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女仆及护士萝莉
    夜晚,在魔界的天魔祭坛中,一名有著一头彷佛象是洒了金粉般亮丽的长发,细嫩美艳的鹅蛋脸,身穿深黑色的长袖连身洋装艳冠群芳的年轻女仆,她袖口绣著美丽的白色蕾丝,上面还围著一条白色的围裙,洋装在胸部左右的部份各有两个钮扣系住这件围裙,两条缎带在身后系成一个蝴蝶结。

    一个金色的颈环环住她雪白的脖子,颈环上还打著一朵白色的蝴蝶结与银色铃铛,桃红色的吊带袜裹住她纤细的双足,而吊带袜的末端还编织著白色的蕾丝,匀称的小腿没有丝毫的赘肉,搭配起来给人一种骨感的娇弱。

    她娇美窈窕的玉体在女仆服的包裹下更显成熟的魅力,充满诱惑力而性感动人的身体曲线令我无法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妩媚柔软的红艳双唇叫人心动,有种说不尽的娇艳迷人,火辣匀称的一双美腿,光洁得都在反射著月光的滑嫩小腿,她饱满丰弹的小蓓蕾,有著令人心荡神驰的柔软与弹力,天上的明月彷佛就只为了她存在,只照耀她,洒落的亮眼银辉与淡淡星屑将她衬托得如圣洁的女神般,女仆有著柔细纤秀的腰身,绽放著黄金般炫目光泽的长发,服贴在她完美浑圆的臀部,随著女体的步伐轻晃。

    更令人难以抗拒的是她清丽冷艳、气质高贵般的俏脸上的那一丝娇媚的微笑,透出了高雅出尘的迷人气质,在她两侧的裙叉处,却有著交错的黑色系带,让她半裸的高翘圆臀间,可以隐约地看见里面,魅惑的黑色底裤和裙下网袜间,洁白修长的美腿,美目流盼的女仆,眼波盈盈,柔和笑颜下的容貌美丽绝伦,婀娜清丽中艳光逼人,是难得的人间绝色,她火辣曼妙的身材,完美无瑕地散发著媚骨天成的艳雅气质!

    “露娜我,我感觉到魔皇陛下就快要解开封印重新复活了。”穿著一件象征著纯洁的白色护士服的小萝莉,制服短得仅能勉强遮住她的臀部,白色的护士帽子与一般护士帽样式相同,白色制服上衣的v型领口开的很低,暴露出柔滑诱人的白嫩小乳球,她的小蓓蕾是那种青涩的玉乳,小而尖挺饱满,鲜嫩的粉红色小蓓蕾微微颤动著,而且隔著单薄上衣可以清楚看见胸前蓓蕾明显激凸的诱人形状,表示上衣里面没穿任何内衣,超短的白色连身窄裙又紧又短,几乎包不住屁股,走动摇摆间可以隐约看到穿著红色的蕾丝丁字裤,裙下一双优美的大腿上包裹著晶莹的黑色吊带丝袜,她那曲线秀美玲珑的娇小身躯,和完美幼嫩的肌肤,而那圆润光滑,又充满弹性的臀部,已有了诱人的弧度,令人想好好蹂躏一番。

    如用水晶雕塑成的娃娃一样秀丽的小萝莉那柔婉秀美的脸蛋展露著期待又兴奋的可爱神情,极薄且贴身的特别订作的护士服,彷如透明般地,几乎能看透小萝莉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翘臀,那两条白亮细嫩、结实的大腿露在短裙外,沿著她光洁的脚踝,勾勒出柔美的曲线,漂亮极了!

    由于她才刚洗完澡的关系全身的肌肤闪耀著水光,白晰粉嫩无比,还透出了一点点的粉红,而秀丽的脸蛋上,滑嫩的肌肤更是白里透红,通透的如珍珠一般,小萝莉原本就细嫩无比的脸庞变得更加白晰亮眼,更加衬托出小萝莉披肩长发发质的乌黑与柔亮光泽,大而水灵的翡翠蓝眼珠镶在俏脸上,增添了女孩的魅力令人不禁想要一口咬下,粉嫩透亮的肌肤就好像红苹果一样,如白纸般毫无任何缺点,更饱含著水份,柔嫩与弹性更胜初生婴儿的肌肤一筹!

    小萝莉着急地快速跑到女仆御姐的身旁,“诗涵你也感觉到了吗。”女仆露娜脸上透露著掩饰不住的喜悦,一双美眸注视著护士小萝莉许诗涵说“根据这本从远古时期就一直流传下来的预言书,创造出整个魔界及我们魔一族的创世之神-魔皇陛下,即将在今晚于这个天魔祭坛中复活。”话才刚说完,本来布满了整片夜空的乌云开始凝聚并朝著同一方向移动,逐渐形成一个非常巨大的旋涡,天空中就闪过一道刺目闪电,撕开浓厚的乌云,发出极强的亮光照射在大地上,紧接著,一阵巨雷开始轰隆隆地响彻云霄,本来沉稳静谧的大地震得抖动不停。

    突然之间,一道黑色霹雳再次划破夜空,转眼的功夫已经乌云密布,雷电如蛟龙出没于污浊的海水中一般在云间翻滚咆哮。

    而祭坛中央便出现一阵噬人的橘红色焰浪,从火海中走出一名一名举手投足间都散发著王者气息,及有著一张邪肆俊俏的脸庞,而男子的双瞳则是充满魔性的紫色,我脸上有著威霸一方的帝王气概,挺拔的鼻梁,略薄的嘴唇让我看起来有些无情,一头乌黑的短发,高大魁武的身材发出让人不敢违抗的王者威严,我身上披著一件质料高级的披风,一件看起来威武至极的紫色铠甲包裹著我的身躯,男子身上充斥著一股如君临天下的霸王般狂傲无比的气息,令人为之臣服!

    我就是这个几乎全都是女性的魔界里唯一的魔王,同时也是创造出妖魅娇艳的乳牛、娇俏天真的兽耳萝幽灵、顺从柔媚的妖犬淫奴、艳丽淫乱的吸精堕天使、幼小清秀的玉乳花精、骚媚苗条的狮鹫性奴等六大种族的造物主-魔皇凌我“恭喜魔皇陛下成功破除封印!”女仆露娜与护士萝莉诗涵在看见凌我后立刻恭敬地下跪,“奴隶露娜与诗涵很荣幸能从今天起开始服侍主人,不论是身心都献给主人。”“不论身心是吧。”凌我突然脱下了铠甲与裤子,但更令露娜及诗涵大吃一惊的是我的下体那长著两根比一般男性尺寸大两倍的阳具,可怕的巨棒,立起来绝对有三十八公分长,顶端惊人特别狰狞恐怖的的龟冠,泛出紫红色的光泽!

    “那你现在就先帮我口交!”我粗鲁地抓著露娜的头,将她的脸压在自己的胯下,然后露娜她张开嘴巴,不停地亲吻吮吸著我那根粗长的肉棒顶端紫红色的肉冠,她认命地张开樱唇把挺立的肉棒慢慢地吞入她的口中,最后直达到她的喉咙,乖巧的舌头紧紧卷著肉棒,然后轻巧地摇动她的头部,而我肉棒则一出一入地做着活塞动作。

    我就粗暴地用双手搓捏揉弄著露娜胸前那两颗令我垂涎的丰满乳球,有时还会伸进衣服里肆意的玩弄挑逗著那极为敏感的桃红色小蓓蕾,捏著红嫩似草莓的小蓓蕾玩弄著。

    这时诗涵也对著另一支肉棒的马眼,伸出她的充满香气的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肉冠,然后尽力张开两片薄薄的樱唇,温柔地把两颗布满皱纹的肉囊含在嘴里,在她努力下终于把整个肉囊含在口中,跟著她便大力地吸啜著两个装满浓精的肉囊,在吸啜的同时更用香舌不断舔著肉囊,一边淫乱销魂地拼命吸舔一边注视著露娜替我口交的淫荡表情,头上的护士帽随著口交的动作摆动。

    突然她不认输的将手上的肉棒给含住,淘气地活用自己的柔软舌头和洁白贝齿给予我更大的快感,并用自己的右手往我的菊花附近轻轻的划圈,左手则配合著嘴部活动来抚弄两颗肉囊。

    看到诗涵的优异表现后露娜她抛开了所有的羞耻和顾忌,细心地舔著主人的肉棒,并不时地伸出舌头,激烈地挑弄著肉冠上的肉棱,还边去把玩著我的那两颗春丸!

    我粗长的阳具,在女仆与萝莉红润诱人的双唇中进出!

    她们的舌头在主人的大肉棒上不停地缠绕,不时还用舌尖去调皮地舔弄尿尿和喷精的马眼,她闭著双眼,脸上流露著淫荡的笑容,舌头从大肉棒的马眼沿著肉棒一直舔到肉囊,再从肉囊舔回马眼,如此这般反复著。

    她红嫩的小舌头一下一下的舔过棒身,直抵喉头的肉棒令露娜难以呼吸,我摆动腰部就在小巧的口腔抽插起来,我剧烈的大力抽送著,完全把女仆的嘴当作阴部插著,女仆口角不断冒出白沫,那是唾液激烈搅拌的结果,正享受著漂亮萝莉与女仆嘴巴的侍奉的我,起初还闭上眼睛竭力克制著射精的欲望,但渐渐地在温暖小嘴的吸吮下感到难以抑制的快感,我的呼吸慢慢变得沉重,胯部也开始扭动著撞向脚下的粉脸。

    接著我虎吼一声,粗大的肉棒狠狠插到她们柔嫩的喉咙里,开始喷出大量白浊腥臭的精液,灌满女仆及诗涵的小嘴,后来我喘著气把肉棒抽离她们的嘴,她们喉咙象是在吞精液,不断鼓动著并发出饮水声,由于量太多有些由嘴边流出,或是肉棒离开时滴在胸口,白浊的精液糊满了她们的脸顺著抽慉的嘴角和柔细的脖子流下来,在她丰满的胸前形成厚厚的一大片白色污迹,“谢谢主人的赏赐。?

    露娜将浓精都用手指沾起来,像在吃香甜的蜜糖般的吃的插插净净,另一手缓缓著搓著被她从口中送出的棒身,在她的嘴离开的肉冠前还不忘了狠狠的吸了两三次才松开主人的肉棒。

    下一秒露娜忽然发出一声媚惑的娇吟,只因我的手正爱抚著她早已湿透的阴部,我手上传来触感使我知道这个柔弱的身体却有著十分敏感的蜜穴,我右手兴奋地抚摸两片蜜唇,爱抚了一阵后中指轻叩玉门,湿湿的蜜穴让侵入者轻易地进入,而中指只深入一节就已感到处女蜜穴所带来的压迫感,露娜的爱液分泌量相当的大,在受到手指残暴的几下玩弄后也已湿的不象样了。

    “啊呀……啊啊呀……呀呀呀……”露娜的蜜唇被拨开,露出了里面被保护著的娇嫩花蕊,主人中指像一条灵活的蛇一样刺著里面挤成一团的嫩肉,顺著仍在悄悄渗出的蜜汁,轻易的探到了源头那根本还没有打开的小蜜缝,敏感的肉壁迅快的将我的手指紧紧的吸了住,伴著滑腻的液体蠕动著,我用手指时轻时重的挖弄著肉壁。

    我的手指轻车熟路的分开了稀稀拉拉的毛发,老练的在女仆蜜穴入口热情抚弄起来,我的心中被那种击碎纯洁的残酷快感充斥,手指越来越快速的在蜜唇上撩拨,然后沿著湿润的蜜汁铺就的轨迹,把羞涩的那颗小小蜜核,翻弄了出来,开始缓缓的揉搓。

    “啊啊啊啊啊啊啊!!”受此刺激,露娜立刻用千娇百媚的呻吟回应著我的爱抚,而充斥快感的下身开始不由自住地扭动,终于耐不住性子的我,撩起了女仆的裙摆,红色冶艳的蕾丝内裤被剥离丰满的屁股,她赤裸上翘的浑圆臀丘和很深的股沟暴露在主人的面前。

    “恭请主人插入露娜淫乱的浪穴。”露娜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两腿间的缝隙泌出点点清泉,周围与长发同色的体毛随著身体的颤抖一阵阵地摇摆,她圣洁的花园曝露在我淫邪的目光中,稀疏的体毛遮不住娇羞未曾被探访的股间。

    “请用母狗……的……骚、骚洞令……主人爽……”当露娜脱下了女仆服及黑色蕾丝边的胸罩后,一对完美可人的雪白小蓓蕾随即解放,在月夜底下微微抖动,向世人展示著其自豪的丰满和弹性,发育良好的少女双乳,正因急促的呼吸而快速起伏,白晳乳肉波动著,染上胭脂般的艳红色,渗出细密的汗珠。

    接著我那粗大的肉棒好像利刃一样狠狠地刺进了她下体处女穴的最深处,柔嫩的子宫口也被撑开,好像两片蜜唇被火钳夹住向两边撕开一样的巨痛让她的大脑都像缺氧一样麻痹。

    此时我便发现在我们俩交合之处,竟然冒出了几条微细的血丝,流到冰冷的地面上,后来我开始加速狂插“嗯?……嗯??……好粗喔?……我……第一次被这样粗的插进去……请主人慢一点……对……慢慢来……嗯……嗯??……哦??……哦???……”露娜随著那坚硬的肉棒的抽送哀哭呻吟著,娇软的嫩肉在刮弄下变得红肿充血,每一下抽插都丝毫没有性交的快感而只有传遍全身的刺痛。

    我一次次地将肉棒继续完全抽出,又一次次地一插到底,力道如此惊人,以至于每次抽出都将女仆蜜穴入口里的肉壁拉得翻出一些来,带出飞溅的液体,每一次插入都重重地撞击在露娜柔软的花心上,让她发出一声声忘情的叫喊。

    “啊……啊……啊……好棒……好粗的巨棒……正在插插……我的小蜜穴……插得我好爽……快……好舒服……对……用力……就是这样……请主人插烂我……啊……啊……吱……哇……哟……啊……哟……喔……喔……喔……喔……喔……喔……”我低头看去,随著自己的每一次抽插,露娜硕大的乳球都会如大海上遭遇风浪的船一样摇晃著,眼前这乳波荡漾的情景让我更加兴奋,于是一面继续著下身狂猛的动作,一面伸手去抓住那对超大的粉嫩肉球,而后毫不留情地揪住充满弹性的乳肉拉动著,暴力地搓揉著,疯狂摇晃著,但无论怎样残酷地肆虐,那柔软却不松弛的肉球却总像有抹不掉的记忆一般恢复成原来饱满诱人的形状。

    “好……好厉害……主人抓的人家……的胸部……啊啊……好……好舒服……还……还要,啊啊……顶到了……一直插……啊!最爱人家被插了……”她火热的蜜穴也紧紧缠绕著主人的肉棒,温热的爱液顺著我的棒身流出,我每一次抽出都可以感觉到她的依依不舍,每一次狠狠插入都可以感受到她全心奉献的喜悦。

    “主人……的好大……插的露娜好……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好大好大……插的人家好爽,主人请再深一点啦,好痒喔。”露娜浪媚的扭著腰迎合我的动作,胸前水嫩的大小蓓蕾不停的摇晃著,口中发出各种以往不曾发出的浪叫声,这个时候在露娜她身体里面肆虐的那根肉棒明显的又长大了一圈,几乎已经超过她承受极限的直径把紧小的肉洞撑开到了极限,胸前一对巨乳随著股间的撞击声不断弹跳,我的两只大手抓著她纤细的腰部,几乎能够环扣起来,猛挺的虎腰将超级巨大的肉棒不断送入的蜜穴中,每次插入都让她平滑的小腹给顶得隆起,如此巨大的刺激让不断发出忘情的浪叫声。

    我的身体发疯似的挺动著,肉棒像奔驰的野马一般凶猛地冲击著,那有力的快速撞击将露娜的小腹弄得生疼,愉悦的呻吟再也发不出来,她痛苦的大叫了起来,双腿早已失去了站立的力气,要不是我有力的双手撑著她的腰,她早就软倒在坚硬的地上。

    “啊……嗯……主人用点力……请再……再激烈一点……”不久后初期的一点点不适应带来的少许疼痛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彻入骨髓的酥麻感,女仆的蜜道开始蠕动起来,温度一点点升高,淫荡的液体也越来越多,她的身体开始被少许的快感所折磨,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使她开始要求更多,更快,更深……。

    “呀……呀、呀……好啊,棒……真棒、呀……来啊……”露娜的声音都变得沙哑,脸颊因为痛苦而变形,彷佛是粗大的木桩在狠狠敲击著她的子宫一样,娇小的身躯像风暴里的树叶一样不断摇晃著,娇挺的小蓓蕾上下晃动出激烈的曲线,我喘著粗气挺动著身体,肉棒深深地刺入女仆最深处,剧烈的快感使得露娜双眼迷茫,双脚无力地摇晃著,不断收缩的蜜道肉壁喷射出大量淫水。

    随著高潮的来临,露娜无法控制地放声淫叫,女仆的尖叫持续了几分钟,而后,紧绷的双腿再次无力地分开,她幸福地喘息著,满足地任由主人玩弄著自己丰满的双乳。

    “小萝莉,接下来换你了。”我向旁边的护士萝莉诗涵招手道,等到诗涵纯真的小脸上挂著甜美的笑容过来后,便用力地分开她的双腿,大口大口地舔含起她的耻丘,用力地吸吮、撩拨逗弄著她,饱受挑逗的诗涵,乖乖地任由我亵玩著她的胴体,爱抚舔吻著她的每一寸肌肤。

    我的舌头都来回在诗涵豆芽般的小蜜蒂周围打圈,我感受著蜜蒂的勃起,在我由下向上舔淫缝的时候,湿热的舌头还会刻意钻进小小的蜜道里,去品尝那里不断渗透分泌出的淫液。“啊……呀……呜……啊啊啊~”“主人……好痒……”随著大手的抚弄,诗涵情欲荡漾的脸上尽是淫浪的媚态神情,她不断地压抑即将从红艳的双唇中传出的呻吟声,还用嘴咬住了手指,在小萝莉呼吸急促间,我又把另一只手进她裙摆间,十分温柔地揉搓著她凝脂般丰腴的臀丘,然后我双手抓住了她的臀瓣,左右一分地把她的股沟打开,露出小女孩最私密的菊花和蜜穴,手指轻轻地插入湿热的小蜜穴口,玩弄著美丽的蜜唇,接著我再探进两根手指,揪住了粉嫩的蜜蒂,舒服地搓玩了起来。

    “嗯。啊。主人。求求你不要揉。”随著我技巧性的攻击,诗涵终于忍不住地呻吟起来,完美的肉体激起了一阵阵难耐的颤动,蜜道内喷流而出的淫液,很快地弄湿了我的手指和身下的草地,诗涵清纯的脸蛋上尽是欢愉的满足,她主动地献上深情火热的吻,小萝莉的丁香小舌又嫩又软,舌尖在我的嘴中有韵律地滑动翻弄著,迷人的小嘴不断的对主人送上香吻,每一次的唇舌相缠都是抵死缠绵。

    我再以巨棒撩弄了诗涵无毛的阴部数下之后,肉冠已经胀痛,欲火更是窜烧全身。

    我让她分开的腿架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以肉棒前端的紫红高尔夫球般大小的肉冠,抵按著她娇嫩的小蜜小蜜穴口,用身体和腰部猛然一顶,很快地将肉棒插入到萝莉体内的最深处。

    后来我剥下诗涵的护士服,她那发育中的双乳,雪白酥胸,几乎与她的肤色相若,和少女独有的绝佳弹性粉嫩的两点浅红激凸,看来起更是让人养眼!

    我大力地捏著一对粉红色的乳尖,有待发育的嫩乳给传来阵阵剧痛,两个娇嫩的乳蕾痛得如同著了火般,同一时刻我以纯熟的舌技紧紧地缠著她的香舌,诗涵感到舌头上快感比起乳尖和下体毫不逊色,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啊……好棒……好热呦……而且……好长喔~”我卖力的摆动腰部,双眼欣赏著诗涵在身下婉转承欢的媚态,有时又低头看着自己的分身在小萝莉的肉洞中进进出出,混和了处女血的爱液,象是粉红色的泡沫一般,在猛烈的活塞运动下四散飞溅!

    “太~太粗了!……不……不要全部……进去!……太长~长啊!……。”忽然小萝莉发出不堪我蹂躏的求饶声!但我还是把诗涵白净优美的小腿,搭在自己的肩上,狠狠地奸淫著她,凶恶地一下、霸道地一下、一下地棍棍到底,猛插得诗涵汗水淋漓,忍不住地声嘶力竭的惨叫著!

    诗涵蜜道壁上的嫩肉,被我粗大的肉棒奸插著,野蛮的蹂躏著她,几乎次次被插中花心,插的她直叫:“唔……唔……哦……哦……好……好主人……我……妹妹的小蜜穴……好……好痒哟……喔喔……嗯……主人……你真会……真会插穴……玩得妹妹好爽……好舒服……嗯……啊……哦……”见诗涵浪态迷人,我更加用力的抱紧娇躯,用力抽插,不时把巨棒抽出,用肉冠厮磨著小蜜核,然后又猛力地插了进去。

    娇嫩的小蜜穴淫水流个不停,花心被肉冠冲击著,“噗嗤,噗嗤”地织奏著美妙的音乐。

    这时我突然加重了进犯的动作,配合著身下快速的抽送,我的手大力的在萝莉尚未发育完全的胸部上蛮横的揉捏著,我技巧纯熟的拉扯揉捏对于成熟的女性而言或许是增加快感的扶助,但对于正在发育时期胸部敏感的稚童而言这绝对是一项残忍的酷刑。

    “啊啊……主人……不要……深……再深一点!啊~对!就是那里,用力顶……”虽然诗涵细致柔嫩的蜜道根本无法容纳我蛮横硬挺的巨大肉棒,但她还是很努力地依著强烈的抽插节奏,忘情地迎合著我,诗涵本能的轻摆纤腰,屁股香艳地扭摆地配合著我。

    她稚嫩彷佛丝缎的无瑕玉体上触目惊心的留下了被狂暴凌虐后的青紫痕迹,诗涵白皙幼滑的肌肤,已染成粉红色,她自动抬起了双腿,紧紧地夹著我的腰。

    我对于这一切似乎很是得意,大手在女孩身上继续肆虐著,有时用舌头和牙齿,仔细而狂猛舔弄或咬弄著两粒红艳的野苺,有时用著自己的双手来抚弄顶端与周围,这样的惩罚终于逼出了身下诗涵的眼泪。

    我满意地听到小萝莉因为不能承受自己肉棒而发出的呻吟,我骄傲地勾起了嘴角。

    随著抽送的速度的加快,骤然而来的疼痛使得小诗涵无法承受,她开始扭动身体。

    小诗涵的挣扎反而催化了我的欲火,粗大的男根更加凶狠的刺向小萝莉的体内,随后,蜜道中的阵阵痉挛为肉棒带来无可比拟的快感,突然一阵火热的蜜液不断地喷向敏感的肉冠,我双手紧抓著身下娇艳的年幼肉体,把灼热精液喷入了的诗涵体内。

    将最后一滴精液都射出后,我把己变软的肉棒抽了出来,棒身沾满了浆状的男精和淫液,其中更夹杂了鲜红的处女血丝,她那粉红的蜜穴已经被的插的红通通的还散发著一股热气,乳白色的液体正从一张一合的小缝中溢出。

    “好了,我们回去我的城堡,魔界的首都蓝月城吧。”正当我打算施展传送魔法,将我们三人传送去魔界的首都时,露娜却急忙阻止了我,并且怯怯地说“对……对不……起……伟大的魔皇陛下,其实因为在您正在破除封印、准备复活的这五百年间,治理各国的大多数领主都起了想称霸天下的野心,于是她们都拥兵自重,在自己国家自立为王,就连中央首都蓝月城都已经被叛军所占领。”“你说什么-””宛如听到了世界末日即将在明日到来的噩耗般,我不敢置信地叫道。

    “所以魔界的大祭司-蕾雅娜修女要我告诉您可以收复魔界全土、并且将那些心怀不轨的叛军各个击破的办法,请主人您去接受这些占地为王的领主所提出的试炼,一旦成功通过试炼就能与九位领主交合、彻底征服她们的身心,得到领主的权力象征-幻天水晶,只要收集到九个幻天水晶,您就可以恢复以往全部的力量,也能重新登上统治全魔界的魔皇王座。”露娜努力地解说著如何让我重回王位的方法,但非常不正经的我却故意明知故问地说“露娜,你说得交合、彻底征服她们的身心是什么意思啊?”被我淫邪地这么一问,露娜美脸羞怯地低垂下去,满是绯红的红霞的脸上春潮阵阵、楚楚动人,这幅淫靡的画面不论我或女人见到,都足以勾起无尽的春思了,她十分不好意思地说:“就是请主人您对那些领主做刚刚对我及诗涵做的事。”就在这一刻,数名衣著是相当地暴露和显眼的杀手从一旁的树林无声无息地窜出,她们穿著一层紧身薄薄的火红皮衣,小麦色的肌肤大部分暴露在外,有些夸张的身体曲线散发著野性的诱惑,皮革制的胸衣因为有些过度丰满的小蓓蕾而显得格外的小,下身则是同样材料的短裤和长靴,浑身充满了狂野的美感。

    “主人请您放心,贱奴新一代的魔皇之枪,魔皇陛下的五大护卫之一,一定会誓死保护您的。”奋不顾身地挡在我身前的女仆露娜手持一柄重剑,剑刃宽而无锋,散发著深黑色的寒光,杀气过重的剑刃与剑柄无论色形都融为一体,带著死亡气息的古代长剑锋锐无比,漆黑的剑身上镶嵌著一颗璀璨夺目的紫宝石散发著非凡的魔力。

    “去死吧!魔皇。”女杀手们力贯右手长剑,长剑的光芒化为一股辉煌的黄金利芒,削铁如泥的剑气便如流星般飞射而出直扑我,而另外三名女杀手抓住手中鞭子用力一挥,九条鞭身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啸声,宛如狡猾卑劣的毒蛇般袭向我,挥舞鞭子的劲风与冲击波凌厉至极,地面留下了九条长短不一的破坏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