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一章绝命天体
    天零用一种不敢置信的样子抬起头面对着叶思璇声音的方向因为····因为这个语气完全打破了天零对叶思璇以往的认知里语气竟然是多了一些的陌生叫天零的内心都开始动荡了起來不这个人是叶思璇可是却不是自己所认识的叶思璇了这是天零此刻唯一的想法

    “你····是叶思璇”天零冷静的开口问道

    内心的惊涛骇浪是沒有办法停下來的因为这一刻自己竟然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

    不或者说是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这叫天零震惊无比

    “沒错对不起事到如今我也是沒有办法的请你接受吧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也是不愿意破坏我在你心中的形象因为那并不是我的期望”叶思璇淡淡的说道整句话变得无比的淡漠了起來

    脚步声慢慢的响起叶思璇走到了窗前望着外面的花花草草那一张俏脸却是变得苍白了起來

    天零沉默了起來是的这一次自己沒有听错这半年多的时间自己完全是理解错了这叶思璇完全不是一个天真无暇的女孩这些话的沉稳比起大路上的那些人甚至要强上许多啊

    甚至天零感觉出了一些幻想自己的面前并不是什么名为叶思璇的人而是魔伊

    “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不继续的饰演下去呢”天零缓缓的问道

    震惊过后多的则是一些的麻木天零很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想法是错的难道在这片大陆之上就沒有自己能够相信的人了么

    欺骗这是欺骗啊饶是天零双拳也是紧握了起來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并沒有掩饰我还是我只是我却是无法继续的等待下去了”叶思璇继续说道

    天零再次疑惑了起來说道“等待等待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我的父亲和母亲会在这里居住下來么”短暂的沉默过后叶思璇缓缓的问道

    天零顿了顿对方的父亲拥有高超的炼丹方式怕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來到这里的吧

    但是也不对因为这样的理由过于浅显了

    “拥有极高的炼丹天赋完全沒有隐蔽起來的理由或许是你得父亲太过于出众了这个炼制丹药的方法别人都想要得到所以在被逼无奈之下才來到了这里”天零分析着说道

    现在的叶思璇对于天零來说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般如果不是自己亲耳听到真的是不愿意相信的

    “你只是猜对了一半换做任何人能够得到在大陆扬名的机会相信都会去尝试吧我的父亲也不例外虽然他在炼制丹药的方面非常的努力可是却也是离不开众人的恭维这是不是很可笑呢”叶思璇淡淡的开口说道

    望着窗外的眼神也是多了一些的深邃和伤感

    本以为·····

    本以为自己可以这样和天零就这样慢慢的快乐下去

    本以为自己可以去看看那世人都愿意看到的大陆风俗

    本以为自己可以不会痛苦不会悲伤

    但是此刻叶思璇终究是逃不过内心的屏障啊一行清泪悄无声息的在脸庞落下

    “这并沒有什么我想是一个人就会存在yuwang的至少你的父亲并沒有迷失自己不是么”天零道

    在天零听來这一些和目前貌似是沒有什么关系这叶思璇为什么要说这些给自己听呢

    “沒错我的父亲并沒有迷失自己刚才在外面你所提到的分流炼制正是我父亲曾经也尝试过的方法只是他失败了”叶思璇语气平平道

    天零大吃一惊自己这想出來的办法果真是和叶思璇父亲的方法是类似了

    果真如此天零内心一沉这炼制丹药的方法并不是只有一种啊

    “说这些有什么关系么为什么要告诉我”天零沉声问道

    房间内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只有那窗外的虫鸣声依稀的响起

    “因为···因为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对不起”叶思璇强忍着那想要嚎哭的心情说道

    泪水在脸庞上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滴落下來是如此的晶莹

    天零不明白叶思璇是什么意思可是那心里面竟然是不自觉的慌乱了起來

    在天零看來这叶思璇完全沒有欺骗自己的必要性因为自己的命都是对方救起的之所以隐瞒自己怕也是有难以开口的理由吧

    想到此处天零暗自着急了起來现在天零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够看得见这样也就可以了解叶思璇现在所说的事情了

    仅仅是靠着声音天零完全沒有办法得知什么实在是过于匪夷所思了

    “还有我的父亲并不是因为被嫉妒在來到这里而是·····”叶思璇说到这里那话语突然是停顿了下來

    天零惊讶的问道“是什么”

    叶思璇深吸一口气说道“因为我的父亲和母亲全部都是绝命天体”

    话音落下天零只剩下了呆滞的表情

    绝命天体并不是什么天赋的名称而是一种特别的体质更叫天零震撼的是因为绝命天体的人随时都有可能身亡所以这种体质的人在大路上是根本见不到的

    就像是一场厄运一般这种体质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的变化

    天零努力的回忆着这绝命天体也会有一些征兆显示的全身某个部位突然的流出大量的鲜血

    当然这并不是绝命天体发作的时间只是预兆

    那具体的时间至今还沒有人能够知晓甚至这些资料都是见不到的

    如果不是天零在上古斗者的储物戒指中了解到一些也是不会清楚的

    “你是说你也是绝命天体”天零呆呆的问道

    心里顿时全部明白了起來当年叶思璇的父亲带着妻子來到这里想必就是享受最后的时间吧

    可怜自己竟然还以为对方是为了躲避那一身的天赋才隐居在此实在是可笑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