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七十四章 擅自行动
    听到袁崇焕倒霉的下场,朱由诚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为他引来的不少愤怒的目光,现在正在上演精彩节目,他的大笑影响了别人的欣赏。因为夜色深沉,大家看不清朱由诚那威风的官袍,所以敢怒视他。

    还有人低声说道:“嘘,观棋不语真君子。”

    朱由诚心道:“嘿,也不知道谁是这里的主人。再说,这也不是看棋呀。”

    其实,朱由诚的大笑并不能压过舞台上的声音。因为,朱由诚早就料到校场宽阔,观众可能听不清舞台上的对话,所以他在校场的四周还布置了配音员,和舞台上同步说话,尽量让每个在校场上的人都能听清舞台上的对话。

    当然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在校场某些地方听对话,能听出回音的感觉。毕竟人和人的语速不能完全一致,而且还有各个人的反应速度不一样的因素,声音一叠加,回音的效果就出来了。

    这个时候,朱由诚无比怀念后世的扩音器。不过他知道,至少在他的有生之年,大明是造不出扩音器的,因为电还没有被人们认识。

    虽然心里嘀咕,但朱由诚也收敛了笑声。

    涂文辅却没有那么好的脾气,站起身来,尖着嗓音把周围的人好一通臭骂。涂文辅的太监嗓子,让大家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目前贵阳城有三个太监,御马监掌印太监涂文辅、信王的贴身太监王承恩和曹化淳,哪一个都不好惹。

    朱由诚急着去找信王,低声向涂文辅告了罪,然后弯着腰,尽量不挡住别人的视线,一张一张椅子地看过去。

    信王眼尖。老远看见他,低声叫道:“诚哥哥,这里,这里。”

    朱由诚走了过去,一屁股把旁边那位倒霉蛋挤到了一边,然后坐了下来。

    “啊。又是你呀。我是招你,还是惹你了,追着抢我的位置。”那个倒霉蛋低声报怨起来。

    朱由诚有点不好意思:“哦,又是你?真是有缘呀。请问高姓大名?”

    “某家杜文焕。”

    “杜将军呀,幸会幸会。”

    朱由诚在身上摸了一阵子,摸出一张纸条,借着舞台的光瞄了一眼,好像是儿童剧院的戏票。这张票,他本来是打算送给太皇太后的。结果那天晚上听说信王被围,直接冲出了皇宫,没有去后|宫探望太皇太后,票就留在口袋里了。现在正好拿出来做个人情。

    他把票递给杜文焕,道:“不好意思。这张票我送你了,算是赔罪。这是京城最著名的戏院——儿童剧院的门票,到了北京,你可以拿这张门票进院看戏。”

    杜文焕大喜。他去过北京,听过儿童剧院的盛名。可惜儿童剧院一票难求,他一直无缘进去参观。这次安邦彦被抓,押解安邦彦进京的任务八成会交给他,回程前,正好去儿童剧院转上一圈。

    杜文焕道:“朱大人,太谢谢了。明天某家必有一份心意送到。到时请大人笑纳。”

    朱由诚点了点头,这个倒霉蛋就到别的地方找位置了。

    戏慢慢地演到精彩之外,朱由诚偷眼瞧瞧观众的神情。

    天色太暗,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他注意到一个问题。这些官员的侍卫正紧紧地抱住他们,似乎怕他们情绪激动,冲上台去暴打那位扮演黑夷的主演。

    朱由诚心中暗乐,这就是戏剧的力量呀。台下的观众情绪越激动,说明台上的演员演得越好。

    回头看看后面的群众,他们似乎更加激动。他心里一惊,看来,以后观众进场,要把他们的远程攻击性武器,像什么弓、弩、火铳等等统统收缴,否则给台上来一下,那就糟了。

    正胡思乱想地时候,“啪”的一声,一只鸡蛋正砸中他的脸庞,蛋壳碎了,蛋清蛋黄洒了他一脸。

    “谁呀?谁敢砸我的诚哥哥?”信王站起来,转过身,看看是谁这么大胆。

    “啪”的一声,信王也中招了。

    朱由诚赶紧把信王拉回座位,道:“信王,这个哑巴亏,咱只好吃下去。这应该是某位观众看到安邦彦(《白毛女》戏中的反面角色)作恶多端,激愤之下扔的。只是这位观众还挺有钱的,好好的鸡蛋不吃,扔过来。唉,也不煮熟,否则还能吃呢。”

    ------------------

    看完戏,朱由诚把各位巨头礼送出门。

    送别人还好,送朱燮元的时候,朱燮元又来了一句:“此事得从长计议。”

    等人走光了,信王悄声问道:“朱燮元走的时候,那句‘此事得从长计议’是什么意思呀,你们俩到底在商量什么大事?”

    朱由诚长叹一声,把刚才和朱燮元商议的情况一说,信王气得直跳脚:“路都铺好了,他怎么就是不上道呢?现在怎么办?”

    朱由诚咬牙切齿地说道:“安家勾结建奴,残害贵州百姓,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朱燮元不是不肯干吗?那我们就单干,反正当初决定攻打安邦彦的老巢时,也没有把朱燮元算上。他们不肯干更好,少一些人抢功,少一些人分赃。安家传承这么多年,应该积聚了大量财宝。咱们抢了他家,又可以……”

    “又可以你一份,我一份,阿校不在留一份地把那些财宝给分了。”信王拍手笑道,不过他旋即眉头紧锁,道,“可是皇帝哥哥明说了,朱燮元是川贵平乱的总指挥,咱们擅自行动好吗?”

    “没关系,宣旨的时候,我听得清楚,皇上并没有明确让我遵从朱燮元的命令行事,给了我们很大的自由,所以我们并不受朱燮元那个胆小鬼节制。”

    “那还等什么?咱们走啊。”

    朱由诚说道:“咱们今天晚上就走,不过我还有点事要做。首先要把尹伸将军的事迹写下来,送到《〈邸报〉增刊》发表,让全大明都知道还有这么一位英雄壮烈的将军。然后我还要写一份奏章,把我们商量出的改土归流的政策告诉皇上,请他批准。贵阳解围后,驿路应该已经畅通,八百里加急,四五天就能送到北京。”

    信王说道:“我也来帮忙吧。故事我不会写,不过奏章我还是会写的,我就帮你写奏章吧。”

    朱由诚命令吴虎平收拢留守在贵阳城的锦衣卫,准备出发。然后他和信王挑灯夜战,写就《硬汉尹伸》和《论贵州改土归流的可行性和必要性》两篇文章,把它交给一位机灵的锦衣卫,让他明天早上赶往北京。

    大明天启六年五月十日凌晨寅时初刻,朱由诚和信王领着部队大大方方地离开贵阳城,往安邦彦留下的营地的方向而去,他们决定在那里休整到天亮再出发。

    营地离贵阳城很近,他们不过两刻钟便赶到了。陈国齐亲自领兵到营外迎接。

    走进营地一看,朱由诚吓了一跳,陈国齐未免太厉害了一点吧,一天功夫,他竟然抓了两万多俘虏。

    陈国齐笑道:“大人,如果不是早上接到要配合贵阳城聚歼来犯之敌的军令,耽误了一点时间,末将还能抓到更多敌人。”

    朱由诚有点抱歉地说道:“国齐呀,本来你们打了一场恶仗,应当休整几天,不过情况有变,我们必须尽快赶到水西,剿灭安邦彦的老巢。你还能撑得住吗?”

    陈国齐把胸脯拍得山响,道:“大人,今天哪叫打仗呀,根本叫欺负人。敌人根本没有心思和我们做对,一个冲锋,全部投降了。我们根本没费多大力气,今天的任务就像让我们骑马踏青一样。不用休整,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朱由诚让吴虎平去大明义勇军调一万人来看守这些俘虏,顺便让他们做做俘虏的思想工作,把这些俘虏也转化为大明义勇军的一部分。

    到了卯时四刻,天色微明的时候,大明义勇军赶到军营。

    办完移交手续,朱由诚带着全体锦衣卫,共计万余人,直扑水西安宅(位于今贵州省织金县官寨乡)而去。(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书友苍蓝时空的月票,顺便再求点月票和推荐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