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雪臀
    在强暴完微微安后,她双乳丰臀、玉肌美背、乃至修长秀腿,全身上下无一处没被玩弄过,处处充满了我的唾液和刺激的精臭味胸前那对嫩软白皙的双乳被玩弄的发红,粉嫩的蓓蕾被咬的肿胀发疼,骚穴菊蕾又红又肿,光是站著都觉得火辣疼痛,里头依稀还残著男性的淫秽精液,随著站姿缓缓流出嫩穴,顺著大腿根稍流下。

    那饱受巨棒催残的蜜道,几乎合不起来,肉眼即可透过那扩张的蜜道望穿这属于女人的私密,泛滥成灾的蜜道肉壁似乎是疲劳了,淫水像下雨般从上方不断滴落,在蜜道里汇聚成一条淫水流,刹那间,一道柔和的紫光流遍了微微安的全身,随著逐渐增强的妖异紫光,一颗只有拳头大小的水滴状紫宝石出现在半空中,耀眼紫光充斥著整座祭坛,这就是通过领主试链的证明……幻天水晶!

    我反应神速地抓住漂浮在空中的幻天水晶,并将水晶内蕴藏的大量神力全数吸收,但已经跪在我面前,双手伸入我的双腿之间的诗涵?主人……快给人家肉棒……把人家的小子宫灌得饱饱的……”“我……是……小母狗……请……主人……来……插我……”诗涵边发骚的说著,一只手抚摸起我鼓起的裤挡。

    我很享受的抚摸她的头部,让她隔著裤挡吸吮自己那尖硬的肉棒,后来诗涵用牙齿咬著裤头,淫荡的让那巨棒出来透气时。

    诗涵伸出柔软白嫩的小手,爱不释手的套弄著,她一张开口,就把整个肉冠含进嘴里。

    她细细品尝含著嘴里的巨物,先用舌头舔著马眼,再到周边的肉梭,然后就吮起龙根部份来,湿滑的舌头灵活的沿著肉棒的青筋游走,寻找著我的敏感地带挑逗著,鲜亮的红唇紧紧地夹住坚挺的肉棒,像女人的蜜穴一样上下套弄吞吐著带著腥味的肉棒,诗涵眼睛向上看着我,露出诱惑的眼神。

    仔细地清理一番之后,诗涵就缩起双颊,用口唇紧紧箍起那巨大的肉棒,她卖力地把嘴里的肉棒深深吞了进去,肉冠甚至被挤进了她的喉咙里,舌头的按摩和喉咙深处粘膜的紧窄压力令我爽毙了,她把手挤进肉袋与裤裆间狭小的缝隙里,轻柔的在一对肉囊上来回抚弄。

    我只感到一阵温热包裹著自己的分身,竟是无比的舒爽“嗯!不错!小母狗真听话。来!叫两声给主人听听。”享受著口舌服务的我得意地命令道。

    而护士萝莉也乖巧地学狗叫了两声,香臀诱人地不停摆动著之后小诗涵慢慢加快速度,我肉棒一进一出的,每下都几乎插进喉咙深处。

    在极度兴奋之下,我索性抱著诗涵的脑袋,腰腿一并用力,如同插穴一样进进出出,使她几乎呼吸不过来,“唔……唔……”的鼻音淫乱地回荡于整个祭坛之中。

    在舔了一阵子后,诗涵吐出巨棒急促地吐著气,香舌来回扫过硕大的肉冠和一开一合的尿道口,张大了嘴巴讨好道:“母狗最喜欢主人的精液了,粘粘的真好喝!汪!汪!求求主人赐给狗奴最好喝的精液!”“呜……那就给你……下贱的小色女……全喝下去吧!喝吧!!”我把肉棒捅进小诗涵张开的嘴,用力按住她的脑袋,肉冠塞进了喉咙的最深处,胯下肉棒根部一阵阵抽搐,滚滚的阳精源源不断地喷射进了她的子宫里。

    因为射得太多太快,来不及吞下,白色的浆液从护士萝莉的嘴角两边渗出,溪流般淌过下巴,滴落到地上。?汪汪!母狗的小骚穴又饿了!求求主人惩罚欠插的小母狗!”诗涵俏丽的脸上沾满白色的精子,她舌头蠕动,舔掉肉棒上面的每一丝精子,慢慢吮吸著把肉棒从口中拔出来,我光滑的肉棒被清理得乾插净净,接著,她又伏下身体,嗅著腥臊的气息,把刚才自嘴角边滴落下的每一滴精液都舔起来吞下肚。一边舔,一边扭著丰满的屁股。

    后来我抽回巨棒挺起下身,将肉冠抵在她柔软的花瓣间,沿著花瓣上下滑动起来,在蜜唇外面上下磨蹭,并不立即捅进去。

    护士萝莉在我只磨蹭了两三下就受不了了,诗涵伸出小手抓住我的大肉棒,撒娇道:“别再逗人家了嘛!好主人,来啊……”她目光中透露出强烈的渴望,下体也淫媚的扭动著,期待那巨大粗糙的肉棒充实自己体内,两腿间粉红色的花瓣张开,露出流淌著蜜液的幼嫩花蕊,张著的小嘴微微开合,好像呼唤著侵略者的进入。

    我缓缓的分开她柔弱的花瓣,用力的插了进去本就褪到膝盖处的内裤在双腿的磨蹭中脱离了粉嫩的玉体,伴随著磨蹭的大腿而流下来的,是满溢而出的淫汁,诗涵胸口颤动的乳肉上撩人的白皙也开始泛起潮红。

    “啊啊…好棒…就是这样…”小萝莉温热湿滑的肉壁包覆著我的肉棒,粘粘的液体流到了我的腿上,每当肉棒狠狠地、凶猛地进入时,肉棒传来的紧密磨擦和胯下摇动的雪白肉体带给我强烈的快感及征服感,使得抽插越来越猛、越来越粗野,诗涵的一头秀发随著身体的摆动飞扬飘荡,浪叫声也越来越高昂:“啊……好……啊……这样好痛快……啊……?

    诗涵大胆放纵的扭摆著臀部,上下吞吐著那粗大的肉棒,享受著那肉棒充实刮顶嫩穴的酥麻快感,小口微张,发出淫乱浪吟。

    “啊……啊啊……嗯……”“啊啊……好粗……好长……啊……顶到底了……啊啊……再来…不要停…太猛了……啊啊……插死妹妹…插的…妹妹小蜜穴…要…要坏了……啊啊……好爽……”我的肉棒享受著紧凑潮湿的肉洞的套弄,双手不时揉捏她洁白的胸膛上晃动的幼乳和硬翘的蓓蕾,下面也时不时狠狠的朝上猛顶的小嫩穴两下,小萝莉那娇嫩雪白的肉体,不停的摇摆著,我双手紧握住她香软的小小蓓蕾,使劲抓揉著,由于上下两个兴奋点一起被进攻,快感贯穿全身,随著我的手指忽紧忽松,下体飞快的发力,诗涵的呻吟逐渐升高。

    而我的肉棒早已被淫水淹没了,诗涵的淫洞处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啊……好……喔……”她淫荡的呻吟声,更加使我疯狂随著抽插速度的加快,小萝莉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欢愉叫声,下体的充实感让她抑制不住地呻吟起来承受著一波又一波地浪潮,诗涵水漾的眼睛迷离地引诱著面前的我。

    我此时低头看着两人交接的私处这时除了没入她蜜道的大肉冠外,肉冠颈沟以下,还有一整截的大肉棒还露在外面,她的蜜道这时正紧含著我的大肉冠,外蜜唇收缩著扣紧的肉冠颈沟。

    小萝莉浑圆的屁股开始用力,细腰前后左右的摆动著,这样带来更大的刺激和快感,淫水激溅而出,喷到我整片小腹都是。

    “啊啊……嗯………哼……啊啊……啊啊……”很快的她充满激情的淫叫著,那双迷死人的美腿轻轻的,用力的缠在我的腰上。

    啊…太厉害…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会插…啊…好爽…不要停…啊……插我…啊…要疯了……啊啊……”由于这种姿势我们俩下体结合的更加紧密,所以每次的抽插都带动起她强烈的快感,诗涵的双峰因为下体的撞击而抖动著,我拉出肉棒时总是带出股股的淫水,鼓胀的小蜜唇随著向外微微翻出,露出两边粉红的嫩肉。

    “啊……太……太强烈啦……啊……停……停……啊……救命啊…………别……别……啊……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小诗涵散发出一股迷人的幽香,她的粉脸变得越来越红,那双明媚动人的大眼露出痴迷的神色,小嘴更是极力张开,大口大口的喘著气。

    “噢……哇啊……太……太大了……不行……不要再变大了……要……要坏掉啦……啊啊……”硕大的肉棒把诗涵蜜穴内娇柔的嫩肉带出来,鲜嫩的粉红色上是淋淋的血迹,一滴一滴敲打在草地上。

    后来我捧著诗涵的小屁股,肉棒在狭窄的蜜道内艰难地上下戳刺,每一下都带出泛著泡沫的鲜血,同时伴随著她的凄厉惨叫。

    “爽……啊啊……好……爽……啊啊……”“啊啊……还要……啊……好爽……太利害了……受不了……啊……要泄了……啊啊啊……”小诗涵的鼻子里发出模糊的喘息,身子顺从地跟著摆动起来,高翘的臀部一轻一重地撞在我的肉棒上,她无法自制的摆动腰肢,如狂猛巨兽的肉棒好像打桩机一样狠狠抽插,诗涵昨晚被灌了满腹催情精液的不堪凌辱,下体迅速泛滥成灾,花心抽搐,蜜汁不断从小蜜穴中涌现,两人耳边只剩淫荡的低语和喘息,和下体不断发出的撞击声。

    “啊……主人你……啊……你的肉棒好热……啊……好大……啊……只要…只要主人喜欢……啊……诗涵每天都让主人插诗涵的小蜜穴……啊……插多少次都行……啊……太美了……啊……”在连续几百次的激烈抽插后,每当将我肉冠顶入她子宫深处的花心,肉冠上的马眼在她的花心上磨动著时,就感觉到她子宫腔内那圈嫩肉紧缩著咬著我的肉冠,蜜道内蠕动收缩的嫩肉则像小嘴似的紧紧包住我的肉棒吸吮著。

    突然,她纤腰一摆,蜜穴开始猛烈的向上顶。两腿彷佛要夹断我的腰部试地紧缠著,蜜道则像张小口紧紧的咬住的肉棒,我知道诗涵快要泄了。

    “啊──!”诗涵美丽动人的眼眸涌上一片迷雾,伴随著一声高昂的大叫,在她大声地呻吟中,突然一股浓烈滚烫的蜜液喷在我的肉冠上。

    在我蹂躏著年幼的诗涵的同时,洁西亚闻到从微微安身上传来的一阵阵混合著幽香与香水的气味,这充满情欲的兰花般气息,不断地撩动著洁西亚的心扉,洁西亚突然将内裤拉下至腿间,伸出左手压往毛茸茸的蜜穴,大姆指轻拨小巧的小蜜核,更将两根手指插入蜜道里,不住的抠挖,猛地自我安慰著,左手的手指挤压刮摩著粉色的嫩肉,被层层保护的蜜蒂也露出头来,接受拇指的按压。

    另一只手则逗弄著依旧自己柔软的尖端,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传向她的脑海,然后洁西亚压倒微微安柔弱的躯体,快速地覆上那片薄薄的香唇,试图让舌头侵入,受不了深吻的微微安,喘气的嘴终于松开了防御,洁西亚探入的舌头熟练的纠缠起不愿的另一片舌头,改为抱住并让双乳压住微微安的巨乳,同时被挑动敏感的双乳,微微安难耐的扭著身子想逃开。

    “微微安的小蓓蕾…好美,好挺而且好敏感。”洁西亚两手各掌握一边并不住的揉捏,连蓓蕾也不放过,并欣赏著微微安的反应,她忍耐、颤抖的可爱表情都展露在洁西亚目光之下,她敏感的身体似乎难以抵抗洁西亚火热的侵略。

    她紧紧抱住微微安,两对丰满高耸的小蓓蕾也拥贴在一起,微微安柔软丰满的小蓓蕾挤压著洁西亚的小蓓蕾,随著身体的动作上下搓揉著,勃起的蓓蕾互相磨擦,这样的刺激已经化为电流窜逃在绷紧的神经中,让她感觉非常的舒服、美妙与愉悦,让她再也不想与她的小蓓蕾分开,她想永远这样在微微安的怀抱里,让自己的小蓓蕾与微微安的小蓓蕾摩擦揉动著,感受著这诱人的暧玉温香。

    洁西亚纤手轻捏着手中的小小突起,那是微微安敏感的蓓蕾,粉粉红红小巧可爱,现在正兴奋的充血突起,只要持续玩弄这个点,微微安就会敏感的直发抖…两边的蓓蕾同时被玩弄,微微安不由得吐息出动人的叹息。

    洁西亚低下头吸啜著弹性十足的乳肉,她心里只想着一件事,要让微微安哭喊著“不行了”然后高潮,微微安轻轻的抑起身,让小蓓蕾挺起,洁西亚的舌头不断的撩拨著敏感的蓓蕾,而洁西亚的手更兵分上下两路,左手轻揉著微微安的小蓓蕾,另一手滑过平坦的小腹,手指轻压著少女的秘裂,缓缓的滑过,让指尖前端陷入裂缝中,微微安立刻敏感难奈的扭动著腰,这时洁西亚趁机压倒微微安,两对小蓓蕾互相挤压,胀起的蓓蕾成了源源的快感,微微安微开的秘唇还在吐出蜜汁,位在鼓胀耻丘的深黑色阴毛并不浓密,洁西亚的头贴近了潮湿的少女花园,微微安感觉的到洁西亚呼出的气息喷在秘裂上,灼热、兴奋。

    “微微安的蜜汁好多啊…像瀑布一样流出来喔…”洁西亚的话语搭配著沾润少女淫蜜的指尖,洁西亚将手举高,分开的五指间牵著令微微安羞耻的淫丝,这是来自少女体内的分泌物。

    “不可以……那里……不行…………那里不能舔……啊啊!”微微安洁白光滑的皮肤现出兴奋的粉红色,表面挂上了一颗颗晶莹的汗珠。

    两条大腿内侧的肌肉一阵一阵地抽动,洁西亚每一次的舔舐,都让她神经震颤,面对洁西亚的攻势她一脸羞怯不愿的瞥脸一旁,却没做出更积极的反抗,从那粗重的喘息声中隐约的发出几声拒绝,可态度却又是那么暧昧,偶尔还夹杂著那细微但又销魂诱人的呻吟。

    “啊……,噢……求求你……啊……”她咬著牙,兴奋地呻吟呼叫著,当洁西亚的嘴在她整个蜜穴内由上到下舔舐时,微微安突然失控地大声叫喊起来:“噢!……啊…好舒服……啊……”洁西亚的舌头在微微安的小蜜穴上进进出出的抽插、上上下下的舔吸,她的嘴在微微安不断地泄漏著蜜汁的淫洞上不断用力地抽吸著,再用她长长红指甲的手指分开微微安粉红鲜嫩的蜜唇,将舌头深深地插入花唇之中,用力地舔吸著这鲜嫩多汁的少女蜜穴,鼻子在蜜蒂上轻轻摩擦著。

    两个女人嘴中都发出愉悦的呻吟,接著,洁西亚的唇舌从微微安的蜜唇边移开,滑向她的小蓓蕾,粉红的舌头在高翘的粉色蓓蕾边盘旋环绕著,让微微安感觉无比的舒爽,快乐得大声地浪叫了起来。

    “啊啊……不要……不要这样弄……啊啊……那样吸……啊啊……啊啊……这样……这样下去……我会……丢的……啊啊……”但后来她站起身来,让微微安面朝上平躺在地板上,自己则将她丰圆的臀部蹲坐在微微安的脸上,用蜜穴盖住了她的脸。

    洁西亚蹲坐在微微安的脸上,将身体的重量整个压在微微安的脸上,让流著淫水的蜜穴伸展覆盖在她的呻吟喘息著的嘴上,对著她的娇艳美丽的脸,将黏稠的蜜穴在上面缓缓地研磨著。

    “嗯……啊……”微微安快乐地呻吟著,像个淫荡的妓女,热情地亲吻、舔吸著的洁西亚的蜜穴,张开嘴想尽可能地将她整个的小蜜穴包住,让蜜穴泄出的蜜汁一滴不漏地全部吸进自己口中。

    洁西亚用力地将自己的湿热的小蜜穴在微微安的脸上摩擦,将自己的蜜唇在她柔顺的嘴唇上挤压摩蹭著,让微微安的鼻子几乎完全插进了自己的小蜜穴内,随著微微安继续卖力地舔吮吸食,她的身体在微微安的舌下不住地颤抖著,丰满高耸的小蓓蕾上下起伏著。

    同一时间,在灭世神的神殿中,整座大殿光华夺目,无数耀人的色彩自冰玉凝结而成的四壁和天花板中投射出来,各种各样的光芒纠结在大殿之中,混合成一种奇异而迷人的美感。

    “主人,蜜琪丝马上就过去找你,你要等我喔。”在神殿中有一名娇艳动人的脸上露出喜悦的微笑的小萝莉,轻柔的白纱,象是云雾般笼罩著小萝莉婀娜多姿的娇躯她,原本就可以说是丰满的胸脯,在婚纱的衬托之下,更是显得曲线玲珑,高耸坚挺。在低胸的婚纱装饰下,露出来的那片细嫩的肌肤,是那么眩目,像丝质般幼滑的胸脯,美得令人惊心动魄,似乎比白色的婚纱还要白一般。

    长长的秀发,梳成一个发髻,戴上头纱后,看上去是那么纯洁美丽。颈项戴了一串珍珠,耳朵也配上同款式的耳环,小萝莉含羞带笑的模样,只要是雄性的生物,都一定会看得目瞪口呆,她的肌肤像冰雪般晶莹洁白。

    未施粉黛的面孔更散发出脱俗的美感宛如下凡的仙女一般,白色婚纱裹著的与娇小的身体有些不协调的饱满胸部,因为呼吸而起起伏伏,看起来很是养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