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淫辱修女
    “魔皇大人,请问我们接下来要去那个国家呢?”在凌辱完小诗涵的嫩穴后,露娜恭敬有礼地向我问道,注视著垂首屈膝行礼的露娜,我视线忍不住从雪白的双肩肌肤上向下游移、一直滑落到胸前那被女仆服包裹著的硕大小蓓蕾所夹挤出来的深邃乳沟之间。

    “嗯……先去圣域国找蕾雅娜修女好了”我考虑了一会儿,最近先去圣域国找在领主中少数支持自己的领主之……兔耳金发修女蕾雅娜,毕竟虽然不久前才击败微微安,取回了一小部份自己失去的力量,但目前以自己拥有所剩不多的神力来看,想重新收复魔界全土实在是痴人说梦、自不量力啊,所以我还必须得到更多的幻天水,我双手伸向天空,一道绿色光柱自天空罩下,将整个祭坛蒙上一层翠绿,接著传送魔法阵从众人脚下浮现,随著如绿宝石般闪亮的点点星芒的光芒越来越强,我一行人也被传送往圣域国蕾雅娜修女的王宫寝室中。

    圣域国是个雄峻的高山如春笋般耸立,汹涌奔流的大河一条条,妆点著圣域国的国土,悠长美丽的海岸,一望无际的大海,与那迷人的旭日交相辉映,大地上,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城镇。

    边境贸易使这座国家变得十分繁荣,还没进城便可以看到马车、牛车进入城门,形形色色的商人更是数之不尽。

    在蕾雅娜修女的王宫寝室,典雅的双人床上,铺著淡紫色的床套,淡紫色的棉被摺叠整齐地放在床尾,发出微微的薰衣草味道,床头的夜灯闪著昏暗的橙光,房间内有一名穿著穿著一件神职人员的黑袍的头上长著一对细长洁白的兔耳朵的美女,她胸口开了个u形领,露出了雪白的乳沟,一双高耸饱满的酥胸,圣袍侧边撕开了一道长长的缝子,修长光洁的大腿整个裸露出来,当她刻意一摇摆腰部,慢慢伸出右腿,荡开了袍角,还看得到她浑圆的臀部,她一头金黄的秀发如瀑布一般散在肩头,碧蓝色的双眼犹如两池湖水摄人心魄,白皙粉嫩的脸庞更让人有不胜怜惜之感,外表看起来像二十八岁的她虽然少了的少女的天真活泼却多了许多成熟的韵味,像一颗红苹果般浑身散发著诱人的气味。

    一双标准的杏眼,淡淡的迷蒙中透著灵气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著,薄薄的圣袍下丰满坚挺的小蓓蕾随著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长裙下包裹著的浑圆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由于没有穿丝袜,在她胜雪压霜的肌肤衬托下,雪白柔美的大腿及细致修长的小腿更加动人。

    她就是拥有预知未来能力的圣域国领主蕾雅娜修女,也是魔皇的五大护卫之一魔皇之镜,更是服侍我最久的护卫,她身上的三个穴早在好几千年前就被我开发享用过了,所谓的魔皇的五大护卫分别有负责在最前线作战战无不胜、无坚不摧的魔皇之枪、专门布下坚不可摧保护魔皇的坚固结界的魔皇之杖、及洞烛先机、替魔皇预知未来的魔皇之镜,还有神出鬼没、负责暗杀魔皇的敌人的魔皇之镰,最后则是在五大护卫中有著能贯天崩山的恐布威力的魔皇之弓,一旦成为魔皇的五大护卫之一不但能跟神族一样青春永驻,还能长生不死,除了使用数量极度稀少的灭世神器能杀死她们外,根本不怕会战死、或生病。

    而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只以就连同为女性的蕾雅娜都忍不住看得傻眼的美艳姿态出现的小萝莉,星河般披肩长发散落在她毫无赘肉的身躯上的小萝莉,一股青春的气息和诱惑力弥漫全身,一撮美丽的刘海恰到好处覆在她的眼睫毛上,杏桃核似的湛蓝色明眸,对称地嵌入她雪白清纯的脸蛋上;那对清澈无暇的瞳孔中,还不时发出如天上繁星般的点点星光……她身上有股淡淡奶香的少女体味,更为她添了无限魅力,头顶挂著一顶可爱的狗耳朵,鹅蛋脸上有著一双诱惑人地凤眼,樱桃小嘴微微喘气,看起来是如此可口动人,脖子上头佩带、挂著一颗小铃铛的项圈,下半身结合了丝袜、狗尾和吊袜带的特制连身型开裆裤袜,四肢穿上毛茸茸的玩具爪子,显得可爱。

    当蕾雅娜修女一看到出现在房间内的我一行人时,由于预知未来能力的关系早就知道我们会来到自己房间里的蕾雅娜修女迎上前去,热情主动地投怀送抱“主人,怎么这么晚才来人家这,人家都快想死你了。”蕾雅娜挑逗的在我耳根吹著气,用我仅听就会酥软半边身子的柔媚声音诱惑著。

    她把袍子从肩头拉脱,赤裸著上半身,露出原本被罩在粗布圣袍内的白嫩小蓓蕾,抬头对著我笑一下,而我也将蕾雅娜修女紧紧搂入怀中,火热的嘴唇有力的压在修女丰满的嘴唇上,吸吮著那柔软的双唇,修女柔软的舌尖也不断的伸出来,让我感觉到那软滑的香舌。

    我吸著那甜美芳香的兰香舌,蕾雅娜柔软嫩滑的兰香舌羞答答地与那强行闯入的侵略者卷在一起,吮吸著、缠卷著。

    之后我一低头,就含住了蕾雅娜嫩挺的巨乳吮吸起来,牙齿更是连连轻咬那粒玲珑剔透、娇嫩玉润的可爱的小樱桃被我这一阵侵扰撩拨下,蕾雅娜秀美的俏脸潮红阵阵,细滑玉嫩的雪肤越来越烫,如兰的鼻息随著我的爱抚而越来越急促、低沉。

    我的舌尖在乳晕上调皮的画著圆圈,蕾雅娜舒服地发出梦呓般的呻吟,两臂紧紧抱住主人的脖颈,使劲往下按,象是要制止我的挑逗,更象是渴望更强烈的快感。

    我的手在丰满的小蓓蕾越发用力,温柔的抚摸揉搓已经变成大力的抓揉搓挤,双唇一会儿吸吮樱桃般翘立的蓓蕾,一会儿用舌尖挑动弹触敏感的蓓蕾。

    在的手口并用下,蕾雅娜的双臂松软下来,任由我对她酥胸玉乳的肆掠,樱唇配合唇舌的每一下吸吮或弹触,发出迷人的娇哼。

    我的另一只手轻抚著那粗重卷曲的阴毛,突然插进蕾雅娜下身,我的手指顺利地插进下身已开始湿润淫濡的蜜穴,在那温润娇滑、淫濡不堪的柔嫩花沟中轻刮柔抚。

    随后,我更把两根手指捏著蜜唇顶端那艳光四射、柔美稚嫩的含羞蜜蒂挑逗,另两根手指顺著那早已淫水泛滥的紧窄娇小的蜜道,一阵淫邪的抽动、刮磨。

    “唔……唔……主人……唔……嗯……唔……”后来在我觉得前戏已经够了之后,精虫冲脑的我失去了宽衣解带的耐心,蕾雅娜薄薄的丝袜被我一把扯了下去,内裤底部被焦急的拨开,些微湿润的黑色芳草害羞的展露在我视线中,其中探出头来的娇美花瓣让我的欲望上升到最高点。

    当她全身被剥光后,白羊般的身子在一双火热有力的大手下开始扭动颤抖,口中当然不是呵斥拒绝,而是娇喘连绵。

    蕾雅娜双手支撑著身子趴在地上摆出一副等待交配的母狗的姿势,把肥白的屁股在我的面前不住晃动著,湿漉漉的蜜穴显示著女主人心中的渴望。

    “主人,这样的姿势您以前最喜欢了,来吧,请把肉棒插进我的小蜜穴吧!

    请插烂您的小母狗吧……”她一边极力地张大著双腿暴露出自己洪水泛滥的蜜穴,一边娇声企求著,与之前那位端庄秀气,充满成熟及感性的修女形象相比,此刻的蕾雅娜只是个沉溺在性爱,骚穴急需被肉棒插爽的淫贱荡妇。

    我身子往前一倾,低吼了一声,坚硬的肉棒伴随著双腿的软颤插进了蕾雅娜湿滑而紧密的蜜道。

    我感觉肉棒被的蜜道紧紧地裹住,四壁的嫩肉紧密地包住的肉棒,轻微地蠕动著,象是不堪粗壮想要把入侵者挤压出去,又象是渴望更深入的刺激要把肉棒吸入神秘洞底。

    如此美妙的感觉更激发了我的性欲,我疯狂抽动著粗大的肉棒,一下下直捣入蕾雅娜的蜜道深处。

    “唔……啊……好舒服……主人……请您……尽情地……享用……我的身体吧……”我在淫糜的呻吟中猛烈地抽插起来,并且逐渐加快节奏,越顶越重地刺激著狭窄紧小的蜜道。

    “嗯……嗯……嗯……”蕾雅娜娇羞无限,被在她下身肉洞中的连续有力的抽出、插入的肉棒刺激得娇啼婉转、淫呻艳吟。

    在我的努力抽插下她含羞呻吟,娇羞怯怯地挺送迎合、婉转承欢,原本清丽脱俗如仙女般圣洁的长发美女,此刻看起来变象是浪情人间的妓女般淫荡。

    蕾雅娜的脸上春情洋溢,星眸紧闭,伴随著一下重似一下的抽插动作,大量的淫水汹涌而出,口中不知所谓的高叫:“噢……噢……我的好主人………噢……好……插得好……啊……别停……好、好、好……操我……啊……操得好……啊、啊、啊……你操死我吧……啊……”她的蜜道中涌出更多温润的爱液,湿润紧密的肉壁包住肉棒有节奏的一张一合,蜜洞里嫩肉的皱褶随著肉棒的抽插波浪般蠕动著。

    “我……是……母狗。请……主人……用力……插我……”我用力地运动著下身坚硬的肉棒,感受著她柔软肉壁的摩擦和温热,体会著她性感身体的颤抖和呻吟。

    “没……啊啊……你的大玉茎插……插的人家小蜜穴好爽……啊…………啊……我是骚娘……插死我了…小蜜穴好酥…好麻……爽死了……好主人好主人…要…要泄了……啊啊……”蕾雅娜头向上抬起,晃动著长发,不停地呻吟著,浑身颤抖抽搐,伴随著长长的“啊……”的一声,蜜道内激射出一股淫水。

    之后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在我死命疯狂地猛插直入之下,蕾雅娜再也无法控制自身的快感,随著“啊!”的一声,她身体一阵阵的痉挛,小腹绷紧,湿滑的蜜道内肌肉强烈的收缩,将的肉棒紧紧地箍住,一股滚热的淫水从她身体的深处喷涌而出,随之身体软绵绵的放松下来。

    “主人要射了吗?请让母狗用嘴巴来接您的精液。”她送上她香甜玉润的小嘴,将我的另一根肉棒含住,舌头开始绕著肉冠旋转,牙齿轻轻咬啮著棒身……然后我大力的捏住蕾雅娜丰满的乳肉,让硬挺的蓓蕾抵住自己的掌心,不断的摩擦著。疼痛混著些许的快感让蕾雅娜的脸有些扭曲,她用力吸起自己的口腔,让温热的粘膜紧紧包裹住火热的肉棒,努力著让我快些达到高潮。

    没多久我就再次射精了,她满脸幸福地吸食著,轻闭着眼,伸出柔软的香舌,勾卷啜吸著我棒上的白浆,脸上同时洋溢著喜悦神情,同时继续殷勤地舔舐著肉棒,似乎还想再挤出些什么来。

    后来换小萝莉小可来服侍我,她伸手讨好的托住了肉棒和下面的肉囊,伸出粉色的小舌舔了下自己因紧张而有些发乾的嘴唇,然后努力的张大小口,浅浅的含住了肉棒前端,舔弄起来。

    小可赤身裸体,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两手和膝盖为了防止擦伤,套上了皮制的护垫。脖颈上的项圈镶著有“犬”字样的铁牌亮丽的长发之上戴著一对三角形的狗耳朵,惟妙惟肖。

    后庭中则插著粗大的木塞,露在外面的是一条翘在半空中的尾巴,栩栩如生,她快速地套弄著膨胀到极限的肉棒,她用小手圈住已经变长了许多的肉棒的根部,然后毫不犹豫地张开小嘴,用狭窄的口腔把远没有胀大到极限的肉棒整个含了进去同时灵巧的舌头缠绕著仔细舔弄起完全探出外皮的肉冠的外棱,香腮深深的吸起,变得好像湿热紧窄的蜜道在吸吮我的肉棒一般。

    小可狭小的口腔已经被完全充满,舌头紧紧地贴著肉棒边缘,只能小幅度的移动,口水开始从嘴唇和肉棒的缝隙中流出。

    最后无预警的大量白浊粘稠的液体猛烈喷发精液涂满小可可爱的小脸、嘴巴填满了精液甚至是双手也沾满白浊液体,我再次召唤出万千触手,触手们一边缓缓蠕动,一边漫无目的地抽打著小可幼小的身体,触手上好像分泌出了什么液体,有一点粘稠和油腻,带著一丝花香气,随著每一次抽打,涂遍了她的身体。

    小可很快就感到燥热不已,小腹中更是像有千万条小虫在爬来爬去。蜜穴内不争气的湿润起来,蜜液不受控制地流出,沾湿了大腿的内侧,接著一根巨型触手伸到小可面前,原本光滑的表皮上起了阵阵皱纹,之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触手前端手指般渐渐变细的外形,顷刻之间就膨胀成了雄性生殖器的模样粗壮的茎身,硕大的肉冠,其上布满突兀的脉管纹络,顶端裂缝状的开口漏出白色的液滴,触手灵蛇一般猛然一抖,直刺进她年轻嫩穴中,刹那间丝丝处女血洒落在触手上,而另一根巨型触手粗大的肉冠一下子就突破了小可菊轮的阻挡,可能是太过紧窄的缘故,肉冠整个没进去之后就再难以进入半分,但仍然在用力,肉棒一点一点地分开拼命收紧的嫩肉,但就在我打算要好好地奸淫小萝莉小可时,房间里忽然出现一群黑色的铠甲覆盖著我们的整个身体,黑色的斗篷将我们的身躯也与空气隔绝,如厉鬼般阴森的面具将我们的面孔遮掩的死灵狂战士深色而粗糙的皮肤和充满爆发力的肌肉显示著战士们的强悍及穿著式样五花八门的深黑兽皮甲,头戴著白银头盔,手持沉重的长柄战斧与长枪的独眼巨人,这些死灵狂战士都是想要暗杀我的某位领主召唤出来的异次元生物,死灵狂战士与独眼巨人先发制人地将长枪往空中投去,下一瞬间空中倾泻下异常密集的枪雨,威猛无匹的枪雨如同漫天的蝗虫扑向我,一旁露娜的手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当金光流遍她的全身时,神圣的力量充斥在大气,直到光芒如爆炸般向四周散去,异像才消失,她手中剑刃已经被镀上了一层亮金色的光芒。

    露娜的剑发出一声龙吟,一缕剑光狠狠地朝著夺命枪雨劈去,急速窜动的白色气流掀起巨大的能量,长剑挥舞间旋风再舞,斩钢断铁的剑气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向空中,将恐怖枪雨完全破坏殆尽。

    露娜的身法如电,仿似灵蛇一般在窄小的空间冲刺,她拚命地挥舞著剑刃,剑刃在前面划出银白的剑焰,露娜的剑气灼热地彷佛要使空气沸腾起来将一个个敌人的身体疯狂撕裂著!剑刃如同旋风一般密不透风,见她一剑一个,如虹如电的每一剑都会爆出血液和内脏,破碎的肉块和肠道散落到满地都是,只是片刻之间,房间顿时变得清静起来,四周只余下无数尸骸和残足断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