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乳牛
    “喂!你这个集萝莉控、女仆控、百合控、猫耳控、妹控于一身的下流变态,本大小姐身为高贵又美丽的英尔特家的继承人,今天为了全魔界所有女人的自由与贞节,将拿起正义之剑讨伐你这企图染指全魔界女性的邪神。”小萝莉义正词严地指著刚逞完兽慾的我,一副舍己为人的正义英雄前来消灭正准备征服世界的魔王的样子。

    “英尔特家””在听到米雅的话后,我突然觉得英尔特这个姓氏听起来好耳熟。

    “本大小姐以优雅又气质出众的英尔特家独生女-米雅之名,召唤-黄金铁甲骑兵队!”一群背后则拥有的漆黑的深邃之翼的黄金骑士,穿著一身由纯金打造成的钢铁胄甲,胸前与手臂上则戴著金光闪闪的护具头盔上还有一支菱形的白色透明尖角,肩膀处长著淡青色的尖刺,右手握著一把巨大的长刀,神威凛凛地面对著我。

    “主人危险!”正当这些被召唤出来的异界生物黄金骑士突然的一个咆啸从口中喷发了一个青白色电球,全身笼罩著火焰跟在电球后向我冲撞而来时,露娜原本要拿起剑向之前那样毫不畏惧地挡在我身前时,只见我弹了一下手指,一阵无人能挡的高热黑炎象是爆炸般冲天而起,充满暗黑邪神之力的极热烈焰彷佛天神之手,重重地朝前方拍落砸下!

    黑色爆炎快如雷电般地将青白色电球吞噬掉,然后接著一波又一波比之前还更大更凶猛的黑焰巨浪,相继朝黄金骑士袭来,转眼间英勇善战的黄金骑士们就被炙热黑焰巨浪所吞没,在惊人的火光之中没有临死前的惨嚎,也没有求救的悲鸣,所有被黑炎吞没的黄金骑士,刹那间化作一道清烟彻底的从人世间消失掉,唯一能够证明我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明可能就只有留在地上的焦黑尸体与扑鼻臭味。

    “可恶!没想到你这世上最糟糕邪恶的恋童癖变态还有两三下。”眼见自己辛苦召唤出来的黄金骑士全灭,不敢轻敌的米雅聚精会神地念颂著召唤咒文,呼唤出成千上万只全身银白,尾部带有一根长长的尖刺,只有小指头这么大,像只虎头蜂,可是那只长长的尖刺就占了全身的四分之三,又细又长,不时的从尖头渗出一些透明的液体,只要一滴毒液就能毒死一头大象的圣银毒蜂。

    我脸上露出轻松自若的笑容,我挥了挥手一阵带著神圣光辉的璀璨耀眼的雷电之雨便急速地落向圣银毒蜂,如同从天际倾泻而下的金蛇般,以音速从高空坠落的圣光之雷,以要将敌人打得粉身碎骨的威势不停落下,一瞬间圣银毒蜂群脆弱的身躯就被无情的雷光击得粉碎。

    “去吧!圣银骑士”米雅新召唤出来的有几乎完美的三围,柔顺的水蓝色长发直垂到大腿,姣好的面容之中显露出一丝丝的英气的女骑士,脖子上细银项链挂一银坠,一身白色钢甲亮光闪烁,护身短剑横插在后腰间,手里提一杆长枪,跨下一匹骏马浑身雪白,一根杂色毛发也没有,马鞍一侧挂著一面小盾,下面插一柄长剑,另一侧扣著一杆轻型十字弓,一囊矢。

    女骑士手持灌注了圣光火焰之力的长枪,身下白马的马蹄声在全力冲锋如奔雷震撼大地,挟著一股排山倒海的威猛气势迅雷不及掩耳地向我冲来,长度过人的长枪在舞动间发挥著无比力量,刮著豪迈的劲风,她的每一击都蕴含著开山破石的威势,手中紧握闪耀著赤红圣焰光芒的长枪的她气势万千地挺起长枪,枪尖高速旋转著刺杀而出,带著眩目的蓝色烈焰如猛虎出闸般猛刺向我,那速度快似闪电,那力度震撼著枪尖划开的空气。

    但我却释放出任何人类法师所无法企及的强烈的魔力,我心念一动,无数根有三人高的紫黑色的触手立即相继窜出地面,数秒后地面上就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触手,形成了一片宽广无边的触手汪洋。

    疯狂扭动的触手们如凶恶残暴的猛兽扑向女骑士,可怜的她成了恐怖邪淫触手海的第一号牺牲品,触手们不停喷出能腐蚀金属铠甲的溶解液,除去了女骑士身上本来严密地保护著她的碍眼铠甲与衣物,露出一身雪白的镂花托胸内衣和朴实的白色内裤。

    滑腻有力的触手紧紧抓住了她的四肢,她完全失去反抗能力只是徒然地扭动身体从嘴里发出绝望而含糊的呻吟,蓝色的长发凌乱地飘荡在空中,仅仅只在几秒内勇敢的女战士就变成了触手无助的泄慾玩物,触手们合作无间地剥下她的内衣,顿时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因为女骑士那细脂般雪白的肌肤,令我几欲窒息,那玲珑身材令我血脉贲张,女骑士的皮肤不仅白皙而细腻,还隐隐闪现著珍珠般的光彩,脸庞如玉石一般精美,身躯像杨柳一样苗条,高挺的鼻梁和厚实的嘴唇充分突现了成熟御姐的性感来,她有一对很丰满圆润的乳球,两朵乳尖挺翘嫩红,拥有著如同少女般净白嫩滑的肌肤与成熟女人的情色风韵,一头波浪形的水蓝色长发披散在肩后,蜜穴因为没有阴毛的遮掩而完全露在外面,呈现水嫩动人的淡粉色,有种说不出的美嫣红小蜜穴不断地收放蠕动,看起来十分可口。

    触手爬到她未经开发的私处表面,沿著两片诱人的花瓣,刺激著,随后粗糙的触手野蛮地插进柔嫩的肉洞里,一阵又痛又痒的感觉迅速地袭来,使她感到格外的羞耻与痛苦!

    “不。不要。我会死的。真的。要。死了。啊!不。啊呀!”触手感到包裹著自己的温暖肉壁一阵阵的收缩,一股股殷红的处女血从遭到粗暴奸淫的肉洞里流出来,更加激起了它们的欲望,女骑士扬起头发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触手们一边鞭打著她圆嫩有弹性的雪臀一边疯狂抽插起来,令被奸淫的女骑士的不停地发出凄厉的哀叫与痛苦的呻吟。

    “不要!不要!求求你,我不行了,好痛苦……”女骑士瞪大了眼睛叫出声来,蜜穴中从未感受过的充涨感觉令她软香的身子一阵抽搐,随著触手肉棒的猛然突入,一阵难以言喻的快感传遍整个身体,巨大的触手几乎把蜜穴塞得满满的,她感觉到一阵窒息的感觉,努力张大嘴巴艰难地呼吸著,肉棒地每一次抽动都带出大量的淫水,顺著大腿流下地面。

    她裸露的玉体上遍布令人恶心的黏液和一道道触手留下的伤痕,女骑士无助地任可怕的触手肆虐,三根触手跟著齐根插进她的紧小狭窄的菊花里!

    那种不堪忍受的剧痛与好像被人强奸的羞耻令她失声惨嚎起来,冰冷粗壮的触手残忍地顺著她娇嫩的蜜道及小子宫在向里延伸,被制服的身体痛苦万分地在马背上扭动著,同时三根粗大的凶器已经艰难但坚定的开始了活塞运动,每一下都像要顶穿她的生命,再抽出她的灵魂。

    触手们一边綑绑著她柔软的身体,一边在她浑圆白晰的双臀间奋力抽插,她手脚乱抓乱踢著但触手们就彷佛是铁钳般死死地绑著她的玉体,使她竭力反抗也无法逃脱。

    女骑士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完全被羞耻与痛苦占据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叫什么,只想哀求我停止这恐怖的暴行,她的双乳不停被触手揉著,小蓓蕾也被我们用力地又拉又拧,蜜道被触手扩张到足以同时插进两条触手的程度,触手有技巧的一进一出带出大量的淫水,不断被刺激的快感中枢-小蜜核,每捏一次,少女就会剧烈的抖一下,因为被前后齐攻的剧痛女骑士下意识的加重揉捏自己胸前巨大软肉的力道,简直像自己在虐待自己一般,失去焦距的无神双眼流下了几颗泪珠,进出她菊蕾的触手每一下都像在嘲笑著,“这淫乱的母狗,被触手乱插轮奸,还一直泄身,真是欠人插的母狗。”女骑士敏感的菊蕾哪里抵挡得住如此粗暴的侵犯,撕裂的痛苦让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夹杂在疼痛中的剧烈的快感,也让她禁不住扭动屁股配合著触手的动作,在疼痛与快感的双重冲击之下,女骑士以带著些哭腔的声音含糊不清地呻吟著,菊蕾口紧凑的肉壁以难以置信的力度吸住触手肉棒,炽热的小子宫内壁更是蠕动著主动进攻。

    “快拔出去……子宫……会撑破的……啊啊……快……拿出去……”女骑士惊声叫道,一双玉腿没命地乱踢乱蹬,接著她全身使劲一挺就说不出话来了,女骑士两眼迷离失去焦点,四肢无力地下垂,时不时轻微地抽搐,鼻息短促,若有若无,小嘴微张,津液从嘴角流下来也不自觉。

    触手们这样狂抽急送了约有十多分钟之久,她的淫水再次泉涌而出,女骑士鼻息急促,嘴里也开始不知所以然的淫唱起来,显是已经感受到了快感,她情不自禁的摇动著腰身配合著触手的抽送。

    女骑士发出凄惨的尖叫,全身发出强烈的颤抖,让埋在前后双穴中的触手同时感觉到一阵阵规律性的猛力压榨,而在四根触手同时喷出精液的瞬间热精袭体,她欣喜地娇叫著,火焰般的精液如箭矢似地冲击她饱受摧残的身心,而后我也跳上马背与我们一起同欢,我吻上了女骑士的樱唇我的舌尖在她洁白贝齿的上下嫩肉边刮擦著,在她的香舌尖卷搅著,在她难以遏制的喘息中探入口腔。

    我的舌尖在她津液的缠裹下,开始肆无忌惮的侵犯著她的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感受著无比嫩滑的香柔和温暖。

    我的嘴啜住了她绵软娇嫩的舌尖,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将自己的舌头在上面亲昵的摩擦著。

    同时还大肆的玩弄起女骑士胸前那两颗丰满的嫩奶,又搓又捏,在我的淫玩下,那粉嫩的小蓓蕾变得又红又肿。

    接著我将头身埋在那女骑士的跨底变态的享受著那少女娇嫩欲滴的嫩唇,啜吸著那少女略腥却微酸带甜的淫液,那女骑士抗拒的扭身抵抗著,可软弱的抵抗根本没办法带来多少效果,尽管深锁的眉头仍透露出几许不愿,可在我的挑逗下,口中仍却呻吟出快感的讯息。

    “啊啊……啊……喔……嗯嗯……”这时候女骑士双手挑逗的从我胸部抚去,再用那性感的小嘴隔著那薄薄的四角裤淫荡亲吻著,只见那四角裤逐渐湿润,那勃起膨胀的肉棒呈现出激昂气势,亲吻含吮了一阵后,张开小嘴,用那白色的贝齿淫荡撩人的脱去那四角裤,只见我的肉棒如弹簧般挺出,划过女骑士那淫媚的俏脸,也不见女骑士有丝毫不快,还主动的张口含上那红的发黑的肉冠,火辣的吸吮套弄。

    再来我用尽全力抱住女骑士的头,把她的脸紧贴在长著毛发的小腹上,坚硬的肉棒直顶到她美妙的咽喉,我用力挺动,直接将她的小嘴当成蜜穴抽插起来,几近疯狂的力度与频率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也迅速地将我自己推向爆发的临界点。

    后来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股热流从肉棒中汹涌而出,肉棒的顶端一下子冲出嘴巴正对准了女骑士的脸,大量的精液冲出肉棒,一下子涌上了她泛起绯红的脸蛋。

    女骑士近乎窒息地被迫喝下那腥味十足的浓稠精液,那瞬间,宛如唤醒她淫荡的血液,有种想被淫奸的疯狂向往,悄悄地浮现出来。

    她的喉咙难受地地蠕动,白色的激流从嘴缝和鼻孔中几乎是激射出来但她还是一边轻声咳嗽,一边深情地吮吸肉棒,吞咽了好几分钟才把全部的精液喝下肚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忽然间女骑士身子一侧躺重心不稳从马背上摔落至触手海中,她被连续射入强力收缩的小蜜穴喷出数道浊白蜜液,高潮状态还不及消退,触手毫不怜悯地的再次插入她的蜜穴中,少女声声娇叫,小高潮如鞭炮般连续袭来,爽到少女几乎要翻白眼眼昏过去。

    在触手的蹂躏下女骑士爽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两颊绯红,小口微张一丝津液从嘴角边淌下来。

    她失神的双眼没有焦点,急促的呼吸带著微弱的呻吟,胸脯起伏,如成熟的蜜桃般的双乳颤动,汗水在肚脐处汇成一眼清泉,下体肌肉不时轻轻颤动,两腿无力地打开,水蓝色的阴毛被浓精涂抹得一片狼藉,其下微微泛红的肉唇之间淫水泛滥,在触手海中女骑士好像一只母狗般的,她的腿十分大胆地张跨著,高高地翘起圆翘迷人的屁股,她赤裸著身子,两手支撑在地面上,高挑的双腿向后方斜斜地伸直,白嫩而丰满的屁股高高地撅起著,天空蓝的长发散落在空中并随著她的身体的节奏不停地在空中摇摆,跟著跳下马的我站在她身后腰身用力往前一顶,肉棒顶入了已经完全湿润的蜜穴之中,女骑士“啊!”地一声淫叫,身体一颤,软软地趴在了地上,随著我的抽插无力地晃动著。

    “啊!呜!咿咿咿~我、我要!我要!”“啊!啊啊!再来……再快一点!咿!还要啊!讨厌!啊!啊啊!”我的肉棒在女骑士的蜜道里飞快地进出著活,肉囊撞击著她的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随著肉棒向外一抽,鲜嫩的蜜唇被向外翻起,肉棒摩擦著渐渐润滑的蜜道肉壁发出淫靡的声音。

    “啊……好主人……插死我了……哎呀……我的好主人……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噢……唔……求你……喔……快……点……求你了……唔……噢……啊……我……我不……行……了……我我要泄了……我要流……流了……”“啊……啊哈……好……厉害……唔……哎呀……爽死我了!快!别停……唉……好长的肉棒……还一跳一跳的……好……好……使劲往里捅……捅死我吧……捅死我完……不行了……又……哇啊啊……完了……完了……”然后我们改变体位变成女骑士两膝跪地,双臂拉直,被背后的我扯在手里,上半身吊在半空中,胸前一对肉球随著我的冲击甩来甩去。

    点滴的精液从小蓓蕾上甩下来,落进她身下那一大滩乳白色的液渍中,私处和后庭也像喷泉一样“噗嗤噗嗤”喷出一股一股的白色溪流,滚落在两腿之间,我淫邪的肉棒在女骑士的蜜穴中翻搅、震动,与后庭那又长又粗的触手一同迫使可怜的少女攀上一次又一次极乐又狂喜的高潮。

    “我的好主人……我的大肉棒主人……求你了……不要再……哦……再深点……再用力点……狂暴的操我……哦……哦……你插的好……好深啊……主人的肉棒……好长……好大啊……你要把我操死了……算了……我就让你玩个开心吧……哦……”“唔……好……揉我的奶子……嘶嘶……再粗暴一点……狠狠捏我的大奶子……滋溜……我是欠插的大奶牛……唔嗯嗯……”女骑士的哀叫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小子宫一阵一阵地痉挛,反复的高潮让她欲仙欲死。

    性欲的快乐和肉体的痛苦同时冲击著女骑士的身体,她的嗓子几乎哑了叫不出声,本能驱使著她缓慢地扭动著身体,一次又一次的失神晕厥并未让她停下接受奸淫的工作,只要她还有意识,就不容许停下动作,因此我继续占有她红肿的嫩穴、柔情地爱抚著她每一寸肌肤。

    “……好主人……我洁西亚……愿意一辈子跟随您服侍您……请主人收……我当您的淫乱宠物……天天插我的骚穴……好不好?”再来我们又换了种体位,这次变成女骑士正跨坐在我身上用她迷人的蜜穴夹住的肉棒,扭动柔细的腰部半闭著美丽的水眸甩动著一头长发嘴里不时发出妩媚娇柔的浪叫,就象是被驯服的奴隶一样,顺从地用她美艳年轻的身体来取悦我而她的菊蕾已被触手插得红肿起来,从变得松弛的肉洞中流出大量混合著血液黏稠的睛液在她曲线优美的双腿上形成了大片白色的污迹,“像你这样又骚胸部又大的女人,我以后一定会每天插你插到你昏过去为止。”我说著便拍了她圆滑柔软的玉臀一下,接著一阵刺眼的金色强光从洁西亚身上发出,如朝阳圣辉般的金光包裹住她散发著薰衣草香的身子,点点金芒消除了她与米雅之间的主仆契约,并重新让她与我订下主仆契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