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五章未圆一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到了年根儿。

    安语过了年便要进京备着选秀,整日都耗在大自在与我说话。我瞧着对未来丝毫不担心的安语,打趣道,“真真儿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我瞧着茹嫣艺嫣整日惴惴不安,你倒好,没事儿人一样!成日躲在我这儿,是怕你爹请的教习嬷嬷么?”

    前一刻还与我嘻嘻笑闹的安语一下敛了神色,静静看着我,半晌才幽幽说道,“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个从宫里出来的老宫女罢了。再者,左不过去京里转一圈,进不进宫,嫁不嫁给那位阿哥还能由得了我了么?”好似自嘲般,安语唇角扯过一丝苦涩的笑,“玉娘。我知道东美哥哥心里有你,可我真的一点不气你,你晓得为什么么?”

    我一瞬怔楞,从未想过安语会提起此事,“那你也是该明白,我与岳大人”我停住话头,摇摇头,视线落在我微微突出的小腹上。

    “与他无关,”安语轻轻抚着我的小腹,语调温柔,“玉娘,我的命运从来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心头一颤,小小的安语此刻面色平静,平静的如同一汪死水。她移开视线,望向窗外在正午暖阳下玩闹的孩童,孩子们的笑声愈发衬的我俩之间的静谧,“说好听了我是陕西布政使的嫡女,我爹是一方封疆大吏,说到底还不是我爹的工具,跟这家联姻跟那家结缘,要是选秀应了选进了宫当个娘娘,可不是保了范家一门的富贵,他一辈子的荣华?明知道里头是个吃人的地方,还不是眼不眨的把我往里头送?”

    我紧紧抱着天青缠枝莲纹茶杯,不知不觉间冷掉的茶水透过杯壁自我手掌渗透至全身,那样刺骨的寒冷,犹如蛇般将我死死的缠绕,一丝一丝侵蚀到骨髓中。

    安语回过头来,惨白的脸上挤出个僵硬的笑来,“玉娘你说,那样的府邸,有什么可留恋的?选秀我也是怕的,可我想着,日子已经是这般模样了,还能比这更差劲么?离了布政使府,不管是进了宫还是嫁了阿哥,总该是比现下强吧?”她看我一眼,忽又一笑,“怎么会呢?这般的家世,早就定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了,别人肯高看我一眼可不也是因为我爹是陕西布政使么?”

    一旁伺候的云舒云卷听着我俩越说越失落,忙打着岔道,“眼瞅着要过年了,雪都下了几场了,怎么还伤春悲秋啊?”茹嫣也笑嘻嘻的说道,“可不是说么!玉夫人这还有着小少爷呢,可不敢这么动心思!小姐,这几日天一下冷了,可梅园的花儿全开了呢!打从院子门口儿过,满鼻子都是梅花的香气。这会子日头正好,有太阳晒着,想来也不会太冷,正好是赏花的时候呢!”

    正巧墨迹掀起厚厚的帘子进来,一听赏花忙应道,“我跟我家格格绝对是心有灵犀,正想着梅园的梅花该开了吧,这可不,就有人提起了。”

    自打墨迹生下额尔敦之后性子愈发的泼辣起来,一头说着另一头拉开衣柜取出两双鹿皮靴来,又拿出件绛紫色狐皮五福临门风毛大氅边抖搂着边笑道,“整日闷在屋子里,没啥心思都能被捂得生出来!想那些做甚?到外头看看花赏赏景,什么都忘了!”

    我边让云卷伺候我穿上大氅,边应道,“墨迹说的极是呢!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说着指着鹿皮靴对茹嫣艺嫣说道,“还不赶紧给你家小姐穿上,梅园游人甚少,棉靴进去没几步就该湿了。”静谧的梅园,那一排一排的脚印,和为我踩出脚印的人

    安语穿好鹿皮靴,抬头看见失神的我,一拽我的胳膊,嘻嘻笑道,“那还不赶紧走!对了!曲江池边上新开了家馆子,叫个味全斋,里头有几道菜味道极好呢!今日我做东,咱们吃的饱饱再去!”

    这个孩子较之前那个,更好动可不怎么折腾我,相比之前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反而饭量日益增进。墨迹好几次都打趣我,衣服没一个月便小了!味全斋的饭菜味道着实不错,除了达楞因碍着安语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独自一人在外头吃之外,我们几人抛开什么身份规矩,围着一张桌子大快朵颐。

    云舒小心翼翼的扶着我慢慢自二楼雅间向下走,刚拐过楼梯就瞅见一锦衣男子同样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位大腹便便的女子,那女子面上微微笑着,眉眼中满是温情。——不是我不难过,不怨怼,我只能假装不想不听。

    “主子”云舒自然也是看到了,看着我瞬间暗淡下去的神情,担忧的问着。

    两人很快自我身畔擦肩而过,那样幸福的气息如同一把把尖刀狠狠刺进我心中!我深吸口气,勉强一笑,微微摇头,“走吧。大家都下去了,外头起风了,怪冷的。”

    行至门口,达楞已套好马车,三辆华丽精致的马车一字排开。只是这般的奢丽如何能与夫君的相守去比?每一寸华美的锦缎、每一处秀美的刺绣皆如同一根根钢针刺入我全身每一处毛孔。“怎么了?”安语瞧见我苍白的脸色,一步上来握着我的手关切道,“不舒服么?你的脸颜色好差!”

    我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无事。不过是有些累了。正好到梅园还有些距离,眯一会就好了。”在安语担忧的眼光中,我自顾坐进马车,倚在柔软的靠垫中闭上眼睛。我该怎么办?该不该告诉他?可我不想再回那个牢笼中,不想再跟那些女人争他,更不想看到他进其他女人的院子可是,我瞒得了几时?这段时间西北战事吃紧,年羹尧顾不上我这边,这才没把消息透出去,自然,从私心上来讲,年羹尧也是乐的我自己不说。若是孩子生出来了,说到底是皇室血脉,康熙怎可能让这孩子做个没名没份的私生子?没有阿玛,他要受多少白眼?

    满腹思绪中,马车缓缓的停了。云舒轻轻唤着我,“夫人咱们到了。”

    “嗯。”我恍若从梦境中挣扎出来,眼前一切遍是恍恍惚惚,由着云舒云卷将我扶下马车,待卷挟着雪粒子的寒风吹过,这才灵醒过来。

    “咦?这是谁家的马?着实是一匹好马呢!”安语一手挽住我的手臂,视线被梅园门口拴马桩一匹全身漆黑,唯独四蹄雪白正对着我打响鼻的马吸引。黑马黑漆漆的眼睛盯着我,瞧见我也在看他,高兴的喷出一团白雾来,又用力的甩甩头,同样黑油发亮的鬃毛在脖颈后飞扬,一派英姿飒爽的模样。

    “是呢”我顺着安语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登时心跳加速,整个灵魂仿佛被瞬间抽走。

    待墨迹达楞看清,俱是相同的神情。还是墨迹回神得快,一把扶住我,生怕我倒下,面上说不出是喜还是忧。“是是四爷的”

    我拢住风毛大氅,上好的狐皮依旧抵御不了脚下漫上的寒意。“许是长的与乌风追云相似吧”喉间又干又涩,嘴上这般说着,脚底下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然而,未等我转过身去,四周一瞬静谧下来,静到可以清楚的听到落雪的沙沙声。我回过头去,那人一身墨色,每一呼一吸,升腾的雾气使他的五官模糊不清,唯独清亮的眸子莹莹闪光。

    那人薄唇微张,我知道我的名字呼之欲出,我慌忙捂住耳朵——不!不要叫我的名字!不要唤我!

    “玉儿。”随着他醉人的声线袭来,随着眼泪落下,我膝下一软险些瘫坐在地。

    他疾步上前,一把拉住我的手臂,转瞬间我跌入那个梦寐以求的怀抱!熟悉的气味使我拼命构筑的防备瞬时垮塌,所有的一切在他的怀中变得不那么重要,我只知道漫天神佛听到了我心底的声音,所以将他带来。

    胤禛双手捧着我的面颊,略略有些粗粝的手指细细的描画着我的眉眼,他的手是那么冰凉,耳朵、鼻子冻得通红。我甩掉袖笼抱着他的手,竭力为他暖手。胤禛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一转将我的手贴在他唇上,初生的胡渣有些扎手,他的眼中满是温情,那样的神情仿佛在看好容易寻回的珍宝般。

    我勉力笑着,眼里的泪不听话的向外淌,胤禛一手誊出为我抹去泪水,满眼柔情的笑道,“依旧是我的那个爱哭的小女孩”话音未落,不知从哪里卷起一阵风来,将我的大氅卷起,露出已有六个月的小腹来。胤禛立时愣怔,一脸不敢置信的在我和肚子间来回看。脸颊上的筋肉瞬时绷紧,转而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喉结上下快速转动,几次要说话都无法张口。

    良久,胤禛双手抚在我腹上,通红着双眼问道,“是我的孩子?他是我的?”许是父子连心,他还未问完,就如回答他的问话般,孩子猛地踢我一脚。胤禛眼中立时愈发的红,晶莹剔透的东西溢满他的眼眶,他哑着嗓子哽咽道,“他是我的!是我和你的孩子!”说完,兴奋的将我高高抱起转起圈儿来,像个孩子般大笑起来,全然不顾身后惊愕的他人。

    我捶着他的肩头,嗔笑道,“你做什么?快把我放下来!小心孩子!别伤着他!”

    胤禛笑着应承,轻柔的将我放下,又仔细端详起我来,“真好!”他满眼的柔情似水,唇角漾出的笑尽是缱绻,转而又急急说道,“请了大夫了么?胎像都稳么?不不…这儿的大夫怎么能和宫里的比?我得赶紧给皇阿玛上折子,这是天大的好事情!他老人家一定喜欢的不得了!对对…顺带得请旨,得招个太医过来好生伺候着,嗯嗯…稳婆、奶娘,都得早早的备着!”