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猫耳女仆与修女
    “魔皇!我要你的命。”在圣域王城前,一个肤色白晰,但却有著数十条如同老虎身上花纹一样的整齐黑色斑纹,全身鼓胀的肌肉十分结实匀称,身材相当高壮,有著一对如同盯上了猎物的老虎般的棕色双眼,一对长在头上两边的虎耳,以及一条生长在屁股上方、随著身体的晃动而摆动著的黑白双色长尾巴的短发年轻女性大声叫著。

    “你这万恶的根源!今天就是你的末日,准备好领死吧。”这对我我们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场景了,这一个月以来每天都有杀手阴魂不散地上门来,这些死缠烂打的刺客们每次都口若悬河地说著同一套一成不变、单调无聊的开场白,也每次都在得意洋洋、嚣张无比地讲完一堆废话后就被我轻松地打回老家去,也因此我我甚至还能猜到这名肌肉我婆接下来会说出什么台词。

    “我已经懒得理这些杀手了,露娜你去替我解决她吧。”我既烦闷又无奈地向最忠心的女仆命令道,“遵命!主人”换上了猫耳女仆装,拥有一对可爱而灵动的黑色猫耳、一双琥珀色的猫瞳和一条黑色猫尾巴,身穿黑银双色女仆服的露娜甩了一下闪动著发出如同水波般光芒的金色及腰长发。

    她抽出自己的爱剑-“神舞空月剑”,将紫霞斗气注入剑中,原本银色的剑身变成了浅紫色,还裹著一层看得见的紫色雾光,在夜色下分外妖烧。

    银蛇般的剑光顺著露娜握剑的右手的挥动方向甩了出去,随著剑光卷起飞舞的气流锋利如刀,但猛虎我婆拿著两把整体雕饰相当精美的金色双刃剑,夹带著漫天的尘沙杀声震天地冲向露娜,接著银光连闪金色双刃剑上面竟连续挥出了数道强烈的弯月型气劲,剑光顿时炸裂开来!幻化成一条条的光带,将露娜优美森冷的剑雨挡在两丈外。

    “圣天凤翔剑第二式-水舞破千军!”好几千道发出莹莹蓝光的剑气凭空掠开,霎时宛如覆水奔流,一招居然分指五处!在轻柔美丽的招式中划出一道美妙的蓝色圆弧,如波涛一般的蓝色光芒形成威力无穷的剑浪,在如同舞姿般优美的举手投足之间释放出无尽的剑气,发出重重碧蓝水浪及一波波弧形水波,露娜的剑式犹如流云飞舞一般,又兼有毁天灭地之威,当真是叹为观止。

    同时猛虎我婆手中剑绽放出诡异电光的同时,在她张开的嘴巴深处泛起了逐渐强烈的湛蓝色能量,后来她口中射出的强烈能量如横冲直撞的狂牛般向露娜飞来!与露娜的水舞破千军势均力敌地正面相撞在一起,双方的招式就这样相互抵消,在一阵刺耳的爆炸声中如幻影般消失在空气中。

    猛虎我婆在空中飞快地画了一个散发著淡淡的土黄色光芒的魔法符号,下一秒露娜脚下的岩石就像有自己生命般化成细小的锥状自她玉足底刺出,血花飞溅、怵目惊心。

    露娜惨叫一声,但猛虎我婆正以光速向她刺来,金色双刃剑带著海蓝色的光芒,如陨星般疾逝,晶亮的长剑表面已被刚烈的蓝色斗气覆盖,随著她狠狠一劈,露娜慌忙中着急地挥剑阻挡对方的攻势,因为刀刃猛力对砍而迸出火星同时响起的“铿”声金铁交鸣巨响不断回荡在月下,猛虎我婆剑烈如火!出手狠辣无比,彷佛恨不得一剑刺死露娜,每一剑都从最刁钻最难以防御的角度刺来,攻势猛烈而阴毒而露娜她则仍旧如剑舞般华丽又变化万千地挥动自己的爱剑,剑气幻化成万道剑芒有如万箭齐发,气势如虹。

    无数道金色剑影重重地落在露娜的黑色长剑上,一阵铁器交鸣声响的声音响起,激射出许多高热的焰红火花,两剑互击之声与迸射而出的火花,形成了一首动听又激昂的交响乐曲,双方都以凌厉的攻势将自己的对手彻底吞噬于剑芒之中,阵阵的切金碎玉声充斥著整个战场,我婆毒辣的剑招,如起伏不定的惊涛骇浪,绵延不绝地向露娜袭卷而来;无情狂烈的剑气,在露娜闪躲停留的地方留下一道道长约半公尺的清晰剑痕。

    忽然间,猛虎我婆的身边聚集了大量的雷光,青白色的电光聚成一个圆形的牢笼,将她困在这好几万伏特的高压雷电结界中。

    露娜另一手掌心上出现一颗空前巨大、散发著冷冽寒气的蓝色光球,那慑人的寒气,如海啸般席卷而来,压得猛虎我婆心里有一种窒息感,随即蓝色的能量球“砰”地化为高速的炮弹急射而出,蓝色光球经过的地面上迅速凝结出一层相当厚的白色冰雪,在精准无比的命中瞬间,蓝色光球迅速就将猛虎我婆冻成冻尸。

    但另一名杀手穿著暴露的黑色皮衣女子“呀!”怒吼一声,手中斧头向前挥出,强烈的斗气如雄壮威猛的巨狮般将地面撕裂,并沿著裂缝杀气腾腾地扑向露娜女杀手再挥一斧,爆发而出的斗气像无数无形的斧刃迸出惊人的魔法能量;漫无目标的乱砍,被充满魔法能量的利斧击中的地方,爆出耀眼的金光。

    这时露娜她将爱剑灌满斗气后全力投出,一柄贯满神圣气息的金剑飞掷过来,一道好强好亮的金光,如红日烈阳般吐焰绽放,绽放出一道道橘红色的光芒,尽数射向女杀手。

    接著女杀手脚下地面突然出现异常的变化,一个巨大的魔法阵突然出现,将她包围住,紧接著发出惊人的红光,随后一团溶铁般高温的炽热的巨大火柱像火山般由下往上喷出,能将岩石熔化的火焰将阵中的女杀手瞬间吞没,壮观无比。

    “对不起,主人,我花了太多时间才完成您交待的任务。”露娜像做错事的小孩自责地低下头来,脸上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叫人不忍心责备她。

    “露娜你的确花了太多时间了,准备好被主人严格地处罚吧。”我脱下她的女仆服,她身上穿的那套象是刚被人蹂躏过后的一袭红色情趣性感薄纱吸引了我的目光。

    她身上的薄纱轻薄如羽,穿在身上几乎没穿一样,完全服贴在女仆的身上,将她身上完美的曲线表露出来;加上薄纱本身的特性,衣服之下的肌肤隐隐约约的表露出来,内里没有任何胸罩面料的阻挡,只有穿一件丁字裤,艳丽非常的娇躯,绝对是引人注目的焦点所在。

    露娜身上的那件红色薄纱,将她身上保养良好的完美曲线表露无遗;胸前那对丰满的双乳、没有任何赘肉的腰肢,还有双腿根部修剪整齐的金色丝丝绒毛,全都在向我发出最具有吸引力的诱惑。

    她长长的暗金色头发如同细碎的铜丝,在月光掩映下泛著动人的光泽,虽然刚刚步入适婚年限,眉宇间还残留著几分稚嫩之气,然而高耸的胸脯却雄辩地证明了面前女人的肉体发育已臻成熟,现在正是最适合采摘的时间。

    露娜的下半身前面那薄如蝉翼的遮羞布根本发挥不了遮蔽的作用,尤其是刚修剪过阴毛的蜜穴更是看的清清楚楚,反而让我有一股想撕掉直接上的冲动。

    从后面看则是只有一条红色丝绳陷入美丽的股沟中,露出白晢的浑圆俏臀;而圈住腰部的细绳又是高腰设计,把整条修长的美腿又修饰出更完美的比例,是一件标准的超迷你小丁字裤。

    我粗暴“嘶”的一声,上半身的半件胸罩从中间被用力的撕开,露出迷人雪白的酥乳,而早已坚挺的蓓蕾诚实的表达出此刻露娜内心的渴望。

    我大手一下子就拨开丁字裤的那条细绳,抚上那温暖的玉户,她那因为除过毛而没有毛发的耻丘上一片柔嫩,天生毛发稀少的细腻肌肤在抚摸下敏感的战慄,我简单的摸了两下,直接捏住了尚在外皮中沉睡的小小的蜜蒂。

    右手指尖则是有意无意地逗弄露娜的巨乳,针对持续呈现坚挺状态的两颗桃红色蓓蕾顽强地发动攻击,我耐心的吻住浑圆的蓓蕾上玫瑰色的乳蕾,配合着手缓慢的揉弄著,手指按上了还在嫩皮之中的肉蕾,轻轻地揉搓起来,之后手指也插进了已经湿润的花径中,像肉棒一样浅浅的抽插著,露娜紧张的扭动著身子,敏感的嫩肉中渗出透明的淫汁。

    我满意地看着露娜被欲火宣染得更为艳丽的脸蛋,接著扣起双手食指,“啪”地一声轻响,两根手指不偏不倚地弹在女仆坚挺的蓓蕾上,她瞪大双眼,两腿一阵颤抖,一股小小的水箭从光滑的蜜穴中喷出!

    “才这样就泄了啊!真是淫荡的女仆。”我一边说一边仍持续著对她的爱抚,甚至将她的淫水均匀涂布在她剧烈起伏的双峰之上,怀里的娇躯,脸上泛著羞涩的绯红,坚挺硕大的胸脯,在剧烈起伏中带起一波波,层层迭迭的乳浪,再加上她不时发出娇喘的低吟,令我的下半身升起一股躁热感。

    其实在我的中,目前为止胸部最大的是拥有g罩杯乳牛族的微微安,第二是是三十二f罩杯妖犬淫奴族的梦欣,第三是吸精堕天使族的三十四e罩杯女仆露娜及同尺寸女英灵洁西亚,接著是三十四d罩杯的兔耳修女蕾雅娜,再来是三十b罩杯的傲娇萝米雅,最后则是同样是三十二a的萝莉双人组-玉乳花精族的诗涵与兽耳萝幽灵的小可。

    然后我残忍的用力咬著娇小的蓓蕾,没有被咬住的蓓蕾剧烈的晃动,在长发覆盖下的脸发出连绵不断的哀鸣,露娜脸泛绯红的春潮,双腿不安地紧夹,不时来回厮磨,再加上偶而从她鼻孔里喷出细微压抑的娇喘,她轻闭的眼眸,在细翘的睫毛微微颤动歙扫下,有著说不出的万种风情;湿润柔软的红唇半开半闭,不时喷吐出听了令人酥软的淫声浪语。一声声清脆勾魂的单音,宛如催情的美妙仙乐。

    露娜敏感的淫慾体质正全面启动每一条欲望的神经,下面的淫水更是在高明技巧的挑逗下自然而然地像黄河决堤般的泛滥式喷发出来,流满了整个大腿。

    随后那紫红的肉冠慢慢的没入露娜的下体,饱胀到撕裂一样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快受不了,用力挺进早已湿漉漉的骚穴里,龙根挤入了灼烫的蜜穴中,里头竟已是汁露泛滥,肉冠浸在她浓稠的爱液里,给嫩肉咬囓似地吮著,说不出的快活。

    美丽的女仆似乎不堪肉棒的攻势,不停摇晃动雪白的屁股,迎合著我的侵犯,理智与官能的纠缠,使她失去判断的能力,一边呻吟著一边妖艳著扭动著肉舞,蜜道保护似的分泌出粘滑的液体,但湿润的蜜穴仍然无法承受这样的肉棒的入侵,我一下一下猛冲狂撞地抽插著露娜的骚穴,再加上露娜早已变成欲火焚身的敏感体质,稍受点刺激就会快感连连。

    “啊……啊啊……好疼……不行……坏掉……坏掉了……啊啊啊!”露娜小蜜穴的穴口被扩张到极限,嫩肉环成紧绷的圈勒住了肉冠后的棱,女仆的臀部不停的扭动,滑腻的肉壁带著吸力与肉棒磨擦著,引起我一阵阵酥麻的快感,我扭动起自己的腰身让肉棒开始深浅程度不一的连环刺击!撞得露娜蜜穴深处花心剧痛,我可以感觉得到她蜜道的紧实收缩,便开始了更深入的前进。

    “啊……”露娜全身打颤,发出令我销魂万分的悽楚哀叫“呃……啊啊啊!”我顶到最深的肉棒开始大力的后退,柔嫩的子宫几乎被粗大的肉冠掏出来,被肉棒磨擦过的内壁发出灼热的疼痛两人彼此间毫无间隔,露娜用力地拥抱我,彷佛要把自己挤进爱人的身躯里,在强烈的摩擦扭动下,美丽的女体忘情的呻吟,女仆在主人的抽插下,摇晃动著翘臀努力迎合著。

    那根拔出一半,却仍然充满著她整个蜜道的肉棒,又一次重重的插入,好像能给我带来快感的并不是紧缩充满弹性的蜜道,而是柔滑娇嫩的子宫一样。

    我从后抱著露娜的娇嫩翘臀噗滋噗滋猛插她饱受蹂躏的鲜嫩美穴,我双手抓著女仆的双手往后拉,插得她上半身猛然抬起,清丽的脸上满是痛苦失神的媚态。

    我双手挑逗她每一根敏感神经,撩起她潜藏内心、积压许久的情欲;肉棒在花心旋磨抽送间,不断引出大量透明蜜液,洒落在插燥的地板上,作为女仆动情的最佳证据。

    随著悠长的呻吟,温热的嫩肉层层迭迭的紧紧包裹住肉棒,大力的蠕动著,一股液体从身体最深处涌处,全数在小蜜穴的蠕动下涂抹在坚硬的肉棒上。

    我双手抓著露娜浑圆诱人的白嫩美臀上下猛摇猛插,兴奋地吼著女仆鲜嫩柔滑,火辣诱人的匀称曲线散发出眩目妖艳的媚惑美,我激烈地与她舌吻并搓揉著她那圆硕柔美的e罩杯雪白美乳,雪白诱人的美乳随著抽插的激烈节奏上下摇晃。

    顶进子宫深处的肉棒好像要搅动她的灵魂一样,时不时被我粗糙的毛发磨擦的嫩芽也变得充血敏感,我继续将强而有力的肉棒拼命往前顶,在她紧密的小蜜缝里恣意驰骋。

    随著巨棒的大力抽插露娜红肿的蜜唇翻进翻出,粉红色的粘液被带得四处飞溅,这时修女蕾雅娜也来到我身边,蕾雅娜穿著一件宽松的衬衫跪坐在我脚边,衬衫前面的钮扣全没有扣,d罩杯的巨乳将衬衫高高顶起,衬衫刚好将两颗蓓蕾盖住,却盖不住那深深的乳沟,还隐约看到衬衫下凸起的蓓蕾,这打扮比裸体更诱人,除了衬衫外没有别的衣物,下身的神秘处被双腿紧闭著,只有少许阴毛外露,令人有粗暴地拉开双腿好看清楚的冲动。

    蕾雅娜的双手在自己最私密的三点快意地活动著。左手拇、食两指,轻捻柔软、坚挺酥乳上的嫣红突起;因充血而坚硬乳蒂,在她灵活巧手的挑弄下,时而拉长,时而紧捏;再配合右手探向腹下方,在那片萋萋芳草下的桃源秘缝里面活动。

    修女口中发出的呢喃呓语,随著她一手揉按粉嫩蓓蕾,一手抠弄淌著潺潺淫汁蜜穴的力道轻重,而有不同的高低急缓声调。

    蕾雅娜毫无顾忌地在搔首弄姿就把衬衫都脱了下来露出那性感的肚脐内衣,而摆出的姿势更是充满了大胆挑逗的意味,尤其是当她跪趴在地上时,那双手压挤出深邃的乳沟再配上那性感小野猫的妖艳眼神,给人有令人看了就想上她一下的欲望。

    似有若无的微弱星光洒落在她身上,反射出繁星点点的光晕,她星辰般柔亮的眼瞳蕴含羞涩与喜悦的泪光,绝美的面孔依然清丽,却增添了一份妩媚,完美的维纳斯女神在我面前完全解放,赤裸的胴体在淡淡的银晖下闪耀,使得她性感几近全祼的胴体呈现出看似圣洁无暇、实则淫秽不堪的景象,令人看了之后,不禁血脉喷张,兴奋不己。

    当我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肉冠抵上蕾雅娜即将饱受蹂躏的黏稠嫩唇的时候,弄得她娇躯打颤,花蕊湿淋淋,之后肉棒挤开紧夹成狭小缝隙的肉壁,长驱直入,一直插进温暖的蜜穴尽头!

    我右手搓著那雪白幼嫩高高翘起的露娜美臀,左手捧著任由在掌心跳动圆硕乳球,紧紧握住饱满的乳峰,指头深陷进诱人的d罩杯的球体,超群的弹性与柔软度立即激荡著指尖,高傲地展示其骄人之处,暗红色的乳蒂受不住激烈的挑拨,逐渐膨胀突起,彷佛可口的坚果般硬实。

    我尽情搓揉蕾雅娜白嫩的蓓蕾,揉弄著她鲜嫩可口,因快感而颤抖的粉红蓓蕾。

    “啊啊……主人你好厉害……我……我会死……啊……不要……不要再……

    顶……哦啊……会……会去……”我的手好像不受控制一样紧紧地捏住了两人充满弹性的蓓蕾及雪臀,大力的揉搓起来,而下体的动作也突然变得粗暴,仍然充血紧缩的嫩肉被突然而来的抽插翻进翻出,带出充满泡沫的淫汁浪液。

    “啊……主人好棒……好热呦……而且……好粗好厉害喔~”“嗯……喔……这感觉……好奇怪呀……唔……好像要……飞上天了……”蕾雅娜近乎错乱的呻吟著,唇角一道细长的口水沿著脸颊流下娇小的裸体随著有力的冲击上下晃动,滑嫩的感觉紧密地包裹住了肉冠,随著我的猛力撞击,蕾雅娜的全身都变得僵硬,张大的嘴里只能发出不成音调的单音,嫩白的小腿绷得笔直,好像被烧红的金属球棒塞进体内一样,整个子宫都被向内推挤。

    “不要啊……不要……呜呜………不要……”在销魂的求饶与呻吟中我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唇舌,饱受摧残的柔嫩肉壁紧紧的夹著并缠绕我的肉棒,香甜的蜜汁顺著我的棒身流出,“不……不要……我会完蛋的……真的……要……死了……啊!不……啊呀!”蕾雅娜全身一阵颤抖,砰地一声瘫在地上,火热的蜜肉紧夹著肉棒,比先前更多的蜜液狂泄而出,弄得满地都是淫水,她拼命扭腰摆臀迎接肉棒的插入,欢喜地叫出自己心中的淫慾,她全身瘫软的任由我在自己的身体上肆虐,曲起的膝盖被压得分开到蓓蕾两边,我望着她涣散迷蒙的眼神,以及高潮时后浮现的臊红肌肤,再听到她刻意压低声线的哽哑娇喘,欲火更盛地狂插猛戳!

    “啊……啊……啊……好主人…………我不行了……喔……你今天的玉茎特别的大……插得我喔……好……啊……好舒服呀……喔……”我指尖轻拂她性感的粉颈,滑过白皙细滑的粉颈,同时,亲吻她圆润的耳垂,此时我把蕾雅娜往前压成狗交的淫荡姿势,开始从后面强而有力地冲撞著她的骚穴,再度展现出年轻人的爆发力,让蕾雅娜几乎爽得快飞上了天,再用力冲刺一分多钟后,又把又浓又稠的精液射进她们两人的穴中,三人才舒服地分开喘口气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