再做了……好痛……好痛……停手………”米雅脑袋慢慢地变得空白嘴巴一张一合的,眉间紧锁,露出拚命忍耐的模样。

    “呜呜~好难过………好痛……好痛啊…”我肉冠的边缘摩擦著紧绷的小子宫,来回地刮动著内部的黏膜,麻木的后庭里依旧传来猛烈的戳刺感,让她不自觉地淫叫起来,剧痛除了麻痹了她的屁股以外,却也让她全身的神经变得更加敏感,但尽管菊蕾扩约肌传来那肉棒进出的快感,可前头的浪穴却感到空虚难受。

    我把玩著这稚嫩肉体的每一个地方,变换著各种可能的姿势蹂躏著她,然后在她脸上、背上、双穴、嘴中喷上浓稠的白精。

    米雅放荡的淫叫声随著我的摆布而高低起伏著,一次又一次的射精将她带上更频繁、更令人迷醉的高潮,也让她的裸躯从头到脚染上一层淫荡的白妆。

    在调教完米雅后,打算去攻略下一个领主-犬奴国的领主的我,我在先前就已经发出挑战书给犬奴国的领主,正大光明地向她宣战,一走出调教室便发现自己面前这总共五十名、猫耳和狗耳朵各占一半的粉红秀发少女,身上不仅穿著的是以露娜的女仆制服造型略作修改、裙摆仅到半截大腿处的特制短裙款式女仆服装,这时候更是以整齐划一的动作同时半跪行礼,丝毫不在意自己裙底的春光可能会被我给看光了的事。

    “魔皇陛下!请让我们跟您一起去犬奴国,我们愿成为陛下的盾,用生命及身体来保护陛下。”有著一头亮丽柔顺金色短发,细致的五官完美的分布在俏脸上,虽然穿著的是很朴素的侍女服,可是从侧面来看的话,会发觉到她拥有著不输给洁西亚的巨乳的露娜带领著所有的女仆一同说道,于是我发动传送魔法,有著各种如同有生命一样不停跃动闪烁著各色光芒、以古代魔法文字构成的巨大魔法阵在众人脚下浮现,之后越来越强的绿光形成了一道高耸入云的传送光柱将我一行人送往犬奴国。

    一到了犬奴国之后,我就看到一名有著一头波浪型的橙橘色长发及眯成弯月般的细长眼睛,还有嫣红如血般的娇艳红唇,给人一种妖异的淫魅,彷佛水蛇般的细腰,还有不成正比的丰满蓓蕾,细嫩的肌肤闪烁著晶莹的光泽,近乎完美的美丽躯体,她头上绑著两个蝴蝶结,将长长的橘色卷发分成左右两条马尾,那双似乎随时会撑破面料跳出来的蓓蕾强烈地吸引著我的视线与欲望,而她玲珑曼妙的身材,在无袖露肩的连身洋装包覆下,显得清新脱俗;低胸高腰的剪裁设计,把上天所赋予的傲人曲线,完美地呈现出来;一对如凝脂般的滑嫩藕臂上,各缠绕著一条黄绿色的亮丽丝带。

    “大哥哥,你就是魔皇吗?”这名叫朱月柔的巨乳小萝莉毫笑盈盈地问道?是啊!我就是魔皇,小萝莉你该不会就是犬奴国的领主吧?”“不对喔!月柔是犬奴国领主-淑惠大人的第一爱将,我是替我们的淑惠大人来传达试链的内容的。”不知何时一大群两只手上拿著两把大型的银色双刃单手斧,穿著一套从头到脚满布著各种刀剑砍劈后的痕迹、数量和露出铠甲外的身体部分满布著的各种疤痕不相上下的金色铠甲,一头棕色乱发,脸上有两道十字型的疤痕,但是深棕色的双眼却散发出强烈而旺盛的斗气的狮型兽人从月柔的背后静悄悄地冒了出来。

    “试链的内容就是-狩猎游戏,现在我们的淑惠大人就躲在犬奴国的首都-赤月城里的某个角落,只要当猎人的大哥哥你能在日落前找到淑惠大人,就是大哥哥你赢了,但在游戏途中我们可以不断派人来杀你,也可以设陷阱让大哥哥自投罗网。”当月柔解说游戏规则到一半时,她身后声音洪亮的狮型兽人抢先用大嗓门吼出游戏规则的后半段。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场狩猎游戏,魔皇你只能孤军奋战,其它人都不准帮你,如果魔皇你输了的话,就得把你的首级送给我们,如果我们输了那我们就双手奉上犬奴国及幻天水晶。”一听到这段话,我身后的女仆群便传出了大失所望的叹息声,因为她们千里迢迢跟著我来到这里,却没有表现的机会。

    “对不起!主人,露娜这次又帮不上主人的忙了。”露娜像犯了过错的学生般惭愧地低著头不断向我道歉,脸上依稀还有闪动的泪花,在她洋娃娃一样的可爱的脸庞上显得格外惹人怜爱。

    “没关系啦,这又不是你的错”当我正想好好安慰一下露娜时,狮型兽人宛若一支训练有素军队的,以万夫莫敌的狂傲气势,拿著能劈开大地的沉重巨斧向我冲来!眼看敌人已经全力攻过来了,我体内的魔力一鼓作气爆发出来,顿时雷动电闪,巨大的雷声震彻山林,回音一直传到山峦深处,整个山都彷佛在颤动,声势冲天,将我的气势推向至高点。不断闪动的电光,阵阵的轰鸣声,我脸上傲然的神色,一切都表明了我的斗心和决心。

    我拳头上燃起熊熊的黑色火焰,宛如奔腾的狂龙般冲天而起,对准目标的猎物,张开它凶狠的獠牙,嗖地一声朝狮型兽人疾射而至时,吸食生命黑焰如死神的镰刀般疯狂地切割著狮型兽人的身躯,将外表看起来如同小山丘一样健壮的狮型兽人躯体交叉切割开来,瞬间化成了四块血肉模糊的尸块。

    无数的断肢残体散落一地,鲜红温热的血雾恣意飞溅在半空中,形成一片凄厉的腥红,简直惨不忍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