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1 隐修
    231隐修

    河边那几群正在对峙的绿衫修士、蓝衫修士的修为稍微低了些,最强的也不过是练气后期修为,但是人数众多,况且万宝坞是他们的地盘,倒也并不畏惧叶晨的出现。txt电子书下载**

    “大哥,这个黑衣人御剑飞行是一名筑基修士,看他的灵压应该是筑基初期!会不会是仙门仙城大家族来的子弟?”绿衫修士人群之中,一名相貌粗陋的中年男子连忙低声在那名腰携灵剑的年青修士身旁说道。

    这名年青修士的年龄并非最大,但他是王氏家族的少主,是王家所有年青一辈子弟的大哥。

    那青年修士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不以为然的低声哼道,“筑基修士又怎么样,我爹不也一样是筑基修士,而且还是筑基中期。此人穿着一袭黑衣戴着斗笠,没有携带任何门派标徽、族徽,不大像仙门家族的修士,多半是在修仙界四处闯荡的散修士。希望他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在这万宝坞的地盘上,没他好果子吃!”

    叶晨见这群修士剑拔弩张气氛紧张,随时可能打起来,他不想过去多事,转身便朝附近的山岭寻觅而去。

    那群修士见叶晨离开,暗松了一口气。

    年青修士朝那蓝衣女子嬉笑道,“明年的万宝坞家族比斗,重新划定银沙河的河界。你们家的河段迟早都要归入我王家,甚至你李家都要并入我王家,这次我便算了,不跟你们争这一日长短。”他随后抬手,朝众多绿衫修士挥手,“行了,诸位兄弟都散了吧,都去干活。今天的活还没有干完,都去捞银沙!”

    数十名绿衫修士轰然跟着这名年青修士,前往远方的河段。周围原先一些看热闹的低阶修士见没有热闹可看,也纷纷离开,前去各家的银沙河河段捞取银沙。

    只有蓝衫修士愤然的留在原地,换上避水衣准备下水,他们打捞银沙的河段就在这里。避水衣都是用低阶妖鱼的鱼皮特制,银沙河的河水湍急,而且必须潜入深达数百丈的河床深处才能捞取到银沙,若是不穿避水衣,纵然是练气期修士也难以潜入数百丈的河底捞取沙石。

    叶晨往这附近的山岭而去,寻找万宝坞的位置。要找万宝坞其实也简单,这里既然有大量练气期修士在活动,练气期修士并不御剑飞行,自然有很多足迹和活动的痕迹。只要找到路径,便能找到万宝坞的所在。

    很快,叶晨便沿着一条山径小路,来到河边附近的一座山谷。

    这座山谷的被重重迷雾笼罩遮挡,从天空高处看不清楚山谷内的情形。

    叶晨用火眼术扫视了一下,并无阵法之类的障碍,便直接步行穿过数百丈的迷雾。走了千丈,山谷内的情形豁朗。一座方圆数里的山谷小镇出现在他的面前。

    整个小镇如大圆盘,四条主街如井字分布,小镇中间是一座大广场,井字街道两旁则是一栋栋楼阁,挂着醒目的招牌。当然,此地人口大约数千,跟天雾仙缘城差远了,繁华程度自然差了许多。

    街道上不少行人,行色匆匆忙碌着忙碌着。

    “这里就是万宝坞了。颇为清静,想来也不会有实力太强的修士,此地正适合隐居修炼。”

    叶晨心中暗道,戴着斗笠,走在小镇的街道上。

    逛了一圈,找到镇上一家上等的客栈“潺泉客栈”。他步入宽敞的客栈大厅内,正有数十名各色服饰的修士在饮酒换盏,大声嚷嚷着,颇为热闹。

    客栈柜台处的小二见到有一名黑衣客人进入店来,连忙站起来一副笑脸朝叶晨迎了上来,打躬道,“这位仙长,您是住店还是喝酒?!本店有上好的特产潺泉灵酒出售,价钱实惠。另外还有美食佳肴,凤胎鱼翅羹、灵蛇胆羹,都是从银沙河猎取打捞上来的灵兽,美味异常。”

    店小二是个世俗武夫。这不奇怪,虽然万宝坞是一座修仙小镇,在此地定居的大多都是修仙者。但也有凡人存在,都是修士的后裔,一出生便在这修仙小镇上。

    况且,就算是修仙者,在修炼出元神之前也都是武者。天雾仙缘城内也有很多这样的世俗凡人,干一些最简单粗陋的活。

    “我打算在这里住段时间,短则半年长则一年。给我准备一处单独的院子,有修炼静室,还有炼器房、炼丹房!准备一些菜肴食物,直接送到我的院子去。”

    叶晨压低了声音,低沉沙哑说道。

    “好嘞,客栈后面有单独的院子,炼丹房、炼器房一应齐全,小的马上整理一下,仙长便可以入住,价钱便宜,一个月只需二十块灵石,若是住半年还可以便宜一点。饭菜马上便为您老准备好。”

    店小二大喜,眼前这黑衣人虽然神秘,可是一位常住的大客。

    “对了,小二,万宝坞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纷争?刚才在河边看到不少修士争执,差点打起来。我刚来万宝坞,打算在这里隐修一段时间,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叶晨随手拿出数十几块灵石放在柜台上付宅院的租金,淡声询问道。

    这个问题相当的敏感,客栈大厅内顿时一静,原先正在喝酒的几十名练气期修士纷纷朝叶晨看了过来。不过,他们目光一接触到叶晨,立刻感受到一股颇强的灵压,不由自主的纷纷移开目光。

    店小二闻言,脸色顿时一变,连忙压低了声音道,“这位仙长,小人可不敢说这些。为了争银沙河,万宝坞每年都要死不少仙长。您老若是在此地隐居修炼,最好不闻不问,千万别卷入进去。否则得罪了本地的几十个大小家族,会引来大麻烦。”

    “哦。”

    叶晨目光一敛,见店小二对他的话露出胆怯之色,也不再多问。

    这万宝坞内家族的纷争跟他没关系,只要不妨碍他在这里隐居修炼就行。

    店小二带着叶晨前往客栈的后院,很快将后院的一栋闲置的宅院打扫整理出来。

    叶晨在这客栈住了下来。

    万宝坞小镇并不大,任何消息都传的很快。

    有一名黑衣筑基初期修士来到万宝坞,在万宝坞长期隐居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立刻引来此地各个大小家族的注意。

    要知道整个万宝坞数千名修士之中,本地土生土长的筑基修士也就区区数十名而已。

    虽然也有不少外来的筑基修士会路过此地,可是都不会在这座修仙小镇久待,因为修炼所需的资源太少,远远不如仙门和仙城,很快便会离开。

    每多一名在此地长久居住的外来筑基期修士,都会对万宝坞内各个家族产生不小的影响。

    万宝坞内。

    李氏家族的大厅。

    李氏家族家主的位置空着,三名练气期七八层的族老坐在大堂上首座位,商议着今天在银沙河边发生的对峙冲突事件。

    “自从我李家家主因为一场意外陨落之后,家主位置便再也没人坐上去。我李氏家族在万宝坞的地位是一日不如一日,随便一个家族都不将咱们放在眼里。王家更是欺人太甚,直接捞过界,根本不把我李家和各大家族的银沙河分界约定放在眼里。”

    年纪最长的一位白须族老,手中拄杖敲着地板,气得发抖愤怒道。

    “唉,家族维持也需要实力。以前有家主在,一名筑基中期修士撑着,我们勉强能维持一个中等家族的实力。如今光剩下咱们这些练气期七八层的族老顶多只是一个小家族。”

    旁边一位青须族老无奈的叹气摇头道,“银沙河产银沙,是万宝坞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万宝坞的大大小小家族每二年举行一场比试,重新分配银沙河的河段。明年,看来我们就要失去银沙河的河段了,家族最大的一块收入要丧失掉。”

    “离明年的比试只剩下短短小半年的时间,现在可怎么办?”

    “就算咱们家族有人修为突飞猛进,短短半年也来不及突破筑基期啊!”

    另有数十余名中年、年青一辈男女修士,相视一眼,神情颓然的垂手站在下首。

    想要参加万宝坞二年一次的比试,争夺银沙河的河段,最起码也要是筑基期修士才行。万宝坞数十个大小家族,都是派出筑基期修士参加。如果谁家无法派出筑基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指望。

    李氏家族一旦失去了在银沙河捞取银沙的权利,收入微薄,越发的穷困衰落,他们这些李氏子弟的处境也将会更加艰难。

    “为今之计,光是靠我们李氏族人恐怕不行,必须请强力的外援。听说今天来了一名筑基初期的散修士,打算在万宝坞隐居修炼?”

    白须族老沉吟道。

    “今天是来了一名黑衣筑基期修士,据称要在客栈住上一年半载。客栈有人听过此人的声音,此人声色低沉沙哑,应该是一名中年男子。可是按照我们万宝坞的规矩,必须是本家族人,才能代表家族参加比试。他一个外人如何能行?”

    青须族老疑虑道。

    “这个无妨,只要联姻便算是家族成员。此人多半是散修士,我们想办法拉拢他,他若肯娶我李氏之女为妻妾,便算是李家的人,可以代表我李氏家族出战。不管战绩如何,都能为我李氏家族争取到一段银沙河的河段。”

    白须族老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禀大爷爷,孙女见过此人,此人穿着黑衣戴着斗笠,光从这身打扮看不出容貌年龄,甚至难辨男女。万一是女子乔装,或者是另有来历,只怕不妥。”

    蓝衣女子犹豫了一下,站了出来恭敬道。李氏家族的女子之中,相貌仪态最出色,年龄也适合的便是她。若是要联姻,家族肯定会让她去联姻。可是,她连那黑衣人年龄相貌都一无所知,若是又老又丑,叫她如何心甘。

    “欲儿,爷爷知道你心有不愿。但是想要让一名筑基修士入赘我李氏家族并不容易,若是能嫁给一名筑基修士,也是你的造化。况且此人来万宝坞长年隐修,此地大小家族肯定会争相拉拢,别家也有出色的女子。咱们若是不争取,他恐怕就和其它家族联姻了。”

    大族老沉声道,“事不宜迟,老夫这便带上厚礼,亲自去客栈拜访一趟!”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